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 一波三折
g,更新快,無彈窗,!

南風一來,胖子心里踏實了,吃肉喝酒,好不痛快.

牢里的犯人早就斷葷多日,個個垂涎欲滴,但胖子先前顯過本事,他們雖然嘴饞,卻也不敢來搶.

南風解開那包點心,拿著就要起身.

"你干嘛?"胖子攔住了南風,這家伙嘴里塞了肉,說話含混不清.

"分點兒給他們."南風低聲說道.

胖子不是很樂意,卻也不好駁南風面子,"他們不是什麼好人,別指望他們會領你情."

南風笑了笑,拿了點心過去分給眾人,犯人很多,全分光了,一人也只分到了一點兒.

自古以來,坐牢都是件苦差事,沒有哪里的監牢是窗明幾淨的,龔郡的監牢也很汙穢,二三十人用一個馬桶,氣味可想而知.出于防止犯人越獄考慮,監牢的窗戶很小,光照不好,通風也差,牢房里陰暗潮濕.

二人早年曾經乞討過,住的是破廟,但破廟的環境也比這里要好的多,到了晚上,二人連個躺臥的地方都沒有,只能坐在谷草上倚牆而坐.

本來就難受,其他犯人還不安靜,有受了冤屈哭泣的,也有受刑之後哼唧的,連耗子也來湊熱鬧,牢里沒吃的,它們就去啃馬桶.

半夜還不時有起來解手的,噼里啪啦,瀝瀝拉拉,這一夜熬的著實辛苦.

次日辰時,牢頭兒來送飯,倒也省事,一人一個窩頭,倒是對二人格外照顧了,一人給了倆.

"還行,你嘗嘗."胖子遞窩頭給南風.

南風擺了擺手,沒接那窩頭.

"沒你想的那麼難吃."胖子故意大口咬嚼,咯嘣一聲咬到沙子,咯牙捂嘴.

南風皺眉歪頭,未曾想胖子竟然沒吐,囫圇著給那口窩頭咽了.

"連沙子都吃,你是雞呀?"南風揶揄.

"有吃的就不錯了."胖子又去咬窩頭.

南風拿了昨天剩的鹵肉遞向胖子,胖子搖了搖頭,"留著給你吃."

南風在牢里受了一夜的罪,本來心里還有點怨氣,見胖子這般說,那些許怨氣瞬時消弭無蹤,遠的不說,只說近的,先前他強行作法,導致昏死了三個多月,在此期間跟死人沒什麼區別,胖子愣是守了他三個月.而今胖子坐了監,難道就不能陪胖子在牢里待上半年?

胖子吃了倆窩頭,被囚犯要走一個,還剩下一下,胖子捏成小塊兒,喂一只膽兒大的老鼠.

胖子喂老鼠的情景讓南風想到了大眼睛,當年在破廟住著的時候,大眼睛就喜歡喂老鼠.

"也不知道大眼睛咋樣了?"胖子跟南風想到一塊兒去了.

"吉人自有天相."南風安慰胖子的同時也在安慰自己,二人都擔心大眼睛,但擔心也是白擔心,自五年前失散至今,一直沒有大眼睛的消息,也不知道黃奇善有沒有找到大眼睛.

牢里跟外面的飲食規律是一樣的,一天兩頓飯,上午是干飯,下午喝粥,粥其實也不髒,就是稀,水多米少,也不抗餓.

到了晚上,南風又熬了一夜,環境太差,實在是睡不著.

入獄之後的第三天晚上,兩個捕快來探監,拎著食盒,把二人自拘牢提出去,自一個僻靜的牢房與二人喝酒說話.

雖然二人只字不提黃金的事情,南風卻知道這二人已經將黃金拿回來了,二人探監的目的有兩個,也能算是一個,因為這兩個目的是彼此相連的,先問二人若是無罪釋放當如何答謝謀事之人.

胖子看南風,南風想了想,伸出了右手食指,"這是我們全部家當了."

南風先前曾經應允過若是能夠保命,給二人兩千兩黃金,伸出一根手指,自然代表一萬兩.

一萬兩黃金是個很大的數目,整個郡府的銀庫恐怕也沒有一萬兩,但二人並不懷疑南風拿不出這一萬兩,因為郡府已經拿到了盂縣的賬簿,知道盂縣有十幾萬兩的白銀不知去向,但他們卻不知道這些錢被胖子拿去堵了陣亡兵卒家屬的嘴.

南風的答複二人還是滿意的,隨後二人又詢問了一些細節,又教二人過堂時該如何應對,簡單來說就是打死也不承認,就往山賊頭上推,而山賊就藏在那處有銅鍾的破廟里,他們帶兵過去是為了剿匪.

除了這些,還特意叮囑不要牽扯別人,此時胡縣令正在外面奔走打點,想救他們出去.

南風和胖子一一應了,哪怕捕快不說,他們也不准備說出胡縣令這個同伙兒,進了監獄之後不能牽扯同伙兒是黑白兩道兒共同遵守的規矩,一通亂咬,倒黴一片.打死不說,同伙兒還能在外面撈人.

四人密謀了一個時辰,捕快走了,二人也沒往拘牢送,就住在了喝酒的這處牢房,沒了同舍犯人的煩擾,南風終于睡著了.

次日清晨,其中一個捕快鬼鬼祟祟的來了,告知二人稍後就要過堂,過堂時周師爺會在場,讓他們二人安心.

這周師爺南風是知道的,他在盂縣胡作非為之時曾經派人來府衙打點過,禮物就送給了這個周師爺,有此人斡旋,備不住真能來個官複原職.

捕快說完就要離去,南風喊住了他,請他找兩幅擔架過來,抬著他和胖子過堂,只說先前在緝拿二人時傷了二人的腿腳,走不得路了.

捕快雖然疑惑,卻也應了.

"你這架子夠大的,過堂還得找人抬著."胖子笑道.

"你是想躺著過堂,還是想跪著過堂?"南風反問.

胖子聞言恍然大悟,"哎呀,還是你想的周全,我只跪佛祖,不跪狗官."

擔架不好找,牢頭兒把廂房的兩扇門板卸了,命獄卒抬了二人去過堂.

有人照應,過堂也就是走個過場,對二人最有利的是死了那麼多兵卒,縣里卻很平靜,遇難之人家屬沒有上告.對二人最不利的是事發之後二人跑了,對此胖子也有說法,只說自己是佛門居士,此番離去是被佛光寺的僧人邀請參加法會.

那坐堂的是龔郡刺史,此人昨夜貌似不曾睡足,亦可能是那周師爺故意尋了樂子與他,讓他不得早睡,坐堂之時哈欠連天,待得審訊完畢,歪頭詢問周師爺,"師爺 ,意下如何?"

"少年心性,血氣方剛,見不得匪患害人,剿的急了些,不過心意是好的,也是為了一方百姓,複了職事吧."周師爺說道.

"成啊,成啊."刺史又打哈欠,哈欠打到一半忽然想起一事,"不成啊,這事兒已經報上去了."

"可以再補一份稟文另行說明."周師爺笑道.

刺史不是傻子,見周師爺這般說,知道他可能拿了二人的好處,抬手指了指周師爺,二人心照不宣.

驚堂木一拍,"盂縣縣令季忠林剿匪有功,但死傷過重,功過相抵,不賞不罰,待朝廷回文下發,官複原職."

二人急忙道謝,驚堂木再拍,"退堂."

退堂之後,二人又被抬回了監牢,堂是過了,但現在還得關著,因為這個案子已經報上去了,得等朝廷的回複.

如此一來,二人舒服了,牢頭兒把自己的房間騰出來給二人居住,兩個捕快每天來與二人喝酒攀交.

胖子發愁的是放了之後怎麼兌現承諾,此時他們可拿不出一萬兩黃金,不過他也有招兒,想到了先欠著,回去伐木采石慢慢還.

南風懶得跟他掰扯,就算放了,盂縣也回不去了,天木老道先前所為,表明自己的行蹤已經暴露了,若是再回盂縣,別說墨門會來糾纏,太清宗也饒不了他.跑是肯定得跑,但跑之前得設法搞到自己需要的東西.

打定主意,南風便趁喝酒之時詢問捕快,得知那破廟里的銅鍾和銅鼎已經運回了府衙,不過搬運之時銅鍾是歪倒在地的,銅鍾下面有大量朱砂,中間有個很大的長方形坑洞,里面先前應該放著一口棺材.

而那些銅鼎也並不是與石像連著的,鼎口都是打開的,里面是空的.

對于這種情形,南風並不意外,那狼妖定有同伙兒,事發之後其同伙兒可能過來帶走了韓信的尸首和魂魄,好在他需要的不是尸首和魂魄,而是銅鍾上的文字.

于是他就提出想去看看那口銅鍾,捕快答應了,只道明日先去庫房走動,與庫吏定好時辰再帶二人過去.

捕快走後,胖子疑惑的問道,"你總惦記那口破鍾干嘛?"

"我需要鍾上的文字."南風隨口說道,那銅鍾上的文字與龜甲上的文字筆畫和結構很是相似,之所以是相似而不是相同,是因為龜甲上的文字與銅鍾上的文字是同一字體卻不是相同的內容,那銅鍾上的文字極有可能與龜甲天書發自同一源頭,甚至可能是另外一部分龜甲天書.

次日上午,二人還在房中休息,門外傳來了一陣急促的拍門聲.

"開門,開門!"門外有人叫嚷.

牢頭兒開門,"你們是何人?"

"禦林軍左統領朱振陽,此乃禦林金牌."門外有人接話.

"哦,哦,將軍有何公干?"牢頭兒氣勢立刻弱了三分,這禦林軍乃皇帝近衛,不干公事,只辦皇差.

"奉旨提押盂縣朝鍾案一干囚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