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榮歸故里
g,更新快,無彈窗,!

"朝鍾案?是不是說的咱?"胖子驚懼的看向南風.? ?

南風皺眉點頭,破廟的那口銅鍾確是漢朝的朝鍾,不過事突然,一時之間他也摸不清頭緒,此事怎麼會驚動朝廷,不止驚動朝廷,朝廷還派下禦林軍前來提押,所謂提押就是自此處押送到別處,不消問,一定是押到都城長安去.

"咋辦?"胖子慌忙求計.

急切的思慮過後,南風搖了搖頭,"還能怎麼辦,咱們又逃不掉,只能跟他們去."

二人說話之際,牢頭兒也正在門外與禦林軍說話,他是想把禦林軍擋在外面,自己進來提人,但那禦林軍左統領不肯,非要親自來提.

牢頭兒無奈,只能放他們進來,帶著他們來到二人的房間.

犯人住了自己的房間,牢頭兒有些尷尬,解釋道,"這個,這個,刺史大人已經過了堂,季大人不日就要官複原職,就暫時住在這里."

禦林軍一共進來三個人,為的是一個三十出頭的年輕將軍,也沒計較二人為什麼會住在獄卒的房間里,進門之後先行確認二人身份,"他們就是盂縣朝鍾案的當事之人?"

"是啊,是啊."牢頭兒連連點頭,南風和胖子也點了點頭.

"可還有其他同案之人?"左統領問牢頭兒.

牢頭兒搖頭擺手,"沒有了,沒有了."

那左統領手里除了一面金牌,還有一張文書,隨手將文書甩向牢頭兒,"這是大理寺的提審公文."言罷,沖兩個隨從使了個眼色,二人上前催著南風和胖子穿戴整齊,然後押著二人出了監牢.

出門之後,南風才現門外還有一隊禦林軍,人數當有三四十,坐騎高大,甲胄光鮮.

"找來囚車載上囚犯,我先去府庫與白將軍會合."左統領下令,言罷先行上馬,帶了兩名親信策馬西去.

接手之人重回監牢,與牢頭兒索要囚車,也不知牢頭兒是多了個心眼兒,想讓二人關在一起,還是吝嗇車馬,只給了一輛囚車,于是二人就被關在了一處.

"老弟,你們打哪兒來呀?"胖子腆著臉與囚車外面的騎馬士兵套近乎.

"哪個是你老弟?再敢聒噪,給你上了嚼子."那士兵高聲訓斥.

胖子不敢再說話,不過他也達到了自己的目的,二人是自長安長大的,長安的口音自然聽的出來.

囚車兩側都有騎兵看護,二人也不能隨意交談,往西走了幾條街,到得郡府府庫,只見府庫門口停了十幾輛馬車,其中一輛是八馬駕轅的大車,車上裝的是那口銅鍾,此時已經包裹的的嚴嚴實實.另外幾輛馬車上裝的則是那十只銅鼎.

此時已經裝車完畢,兵卒正在包裹馬車上的那些銅鼎,周師爺等人站在府庫門口,臉色很是難看,此事與他們本無關聯,但煮熟的鴨子飛了,一萬兩黃金哪.

禦林軍都是萬里挑一的良才好漢,孔武有力,手腳麻利,很快就將那些銅鼎包好,一名四十來歲的中年將軍右手一揮,"啟程."

此人應該就是那左統領口中的白將軍,此人一聲令下,隊伍立刻開拔,雖在鬧市,戰馬奔的卻急,煙塵滾滾,鄉人四避,片刻工夫就出了龔郡城池,往東直奔大道.

二人本來是坐著囚車里的,疾馳之下馬車顛簸,二人只能抓著囚籠木柱蹲在囚車里,好在雖然難受卻能借著馬蹄聲的掩護說話交談.

"他們把咱弄長安干嘛?"胖子很是忐忑.

"問話."南風沖駛在前面的那些馬車努了努嘴,"朝廷里有人識貨,猜到這些東西大有來曆,把咱們押到長安是為了詢問詳情."

胖子聞言長出了一口粗氣,如釋重負.

見胖子這幅神情,南風也不忍心打擊他,實則事情並不像胖子想的那麼樂觀,通過這些禦林軍的神情不難看出朝廷對此事極為重視,趕路之時將銅鍾和銅鼎嚴密包裹,這就說明他們不希望有人看到這些器物,二人是當事人也是知情者,問話過後很可能會被滅口.

"你快想想去了長安咱該怎麼說,先定下來,免得到時候說的不一樣."胖子說道.

南風點了點頭,事突然,他需要靜下心仔細推敲.

事之後,郡府派下官員調查此事,官員將調查結果上報郡府,若是他們還在盂縣,郡府就會問責他們,但那時胖子已經帶著他跑掉了,如此一來郡府就無法結案,但先前之事死人太多,按照朝廷律法,郡府理應將此事上報,至少得讓上頭兒知道下面生了什麼事情.

這只是例行稟報,又不是殺人批示,類似的事情輪不到皇上親自過目.換言之,是有人通過龔郡稟文現了端倪並告知皇上,皇上才派出了禦林軍.

這個現端倪的人應該懂得陣法玄術,不然也不會現銅鍾和銅鼎有蹊蹺,再者,此人應該是皇帝身邊的重臣,要知道此人只是通過稟文現疑點,並沒有親眼見過實物,僅憑自己的一己猜測,就能讓皇帝派出禦林軍,這不是尋常人等所能做到的.

此人是誰不得而知,但有兩個人可能性較大,一是玉清掌教龍云子,此人懂得陣法玄術,又是皇帝身邊的重臣.還有一個是大司馬李尚欽,此人的堂兄就是紫光閣的李朝宗,李朝宗雖是江湖中人,卻也應該懂得一些玄學,而大理寺也正是李尚欽的管轄范圍.

不管幕後之人是他們二人中的哪一個,對他來說都是莫大的災難,他害的龍云子的愛徒岩隱子丟了兩根手指,龍云子恨他恨的咬牙切齒.李朝宗跟不用說了,把人家的好事兒攪黃了,這可是奪妻之恨,落到李尚欽的手里跟落到李朝宗的手里沒什麼區別,死定了.

不過也不排除另外一種可能,就是幕後之人不是這兩個人,若真是如此,那就還有一線生機,前提是應對得當,既不能讓對方感覺他們言語不實,又不能讓對方感覺二人知道的太多.

斟酌良久,感覺還是那兩個捕快的主意還算靠譜兒,就說去剿匪,而之前他在調兵之時也的確跟張忠說過是去剿匪.

只說剿匪時遇到了妖怪,危急關頭,他率領眾人圍攻殺掉了妖怪,自己也身受重傷,一直昏迷了一個多月.

這套說詞並不嚴密,實則只要上頭有心追查,當日白犬變身凶獸與狼妖搏殺,普化天尊自天空詢問神霄雷霆院主事何在,這些都瞞不過明眼人,很容易露餡.

但事已至此,也只能賭一把了,盂縣離朝廷很遠,往返需要不短的時間,就賭那幕後之人得了銅鼎和銅鍾之後不去盂縣尋根究底.

不過此事雖然凶險,卻也只是對他而言,胖子是沒什麼危險的,先前之事胖子可以推說不明就里,全是他一人所為,胖子長的肥頭大耳,也的確是個尸位素餐的貪官模樣,推說自己一無所知可信度還是很高的.即便最後真的要倒黴,胖子也可以說出自己是菩薩轉世,先前佛光寺和寶生寺曾經爭搶過他,此事經得起查證,西魏皇帝雖然信道卻也信佛,不可能真的把轉世的菩薩給咔嚓了.

午時之前,眾人上得大道,一路疾馳,戰馬不覺乏累,但拉車的馬匹卻口有白沫,響嚏連連,領隊將軍見狀,命人以戰馬換下拉車的劣馬,率一部分禦林軍護車先行,另外那些禦林軍騎乘劣馬緩行于後.

"真要命,急著去投胎呀?"胖子被顛的七葷八素.

胖子多少還有些靈氣修為,南風此時靈氣全無,顛的更加難受,五髒六腑翻騰湧動,連話都不敢說了.

申時,趕到驛站,卸下拉車戰馬,換上驛站的馬匹,歇了半個時辰,再度啟程北上.

每隔幾百里就有驛站,到了驛站就換馬,換的只是拉車的馬匹,禦林軍騎乘的戰馬耐力凡,奔出千里仍然大有余力.

一路疾行,第三日的黎明時分已能遙望長安,此時先前換乘劣馬的那些禦林軍也已經換回自己的戰馬,疾行跟上.

"快看,前面就是長安了."胖子伸手北指.

南風元氣本就沒有恢複,一路顛簸,只剩下半條命了,聽得胖子言語,苦笑搖頭,長安確是故地,但二人卻不是榮歸故里,而是被抓回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