第一百八十章 不識時務
g,更新快,無彈窗,!

胖子上前敲門,這扇門他敲過好多次,上一次敲還是五年前.

敲了幾下,無人應聲,胖子回頭看向南風,"太晚了,人家早就睡了."

胖子說話時聲音挺大,南風知道他的用意,便高聲回答,"再等等吧,咱大老遠的過來不容易."

等了片刻,院子里還是沒有動靜.

南風又道,"走吧,先找個客棧住下,明天上午再來."

"好啊,反正咱是下午回盂縣."胖子應聲.

二人高聲交談,為的是讓元安甯知道門外是誰,這次說完,透過門縫可以看到屋子里出現了光亮.

"亮燈了."胖子說道.

南風點了點頭,這次過來借宿只在其次,主要目的是看看元安甯是不是住在這里,當日元安甯走了不久墨門就找上門來,不排除元安甯回城途中出了意外的可能.

不多時,院子里傳來了開門聲,隨即是腳步聲,腳步聲來到院門口,里面傳來了女人的聲音,"來的是誰?"

胖子聞言眉頭大皺,這女人的聲音很是蒼老,並不是元安甯的聲音.

南風知道元安甯身邊有一個老宮女陪著,並不意外,便低聲答道,"貴人的朋友."

貴人是個很含蓄也很寬泛的稱呼,元安甯是前朝公主,自然是貴人.

"開門."內屋門口傳來了元安甯的聲音.

隨即是抽栓的聲音,大門拉開,一個老婦人提著燈籠,警惕的看著二人.

元安甯就站在內屋門口,二人進門之後,南風反手關上了大門,轉而沖元安甯說道,"深夜打擾,當真冒昧."

"貴客登門,蓬蓽生輝."元安甯側立門旁,抬手迎客.

南風沖那老婦人點了點頭,轉身邁步,進了正房.

這處宅子並不大,五間正,四間廂,進屋是正堂,左右各有兩間偏房,正堂很空蕩也很乾淨,正中擺著一張方桌,周圍是四把椅子,除此之外還有兩處花台高幾.

二人進屋之後,元安甯並沒有立刻跟進,而是等那老婦關門回來,指著二人沖老婦說道,"這二位便是我先前跟你提起的那兩位恩人."

老婦雖然年長,卻是宮女,聞言沖二人施了一禮,二人急忙回禮.

進門之後,老婦去了西間,燒水沏茶,三人自正堂坐下.

坐下之後南風先開口,向元安甯解釋深夜敲門的原因,"我們遇到了麻煩,剛剛料理完,不宜投住客棧,只能厚顏前來借個宿頭."

雖是倉促起身,元安甯穿的卻非常齊整,聽得南風言語,擺手說道,"好生見外,你們就安心住在這里,待得事情畢了再作計較."

"我們不能久留,天一亮我們就要離開長安."南風說道.

"墨門沒找你麻煩吧?"胖子在旁插言.

元安甯聞言面露疑惑.

南風主動開口,將墨門索書一事輕描淡寫的說與元安甯知道,最後又道,"他們無有證據,只是猜疑,隨他們去吧."

胖子聞言疑惑的看向南風,他本以為南風過來是想順便把書要回去的,沒想到南風根本沒這意思,要知道墨門此時幾乎確定公輸要術就在南風手里,不把書還給他們,墨門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這個,那書你要是看完了……"

"嘖."南風皺眉咂舌.

"季大人所言也正是我所擔心的,"元安甯直身站起,往東屋去,"回來之後我日夜趕工,不久之前剛剛謄完,原本正好還與你們,這本是墨門之物,理應物歸原主."

胖子皺眉,南風也在皺眉,胖子皺眉是因為他不姓季,而自己究竟姓什麼又不曉得.南風皺眉則是感覺送出去的東西不應該往回索要.

不多時,元安甯自東屋出來,將一個布包放到桌上,推給了南風,"贈書恩德,永不敢忘,容當後報."

"姑娘言重了."南風有些尷尬.

南風尷尬,胖子卻不尷尬,拿過布包揣進了自己懷里,"元姑娘別見怪,我們惹了一屁股麻煩,能了一件兒是一件,天天被人追著到處跑,這日子實在是沒法兒過."

胖子說的很是粗俗,元安甯笑的比較勉強,退一步說就算胖子說的不粗俗,她也不會笑的很開懷,認識元安甯至今,南風就沒見她開心的笑過.

胖子也算識趣,打了個哈欠,"元姑娘,我有些困了,求個臥處."

元安甯聞言喊來了老婦,老婦將胖子引去西屋安歇.

只剩下了二人,氣氛就有些微妙,就在南風急切思慮接下來說些什麼之際,元安甯先行開口,詢問二人為何會到長安.

南風也沒有隱瞞元安甯,將銅鍾一事簡略告知,強召金仙和呂平川受到威逼一事不曾提及.

"令兄放走你們,怕是會受到責罰."元安甯說道.

南風之所以將前事告知了元安甯,為的是讓元安甯不要誤會,得讓她知道二人北上並不是為了過來索要公輸要術,而今話說開了,也就不似先前那般尷尬,聽得元安甯言語,接話道,"依姑娘之見,我大哥會受到何種責罰?"

"當今律法沿襲前朝,欽犯乃皇帝欽點囚犯,私縱欽犯等同欺君."元安甯說道.

南風聞言心頭越發沉重,若是二人的身份沒有被識破,呂平川有大司馬作為靠山,而今呂平川沒有聽從他們的命令,大司馬會不會保他就很難預料,李尚欽和李朝宗等人根本不需要刻意陷害,只要袖手旁觀,呂平川就要倒黴,欺君可是要殺頭的.

元安甯顯然不擅長安慰他人,南風不說話,她也不說話,只是陪著南風干坐著.

不多時,老婦送來了茶水.

元安甯問過南風,得知他吃過晚飯,便讓老婦去東屋歇息.

南風此時心亂如麻,也無心與元安甯長談,喝了杯茶就結束談話去了西屋.

西屋也很空蕩,鋪蓋都是臨時拿出來的,這里先前住的應該是那個埋在盂縣的張將軍.

胖子心寬,已經睡著了.南風和衣躺臥,無心睡眠,臨行之前呂平川的告誡始終在他腦海里縈繞,呂平川說的不無道理,他修為不高,樹敵卻不少,但細想過後他卻想不出自己究竟哪里做的不好,若是非要尋個緣由,那就是他心氣太高,不識時務.

得罪太清宗是因為不識時務,自己是天元子的徒弟,不願再拜天鳴子為師,若是當時直接認了天鳴子為師,轉投陣營,天鳴子等人便不會與他為難.

得罪玉清宗是因為不識時務,不願為岩隱子跑腿送信,由此與岩隱子交惡,報複了岩隱子的同時也導致自己無法在玉清宗立足.若是當時不那麼倔強,順了岩隱子,此時可能還在玉清宗學道.

再想李朝宗,得罪李朝宗也是因為不識時務,當眾承認親過諸葛嬋娟,由此導致李朝宗無法迎娶諸葛嬋娟,若是當時不說實話,便不會得罪李朝宗.

墨門亦是如此,墨門上門索書,他不願出賣元安甯,由此令得對方氣急惱怒,當時若是直說書在元安甯手里,再將元安甯的住處告知墨門,墨門想必不會與他為難.

只要他識時務,一個人都不會得罪,但他不是呂平川,他不識時務,他有自己的原則,有做人的底限,為人在世,尊嚴德操和忠孝仁義絕不能丟.

得罪人多並不一定是自己的過錯,得罪人多也並不一定就需要反省,只要自己做的是對的,得罪再多人也不怕.

不過話又說回來了,得罪了這麼多人,一路坎坷,多有磨難,著實難過.

細想下來,之所以感覺難過,還是敵強我弱,無有抗衡之力,若是身擁太玄修為,再練就了龜甲天書上的玄法妙術,便不會覺得難過.

想到此處,南風心中陰霾一掃而空,連累呂平川已成事實,眼下無力改變.不願低頭就一定會得罪很多人,想改變這種狀況只有兩個辦法,一是低頭屈從,苟活求安.

還有一個辦法就是努力修行,讓那些他得罪的人後悔得罪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