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堪選陰宅
g,更新快,無彈窗,!

吃完早飯,南風來到前院,與天木老道商議殯葬事宜,天木老道有咳喘痼疾,前夜又受了風寒,這幾日又忙著作法事,此時咳的更加厲害,南風有心讓他回山休息,但天木老道堅持不回,只道等明日出了殯下了葬再走.??

南風挺喜歡天木老道,這老道雖然俗氣重了點,卻很會辦事,也很博學,對于道門雜學多有涉獵,頗為精通.

要出殯自然要選墳地,到得辰時,二人離開了縣衙,往城外尋找風水陰宅.

堪輿風水也屬于道門雜學,天木老道對此很是精通,尋找之際便隨口與南風講說陰宅,陰宅說白了就是掩埋死人的地方,陰宅選的好,可福萌子孫.陰宅選的不好,可禍及子孫.

陰宅的挑選有三葬三不葬,有靠山可葬,朝陽可葬,面水可葬,所謂靠山就是墳墓後面有山,朝陽就是葬在陽坡,而面水就是墳墓前方有河流或者小溪.只要三者占據其一,就可下葬.若是三者齊全,則是陰宅吉地.

三不葬與三葬相對,遠無罩山不葬,背陰不葬,後有惡水不葬,罩山便是與墳墓正對的遠處需要有一座大山,墳墓正對大山,此為罩山.背陰就是不能葬在山的陰坡,見不到太陽陰氣就重,此為不吉.後面有河流為背水格局,也不能葬.

這三葬三不葬只是陰宅基本要訣,還有很多旁支細節需要靈活掌握,天木自山中行走,與此同時向南風敘述講說,南風一邊聆聽,一邊左右指點現學現賣,天木老道便會加以肯定或指正.

"我看那地方不錯."南風指著不遠處的一處山坳,那山坳後面有山,前面有水,左有輔,右有弼,中規中矩,很是難得.

天木老道眯眼看了看,搖了搖頭,"陰宅墓碑不可低于周圍地勢,那里地勢太矮,葬在那里雖旺孫卻傷子,于家中婦人也多有損傷."

眼見南風有些尷尬,天木老道接著說道,"陰宅之術此乃道門雜學,是似我這種不得修真悟道的俗人糊口的末微伎倆,大人是做大事的人,學習這些也無用處."

"做大事?道長何出此言?"南風笑問.

"大人天庭雖不飽滿卻隱現崢嶸,地格雖非正方卻暗藏靈真,依我看您絕非池中之物,這小小的盂縣藏不住您,用不了多久便會猛虎出山,與兕豹爭雄,金龍出水,與日月爭輝."天木老道說道.

"真的假的?"南風笑問,這天木老道人老成精,盡說好話.

"自是真的."天木也笑,一笑岔氣,又咳.

南風伸手幫天木拍背,"你個老東西,盡拍馬屁,沒一句實話."

天木老道止住咳嗽,手指西山,"貧道句句屬實,大人若非龍虎,豈能開山毀林?"

"哈哈哈哈,行啊,以後我收斂一些."南風又笑,為了富裕民生,他來到盂縣之後一直在伐木采石,此舉雖然可在短時間內解決百姓溫飽,卻終究不是長久之計.

"我是擔心大人會因此受過,好在您也沒有久留之心,"天木老道壓低了聲音,"若是現風頭不對,當盡快遠走高飛,千萬莫要耽擱滯留."

南風點了點頭,天木老道根據他的所作所為猜到他不會一直留在這里,故此才會說什麼金龍出水那套,不過不管怎麼說天木老道的用心還是好的.

"我在這里也沒什麼朋友,你算一個,趁我們現在還能做主,你有何需求,直說無妨."南風說道.

天木老道還真有事請求,林云觀只有八畝地,此時耕種田地畝產不過兩百來斤,地太少,道觀里的道士不得溫飽,過的比較辛苦.

雖然天木老道說的隱晦,南風卻明白他的意思,便讓他回去挑選田地一百畝,由縣衙出面買下送給林云觀.

天木老道沒想到南風這麼大方,聞言急忙連聲道謝,一激動,又咳嗽.

"你這病根兒是怎麼落下的?"南風隨口問道.

天木老道歎了口氣,"不敢隱瞞大人,早年道觀少米缺糧,又遇上了災荒,無奈之下便做了傷天損德之事."

"你挖墳遇到了僵尸?"南風好奇追問,傷天損德指的是挖墳掘墓,不過他卻並沒有因此輕看天木老道,人都有求生之心,快餓死了什麼事情都干的出來.

天木擺了擺手,"那倒沒有,我可堪輿定位,辨察地氣,自不會指點那些極陰之地的墓穴讓他們去淘,不過那墓里雖無僵尸,卻有牛尸瘴氣,墳墓開啟,瘴氣反沖,我躲閃不及嗆了一口,便落下了這毛病,唉,也算是報應了."

"牛尸瘴氣是什麼?"南風追問.

"便是牛尸腐爛所生惡氣,對他人無甚用處,只傷道人,"天木說到此處又咳嗽,待得咳嗽止住,接著說道,"道人不食忠牛,義犬,孝魚,摯雁,外人也知曉我們的這些禁忌,下葬之時便會屠殺耕牛置于墓室,由其自行腐爛滋生惡氣,道人平日禁忌牛肉,便受不得那牛尸瘴氣."天木老道解釋.

南風疑惑追問,"他們為何針對道人?"

"道人辨察風水,能夠找到他們的陰宅,"天木老道言罷伸手南指,"看那遠處白石,那里就有墓葬一處."

南風恍然大悟,不過他也沒往心里去,他又不准備挖墳掘墓,也只當趣事聽了.

上好的陰宅極為難尋,最終天木自近處找了塊中等陰宅,留下記號,二人下山回城.

"大人,前夜所救女子面有丹鳳氣象,納之旺夫益子."天木老道低聲說道.

南風聞言歪頭看向天木老道,凡事都有陰陽兩面,其實道士也有兩面,一面是虛言好話,還有一面是真心實語,尋常算命通常只說些好話,沒幾句是真的,只有至親好友或者捐獻巨大的香客才可能換得一言片語的指點,之所以會有這般情況,乃是因為不管是面相還是手相,亦或者是摸骨斷字都會泄露天機,說真話是要損福折壽的,若不是他答應給天木老道一百畝田地,怕是天木老道也不會有此一言.

見南風看他,天木老道正色點頭,示意自己所言不虛.

南風笑了笑,邁步前行,"你別看她,你看我吧,跟我說句實話,我面相如何?"

天木老道快走幾步跟了上來,歪頭端詳南風,雖然早就認識,但此番端詳的極為細致,良久過後,天木開腔,"自面相上看,大人不是好人,"

南風剛想笑罵,天木老道又說出了下句,"也不是壞人,不是富貴官宦,也不是貧賤黎民,非大善亦非大惡."

"好了,好了,別說了,你這說了等于沒說啊,"南風擺手打斷了天木老道的話頭,"還是說點正事兒吧,等過了這幾天,你帶我出去見識見識,尋幾只妖怪,找幾只鬼魅抓給我看看."

天木老道本不願多生是非,但南風有話,他也不能駁面子,便點頭應承了下來.

二人回到縣衙,天木老道又帶了勞役往山中挖土建墳,南風吩咐廚下准備酒菜,到得中午,自後院正房設宴,正式宴請元安甯.

宴請的主要目的是答謝元安甯當年對他們幾人的施舍,胖子給元安甯准備了很多禮物,金銀珠玉無有不全,但元安甯只取了一套衣裳和十兩銀子.

胖子嫌元安甯取的少,便逼她多拿一些,南風知道元安甯不缺錢財,並擺手阻止胖子強送.

不談元安甯與侏儒的關系,不談元安甯的出身來曆,不談元安甯以後的打算,如此一來能談的就很少了,但宴席上也總不能不說話,于是南風便與元安甯商議明日為王將軍出殯的細節,說到出殯自然而然的說到了王將軍,說到王將軍便說到雙方之前的誤會,最後又說到前幾天晚上生的事情.

元安甯只道幸虧眾人來的及時,若是再晚到片刻,怕是自己性命難保,其意還是感謝二人.

胖子多嘴,便說南風早就去了,他們在老白的帶領下自山腰找到了南風,那時南風正在觀望義莊里的情況.

元安甯聞言有些窘迫,輕聲問道,"少俠何時去到那里?"

"三更天,我是聽到那僵尸出異聲才趕過去的."南風答道.

"胡扯,你天沒黑就走了,十幾里路你走了仨時辰啊?"胖子糾正.

胖子言罷,元安甯面色大紅,歪頭一旁,好不尷尬.

胖子有些疑惑,歪頭看向南風,"咋啦?我說錯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