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肆意妄為
g,更新快,無彈窗,!

狼妖走後,那土地也消失無蹤,破廟周圍回歸寂靜.

天尋子歪頭看向南風.

南風知道天尋子為什麼看他,那土地受狼妖驅使,負責看守這處破廟,有土地看守,他們自然不能前去降妖捉鬼了.

到得此時,他也不想開眼界長見識了,但也不想就此離去,因為那口銅鍾上的文字與龜甲天書上的文字極為酷似,他有心將那些文字謄抄下來.

斟酌過後,南風沖天尋子擺了擺手,"你們先回去,自山下等我."

天尋子很是疑惑,"此地不宜久留,大人為何不走?"

南風自然不能告訴天尋子龜甲天書的事情,便找了個冠冕堂皇的理由,只說先前那峽谷石屋里有大量無頭尸骨,此處又有諸多頭顱,身為本地官差,總要查個究竟.

這個理由在天尋子聽來多少有些牽強,都死了幾百年了,現在查案毫無意義,不過除此之外他也想不出南風有其他留下的理由,想了想沖那兩個小道人說道,"你們連夜下山,我與大人明日就回."

南風本想連天尋子一起差走,但沉吟過後並沒有那麼做,天尋子終究比他懂得要多,留在此處可以應對突發情況,此外,天尋子哪怕見到他謄抄銅鍾上的文字他也有理由解釋,只說為了查案尋找線索.

兩個小道童連夜走了,雞和狗都帶走了,桌案也都背走了,天尋子只留了一些簡單的行頭在身邊.

先前鬧了那麼一出兒,二人便不敢再生火了,蜷坐在避風處,夜晚寒冷,下半夜開始下霜,南風便拿出酒水與天尋子暖身,起初天尋子不喝,後來實在凍的受不住了,也喝了.

如果跟天木老道在一起,可以談話請教,過的還快一些,換成這麼一個悶葫蘆,就格外難熬,打坐練氣固然可以舒活氣血,卻也不能完全抵禦寒冷.

好不容易熬到太陽升起,南風又困又乏,本想曬著太陽睡上一會兒,天尋子卻急于離去,催他前去破廟查看,早去早走.

南風有心過去謄抄文字,又擔心土地有所察覺,想過之後讓天尋子去西方二十里外放把火,來個調虎離山.

放火燒山在此時可是死罪,太清道人雖然不戒殺生,卻也不會枉殺,山火一旦燒起,會有很多無辜鳥獸遭殃.

見天尋子猶豫,南風猜到他在顧慮什麼,便給他出了個主意,選那些不能大范圍蔓延的地點放火.

躊躇過後,天尋子還是去了,吃人家的嘴短,剛得了五十畝土地,總得為人家做點什麼,眼下也不能抓鬼降妖了,若是連放火都不肯,就有點說不過去了.

待天尋子走後,南風拿出朱砂罐,拔掉木塞,往里面添倒酒水,朱砂得用酒調和,用水和不開.

半個時辰之後,西山開始冒煙,耐著性子等了片刻,南風自藏身之處出來,提氣輕身,往北飛掠,實則他現在只能算飛躍,一次借力只能跳出七八丈,還算不得飛掠.

此前他早已想好了細節,一旦動手,極為迅速,越過峽谷,進入破廟,將破廟鐵門西側的缺口擴大.

剛拔出幾塊灰磚,耳畔就傳來了老年男子的聲音,"你想作甚?"

南風轉身回頭,不見人影.

"為何滯留不去?"聲音難尋來處.

"你是本方土地?"南風問道,昨夜土地是附身于小道人,借他之口說話,聲調都是小道人自己的,這老年男子的聲音應該才是土地自己的聲音.

"不錯,即刻退走,不然休怪老朽出手傷你."土地嚴厲警告.

南風並沒有好言相求,而是正色說道,"你既是本方土地,就該知道我們兄弟二人現在主政盂縣,此處有凶殺慘案,我必須查明真相,你既是本方土地,就不該阻止本官破案,逼的急了,我回去調集差役民夫,把這破廟拆個片瓦不留."

土地沒想到南風竟然如此強硬,驚詫之下無言以對.

南風也不磨蹭,繼續向下抽拿灰磚,擴大缺口.

"拆不得."土地語氣異常焦急.

南風暫時停手,"為什麼拆不得?這銅鍾下面壓的是誰?"

"說不得."土地很是無奈.

見他不說,南風也不等待,轉過身,繼續拿那灰磚.

未曾想他拿下一塊灰磚,地上的灰磚就往牆上補上一塊,慢拿慢補,快拿快補,缺口始終不得擴大.

南風轉身就走,"好你個土地,你身為敕封正神,竟然與妖孽為伍,阻止官家辦差,本官即刻回去,征調萬眾民夫,將這破廟還有這方圓百十里內的所有土地廟一股腦兒的給你拆了."

南風並不想真走,只是出言恐嚇,但貌似他先前的這番話沒有嚇住土地,一直到他跳出院牆缺口,土地也沒有再吭聲.

"眼下已經開春,不日縣衙就要起塔祭天,我會將你的罪行上達天聽,別以為昨晚我沒看見那妖精與你說話,"南風加重了語氣,"你與狼妖狼狽為奸,沆瀣一氣,禍害盂縣百姓,罪大惡極."

"官長誤會了."土地語氣變軟.

"誤會什麼?昨夜我親眼所見."土地的反應也在南風的意料之中,不管是給朝廷辦差,還是給天庭辦差,都屬于官差,是官差就得按規矩辦事,如果敢貪贓枉法,欺壓良善,萬不可忍氣吞聲姑息縱容,直接還以顏色,于大庭廣眾之下將其所行惡事公之于眾,將事情鬧大,害怕的就是他們.

當然,這個法子只適用于官差或天官,如果對方是土匪妖精之流,那是不好用的,他們無有顧忌,受到指責,惱羞成怒殺人滅口也不是無有可能.

"官長息怒,我與那狼妖並無瓜葛,昨夜也是出于善意,恐它害了你們性命,方才奉勸你們離開."土地語帶顫音.

"這里面的那些頭骨是怎麼回事?"南風沉聲問道.

土地不吭聲.

"是不是你殺的?"南風激將.

"不是,不是,老朽怎會行此惡舉."土地吞吞吐吐.

"不是你殺的是誰殺的?"南風又問.

土地又不答.

"好啊,你還真是不見棺材不掉淚,你也欺負我年紀小是吧,我這就回去征調勞役."南風轉身就走,實則沒誰欺負他年紀小,他是故意這麼說的,為的是給土地施壓,成熟穩重,老奸巨猾的人有時候並不具備威懾力,大部分人都怕點火就著的暴脾氣和做事不計後果的愣頭青,南風雖然年紀小,卻不是愣頭青,但有些時候佯裝愣頭青也是讓別人不敢欺負自己的一種方法.

一直走出老遠,土地都沒有攔他,南風這次是火了,不再恐嚇,直接大步離開,到得峽谷北岸施出身法,快速向南.

施出身法,行的就快,到得山腳下,天尋子剛回來,南風命三人自山下等候,獨自一人,提氣回返.

回到縣衙是午後未時,胖子正在午睡,南風也沒打擾他,找了張忠過來,命他召集官兵衙役,會騎馬的騎馬,不會騎馬的乘車,急赴西北.

張忠詢問緣由,南風回了一句,"剿匪!"

見南風面色不善,張忠也不敢多問,拿了火標前去調兵.

南風又喊了崔振過來,寫就文書,加蓋官印,命他即刻抽調三鄉民夫,攜帶農具趕赴西北.

一個鄉有十幾個村子,一個村子有幾百人不等,三鄉民夫至少也有萬人,這可是很大的征調,崔振總得問明原因,南風回了一句,"開荒!"

眾人平日里沒少得南風的好處,見他怒氣沖沖,便有心表現,縣衙上下傾巢出動,連門房都去了.

南風喝過水,剛想上路,胖子在後面吆喝,"人呢,人都哪兒去了?"

"讓我調出去了."南風回應.

"整個縣衙就剩倆大嬸兒,你搞啥呢?"胖子自後院走來.

南風也沒瞞他,將昨夜和上午發生的事情簡略的跟胖子說了一遍.

"你是嚇唬他,還是真挖?"胖子問道.

"真挖,本來我還不想動那口鍾,現在我非得看看那鍾底下藏著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