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生死抉擇
g,更新快,無彈窗,!

酒可以壯膽,若不是之前喝了不少,呂平川可能不會說出這番話.

"大哥,這件事情不怪你."南風出言寬慰,此事呂平川是唯一知情人,他不說,別人永遠不可能知道,而他之所以要說出來,乃是因為此事就像一根紮在他心底的刺,雖然無人知曉,他卻過不了良心的那一關.

"不怪我怪誰?若是換成你,你會這樣做?"呂平川很是自責.

南風沒有立刻答話,他無心功名,目的不同,選擇的道路自然也不一樣.

胖子在旁接話,"大哥,你這話問的,他跟大眼睛多好啊,要是換成他,估計早領著大眼睛躲到哪里過日子去了."

呂平川仰天長歎,"一定得把莫離找回來,我得親口跟他說大哥錯了."

南風本來對呂平川將莫離送人心存不滿,而今呂平川直言肺腑令他心中芥蒂盡消,"大哥,那十兩銀子你是留給大眼睛過活的,並不是為了自己,此事你做的並無過錯."

"別替我開脫,"呂平川緩緩搖頭,"我若不是急著學武,帶著大眼睛和莫離,雖然苦,卻也不至于餓死."

二人沒有接話,呂平川說的確是實情.但他也的確有苦衷,他學武做官並不只為自己,一直以來他都想為父親翻案,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難處,只有自己才能明白,旁人不可能感同身受.

胖子拿起酒壺給呂平川倒酒,"大哥,你什麼時候隨軍出征?"

"快了,最多半個月."呂平川答道.

南風知道胖子是想岔開話題,便在旁附和幫襯,話題越扯越遠.

呂平川年少得志,言語之中多有驕傲,二人也不見怪,小時候呂平川就是這樣的,以大哥自居,努力的庇護一干弟妹,有時眾人受了欺負,他去為眾人報仇,吃了虧也不說,只報喜不報憂.

知道呂平川有這種習慣,南風便擔心他擺不平二人之事,再度提起,呂平川又問了一遍細節,斟酌過後擺了擺手,"不妨事,我有法子,包在我身上."

酒宴吃到最後菜都涼了,不過三兄弟的心思也不在酒菜上,心里滿是闊別重逢的歡喜,三人是貧賤之交,又是結義兄弟,這番情義遠非尋常友人可比.

三人之中南風酒量最好,呂平川次之,胖子最差,喝到最後胖子直接趴在桌上睡著了,只剩下南風和呂平川在說話,不過二人雖然在說話,卻都大了舌頭,好在兄弟之間也沒有酒後失態一說,暢所欲言,也不用拿捏語氣斟酌詞彙.

臨近午時,前去司馬府送信的仆人回來了,與他一起回來的還有一個四十歲左右的中年人,呂平川見此人到來,起身為雙方介紹,"這是為兄的三師兄,姓崔,劍法高絕,人送外號一劍追魂.這兩位是我的結義兄弟,這是南風,"說到此處去推胖子,沒推醒,"這是正德."

那中年男子聞言皺眉看向南風,上下打量了一番,轉而沖呂平川做了個手勢,呂平川會意,隨他出門去了偏廳.

南風喝了不少酒,有些糊塗,坐在木椅上昏昏欲睡,也不知過了多久,呂平川回來推醒了他,"我去一趟司馬府,你們先去後院客房休息."

南風應了,與一名雜役攙著胖子去了後院.

睡了一下午,到了入更時分二人方才先後醒轉,房間里的桌子上放著嶄新的兩套衣服,外中內齊全,連腰繩都是新的.

問過雜役,得知呂平川還沒回來.

雜役為二人送來了粥飯點心,二人簡單吃了些,自房中喝茶醒酒,等呂平川回來.

一直到二更時分,呂平川才回來,進門之後坐到桌旁,與二人閑聊說話.

正所謂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三人一起長大,都熟悉彼此脾性,南風敏銳的察覺到呂平川心事重重,猜測二人的官司呂平川處理起來可能有難度,便主動提出和胖子先回大理寺,容呂平川自外面運作回環.

呂平川擺了擺手,只讓二人住在府中,不用回那大理寺牢獄.

喝過幾杯茶,呂平川起身離去,二人脫鞋就寢.

"大哥好像有心事."胖子也察覺到了呂平川心中有事.

"咱們是欽犯,大哥處理起來難度很大."南風說道,呂平川一直想在這些弟妹面前維護自己的大哥形象,好面子不能說不對,但似先前在大理寺門口,呂平川對禦林軍的態度就有些過了,實則他完全可以將此事做的更加隱晦.

"都怪你,沒事兒抓什麼妖啊?"胖子埋怨.

南風沒有接話,胖子說的也是實情,老老實實在盂縣待著就沒這事兒了,細想下來此事壞就壞在太過急切,他動那破廟有一半是想為大眼睛做點什麼,還有一半是為了謄抄銅鍾上的文字,然後將銅鍾拿去跟王叔換取補氣丹藥.

呂平川急著給父親翻案,急著施展抱負.他也急著修行練氣,為天元子翻案,回報師恩.路數不同,性質其實是一樣的.

次日清晨,二人早早起身,洗刷過後換上了呂平川為二人准備的衣裳,當真是人靠衣裳馬靠鞍,換上了乾淨衣裳整個人都感覺精神了.

二人是精神了,但呂平川明顯落了精神,雖然努力硬撐,卻掩飾不住其眉宇之間的濃重憂慮.

南風和胖子察覺到了呂平川的憂慮,便再度提出要回大理寺,呂平川皺眉瞪眼,"回那里作甚?不做囚犯難受不成?"

見呂平川話語嚴厲,二人便不敢再提此事,吃過早飯,三兄弟再度飲茶說話,這次呂平川開始詢問二人先前的經曆,胖子將遇到南風之前的那些說與呂平川知道,南風自己的事情以及二人湊在一起之後的那些事情就由南風講說.

這個尺度不好拿捏,因為有些事情連胖子都不曉得,斟酌過後,南風決定隱去天元子和龜甲天書一事,別的事情說的都是實情.

言談之中,呂平川詢問二人有無中意女子,胖子答曰沒有,南風也回答沒有.

胖子撇嘴糾正,只說南風多遇桃花,所知種種詳說無遺.

胖子多有添枝加葉,說的也不是實話,南風也懶得糾正,隨他去說.

呂平川聽罷,便不再過問其他,但眉宇之間的憂慮卻越發濃重.

午後,呂平川去了大理寺,一直到傍晚時分才回來,精神萎靡,魂不守舍.

按理說兄弟住在府上,晚飯應該一起吃,但呂平川並沒有與二人同吃,回來之後一直將自己關在書房,不許任何人打擾.

見呂平川如此憂慮,二人更加內疚,有心自回大理寺,又擔心壞了呂平川的安排,也不知道呂平川將此事推進到了哪種程度.

懷揣忐忑,二人早早熄燈,三更時分,門外傳來了敲門聲,呂平川喊二人起來宵夜.

呂平川有了些許精神,臉上也有了些許笑意,南風問起官司之事,呂平川擺了擺手,"今晚我就送你們離開,大理寺走脫一兩個犯人也不是甚麼大事."

南風不放心,擔心連累呂平川,呂平川只道'聽我安排,我自有主意.’

宵夜很是豐盛,八葷八素,四配四點,設宴中廳.

"這是皇家禦貢,我辦差有功,大司馬賞我的,我一直沒舍得拿它待客."呂平川指著桌上那個木雕酒壇.

"大哥,別浪費了,我們也喝不出好壞."胖子心中不安.

"大哥,我們若是走了,你如何向上面交代?"南風擔心的還是官司.

呂平川也不答話,拿過酒壇,拔掉木塞,為二人斟酒.

這貢酒的確好喝,入口醇和,猶如春風拂面,又如暖陽映照,實乃罕見佳釀.

貢酒雖好,壇子卻小,只倒了兩巡便剩了壇底,倒之不便,呂平川將殘酒倒進了酒壺.

"今晚就得送你們走了."呂平川眼神迷茫.

"大哥,真的不會給你添亂嗎?"南風問道.

"直到現在你還在擔心會不會給我添亂."呂平川茫然出神.

"大哥做事比你靠譜兒,"胖子接話,言罷又道,"大哥,臨走之前我想回廟里看看,一眨眼已經過去五六年了,我經常會夢到那土地廟."

呂平川聞言眉頭大皺.

"大哥,你回去過嗎?"胖子又問.

呂平川點了點頭.

"破廟有沒有被別的叫花子給占了?"胖子伸手過來拿那酒壺.

就在胖子抓住酒壺的瞬間,呂平川摁住了他的手.

胖子疑惑的看向呂平川.

呂平川眉頭緊皺,渾身顫抖,片刻過後咬牙站起,"走,馬上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