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萌生去意
g,更新快,無彈窗,!

南風頭也不回的去了後院,沒有再理睬那黑衣女子.

行走之時,南風一直是憋著氣的,走的不快也不慢,步子不大也不小,此時那黑衣女子可能正在後面看他,可不能讓對方發現他膽怯心慌.

一直進了後院正房,南風才長喘了一口粗氣.

"咋樣?"胖子緊張的湊了過來.

南風抬了抬手,示意胖子不要著急,那黑衣女子此時可能還在中廳,會不會退走還在兩可之間.

見南風不說話,胖子走到窗戶前,戳破窗紙獨眼窺望,"咦,走了."

"真走了?"南風如釋重負.

"走了,你看."胖子往旁邊挪了挪,南風走過去向外窺視,一個大嬸兒正引著那黑衣女子往外走,那黑衣女子行走之時多有躊躇,不過最終還是走了.

"你怎麼把她騙走的?"胖子很是好奇.

南風回到桌旁,倒茶漱口,先前喝那藥湯沒有漱口,嘴里很是苦澀.

漱口過後,南風將經過簡略說出,胖子聽完抬手撓頭,"唬走的呀?"

南風點了點頭,"沒別的辦法,打又打不過."

"你覺著他們以後還會再來嗎?"胖子問道.

南風沒有立刻答話,想了想方才出言說道,"他們知道我授箓一品,在他們看來我肯定有很大的來頭,在沒有更多證據證明公輸要術被我拿到了之前,他們不會再來找咱們的麻煩.不過公輸要術對他們太過重要,他們也肯定不會放棄尋找,假以時日,他們一定能找到更多線索,屆時他們會重新懷疑咱們,一旦懷疑咱們,就會設法摸清我的底細,但他們只知道我授箓一品太玄,卻並不知道我是哪一派的弟子,除了三宗掌教弟子之外,還有一人授箓太玄,此事定然大有蹊蹺,他們是外人,很難對三清宗內部事務進行查證."

胖子懶得聽過程,他關心的是結果,"你就說他們會不會回來."

"除非找到侏儒的尸體,否則他們不會回來."南風說道,言罷,見胖子面露疑惑,便主動解釋,"侏儒是被我用石頭砸死的,如果墨門找到他的尸體,就會知道他並非死于高人之手,到時候他們就可能懷疑是我殺了侏儒,但他們在不知道我底細之前,也不敢沖我下手,墨門雖然是大派,卻還不敢得罪三清宗."

胖子一聽,放心不少,"那應該沒事兒了,這麼久了,尸體估計早被狼狗給吃了."

南風搖了搖頭,"野獸吃的了肉和內髒卻吃不掉骨頭,那人是個侏儒,尸骨很容易分辨,我當時將他腦袋都打爛了,檢驗尸骨能看得出來."

"那咋整,這地方咱還能待嗎?"胖子心里七上八下.

南風倒了杯水端在手里,"短時間內應該沒問題,時間長了就不好說了,他們如果確定是我殺了侏儒,就算畏懼三清宗,最終也會沖我下手,大不了做的隱秘一些,不走漏風聲."

胖子坐到南風對面,"那咱走還是不走?"

"走,這地方不能待了,不過也不用立刻就走,他們商議對策需要時間,重新尋找線索也需要時間,至少三個月內咱們是安全的."南風說道.

胖子點了點頭,"那還成,要走也得安排一下,不然走的太倉促了."

"他們可能不會立刻離開,這段時間咱們該干什麼還干什麼,以防他們藏身暗處觀察咱們."南風叮囑.

胖子點頭答應,南風喝掉杯子里的水,放下水杯邁步出門,"我回房打坐."

盤坐練氣一個時辰,南風跟胖子打了聲招呼,離開縣衙,往林云觀去了.

天木老道去了太清宗,不過他的師弟和徒弟還在,閑來無事,可以找天木的師弟說話去.若是墨門的人藏在暗處,也可以趁機迷惑他們,讓他們誤以為他與太清宗關系密切,對方越是摸不清頭緒,他就越安全.

南風去到林云觀的時候,林云觀的道人正在山下伐木,為開春墾荒做准備,見他到來,天木老道的師弟便負責出面接待.

天木老道的師弟道號天尋,與八面玲瓏能言善道的天木不同,天尋子比較木訥,不善言辭,為人敦厚.

南風與天尋子一道兒劃定了林云觀的開墾范圍,隨後與眾人一起自山上吃了晚飯,由于要款待客人,晚飯就做了兩個好點的菜,一個是燉凍豆腐,還有一個是熏肉葵菜,主食是糙米飯,所謂糙米就是去殼之後沒有經過篩選的谷米,官家吃的米都是精米,去殼去的乾淨,還會過篩子,去掉那些碎米.

林云觀道人不多,一張大方桌,中間放著一盞昏黃油燈,光線很是昏暗,眾人圍坐吃飯,吃飯時南風與眾人說話閑談,詢問眾人的情況,道觀里的道人有幾個孤兒,還有一些是火居道人,也就是有家的,當道士只是為了謀生糊口.

飯後,南風向天尋子提出想要見識一下降妖抓鬼,天木老道去了太清宗,短時間內回不來,等天木回來,他和胖子估計也要走了.

天尋子是個實誠人,道觀又剛得了五十畝田地,于公于私都不能駁南風面子,"不知大人想見識甚麼?是降妖,亦或是捉鬼?"

"都可以,只要你拿的住就成."南風說道.

天尋子認真想過,然後說道,"這近處無有鬼魅作祟,也少有鳥獸成精,不過去年夏天我和師兄進山采藥,自駒縣見到一處廢棄廟宇,那里陰氣甚重,必有陰魂潛藏."

駒縣離盂縣有不短的路程,今晚是去不得了,南風便與天尋子議定,明日出發,趕在夜晚之前去到那處破廟.

南風謝絕了天尋子的留宿,走了半個時辰的夜路回到了縣衙.

回到縣衙,胖子的房中還晾著燈燭,南風剛想過去,胖子先行推開了房門,"進來,我跟你說個事兒."

南風邁步過去,"什麼?"

"今天傍晚米鋪店主又來了."胖子關上了房門.

"過來干嘛?"南風問道.

"他下午又碰見那個畫我的人了,那人去他店里買鍋巴做干糧,彎腰時帽子歪了,是個光頭和尚."胖子說道.

"和尚?和尚畫你干嘛?"南風很是疑惑.

"會不會是佛光寺的人?"胖子猜測.

"不會."南風搖頭,當日他拓印八部金身的時候曾被一個神秘老僧發現了行蹤,但對方並沒有難為他,而是讓他順利的拿走了八部金身,現在想來,那個以千里傳音與他說話的老僧極有可能知道胖子的身份,對方既然讓他帶走了八部金身,自不會再派人與他為難.

"我怎麼感覺有很多人在背後盯著咱,要不咱還是走吧,早走也是走,晚走也是走,留在這里我心里不踏實了."胖子萌生去意.

"別著急,"南風抬了抬手,"米鋪的店主有沒有說那和尚去了哪兒?"

胖子搖了搖頭,"沒有,不過那和尚不是本地人,說話是外地口音."

南風也想不出頭緒,"你也不用過于緊張,你是西域高僧轉世,和尚絕對不會害你,可能是聽到了什麼風聲,想過來把你畫下來,拿回去給那些有見識的高僧,讓他們看看認不認識你."

"萬一是我上輩子的仇家咋整?"胖子杞人憂天.

"胡扯什麼,早點睡吧,明天我還得去駒縣一趟."南風轉身邁步.

"般若神功我不想學了."胖子說道.

南風擺了擺手,"我不去龍空寺,天尋子說駒縣有一處廢棄的古代廟宇,里面可能有陰魂藏匿,我隨他去長長見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