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何方妖物
g,更新快,無彈窗,!

此時已近四更,外面又下著雪,自不能現在去那黑石溝,眾人便自這里住下,差了張忠回去,天亮之後帶了衙役再來.

道士和尚多通醫術,天木老道有心幫那滿嘴胡話的年輕人解毒治病,眼見悟真和尚自一旁念經禱祝,便收手不治了.

南風在旁邊看的真切,隱約猜到天木老道在想甚麼,出力救人的是天木,若是治好了,旁人會說是他的符水和悟真禱祝共起效力,無端的被念經的和尚分了功勞.

雖然沒說什麼,南風卻隱約開始擔心,早知道就應該請一個過來,道士和尚一起請,到時候二人可能互相推諉,都不出力,更不要指望二人會聯手協作了.

那躺臥在床的年輕男子有個姐姐,伺候湯藥不能去睡,胖子便與她說話,安慰人家,那女子一口一個老爺,叫的胖子越發感覺自己是老爺,語重心長的與人家說話.

胖子那點心思自然瞞不過南風,這段時間二人一直在進食補氣藥草,他精通練氣導引,能將藥草散發藥力煉化歸藏,但胖子練氣生疏,壓不住那藥力,雖是冬天卻天天面紅耳赤,這幾日看那兩個上了年紀的大嬸眼神都不對了,看來真是到了時候了,再不與他成就一門親事,這家伙怕是會做出齷齪事來.

離天亮還有兩個時辰,南風便去了內屋,盤膝打坐,導引煉化白日服下那劑湯藥所發靈氣.

那幸存的男子受驚過度,回來之後一直語無倫次,雖說同行的那些人都死了,那些人的親人卻不盡信,都希望親眼見到,于是便自發聚集,只待天亮之後與南風等人一起進山尋人.

天公不作美,天亮之後雪也沒停,卯時,張忠帶了衙役過來,與南風等人會合,一同出發.

此事太過凶險,南風本不想讓村民同行,奈何胖子"體諒"民心,准許眾人一起進山,眾目睽睽之下他也不便駁了胖子的面子,便帶了村民一起進山.

十幾個衙役,三十幾個村民,一行五十幾人冒雪進山.

幾個知道黑石溝位置的村民自前面帶路,眾人走在後面,由于是初冬,雖然下的時間長,積雪卻不厚,行走也不費力,只是有些打滑.

要指望天木和悟真協作估計是不太可能了,未雨綢繆,南風便提前跟二人說好,若是妖靈精怪,就由天木降服.若是陰魂鬼魅,就由悟真出馬.

得提前把差事分了,免得到了關鍵時刻二人"彼此謙讓",都不出手.

行走之時,南風便與幾個老年村民交談,詢問那黑石溝的情況,據村民所說那黑石溝離村莊有數十里,地勢險惡,溝里常年有霧氣縈繞,多生毒蟲,村民一直敬而遠之.

此外,那黑石溝早年可能曾經住過人,住的什麼人不曉得,什麼時候住的也不知道,村民只是根據溝里殘存的房基猜測那里曾經有人住過.

山路難行,一行人中途不休,終于趕在日落之前來到了位于深山之中的黑石溝.

村民不得細分溝壑和山谷,黑石溝其實是一處散落著大量黑石的山谷,位于兩座山峰之間,山谷里可能有處溫泉,散發出的霧氣縈繞在山谷上方,受霧氣影響,谷內情形看的不甚真切.

不過山谷里沒有積雪,站在谷口隱約能夠看到山谷里的草叢中有石砌房基,看那房基破損程度,至少也荒廢了百年以上.

"大人,那些骨殖皆是山中野獸,其中並無人骨."張忠指著山谷里的骨骸,他分管刑獄,經常跟著仵作驗尸,認得人骨與獸骨.

南風點了點頭,谷口散落著大量森然白骨,猛然一看,著實駭人.

"趁天亮,早點進去找人."胖子下令.

"大人,稍等片刻,容貧道窺察試探."天木老道說道.

"好吧,你先進去看看."胖子同意.

未曾想天木老道並沒有進入山谷,而是縱身躍起,往山谷外圍的山峰掠去.

"他跑哪兒去了?"胖子問南風.

"布陣去了."南風說道,霧氣由水凝化,有霧氣阻隔,修行中人看不到山谷里的異常氣息,不過太清宗有一門法術,可以通過布陣來窺察陣內隱藏之物的實力,其實也不能確定對方的確切實力,只能大致判斷出對方與自己孰強孰弱.

"阿彌陀佛,大人亦通玄術?"悟真和尚疑惑的問道.

南風嫌他多嘴,便沖山谷努了努嘴,"你若是閑來無事,可進去探上一番."

"別聽他的,"胖子插嘴阻止,轉而歪頭看向南風,"你怎麼不讓道士進去?"

南風笑了笑,沒有接話,人都有一己好惡,胖子是和尚,自然偏向和尚.而他是道人,對道人就會多有眷顧.

半炷香之後,天木老道回返,自谷口以朱砂畫了太極圖形,又以柳枝兩根,各卷符紙一張,先插太陰魚眼,後插太陽魚眼.

兩面符紙小旗插上之後皆在微微搖擺,片刻過後,太陰魚眼的小旗緩緩歪倒.

見此情形,天木老道如釋重負,"可能有些野獸,卻也無甚道行,可入."

眾人見他這般說,也都暗暗松了口氣,人都喜歡捏柿子,沒誰喜歡捏刺猬.

胖子一聲令下,天木和悟真先行,張忠等一干衙役隨後,胖子和南風再後,一干村民最後.

前行不遠,谷中出現了房屋的遺跡,由于荒廢多年,牆壁已經盡數倒塌,只余石座.

"什麼人會在這里蓋房子?"胖子很是疑惑.

南風也感覺疑惑,這里地勢險惡,不適合長久居住,不過這里很隱蔽,當年住在這里的人可能是出于躲避目的,秦漢至今刑罰一直非常嚴苛,動輒株連,經常有人為了保命而避之山野.

不過這些避之山野的人通常沒有好下場,一是山中有野獸,二是山中有山賊,再者,朝廷也會尋找追殺.

山谷很深,上方有霧氣,左右是峭壁,行走其中很是壓抑,加之天色已晚,光線不明,眾人無不驚心緊張.

山谷里多有黑石,走不多遠,地上出現一把?頭,衙役拾了來送,南風看了看,反手遞給了胖子,這?頭想必是先前進入山谷的村民遺落在此.

"在那里!"張忠手指北側石壁,高聲喊道.

眾人聞聲轉頭北望,只見陡峭的石壁上有一處很大的縱裂石縫,離地三丈的位置有一簇豔紅參紫兒自石縫里探出.

此處溫暖潮濕,易生草木,看參籽兒大小便知道那山參必然很大.

不過張忠所指的卻並不是那長在石縫里的山參,而是山參上方的一只多足毒蟲,此時那毒蟲半隱于石壁,觀其形體,當是一只巨大的黑色蜈蚣,體形寬大,當有一丈長短.

天木首當其沖,抽出長劍,縱身躍起,自石壁上踩踏借力再升丈許,到得近處,長劍揮舞,斬那蜈蚣.

那蜈蚣年久成精,已有道行,眼見天木攻來,歪頭吐出一蓬幽藍毒霧.

天木旋身避開,攀附石壁以臂借力,轉身而回再斬蜈蚣.

蜈蚣眼見噴吐毒霧不得傷及天木,急忙躲進了石縫.

天木劍交左手,右手自袖中取出紙符一道,貼于掌心,擊向石壁.

這符咒貌似有助威增力之效,擊出之後石壁隨之一顫.

天木連出三道紙符,終于將那蜈蚣自石縫逼出,天木見狀再度出劍,但那蜈蚣甲殼堅硬,長劍竟然不得傷它,只是把它震落地面.

張忠高喊一聲,率領衙役沖上前去,兵戈長矛胡亂戳刺.

那蜈蚣驚慌失措,蜿蜒沖出,向山谷深處逃去.

天木等人哪能讓它走脫,各執家什,呼喊追趕.

"還愣著干啥,過去幫忙啊."胖子沖村民喊道.

村民這才反應過來,拿著農具,急沖上前.

待得村民跑遠,胖子手指石壁沖南風說道,"快上去把山參挖了."

南風剛想接話,卻發現跑在前面的張忠等人驚慌失措的調頭往回跑,連那天木老道和悟真和尚也在逃跑之列,觀其驚恐神情,當是遇到了甚麼恐怖之物.

不等南風看上真切,山谷里就傳來一聲震耳咆哮,那咆哮雄厚低沉,震撼心神,當是發自猛獸之口,卻不似虎豹之聲.

"什麼東西?"南風高喊.

"有陰氣縈繞,當是鬼物."天木回應.

"尖牙利齒,當是妖怪."悟真也在逃.

南風沒有再問,因為他已經看到了那個追趕眾人的妖怪,那物有三頭猛虎大小,通體白毛兒,雙目赤紅,面寬吻長,獠牙下探,其形有三分似虎,七分像狼,是一只他從未見過的怪形異類.

那怪物貌似極為憤怒,一躍數丈,兩個起落就追上了張忠等人,揮爪砸飛數人,又是一個沖撲,追上了天木,又將天木打飛,縱身一沖,再將村民撞散.

關鍵時刻,悟真顯露了修為,但他不是英勇拒敵,而是亡命奔逃,但他卻快不過那白毛怪物,被那怪物追上摁在地下.

那怪物指爪甚是靈活,抓了悟真在手,低頭看罷,反手將其拋出.

危急關頭,南風也顧不得多想,急忙探手入懷,想取那九轉蓮花,未曾想胖子已經先他一步扔出了震天銅雷.

不過胖子太過緊張,拋扔之前忘了打開機簧,銅雷扔出卻不爆炸.

眼見怪物疾沖而至,南風急忙將胖子推開,縱身躍起,想要攻那怪物雙目.

但他剛剛躍起,便被那怪物揮爪砸飛,撞上石壁,跌落在地.

雖然摔的七葷八素,南風卻顧不得檢查自己傷勢,急切爬起,想要援救胖子.

眼見怪物向自己撲來,胖子嚇的亡魂大冒,自以為難保性命,道了聲阿彌陀佛便閉目等死.

未曾想那怪物聽得胖子聲音,竟然陡然收勢,落在胖子身前,歪頭看他.

等了片刻,不見怪物來咬,胖子睜開了眼睛,眼見怪物就在眼前,嚇的轉身就跑.

那怪物縱身躍起,落于丈外,將胖子攔下,又歪頭看他……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