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天黑路滑
g,更新快,無彈窗,!

這諸多事情都發生在事發之後的一個月里,胖子帶著他躲進山里已經快兩個月了,為了隱藏行蹤,這兩個月里胖子只出去了三次,自山下的村子里化些米糧.

聽罷胖子的講說,南風長長歎氣,先前發生的事情一樁接著一樁,即便換做是他也必然焦頭爛額,可想而知胖子應對的何其辛苦,何其艱難.

胖子講說的同時在燉煮著米粥,講完前事粥也熟了,舀了一碗過來,"來,吃點兒吧."

"太燙了,涼一涼再吃."南風搖頭.

胖子將破碗放到一旁,走過去拿著棍子攪和另外一個罐子里的濃汁染料,"你三個月沒吃東西了,湊合著吃點兒吧,當時我跑的太匆忙,把錢袋拉下了."

"我三個月沒吃東西?"南風低聲問道.

胖子點了點頭,"你給我的人參還有幾根,每天我就給你灌點人參水兒,其實到後來我已經不抱什麼希望了,你看你現在這樣兒,都沒人形了,估摸著連五十斤都沒有了."

南風還想說話,但實在是無力開口,只能閉上眼睛,休養心神.

胖子攪和了一陣兒,過來喂南風吃粥,南風長時間不曾進食,吞咽很是困難,勉強吃了半碗便不願再吃了.

胖子不肯,執意讓他將米粥吃完,這才放下飯碗,過去接著攪和.

肚子里有了食物,便不似先前那般虛弱,旁的不說,說話的力氣總是有了,"這些日子辛苦你了."

胖子撇了撇嘴,"睡傻了吧,怎麼不說人話了."

南風又歎了口氣,之前發生的那些事情胖子處理的還算妥當,不管怎麼說二人全身而退,官職乃身外之物,他並不留戀.至于錢財,他也不發愁,早在多日之前他就已經藏下了兩百兩黃金,便是離開了盂縣,也不用為生計發愁.

胖子將那濃汁攪勻,喊了白犬過去,用手抄起一把濃汁就往白犬身上抹,那濃汁頗有異味,白犬縱身跳開,不讓他抹.

胖子沖白犬說了幾句梵語,又沖白犬招手,但白犬始終遠避,並不靠近.

南風自然明白胖子為何有此一舉,他的身份已經暴露,此時寶生寺和佛光寺可能正在四處尋找他,白犬很是少見,抹成黑狗便不似先前那麼顯眼.

胖子啰嗦了好久,白犬就是不過來,南風見狀出言說道,"別抹了,沒用的,就算你把老白抹黑,它跟著你,也會引起別人注意."

胖子皺眉想了想,感覺南風說的有道理,便將抓在手里的染料撂回罐子,"你說的對,以後不能讓老白跟著,得給它找個安全的地方,讓它在那里等著咱倆."

南風點了點頭,"天尋道長怎麼樣了?"

"那天他作法把你叫醒,可能折了他的壽數,氣色大不如前,頭發也全白了."胖子說道.

南風聞言再度歎氣,天尋子雖然木訥,卻是個好人,當時那種情況換做別人,可能就不會那麼做,天尋子那麼做倒不是跟他有多深的交情,而是此前他給林云觀劃了五十畝地,天尋子始終念他的好,便在關鍵時刻還了他這個人情.

"怎麼搞的唉聲歎氣的,能活著就不容易了."胖子隨手拿過一片破布,擦拭手上的染料,"我在盂縣還藏了些錢,等你好了,咱們回去一趟."

"我也藏了一些,在盂縣北面一百里外,去拿我的那些,盂縣不能回."南風說道.胖子這麼做他並不意外,二人乞丐出身,當真是窮怕了,都有好年防荒年的想法.

"多少?"胖子來了精神.

"兩百兩黃金."南風說道.

"不少,不少,我那還有一百兩,夠咱倆花幾年的."胖子很是樂觀.

擦過手,胖子走過來抱起罐子吃粥,他在長安就有抱著罐子吃東西的習慣,此時的情形與在長安時很是相似,風光了一陣兒,又被打回了原形.

南風體虛無力,精神萎靡,本想等胖子吃完,詢問事情細節,卻在等待的過程中昏睡了過去.

一覺醒來是黎明時分,胖子睡在旁邊,老白蹲在洞口.

南風撐臂坐起,檢查自身,胖子說的有些誇張,他此時的確瘦的皮包骨頭,但五十斤是不止的.

"再睡會兒吧,起那麼早干嘛?"胖子嘟囔.

"我的法印呢?"南風問道.

胖子隨口應聲,"被墨門拿走了."

南風聞言倒吸了一口涼氣,那法印對他極為重要,沒有法印就不能作法,而他授箓走的是旁門左道,上清宗也不可能給他補發法印.

"我就那麼沒腦子啊?"胖子閉著眼睛伸手自草褥下面摸索,先摸出了一封信,隨後又摸出了南風的法印.

"差點兒讓你嚇死!"南風驚魂未定.

"你嚇了我三個月,就不許我嚇嚇你?"胖子打了個哈欠.

南風體諒胖子心情,也不與他計較,放下法印,拿過信封,信封多有褶皺,還有些泛潮.

信封沒有被打開過,南風撕開信封,拿出了里面的信箋,信紙只有一張,鋪展開來,上面只有寥寥數語.

見南風眉頭大皺,胖子疑惑的問道,"咋啦,上面寫的啥?"

南風沒有說話,而是將那信紙遞給了胖子.

胖子撐臂斜臥,拿過信紙,看罷之後疑惑追問,"'天黑路滑,大人慢走’是啥意思?"

南風沒有答話,一直以來天元子自毀雙目的緣由都在困擾著他,便拜托天木老道打探當年太清宗發生的那場變故,這封信是天木老道回來之後交給胖子的,自然與太清宗當年的那場變故有關.

"是暗語?"胖子很是好奇.

南風搖了搖頭,他並沒有與天木老道定下暗語.

"天黑路滑,大人慢走?"胖子再度看那信箋,但信箋上只有這幾個字.

短暫的思慮過後,南風明白了,天木老道應該是打聽到了什麼,但在打探的同時他的舉動也引起了太清宗的懷疑,太清宗可能派人尾隨而回,試圖順藤摸瓜.

天木老道想必發現遭到了跟蹤,于是便將打探的結果另寫書信,藏在了一個極為隱秘的地方,這句話就是尋找的線索.

"這個老東西,搞啥呀."胖子想不明白,反手扔掉了信箋.

"我餓了,煮點粥飯給我吃."南風說道.胖子雖然不明白,他卻是明白的,"天黑路滑,大人慢走"應該有兩層意思,字面意思是前路凶險,大人多保重.此外還隱藏著另外一條線索,這句話是天木老道對他說的,而天木老道說這句話的時候是在為元安甯拔除尸毒之後回返道觀的途中,南風追上了他們,請他們明日去縣衙作醮,臨走時天木老道說了句天黑路滑,大人慢走.

當日他追上天木和天尋,與他們站立說話的地方應該藏有另外一封書信,只要拿到那封書信,就能知道當年太清宗發生了什麼.

想明了這句話暗藏的深意,南風心頭很是沉重,天木老道如此謹慎,除了掩人耳目,應該還有另外一個原因,那就是他不但探聽到了當年太清宗發生了什麼,還發現了當年那場事故的真相.

"咋啦,哭喪著臉?"胖子問道.

南風沒有答話,如果事情真的像他推想的那樣,天木老道此時可能已經遇害了.

"你看你,搞的愁云籠罩的,"胖子倒水來送,"來,喝點水,遇事兒得往好處想,沒死就是萬幸了."

南風接過水碗,喝了一口,"是啊,沒死就是萬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