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以身涉險
g,更新快,無彈窗,!

張忠答應一聲,將那老兵交由其他兵卒攙走,轉而高聲呼喊,集結隊伍.

官兵整裝列隊時,天尋子走了過來,看樣子是想說話,但站定之後卻什麼都沒說.

天尋子不說,南風也不說,天尋子等不到南風主動開口,只能開腔,"大人,我隨你們一起進山."

南風點了點頭,他看出天尋子不想再靠近那處破廟,但少了天尋子還真不成,哪怕天尋子修為低微,也終究是個能夠降妖捉鬼的道人,而他現在充其量只能算個半吊子.

列隊完畢,點了火把,南風和天尋子自前面帶路,官兵在後面跟著,那兩個小道人沒有進山,這是天尋子的安排,由此也能看出天尋子認為此行極為危險.

實則不止天尋子這樣認為,南風也明白動那破廟不是明智之舉,但何為明智,若是不求有功但求無過的明哲保身才是明智,那他還真不屑于明智,天元子曾經說過,凡事都有利弊兩面,只要利大于弊就能去做,此事不管是對他還是對大眼睛都有益處.

他需要銅鍾上的文字,以此對比推敲龜甲天書.

壞了那破廟的風水格局,就是壞了狼妖的大事,這狼妖曾經試圖殺掉轉世的太陰元君,雖然最終未能達到目的,卻能通過此事看出一些端倪,狼妖十八年來一直在附近守護,只在四年之前出去了一趟,夜襲王府,由此可見狼妖在大眼睛的敵人一方屬于重臣大將,大眼睛的敵人將此事交由別人去做不甚放心,便將狼妖自此處抽調出去.

沒有哪個大帥會把大將軍派出去看守庫房牢門,狼妖既是敵方大將,做的一定是非常重要的事情,由此可見那破廟,或者說破廟里的韓信對敵方非常重要.

山路難行,夜晚行軍速度很慢,南風也沒急著趕路,只要在天亮之後趕到破廟就行,去的太早反而對己方不利,官兵都無夜視之能,最好白日作戰.

有些事情看似毫無頭緒,實則真的靜下心來,還是能夠根據諸多細小線索推敲出部分真相,先前那土地曾經說過,狼妖是十八年前才來的,而那破廟已經存在了數百年,由此可見廟宇建造之初發生的那些事情與狼妖無關,狼妖的首領派它前來,只是因為在他們看來,葬在這里的韓信對他們有利用價值.

再者,狼妖來到之後什麼都沒做,這就排除了韓信對大眼睛一方有所助力的可能,因為韓信如果可能幫助大眼睛等人,狼妖來了之後就會毀掉破廟,而不是單純的守在這里.

狼妖什麼都不做,也有兩種可能,一是什麼都不用做,只要安靜等待便可獲利.還有一種可能是目前還不能做,可能是時辰不到,亦或是敵方還沒有准備好,總之是目前還沒到動手的時候.

狼妖十八年前就來了,在這里守護了十八年,足見韓信對他們是何其重要,只要毀了那處廟宇,就會對大眼睛的對手造成很大損傷.

要破壞廟宇也並不困難,狼妖再厲害也只有它自己,而己方有五百兵卒,廟宇有四面,狼妖自己不可能四面兼顧,屆時一擁而上,將破廟毀了,諒它也不得顧及周全.

值不值得去做,怎麼做,他都想好了,但這還不夠,做一件事情最重要的是到最後如何收場,也就是說破壞了廟宇之後怎麼對付狼妖.

此事他也有計較,他隨身帶了自侏儒身上搜到的幾件暗器,那九轉蓮花在公輸要術記載的諸多雜器之中位列上品,之前一直不曾使用,這次正好派上用場.

除了九轉蓮花,他還有另外一個對策,黃奇善當年離開時曾經跟他說過,如果有朝一日遇到危難,可以焚香求援,此事與大眼睛有關,黃奇善若是得知此事,自然不會袖手旁觀,黃奇善乃羅酆六天百司總判,位列天仙,要降服區區一個狼妖,想必易如反掌.

上次見到黃奇善還是在玉清宗,那時黃奇善正在尋找大眼睛,也不知道他有沒有找到大眼睛,當年眾人走散時大眼睛和呂平川莫離在一起,在躲避官兵追捕之時,莫離被人拐走,這當然是呂平川的一面之詞,實則莫離被呂平川送人的可能性大,莫離被呂平川送人之後,呂平川拜入了李朝宗門下,自那之後就沒了大眼睛的消息.

當年眾人在一起的時候,呂平川和楚懷柔一直照顧著他們,不能說呂平川和楚懷柔對他們沒有恩情,但功是功,過是過,單就眾人失散之後呂平川的所作所為來說,他是將大眼睛給拋棄了的.

很難想象大眼睛孤身一人會遭遇什麼情況,會遇到何種困難,要是一個健全女子也還好些,但大眼睛是個啞巴,還是個聾子,果腹求生都成問題.

眾人在一起的時候他只有十二歲,大眼睛十三歲,女孩本來就比男孩懂事早一些,當年他還是孩童心性,不很懂事,但那時候他雖然不懂事,卻記事,那時只知道大眼睛跟他很是親近,還一直納悶兒大眼睛為什麼總是偷偷看他,卻不敢與他對視.

現在他懂了,但也只是懂了,除了些許溫馨,還有些許惆悵,大眼睛是太陰元君轉世,不出意外的話會重證大道,再晉大羅,懂了又如何,還不如不懂.

眾人行的不快,一個更次才走出不到十里,南風便稍微加快了速度.

臨近五更,眾人暫時停下,略作休整.

南風召了張忠崔振等人過來,與他們說了實話,但也只是說了部分實話,沒提狼妖,沒說土地,只說要破壞一座廟宇,中途有可能遇到阻力.

張忠等人免不得詢問為何要破壞破廟,以及可能遇到何種阻力.

至于破壞廟宇的動機,南風沒有詳說,但張忠等人既然問起,他就不能再隱瞞狼妖一事,便與眾人說了個大概.

未曾想張忠等人並不害怕,在他們看來,己方有數百官兵,又有天尋子壓陣,便是遇到妖怪也不怕它.

擔心影響士氣,南風就沒跟眾人詳說狼妖厲害,若是眾人知道那狼妖連土地都可以拘役,怕是就不會這麼樂觀了.

與眾人說明情況之後,眾人一起商議遇到阻力之後的對策,分出一些官兵與那狼妖周旋,另外一些人一擁而上,拆那廟宇.

商議的最後,南風定下了一條規矩,拆廟歸拆廟,絕對不能移動和破壞廟里的那口銅鍾,之所以定下這樣的規矩有兩個原因,一是他不確定銅鍾下面扣著的韓信現在是怎樣一種情況,二是他想留著那口銅鍾,既可以參詳上面的文字,又可以以銅鍾為禮物,去王叔那里嘗試交換補氣靈丹.

這銅鍾乃漢代皇家器物,不但甚是巨大,器形也很莊重,鑄造極為精美,上面還鑄有上古文字,這種文字很是古老,認識的人很少,王叔不太可能認識上面的文字,一定會感覺好奇,人都有好奇之心,在好奇之心的驅使之下,王叔留下銅鍾的可能性很大,以這銅鍾換個四品以上靈丹想必不難,但前提是不能讓王叔知道這鍾扣了幾百年死尸.

不過話又說回來了,韓信是誰,那可是大漢開國的頭號功勳,精善謀略,乃千古名臣,王叔若是知道這銅鍾先前扣的是他,可能會更加好奇.

不過這都是後話,當務之急是先過去把廟拆了.

短暫的休息之後,眾人再度啟程,拂曉黎明,趕到了山谷南岸.

數百官兵趕路之時首尾銜接,到得此處前隊左右分散,給後面的官兵騰出位置.

後面的官兵尚未盡數跟上,西北方向就出現了一道黑紫氣息,離此處不過三十里.

見此情形,南風先行跳過峽谷,振臂高呼,"拆磚碎瓦,賞銀十兩.擊殺猛獸者,賞銀千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