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不堪重負
g,更新快,無彈窗,!

此前南風屢次向天尋子詢問越級作法的後果,但天尋子一直不曾給予明確回應,眼下情勢危急,他也顧不得許多,直接兵行險著,焚符作法.

作法之前南風一直心存忐忑,不曉得越級作法的後果,待得真言念罷,他終于不再忐忑,這倒不是他知道了越級作法的後果,而是直接失去了知覺.

在喪失知覺的最後一刻,他隱約聽到了胖子的驚呼.

"啊?!道長,這是咋回事兒?"胖子驚呼出聲.

天尋子在南風癱倒之前將其扶住,若南風只是尋常暈厥他和胖子都不會如此震驚,南風在癱倒的同時七竅流血,大量鮮血自其口鼻眼耳同時溢出.

眼見天尋子不答,胖子急忙爬起,想要試探南風鼻息,奈何南風鼻血橫流,手指伸到亦探不到氣息.

南風成了這般模樣,白犬又隨時有被熊霸劈殺的危險,胖子內憂外患,心急如焚,擔心熊霸降雷,便抱了白犬在懷里,想要施救南風,卻不知如何下手,"道長,快想想辦法."

天尋子的震驚較胖子有過之而無不及,他離南風很近,南風先前念誦的真言他是聽到了的,南風請的是雷部主神普化天尊,這普化天尊乃南極長生大帝的化身,為金仙極致,掌管天庭雷部神霄玉府,轄三省九司列位雷公,曆來只有三宗掌教才能召請,而且必須是晉身太玄之後,授箓一品天職才能召請.

南風在他面前亦不曾隱藏修為,他曉得南風的靈氣修為已達升玄,但升玄離太玄差了足足六階,眼下來不及深究南風為何能夠以升玄修為升授太玄符箓,只說以升玄修為施展太玄法術,這如同一匹不曾長大的馬駒,本來只能負重百斤,卻強行負載千鈞,重擔加身,直接將其壓垮.

且不說他只是個品階低微的底層道人,似南風這種情況,便是三宗掌教怕是也無法處置,因為這種情況有史以來從未出現過.

眼見天尋子不說話,胖子急切的想要幫南風止血,但伸手捂住口鼻又怕將南風悶死,氣急攻心,方寸大亂,"這可怎麼辦哪?"

就在二人無比焦急卻束手無策之際,上空傳來了唱道之聲,聲音不喜不怒,聲調不高不低,中正平和,恩威兼具,"福生無量天尊."

二人聞聲抬頭,只見萬丈高空出現了一朵白色祥云,白云之上盤坐著一位中年仙家,那仙人身穿金紫藍紅四色法袍,頭戴三寶九陽芙蓉冠,左手斜攬一片金色朝芴,右手微垂,輕捏指訣.

正所謂面由心生,這仙人面相端莊,威嚴周正,雖無凌人盛氣卻有無形威壓,令人心生親近卻不敢無禮放肆.

在眾人仰頭上望之際,那先到的雷部神將熊霸現身烏云之上,面向高空,拱手施禮,"末將參見天尊."

普化天尊沖熊霸微微頷首,轉而將視線移向地面,"神霄雷霆院主事何在?"

那些兵卒何曾見過這等場面,眼見仙人現身,膽戰心驚,多有垂首跪倒者.

普化天尊雖然聲調不高,卻洪亮清晰,胖子聽得真切,知道普化天尊喚的是南風,便急切的拍打南風臉頰,試圖叫醒他,"快醒醒,你請的神仙到了."

喚過多聲,南風只是不醒,由于失血過多,其臉色已經慘白如蠟,再試鼻息,真是氣若游絲.

不得回應,普化天尊便將視線移向熊霸,詢問緣由.

熊霸自不會有所隱瞞,據實稟報,但他所稟報的事實只是表象的事實,並非事情的真相.

眼見熊霸說的有誤,胖子便高喊辯解,奈何那白云之中的普化天尊卻並不正眼看他.

"大人,沒用的,仙家只會采信授箓道人的言語."天尋子搖頭,不是每個人都有資格與仙人對話的,究其根源乃是因為世人心性不定,反複無常,多有謊言,有時仙家也難辨真假,而修行授箓的道人其品行雖然也是良莠不齊,卻比俗人要清明透徹,至少在仙家眼里是這樣認為.

"我說他不聽,你說呀."胖子焦急催促.

天尋子再度搖頭,仙家極重尊卑,他修為低微,無權言語,再者普化天尊也不是他召請而至,他若插言便是僭越.

聽罷熊霸講說,普化天尊垂眉閉目,微微沉吟,轉而睜眼開口,"神霄雷霆院主事何在?"

眼見普化天尊又在呼喊南風,胖子又去撥弄南風,但南風此時已經命懸一線,連呼吸都不順暢,又怎能醒轉.

"神霄雷霆院主事南風子何在?"普化天尊三度開口.

此時胖子已經放棄了希望,閉目歎氣,萬分灰心.

就在此時,一旁的天尋子做出了奇怪的舉動,以右手拇指的指甲將左手五指的指尖盡數劃破,再以左手拇指的指甲將右手五指指尖劃破.

胖子見狀疑惑的看向天尋子,天尋子鼻翼急抖,神情凝重,待得十指溢出鮮血,雙手同時伸出,抓向南風頭頂,籠印堂風府,罩左右承靈.

天尋子雙手籠罩南風三陽魁首,南風呼吸立刻變的急促,片刻過後咳出一口鮮血,悠悠醒轉.

胖子見南風醒轉,歡喜非常,"嚇死我了,我還以為你不得活了,剛才我還在想,回去也給你買一口兩千兩的好棺材."

"我撐不了多久,速回天尊問話."天尋子面色赤紅,渾身劇烈顫抖.

"快,你請的神仙到了,在喊你."胖子伸手上指.

南風睜眼之初有些失神發懵,得胖子提醒他才想起暈死之前發生了什麼事情,辛苦呼吸,勉力發聲,"狼妖欺天盜箓,殘害生靈,罪大不赦,請天尊降雷滅殺."

南風雖然聲音不高,那高空白云之上的普化天尊卻聽了個真切,隨即應聲,"受命."

普化天尊言罷,俯視熊霸,"道人授箓于天,代天行事,太極九天神霄雷霆院主事乃符箓至高,既有法旨,玉府各部自當遵行."

"謹遵法旨."熊霸高聲領命.

事態急劇逆轉,那青衣秀士一時之間竟然不曾反應過來,神將是它請來的,怎麼到頭來反倒要沖自己下手,直待熊霸開始醞釀雷霆,青衣秀士方才如夢初醒,抖身現出原形,向廢墟南面的峽谷狂奔.

後事如何南風並不知曉,因為在那狼妖試圖逃逸之時天尋子松開了雙手,在天尋子松開雙手的瞬間他再度暈死過去.

暈和死的感覺差不多,都是沒有知覺,不過二者還是有些差別的,暈能醒過來,而死是醒不過來的.

醒來之時南風最先看到的是石頭,確切的說是石頂,看那石頂,自己此時應該是在一處山洞里.

洞內光線昏暗,洞頂有火光投影,應該是個晚上.

蘇醒之後總會有片刻的茫然,待得回過神來,南風回憶起了先前發生的事情,但他卻始終想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在山洞里,按理說胖子會給他帶回縣衙養傷,哪怕中途耽擱了,也有鄉鎮公所可以歇腳,怎麼會住在洞里.

恢複了意識,南風開始嘗試起身,但心中雖有起身的想法,卻體虛乏力,不得移動.

修行中人遇到體力不支的情況,潛意識里會最先想到借助靈氣,眼見不得移動,南風心念閃動,試圖調馭靈氣,然而心念所至,靈氣並沒有感應到來,他甚至不曾感覺到體內有靈氣的存在.

南風雖然緊張,卻也沒有太過緊張,自己先前越級作法,想必傷到了經脈,假以時日,應該可以複原.

就在此時,白犬湊到了南風旁邊,低頭看他,見他睜著眼睛,便轉頭吠叫了兩聲.

胖子不知在做什麼,沒有回應.

白犬又叫了兩聲,胖子過來了,"哎呀我的祖宗啊,你可算醒了."

看到胖子的瞬間,南風疑云頓升,胖子穿的不是之前的藍襖,而是一件很破的單衣,胡子有半寸多長,氣色也不如先前好看,瘦了不少.

"這是哪兒?"南風體虛乏力,發聲困難.

"皇宮."胖子回答.

眼見南風皺眉,胖子又補了一句,"還能是哪兒,山洞唄."

"我暈了多久?"南風又問.

"三個多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