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晉身升玄
g,更新快,無彈窗,!

隨後一段時間一直在下雪,衙門也沒什麼公事,二人依然進食補氣藥草,胖子依然面紅耳赤.

一兩日還好說,時間一長,胖子就耐受不住了,想要喝酒吃肉,但白犬跟著,他也尋不到解饞的機會.

起初胖子還想甩脫白犬,百般嘗試,但不管他去到哪里,白犬都會跟著.他去茅房,白犬在他對面蹲著.去街上閑逛,白犬也在後面跟著.便是去後堂泡澡,白犬也會形影不離.

南風見胖子可憐,便偷著遞點酒肉給他,胖子狼吞虎咽的吃下,吃了,白犬總不能逼他吐出來,但這白犬非常聰明,幾次之後見到南風就齜牙驅趕,南風不走,它就咬.

"一輩子沒人管,半道兒來了個爹."胖子飲食受限,很是沮喪.

南風勸道,"凡事皆有利弊,要想修習佛法神通,就要斷絕酒肉財色,不能天底下的好事兒都讓你占了,似你先前那般這也不妨事,那也不妨事,是練不出神通異能的."

"好不便利."胖子歎氣.

"你管自己不住,有它約束,也不是壞事."南風端了湯藥給胖子,之前這活兒都是那兩個大嬸兒干的,但白犬來了之後,便不讓那兩個大嬸兒靠近胖子了.

白犬鼻子很是靈敏,聞聽氣味,知道南風送的是湯藥,便沒有起身驅趕.

胖子接了湯藥端在手里,"以後若是來個訪客,我總不能帶條狗去見客.要升堂,也總不能帶狗升堂."

南風想了想,說道,"它可能來自西域,不通中土言語,不如這樣,你抽空學習梵語,用梵語與它說話,它若懂了,可能就會聽你使喚了."

胖子無奈點頭,"也只能試上一試了."

"快把藥喝了,我出去轉轉."南風直身站起.

"你干嘛去?"胖子也站了起來.

"去林云觀."南風說道.

胖子本來也想出去轉轉,一聽南風要去道觀,便坐了回去,道士是不能進寺廟的,和尚也不能進道觀.

林云觀就是天木老道所在的道觀,位于縣城正北十幾里外的山里,南風獨自一人,拎著酒水茶點過去尋天木說話.

林云觀很小,只有五間正,四間廂,正屋和廂房包括門樓兒都很破舊,此前他雖然調撥了修繕銀兩,但天氣太冷,白灰無法粘合土石,也就不能動工.

不湊巧,天木老道不在,道觀里只有一個看門兒的小道童,一問,才知道縣城死了人,天木帶著一個師弟和兩個徒弟下山作法事去了.

除了三宗祖庭,其他那些小型宮觀的日子並不是好過,道人為了生活,免不得接些白事科儀,有時還要卜卦行醫換些米糧.

南風頭一次來,這小道童不認識他,南風也沒有多待,放下禮物便告辭離開.

其實他這次過來是想跟天木老道討教一些道門雜學,也不能完全寄希望于自己依據九部真經推敲揣摩,碰到合適機會,還是要學點兒現成兒的

沒有門派和師父的最大弊端就是修行沒有一個完整的套路,只能東拼西湊,左借右撿,似他與胖子每日喝那補氣湯藥,其實也是無奈之舉,借助外力並非正途,但二人沒有正途可走,只要有條路走,也管不得是正途還是岔道兒了.

回到縣衙,現縣衙有客人,不是別人,又是鄰縣的胡縣令,此番過來是聽聞他和胖子在搜羅補氣藥草,便特意送來一些.

上次胡縣令過來他沒能設宴款待,這次自當補上,白犬一直跟著胖子,胖子也沒辦法接見客人,只能"臥病在床."

除了送藥,胡縣令此行還有兩個目的,一是想再借點兒米糧,二是來告訴他一個消息,臨近年關,朝廷派出了幾位欽點巡視,分赴各州郡考察吏政,撫軍安民,其中一位可能在十天之內來到本郡.

胡縣令的意思是讓他這段時間消停些,免得被巡視逮個正著.

南風舉杯道謝,隨後又看似無意實則有心的與胡縣令說些閑話,幾經圈繞,最後說到寺廟道觀,胡縣令只道駒縣有一龍空寺,頗有規模,邀請南風他日結伴同游.

南風應承下來,他不確定這縣官兒能干多久,得抓緊時間拿到般若神功,假若他日東窗事,二人可以一走了之.

送胡縣令出門的時候,現天木老道在門房坐著,不消問,定是回去之後聽道童說了他的樣貌,主動尋來沖他道謝來了.

送走胡縣令,南風請天木去了後院,直涉正題,只說對法術很感興趣,想請天木老道講說一二.

對于南風的請求,天木老道並沒有感覺驚訝,伸手入懷,拿出一卷草紙縫釘的書籍,"此乃貧道一些粗淺心得,手書成卷,拋磚引玉,送與大人."

南風沒想到天木會隨身帶著這東西,但轉念一想也就明白了,雖然天木老道沒有像悟真和尚那麼多嘴,卻早已現他是道門中人,先前他縱身躍起挖那山參,天木老道若是留心,便會現他有正紅靈氣出.

大雪一直在下,接連下了半個月,已成災禍,牲畜都有凍死,房屋多有坍塌,不過也有好處,朝廷派出的官差不得前來巡視,年關將近,也就回去了.

二人每天服食補氣藥草,除了打坐練氣,其他時間南風會用來翻看天木老道的那卷書籍,將里面記載的法術與太清宗九部真經進行對照,比對之下便能現真經衍生法術的一些路數.

再有閑暇,便會翻看那本得自侏儒的公輸要術,學些布置機關和制造暗器的技藝.

胖子真的在學梵文,請了個會梵語的老和尚住在衙門,每日咿咿呀呀的不說人話.

洞神和高玄之後便是升玄,這三階修煉的都是任督二脈,旨在強身健體,洞神為打通,高玄為拓寬,升玄便是暢通,換做常人,自高玄晉身升玄,至少也要三年,得大量補氣藥草助力,年關過後,南風便感覺到體內靈氣開始自行循環,往複度也逐漸加快,此乃進階之兆.

修行是慢功夫,急不得,南風也知道這一點,正所謂欲則不達,借助外力太多,根基便不穩固,補借而來的靈氣終不如呼吸吐納所得那般精純.

正月十八,靈氣盈滿,晉身升玄.

晉身高玄時南風還有些歡喜,此番晉身升玄他卻只有沮喪,他今年十七了,離開太清宗已經四年了,再有八年就得回去,似這般惡補無異于拔苗助長,且不說根基穩固與否,只說修行度,品階越高,進階所需靈氣就越多,若想晉身藍氣洞玄,需似之前一般一日不停的補上一年半.

修行最重要的就是天賦,他天賦不好,練氣便慢于他人,人家走三步,他只能走一步.

愁惱之下,再度想到了龍齒天蠶,他曾經服食過龍齒天蠶,而且是只雄蠶,此物有脫胎換骨之效,但這脫胎換骨卻需要瀕死之際才能進行,眼下他活的好好的,總不能沒事兒找根繩子把自己掛在梁上.

與南風的焦急愁悶不同,這段時間胖子很是興奮,粗通梵語之後以梵語沖那白犬說話,白犬竟然溫順遵行,雖然仍然跟著他,卻也不是寸步不離.

此外,胖子練氣亦有成就,那八部金身乃是佛門神通,只需少許靈氣便可催動使用,晉身洞神的同時,胖子也練成了八部金身第一重.

一經施出,中氣鼓蕩,皮堅肉硬,喊了衙役來打,棍棒拳腳,皆不能傷.

胖子不識時務,興奮之下攔下南風,遞了威棍過去,轉而施出強身功夫,"來,打我."

南風正暗自郁悶,便隨手給了他一棍,將胖子打倒在地.

"你怎麼打頭?"胖子叫嚷.

"你真以為你刀槍不入啊,那是衙役誆你呢."南風扔下威棍,轉身回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