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白犬剃度
g,更新快,無彈窗,!

眼見怪物擋住去路,胖子哎呀一聲再度轉身,又向東跑.

那怪物縱身一躍,又將胖子攔下.

南風此時已經拿了九轉蓮花在手,但胖子左右沖突,他便不敢拋扔,無奈之下只得換了龍威短弓,夾了彈子兒試圖瞄准,但胖子和那怪物一直在動,他也不得瞄准.

"別亂動."南風喊道.

胖子已經慌了神,仍然大叫閃躲,"妖兄啊,這麼多人,你為啥專追我?"

南風喊胖子不住,只得倉促射出彈子兒,也該胖子倒黴,本來往東卻忽然調頭,恰好被那彈子兒打了左腿,站立不穩,撲倒在地.

"好你個南風,你是怕它抓不著我呀."胖子叫苦不迭.

不等他說完,那怪物便伸出左側前爪將他攔腰抓起.

南風又夾了彈子兒,擔心彈子兒不足以傷及怪物,便沖那怪物高聲喊叫,試圖引那怪物轉身,以便攻擊頭臉,但那怪物對他的叫喊置若罔聞,只是歪頭看著爪子里大呼小叫的胖子.

"快想招兒啊."胖子高呼求救.

"它好像並不想咬你."南風說道,他注意到那怪物抓著胖子的左爪並未用力,而看著胖子的眼神也並無殘虐暴戾,反而多有疑惑.

張忠只是被那怪物撞飛,卻並無大礙,眼見胖子有難,暗道機會難得,持拿長矛上前救主,"大人,我來救你."

那怪物不躲不閃,也不轉頭,只待張忠沖到近處,方才甩動長尾將他打飛出去.

天木老道此前表現的不甚勇敢,亦想挽回顏面,便拿了紙符附于右掌,縱身而起,攻那怪物.

那怪物如法炮制,又將天木老道打飛.

擊退二人,那怪物再度歪頭看著胖子,左歪頭,右歪頭,反複打量.

"南風,快想招兒啊."胖子極力掙紮,奈何腳不著地,無處受力不得掙脫.

"你別亂動,看它想做什麼."南風喊道.

胖子無計可施,干脆聽了南風的,心一橫,眼一閉,不動了.

南風趁機環視眾人,這怪物先前只是將眾人砸飛撞飛,眾人雖然多有受傷,卻無人喪命.

那怪物看了胖子片刻,轉而低頭張嘴.

胖子也沒有完全閉眼,眼見怪物張嘴,嚇的亡魂大冒,"啊,要下口."

眼見怪物張嘴,南風也慌了,再發彈子兒,正中怪物後頸.

那怪物也不理會,伸出鮮紅舌頭,舔向胖子額頭.

怪物的舌上帶有細小肉鉤,一舔之下胖子額際便禿了一片,再舔,又禿一片.

"阿彌陀佛,大人莫慌,貧僧來也."悟真也想挽回些許顏面,但他話音剛落,那怪物便轉過頭來,嚇的他急忙止步,不敢上前.

但眾目睽睽,既然喊了出來,硬著頭皮也得上.

關鍵時刻,南風伸手攔住了他,"等等再說."

胖子此時徹底慌了,眼見南風攔下了悟真,不讓悟真前來援救,便破口罵他.

"大人危在旦夕."悟真一副焦急神情.

"那妖物應該不會傷他."南風皺眉搖頭,吃人的妖怪並不少見,但他還從沒見過吃人之前還拔毛兒的.

一舔,一舔,又一舔,怪物越舔越快,片刻過後,胖子成了禿瓢兒.

將胖子舔成禿子之後,怪物仰頭長嘯,"哇吽……"

雖然怪物叫的瘆人,眾人卻能聽出這嘯聲之中蘊藏著不可自抑的歡喜.

一嘯之後,那怪物將胖子放下,圍著他上躥下跳,左右亂蹦,與此同時連連怪叫.

幾躥之後,那怪物的形體出現了變化,快速縮小,眨眼之間變為一條體長不過三尺的白犬,圍著胖子撒歡兒吠叫,不時還用腦袋蹭他.

胖子嚇傻了,翻著白眼兒,摸摸頭,看看狗.看看狗,摸摸頭.

"大人,它好似認得你."張忠喊道.

胖子聞言更加疑惑,壯著膽子伸手去摸那白犬,那白犬見他來摸,便張嘴去舔,嚇的胖子急忙縮手.

"別亂動,坐下."胖子沖白犬喊道.

白犬並不聽從,仍然圍著他轉,舉動親昵,如同故友重逢.

眼見白犬並不聽話,胖子便小心的向南風挪了過來,那白犬也不阻攔,反倒隨他一同走了過來.

"咋回事兒?"胖子指著白犬問南風.

"它可能認錯人了."南風說的並不肯定,事有蹊蹺,他也摸不著頭緒.

"認錯人了?"胖子疑惑皺眉.

"看它舉動,當是認識一個與你長相相似的僧人,之前你有頭發,它便不能確定,去了你的頭發,它才認定是你."南風說道.

"的確是哈,"胖子抬手撓頭,"也不對呀,它如果認錯了人,應該聽我的話才對."

言罷,又指使白犬,"去,把那蜈蚣攆出來."

白犬垂舌仰頭,溫順的看著胖子,並沒有聽從他的言語進去攆蜈蚣.

胖子的話提醒了悟真和天木等人,二人帶了一干衙役和村民沖進山谷,尋那蜈蚣去了.

待眾人走遠,胖子又問,"這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應該是條狗."南風說道,這白犬此時不過三尺長短,與尋常家犬一般,不但形體縮小獠牙隱去,連眼睛也不再赤紅,眼下這般模樣應該是它的本相,也就是原形,先前的龐然大物應該是它變化所致.

"狗精?"胖子追問.

"也不是."南風搖頭,異類成精與道人修行有些類似,亦會有紅藍紫三色九等氣色散出,只是正色之中摻有黑氣,但這條白犬不管是此時還是先前,都只有少許黑氣,並無九等正色顯露.

"不對,等我想想."南風抬手說道.

此時天木等人想必已經找到了那條蜈蚣,正在山谷里叫喊圍攻.

南風皺眉思慮,久久不語.

"我想到了!"南風恍然大悟.

胖子被南風嚇了一跳,"你想到啥了?"

"能夠變化的異類,定是有道行的,有道行就一定有靈氣修為,有靈氣修為就會有氣色顯露.這白犬能夠變化卻無氣色顯露,走的當是外邦佛教專修佛法的路子,它無有靈氣修為,能夠變化乃是得益于佛法神通."南風說道.

"你的意思是說它是自外邦來的?"胖子隱約懂了,他在佛光寺待了不短的時間,佛光寺就有一些只修佛法不練靈氣的僧人,佛教本無練氣一說,進入中土之後發現靈氣能夠更快的催發神通,便對道家練氣法門進行了大量借鑒.

"應該是."南風說的並不肯定,"你可以試一試,跟它說句梵語."

"嘿,傻狗."胖子說道.

那白犬正在歪頭看著山谷深處,沒有反應.

"阿彌陀佛."胖子唱誦佛號.

阿彌陀佛是梵語,那白犬聞聲歪頭,看了胖子一眼.

"咦,還真是外邦來的,但它是一條狗,狗怎麼能修煉佛法?"胖子大著膽子去摸那白犬腦袋,白犬也不咬他.

"那得看是誰的狗了."南風說道,他此時已經開始懷疑這白犬沒有認錯人,如果白犬沒有認錯人,胖子就很可能與大眼睛的情況類似,都是仙佛轉世,這條白犬應該就是他前世的坐騎或者仆從,而白犬出現在這里,就是在等待胖子的到來.

"狗都這麼厲害,主人不是更了不得?"胖子咂舌搖頭,"對了,你說這狗會不會就是我上輩子的狗?"

"有可能,你們佛教有沒有一位帶著白犬的人物?"南風問道.

"有降龍的,有伏虎的,好像沒有帶狗的,這個我不太清楚,得回去翻翻經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