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血戰比拼
g,更新快,無彈窗,!

"還愣著干嘛,快讓它幫忙."南風急切呼喊.

"干啥,讓老白打妖怪?"胖子咧嘴.

"快點兒,死人啦."南風無比焦急,那狼妖折回之後將那些正在推拉石像的兵卒殺散,每一次沖撲必然有人喪命,具體死了多少目前還無法確定,但破廟的廢墟周圍到處都是尸體.

胖子答應下來卻並沒有立刻命令白犬上來沖殺,而是沖白犬嘀咕著什麼.

"你還得跟它商議呀?"南風哭笑不得.

"我得先問問它打不打得過."胖子喊道,言罷又沖白犬嘀咕梵語,那白犬早已躍躍欲試,聽得胖子詢問,亦不回應,縱身躍過峽谷,前沖的同時化身白毛凶獸,咆哮著撲向那正在人群中肆意沖突的青狼.

那青狼體形巨大,比尋常猛虎還要大上幾分,但白犬化身的凶獸體形更大,足有三頭老虎大小,疾沖而至,將青狼一舉撞飛.

青狼翻滾之下壓倒一片兵卒,待得穩住身形,立刻反撲而回,血口大張,噬咬凶獸脖頸.

在青狼咬住凶獸脖頸的同時,白犬幻化的凶獸揚起右爪,拍中了青狼面門,只這一擊,就將那青狼的面門拍的血肉模糊,而那青狼也著實凶狠,緊緊的咬住凶獸脖頸,在被凶獸砸飛的同時亦將凶獸脖頸撕開了一處偌大的血口.

"哎呀."胖子心疼不已,尋到狹窄處跳過峽谷,向北跑來.

由白犬幻化的凶獸比那青狼還要猙獰三分,凶獸敵住青狼之後,一干兵卒急忙散開,唯恐遭到殃及.

凶獸雖然頸下血流如注,卻並未停止攻擊,將青狼砸飛之後立刻沖撲而上,與青狼互相撕扯,大肆抓撓.

異類的拼殺比人類的爭斗速度更快,也更加凶殘,有攻無守,亦不管對方攻擊自己什麼部位,噬咬,抓撲,一心只想置對方于死地.

眨眼工夫,那青狼和凶獸的皮毛就被鮮血染紅,身上密布傷口,皮開肉綻,深可見骨.

急促而瘋狂的噬咬很快告一段落,那青狼被凶獸甩出之後沒有反沖而回,而是凌空化為人形,跳上了北面的一棵大樹.

眼見對手怯陣退避,凶獸急沖而至,到得樹下縱身躍起,自樹干上兩度借力,躥上大樹,追殺那已經幻化為青衣秀士的青狼.

那青衣秀士左手抓扶樹杈,騰出右手,回臂出掌,發出一股剛猛靈氣,將凶獸震落地面.

"還愣著干什麼,把石像推倒."南風高聲呼喊.

那些已經被嚇破了膽的兵卒聞聲回過神來,再度上前,推拉廢墟北面的那些石像.

此番青衣秀士沒有立刻過去阻止,雙手各抓一根樹杈,警惕的注視著在樹下咆哮的凶獸.

"老白在流血."胖子心急如焚,由白犬幻化的凶獸身上至少有十幾處傷口,最為嚴重的還是脖頸下的那處,自血肉模糊的傷口能清楚的看到喉管,鮮血一直在快速滴瀝.

不止胖子著急,南風也同樣著急,情急之下拿了龍威短弓出來,裹了黃色彈子兒,沖著那青衣秀士發出一記.

那青狼幻化的青衣秀士身具紫氣修為,南風激射而至的彈子兒對它並不構成威脅,不過這妖物也是作死,沒有避開彈子兒,而是伸手去接.

青衣秀士想必是想接了彈子兒反擲回來攻擊南風,但它卻不曾料到這彈子兒能夠炸開,接住彈子兒的同時,彈子兒炸裂,將其右手炸的皮開肉綻.

樹下的凶獸沒有嘗試再度沖撲,憤怒咆哮之後轉身向廢墟沖去.

那些正在奮力推拉石像的兵卒眼見凶獸沖來,慌亂之中來不及分辨,驚慌失措,四散躲閃.

"不要怕,它在幫助我們."南風高呼.

哪怕聽到南風呼喊,眾人仍然對凶獸很是畏懼,實則也不怪他們,這白犬幻化的凶獸長的十分猙獰,似虎非虎,像狼非狼.

南風本以為凶獸沖向廢墟是要毀壞石像,未曾想沖到廢墟之後凶獸竟然做出了一個奇怪的舉動,扒掉掩蓋著鐵門的磚石,一屁股坐了上去.

"它在干嘛?"南風疑惑的看向胖子.

"打累了不得喘口氣兒呀?"胖子語氣之中不無埋怨,這凶獸出現之後一直如影隨形的保護著他,朝夕相處,胖子已然將其視為親人,而今凶獸受傷嚴重,他自然心疼不舍.

"那妖怪有自愈異能,越是拖延對咱們越是不利."南風焦急的說道.

"你著急,你上去打呀."胖子沒好氣兒.

南風懶得與胖子拌嘴,轉身看向不遠處的天尋子,"道長,快想想辦法."

天尋子不過洞神修為,抓個孤魂野鬼還成,尋常的蛇妖狐妖也能對付,但這青狼道行太深,身擁紫氣修為,已不是他所能降服的了.

不過天尋子雖然不得降服狼妖,卻發現了一個細節,手指青狼所在大樹,"快看它把握的那兩根樹杈."

得天尋子提醒,南風和胖子轉視東北,那棵大樹是棵松樹,四季常青,青衣秀士抓握的兩根樹杈上的松針在這片刻之間已由翠綠變為枯黃.

"咋回事兒?"胖子疑惑的看向南風.

南風也不明緣由,還是一旁的天尋子見多識廣,"這青狼自愈傷口需要吸納草木氣息."

"快,快過去把樹砍了."胖子沖廢墟外圍的兵卒下令.

"大人,你快看."一名兵卒手指凶獸,驚訝叫嚷.

二人聞聲轉頭,循著那兵卒所指看向坐在鐵門上的凶獸,只見那凶獸兩只前腿奮力撐地,怒目齜牙,渾身劇烈顫抖,只這片刻工夫,身上那些傷口已經多數愈合,頸下傷的嚴重,此時還未痊愈,但傷口已經明顯縮小.

天尋子是明眼人,"這妖物當是金屬異類,可汲取金屬氣息自愈創傷."

胖子一聽大喜過望,"好個老白,有這神通,了不得,了不得."

就在胖子驚喜歡呼之際,樹上的青衣秀士輕身落地,但它並沒有沖向廢墟,而是向東掠去.

南風知道狼妖不會退走,卻不明白它為何向東移動.

不過這個疑惑很快就有了答案,青衣秀士東掠百丈之後直身站定,手掐法訣,腳走禹步,口中念念有詞,竟是在念咒作法.

念咒作法分為很多種,有提升威能的,有借用五行的,也有敕令天兵的,不同法術有不同的作法步驟,但前期是看不出來的,得到中期之後才知道對方作的是哪門子法.

此時那些兵卒已經推倒了其中一座石像,確切的說是推歪了,石像歪斜之後露出了底部的一條粗大鎖鏈,在鎖鏈的牽扯之下,石像雖然歪斜卻並未徹底傾倒.

危急關頭,南風疾沖上前,自十幾丈外扔出了震天銅雷.

有了前車之鑒,那青衣秀士不再伸手抓拿,而是隨手揮出一股無形靈氣,將那銅雷反揮而回.

眼見銅雷折回,南風急忙撲倒,銅雷落于附近,炸了他個灰頭土臉.

胖子疾奔而來,將南風拉起,見他無甚大礙,如釋重負,"咋沒炸死你呢."

"不好,它要召請神兵."天尋子喊道.

南風聞聲回頭,只見那青衣秀士已經取了符咒在手,正在加蓋法印,只有召請天兵才有這種儀程.

"妖精也能請神?"胖子咧嘴.

"只要授箓,就可請神."南風暗自心焦,這狼妖究竟是何來頭,不但會玉清拘役之法,竟然還能夠請神下凡.

"我就不信神仙會幫妖怪來對付咱們?"胖子不以為然.

"仙家自不會為難我等,"天尋子在旁插話,"但大人的這個,這個,這個扈從陰氣甚重,怕是會被仙家視為妖邪."

胖子一聽慌了神兒,"你也是道士,快想想辦法."

天尋子尚未答話,那青衣秀士已經抖手焚掉了符咒,"敕令雷部神將熊霸臨凡降妖,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熊霸是什麼神?"胖子更加驚慌.

"雷部神將,天仙正神."天尋子疑惑搖頭,"這妖孽怎會授箓太清?"

"你也召啊,保不住老白,你人頭落地."胖子驚慌失措.

天尋子無奈搖頭,"貧道箓品低微,便是人頭落地,也保不住大人的扈從."

"那咋整?跑吧."胖子六神無主.

天尋子搖了搖頭,沒有接話.

南風歪頭看向天尋子,"道長,修為不夠而強召神兵,有何後果……"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