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兄弟聚首
g,更新快,無彈窗,!

長樂有傷在身,走的很慢.?

胡縣令等人在遠處觀望,南風不願讓他們知道二人關系,便沒有急于追過去.

直至走出眾人視線,南風才加快度追了上去,擔心長樂受驚之下會出刀自保,便沒敢給長樂驚喜,靠近之前聲呼喊,"長樂."

長樂聞言周身巨震,停了下來卻沒有轉身回頭.

"是我,南風啊."南風報名,不止是長樂,他的聲音與五年之前也有了很大變化.

長樂聞言急切轉身,雖然沒有說話也沒有迎過來,但其雙目圓睜鼻翼抖動,可見其心中異常激動.

南風快步走近,伸手拍向長樂肩膀,兄弟重逢,激動失語.

長樂沖著南風左胸打了一拳,看得出來他是想笑的,但他可能許久不曾笑過了,嘴角微撇,鼻翼抖動,笑的甚是生硬.

"身上的傷打不打緊?"南風關切的問道,敘舊的話可以留到以後再說,當務之急是確定長樂的傷勢.

長樂搖了搖頭,"死不了."

"這里不是說話的地方,你在這里等我,我回去與他們說上一聲."南風轉身向西疾行.

什麼胡縣令,什麼般若神功,都沒有自家兄弟重要,與胡縣令打過招呼,南風立刻率人回返,他自驅馬車拉著長樂,命張忠等人先行回返.

坐上馬車之後,長樂開始咳嗽,咳嗽分兩種,一種是清脆的干咳,一種是摻有雜聲,後者通常是風寒生痰,也不打緊.前者是肺腑有傷,不可忽視.長樂就是清脆干咳,幾番咳嗽,竟然咳出血來.

"那和尚乃居山修為,你一高玄武人也敢前去挑戰,沒被打死算你走遠."南風心疼責怪.

長樂聞聲皺眉看向南風.

南風知道長樂為什麼看他,"我也是修行之人."

"修行之人也能做官?"長樂疑惑的問道.

"說來話長,一時半會兒說不清楚."南風擺了擺手,道人和尚按理說是不能做官的,一來道人和尚是出家人,參與俗務政事會影響修行.二來三宗掌教都是護國真人,他們授箓于天,位在三公之上,皇上對他們都會言聽計從,由于權力太大,便要避那安插親信,篡位奪權之嫌.

長樂也沒有追問,探手入懷拿出一個包裹,里面是一些晾干的藥草,長樂取了一株,緩慢咀嚼.

"那有一袋酒."南風指著內轅角落.

長樂搖了搖頭,並不去拿.

"酒能活血,還能暖身."南風說道.

長樂再度搖頭,"我知道,只是我已多年不曾飲酒."

冬日寒冷,外面不是說話的地方,南風便沒有急著跟長樂敘舊,而是抖擻馬缰,催馬疾行.

南風不主動說話,長樂也不說,靠轅而坐,出神愣.

一路疾馳,中午時分,到得盂縣縣城.

自遠處南風就現了異常,縣衙周圍站滿了衙役兵卒,到得縣衙附近,便現縣衙後院和中院有幾間房屋倒塌了.

見南風回返,張忠跑過來接過了缰繩,"大人,季大人在大堂等你."

"怎麼回事兒?"南風指著那幾處坍塌房屋.

"好像是那白犬壞的."張忠也剛回來不久,不知其詳.

南風沒有再問,拉著長樂向縣衙走去.

胖子見南風回來,急切的自大堂跑了出來,"壞事了,壞事了."

喊了幾聲方才注意到長樂走在南風旁邊,一愣之後,轉憂為喜,跑過來拉住長樂,問東問西,又打又拍.

在胖子歡喜雀躍之時,南風喊了崔振過來,命他召集工匠,修葺房屋.

"修不修也沒啥區別了,咱的好日子到頭兒了."胖子拉著長樂向縣衙走.

"出了什麼事兒?"南風跟了上來.

"我差點讓你害死,幸虧它在,不然我就倒黴了."胖子指著走在一旁的白犬.

"你們有事情要忙,我還是……"長樂想走.

"說甚麼呢,那都是小事兒,快走,快走."胖子拉著長樂進了大堂.

三人經大堂進了中院,中院的房舍也倒塌了五六間,看那殘垣斷壁,絕非大雪壓塌,反倒像白犬化身猛獸,撲壓沖撞所致.

灶間還未損壞,南風便吩咐雜役整治酒席,經中院進後院,只見胖子住的正屋也塌了,他住的廂房還算完整.

二人將長樂安頓在了南風所住廂房,胖子催茶催水,南風差人喊大夫,半炷香之後方才坐到一起.

胖子先說縣衙房舍被毀一事,事情生在昨天深夜,一男一女兩個刺客潛入縣衙,拿住胖子逼問南風下落,就在此時,白犬見到主人遇到危難,化身獠牙猛獸咬殺了那男刺客,那女刺客拋出暗器制造煙霧,趁機逃走,白犬尾隨追趕,胖子擔心它遇到危險,便把它喊了回來.

胖子說到此處,南風下意識的想到了李朝宗差人尋仇,不過此事竟然與李朝宗無關,因為胖子事後檢查過那男刺客的尸體,自其身上現了穿云雀和百花針.

"這兩件都是墨門暗器,"長樂認出了胖子拿出的那兩件暗器,"此為穿云雀,這件是百花針."

"你知不知道墨門有個高手,是個矮小侏儒?"南風問道.

長樂想了想,說道,"好像有個侏儒,乃墨門棄徒,名號我記不得了."

南風點了點頭,那本公輸要術原本是捆在侏儒腿上的,當日他還在想侏儒為什麼將秘籍藏在腿上,現在看來那秘籍很可能是侏儒自墨門偷出來的.

他和胖子自宿州會合之後,他以銅雷算計了那個誆騙胖子的女子,又在城外以百花針傷了那女子的同伴,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那兩個刺客應該是尋藤摸瓜找來此處的.

"墨門精擅機關,通曉造物,名氣甚大,不過聽說他們一直閉門自守,少涉江湖,你們怎會惹上他們?"長樂問道.

胖子也知道南風殺那侏儒一事,便告之了長樂,言罷,又看向南風,"你經常看的那本兒破書是不是他們的?"

長樂不是外人,南風也無意隱瞞,便自懷里拿出了那本秘籍,"此書是我在侏儒尸體上找到的,名為公輸要術."

長樂思慮過後出言說道,"墨門乃名門大派,處事公正,想必不會派出刺客,那兩名刺客可能是那侏儒的弟子."

"你有興趣沒有,你若喜歡就送給你?"南風問道,就算他把秘籍送給長樂也不會給長樂添麻煩,因為對方已經將這筆賬算在他的頭上了.

長樂搖了搖頭,"一心不得二用."

三人說到此處,外門有人敲門,是大夫來了.

南風將那公輸要術收起,胖子開門放那大夫進來,長樂本不願讓那大夫號脈,但又不忍駁了南風好意,便容那大夫號診一番.

沒有傷到筋骨,有內傷卻不嚴重,大夫開了兩副藥,背著藥箱回去了.

酒席准備妥當,極為豐盛,兄弟三人關上房門,圍坐吃喝.

二人眼下不缺銀兩,為長樂准備的是上等好酒,但任憑二人如何勸說,長樂只是不喝,被逼的急了,便說喝酒會浮動氣息,影響武功.

胖子本來還想借這個機會光明正大的喝上幾口,長樂這般,他便沒了喝酒的借口,只剩下南風一人,也就無心去喝了.

吃飯時,胖子將二人與眾人失散之後的一些事情告知了長樂,南風的事情他知道的不甚詳細,只知道南風到處游走,得罪了好多人.

輪到長樂自述,只有三言兩語,只說自己這些年居無定所,也無門派,漂泊江湖,刻苦練武.

當年逃亡時長樂和楚懷柔在一起,南風便問楚懷柔下落,長樂沒有立刻回答,沉默良久方才木然開口,"失散了."

胖子和南風皺眉對視,很明顯,長樂沒說實話.

"是我害了大家."長樂閉目歎氣.

"這話說的見外,"胖子起身搬過酒壇,倒了滿滿三碗,自捧一碗,"別人怎麼想我不知道,我和南風可從沒埋怨過你,有你這麼一個有種的兄弟是我們的興趣……"

"榮幸."南風出言糾正.

"不管是什麼吧,那事兒你做的對,要說不對就是你沒喊上我們,自己跑……來,干了."門外傳來的"汪汪"讓胖子話沒說完就急三火四的喝了那碗酒,然後放下酒碗跑去開門,開晚了白犬會破門而入,之前破過好幾回了.

南風隨後端起酒碗將酒喝掉,又將長樂那碗均給自己一半"你有傷在身,我代你一半,以後萬不可以身涉險,急功求成."

這次長樂沒有推辭,端了酒碗起來,"我挑戰空性不為博名,而是另有緣故."

"空性?長樂去挑戰龍空寺住持?"胖子驚詫的看向南風.

南風點了點頭.

"贏了輸了?"胖子追問.

南風沒有答話.

長樂一飲而盡,放下酒碗,"我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