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不吉之地
g,更新快,無彈窗,!

上午辰時,天尋子來了,帶著行頭,還帶了兩個幫手.

道人作法的行頭有二三十種,最大的是法台,也就是桌子,為了方便攜帶,通常是能夠拆卸的,材質以桃木居多,也有用棗木和柳木的,忌諱用槐樹.

除了法台,還有諸多請神蟠旗,赦令令牌,通靈香燭,辟邪朱砂,旺陽白磷,桃木劍,金錢劍,八卦鏡,葫蘆,法繩,法鞭,師刀,三清鈴等一干事物,除此之外還有兩件活物,一條黑狗,一只公雞.

南風命車夫趕來了馬車,天尋子等人將諸多法器搬上馬車.

那條黑狗是林云觀養的,平時好吃好喝當大爺伺候著,關鍵時刻用來放血作法,渾身上下一根雜毛兒沒有的黑狗是很難尋到的,不可能做一次法就殺一條.

那黑狗很是凶狠,見了生人會呲牙吠叫,叫了幾聲把老白引了出來,畜生有趨吉避凶的本能,不等老白吠叫,那黑狗就夾起了尾巴,鑽到了車底下.

"大包小包的,你們是抓鬼還是逃難?"胖子打著哈欠.

南風正在往車上搬干糧,"我這次出去可能得幾天,你在家守著,有事就跟崔振商量."

"輕點折騰,早點回來."胖子說道.

南風點了點頭,將東西搬上馬車,也不用車夫,自己駕轅.

"誒誒,等等,駒縣是胡縣令的地盤兒,你不給他捎點兒東西啊?"胖子在後面吆喝.

南風只當沒聽見,胡縣令當時送了株人參給他,元安甯只用了幾條根須,剩下的都讓胖子吃了,吃了人家的東西,就一直念著人家的好兒.

天尋子是個悶葫蘆,不善言談,一路上也不怎麼說話,南風一邊駕車,一邊想著昨天的事情,其實墨門找到侏儒尸體的可能性很小,因為當初他是在山里將侏儒殺掉的,想在茫茫大山里找一具尸體不啻于大海撈針,只要墨門找不到侏儒的尸體,就不會也沒必要鋌而走險的沖他下手.

不過凡事都怕萬一,不能心存僥幸,為了安全起見,還是得離開盂縣,退一步說即便沒有墨門這檔子事兒,盂縣也不是久留之地,萬一被太清宗知道了他的下落,派個紫氣高手來直接給他咔嚓了也不是沒有可能.

想到太清宗,南風又開始擔心天木老道,他一直不曉得天元子和白衣女子當年發生了什麼事情,確切的說是不知道細節,此番讓天木老道順便幫他打探,萬一天木老道的舉動被有心之人察覺,跟著天木老道回到盂縣,那就把他和胖子堵在這里了.

好在天木老道臨走之前,他詢問過天木老道回來的大致日期,屆時可以藏在大路兩側的山里等天木老道回來,如果有人跟蹤,也能及時發現.

盂縣和駒縣相鄰,天尋子所說的那處破廟就在盂縣西北,駒縣東北的深山之中,眾人辰時出發,未時趕到了群山之外,卸車放馬,帶了東西徒步進山.

山中無有道路,一名小道人拿了柴刀自前面開路,南風等人走在後面.

未時出發,一直在山中跋涉了兩個時辰,到得酉時,太陽西下,仍未見到天尋子所說的那座廢棄廟宇.

"道長,還有多遠?"南風問道.

"就在前面."天尋子說道.

南風無奈搖頭,之前問過幾次,天尋子不是說快了,就是說不遠了,這次又說在前面,究竟還有多遠可能連天尋子自己也說不准,他甚至懷疑天尋子是不是迷路了.

不過事實證明天尋子沒有迷路,在夜幕降臨之前,南風終于看到那座荒廢的廟宇.

此前他曾經跟隨天木老道進山為王將軍尋定陰宅,受到過天木的指點,此番見到這個廟宇,立刻就發現了問題,這處廟宇建在懸崖上,南面不遠就是一道很深的峽谷,峽谷不寬,但很長,東西走向,下面隱約有水聲傳來.

那廟宇坐南朝北,連圍牆在內占地有五里方圓,著實不小,圍牆雖然殘破,卻沒有完全坍塌,保留了一大半,那座廟宇也保存的很是完整,連屋頂的飛簷都不曾損壞.

"大人,到了."天尋子伸手北指.

南風點了點頭,他又不瞎,自然知道到了,他此時的注意力在遠處那座破廟上,那處廟宇周圍長滿了樹木,最粗的有兩抱粗細,這說明廟宇至少建造于數百年前,幾百年前的廟宇在風吹日曬之下竟然能保存至今,可見當年建造的是何其堅固.

令南風沒想到的是這處寺廟竟然不是石頭壘砌,而是以大塊兒的灰磚建造完成,在山中鑿石建廟不算稀奇,但用灰磚建廟就不合情理了,一來路途遙遠搬運困難,二來灰磚燒制很是麻煩,造價高昂.

"什麼人會把廟宇建在這里?"南風看向天尋子.

天尋子搖了搖頭,"大門朝北本就不吉,背水更不吉,背的還是不見陽光的陰水,主大凶."

"你和天木道長先前進去過沒有?"南風追問.

"沒有,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這里明顯藏著古怪,沒來由的惹它作甚?"天尋子搖頭說道.

天尋子這話一語雙關,多多少少有埋怨南風無事生非的意味,南風聽出來也只當沒聽出來,又問,"道長,依你之見,這是一座什麼廟?"

"不像是為祭祀而建,"天尋子神情凝重,"罩山反沖,後依陰水,左右無靠,這是鎮壓妖邪的風水格局,這廟里應該鎮壓著什麼妖邪,亦可能是鬼魅,後靠陰水是為了泄其怨氣."

南風沒有再問,"你們在這里等我,趁著還沒入更,我先進去看看."

"我們和你一起去."天尋子邁步先行.

南風快走幾步跟上天尋子,"道長,你感覺這廟里鎮壓的是異類還是陰魂?"

"陰魂的可能大一些."天尋子答道.

"你有把握拿的住它嗎?"南風又問.

天尋子沒說能也沒說不能,而是來了一句,"來都已經來了."

見天尋子這般語氣,南風便沒有再問,落後幾步,攔住了那兩個小道人,"見勢不妙趕緊跑."

其中一個小道人笑答,"大人放心,師叔從不做沒有把握的事情."

南風聞言放心不少,此行他純屬觀摩學習,可不能為了增長見識,害了人家性命.

前行不遠,到得峽谷邊緣,這條峽谷雖然很長,卻並不寬,窄的地方不過五六尺,眾人自狹窄處跳到對岸,自廟宇東側繞往北門.

破廟東側的院牆有一處坍塌,自缺口可以看到院子里的情形,院子里沒有像其他廟宇那樣擺放香爐或鼎爐,而是南北放著兩列石像,西面有三座,東面有七座,共十座,這十座石像每一座都有兩人多高,雕的都是巨蟒,亦可能是蛟龍,頭上無角,鱗爪鮮明,很是逼真.

不過這十條蛟龍的形態有些奇怪,全是受刑的情景,或受烈火焚燒,或被繩索捆縛,亦或刀斧加身,再或萬箭穿身,十條蛟龍,十種刑罰.

見到這十條受刑蛟龍,南風心里越發沒底,不過他早就能夠觀察氣色,這破廟雖然有些陰森,卻也沒有妖邪鬼魅之氣顯現.

既來之,則安之.既來之,不安也得安,總不能中途退回去.

端詳過後,南風與天尋子等人繞到北面,門是雙開鐵門,但此時早已經鏽住了,一個小道人上前推了推,紋絲不動.

無奈之下眾人只得回到東牆缺口,天尋子沖其中一名小道人伸手,後者會意,立刻送上幾面精巧蟠旗,天尋子環繞破廟,自三面插旗,又回到缺口,以朱砂畫就太極圖形,再以柳枝卷繞符紙,分插太極雙魚的魚眼.

天尋子所用的這種方法天木老道先前也曾經用過,用來窺察陣內妖邪道行如何,不過這種陣法貌似不是非常准確,因為天木當日就沒有窺察到白犬的存在.

窺察的結果是兩根柳枝紋絲不動,這種情形有兩種可能,一是破廟里沒有妖邪鬼魅,二是里面的妖物或者鬼物被封住了.

天尋子貌似早已料到會是這種情況,也不意外,邁步跨過那坍塌的院牆.

這處破廟沒有廂房,也沒有窗戶,只有一道大門,大門高九尺,寬八尺,鏽跡斑斑,竟然也是鐵門.

鐵又稱惡金,是可以阻隔氣息的,以鐵為門,更說明這里面封印有陰邪鬼物.

那鐵門很是厚重,天尋子推它不動,南風身擁升玄修為,倒是有把握擊倒鐵門,但他並未急于出手,而是往西走了幾步,這里有棵樹,自牆根兒生出,將外牆頂出了一道裂縫.

打量過後,南風找到幾塊松動灰磚,伸手將其拔出,自缺口向里張望.

"大人,里面有什麼?"一個小道人既緊張又好奇.

"鍾,一口巨大的銅鍾,周圍全是人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