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敕令神兵
g,更新快,無彈窗,!

天尋子擺手說道,"大人有所不知,這召請神兵與修為無關,而是取決于召請之人的授箓品階."

那青衣秀士作法完成,踏地升空,向廢墟疾掠而去.

眼見青衣秀士靠近,凶獸直身而起,仰天咆哮,但它貌似無有凌空之能,只是咆哮示威,並未升空阻截.

青衣秀士自空中盤旋移動,不時發出無形靈氣攻擊下方那些正在推拉石像的兵卒,凶獸隨著青衣秀士的移動而變換方位,尋找進攻機會.

"看天干啥?快想招兒啊."胖子急切催促.

天尋子知道胖子脾性,也不理他,而是轉頭看向南風,與此同時抬手上指,示意南風看天.

南風仰頭上望,只見東方天際出現了一團不大的烏云,今日晴天,萬里無云,那團烏云出現的很是突兀.半吊子道士也是道士,南風自然知道那烏云之中隱藏著天兵神將.

"道長,若是授箓之人靈氣修為低于授箓品階,而強行召請高階仙神,其後果會是什麼?"南風又問,正如天尋子所說,那白犬幻化的凶獸陰氣很重,一旦雷部天兵到來,極有可能將它劈殺,來的是道家正神,他們不會因為白犬與佛門大有淵源就對它手下留情.

天尋子再度擺手,"這種情況不會出現,靈氣修為乃授箓的前提,修為不到,哪怕品行……"天尋子說到此處隱約感覺到了什麼,止住話頭,疑惑的看向南風.

南風點了點頭,示意自己所說的這種情況就是自身的情況.

"大人所說的這種情況從未有過,貧道無從揣測,"天尋子面色凝重,"這狼妖請的是雷部神將,乃天仙品階,要想召請這等仙家,至少也要授箓大洞方有可能,神兵奉召而來,便會聽從召請之人的號令,除非大人授箓品階高于大洞,且同授太清符箓,否則那神兵不會聽命退走."

在天尋子說話之時,凶獸抓到了機會,趁那青衣秀士俯沖進攻之時,縱身躍上石像,自石像上弓身借力,再度沖高,揮爪將那身在半空的青衣秀士拍了下來.

那青衣秀士落地翻滾,凶獸疾沖而去,試圖乘勝追擊,將那青衣秀士一舉咬殺.

眼見凶獸沖來,青衣秀士亡魂大冒,顧不得體面,連連翻滾,堪堪避過凶獸的致命猛撲,隨即踏地升空,再也不敢下來.

東方天際的那朵烏云移動的極為迅速,眨眼工夫離眾人已不過十里遠近,自下方仰望,能夠看到那朵烏云之中悶雷滾滾,電光隱現.

凶獸並未察覺到天上的異像,亦可能是察覺了卻不曾在意,眼見對手居高不下,便改換了策略,不再試圖沖高攻擊,而是沖向了破廟廢墟,到得近前,揮舞利爪,將那座已經歪斜卻被鎖鏈拉扯著不曾傾倒的石像砸倒在地.

石像雖然傾倒,下方的鎖鏈卻並未斷裂,在石像的牽引之下,鎖鏈自地面拔出,鎖鏈的另外一端連的是一只一抱粗細的青銅大鼎,那大鼎下有三足,形同香爐.

這大鼎並不是空的,鼎口覆蓋著厚厚的朱砂膏泥,鎖鏈也不是連在鼎耳上,而是穿過朱砂膏泥,連在大鼎內部.

凶獸拍倒一座石像,隨即轉身又撲倒了另外一座,與第一座一樣,這座石像的底部也連著一只青銅大鼎,鼎口也由暗紅色的朱砂膏泥封堵.

眼見凶獸破壞了石像,青衣秀士急切的想要前來阻止,卻畏于凶獸的狂霸凶戾而不敢俯沖,情急之下頻頻歪頭東望,不問可知是在等那雷部神將的到來.

"咋辦?咋辦?"胖子如同熱鍋上的螞蟻,那雷云離破廟廢墟已不足五里,即刻就能趕到.

"能否借助峽谷陰水,掩其氣息?"南風看向天尋子,他雖然沒有表現出慌亂,心中焦急卻較胖子更甚,這件事情因他而起,可不能連累胖子失了幾世陪伴的異類忠仆.

"大人有所不知,天雷若降,便是藏身地下也不得全身活命."天尋子連連擺手,不止二人焦急,他也很是著急,若是真的讓雷部神將劈殺了凶獸,他也難辭其咎,便是二人不怪罪于他,林云觀又有何顏面拿那五十畝田地.

此時白犬幻化的凶獸仍在沖撲那些蛟龍石像,每一座石像的底部都連著一只銅鼎,每一只銅鼎的鼎口都由泥膏封堵,土地先前不曾撒謊,這些石像下方的銅鼎里當真封印有韓信的三魂七魄.

很快,烏云罩頂,到得此時胖子反而安靜了下來,"南風,如果我真是高僧轉世,就能護住老白,我就不信他能把我也劈了."

南風眉頭大皺,"來的可是道門仙家,你以為他會買你佛門的帳?"

"總得試試."胖子言罷,高喊梵語,凶獸聽得胖子召喚,立刻轉身奔回,此時它已然撲倒了五座石像.

凶獸奔到近前,化身白犬,蹲坐在胖子身邊.

胖子盤腿坐定,伸手將其攬入懷中,垂眉閉目,開始誦經.

南風見狀暗暗皺眉,佛教是西域教派,傳入中土不過幾百年,而很多仙家都證位于千年之前,他們根本就不認可佛教,更不接納,內心深處甚至多多少少有著些許的排斥,要知道仙人也是人,是人就有人性,沒誰會喜歡與自己爭奪香火的對手.

雷云來到,烏云罩頂,一聲霹靂響雷之後,烏云之中傳來了威嚴甕聲,"雷部熊霸奉詔來到,天青院事有何差遣?"

"祖庭怎會授予妖物洞淵品箓?"天尋子萬分疑惑.

南風沒有接話,授箓分為九品,不同品階對應的天職也不相同,院事為授箓洞淵的紫氣真人的天職,天啟子授的就是二品太極督功南北諸院院事.

眼見神兵來到,那青衣秀士底氣更足,手指白犬,陰聲說道,"今有白毛妖邪禍亂人間,惡行昭昭,有請神將以九天雷霆之威將其誅殺,滌蕩乾坤,明正陰陽."

"領命!"烏云之中傳來了應答之聲.

胖子本在念經,聽得狼妖信口雌黃,顛倒黑白,氣急睜眼,高聲怒罵,"你瞎呀,看不出它才是妖怪!"

"大膽狂徒,膽敢辱罵仙家?!"熊霸雖然不曾露面,言語之中卻滿懷怒意.

聽得熊霸如此回應,南風知道自己猜對了,道家仙人果然不買佛門的賬,且不說胖子是不是高僧轉世還在兩可之間,就算是,真的開罪了天庭神將,也不會有好果子吃.

就在南風暗暗叫苦之際,烏云之中落下了一道天雷,天雷落于三人面前三丈之處,震地裂石,驚心駭神.

"速速放開那妖物,若存心包庇,同罪論處!"熊霸嚴厲警告.

胖子並不懼怕,不曾放開白犬,而是緊緊的將其攬住,鐵了心要以身相護.

南風看了看胖子,又看了看天上壓頂的烏云,蹲下身,解開包袱,拿出了畫符事物.

"大人意欲何為?"天尋子關切問詢.

南風沒有答話,人活于世,做的事情不可能全是正確的,不管做的事情是對還是錯,只要是自己做的決定,不管有什麼樣的後果,都必須自己承受.

在南風畫符之際,熊霸再度降下天雷一道,這道天雷離三人更近,不過丈許,土石飛濺,振聾發聵.

在太清宗的時候南風曾經學過畫符,亦知曉請神法術的步驟和儀程,事出緊急,從權從簡,舍了焚香告祭,符咒寫罷,加蓋法印,禹步踏過,符咒焚化,氣發丹田,捏訣吟唱,"太極應乾坤,金符送天門,敕令神霄府,臨凡現靈真,恭請雷部主神九天應元雷聲普化天尊,太上大道君急急如律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