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鬼魅妖邪
g,更新快,無彈窗,!

"我這就去喊張忠,"崔振離座站起,"卑職也願隨行同往."

南風擺了擺手,"還是別往了,當心有去無回,對了,你去把那送信的喊來,我問他幾句."

"好."崔振轉身出門.

出門之後,崔振想起一事,"既是妖邪作祟,當帶上幾位大師或是道長以策萬全."

"也好,你差人去喊上幾個,午時出發."南風點了點頭,盂縣也有寺廟道觀,道士和尚加在一起也有幾百個,只是沒有道行高深的.

崔振應聲,反手想要關門,卻又走了進來,將火盆向南風挪了挪,這才關門離去.

崔振此舉固然有討好之意,卻也有五分真心,雖然二人見面之初南風就給了他一棍,他卻並不記恨南風,究其根源,乃是南風待人甚厚,采伐販賣所得他多有分攤,只這半年就獲利千兩之多,一干衙役差官也皆得其利.

不多時,門外有人喊報,南風應了一聲,一個年輕差人躬身進門,此人就是青槐鄉派來送信的那個,不過他對黑石溝一事並不知情,問過幾句,南風就讓他下去了.

此人剛走,門房就來通報,說是鄰縣的胡縣令前來拜會.

南風立刻出門迎接,這胡縣令是駒縣縣官,而龍空寺就在駒縣境內,以後肯定有用得著胡縣令的地方.

胖子這時候正在房間里噼里啪啦,自然不能讓胡縣令見他,而胡縣令也知道胖子只是名義上的縣長,真正主事的是南風,故此南風說胖子抱恙,他也就沒堅持見胖子.

胡縣令此來有兩個目的,一是借糧,駒縣在龔郡最西,地勢偏遠,窮的要死,下雪之後胡縣令想開粥場,卻苦于無米可炊.

有錢底氣足,胡縣令要借三百石,南風給了他五百石.

胡縣令的第二個目的是求學,駒縣多有土木,也想學習盂縣換賣銀米,只是不熟門路.

對于胡縣令的第二個請求,南風沒有立刻答複,砍樹挖山是要殺頭的,他和胖子是撿來的官職,又是說走就走的光棍兒,東窗事發大不了一走了之,但胡縣令是有家有口的人,上頭真的追查下來,胡縣令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廟.

斟酌過後,南風給胡縣令說了'實話’,只道胖子朝中有人,故此他們才敢肆意妄為.

見胡縣令很是沮喪,南風便給他出了個主意,駒縣是不能鑿石伐木的,但駒縣和盂縣挨著,盂縣可以派人越界砍伐,胡縣令只需視而不見就能分利五成.

胡縣令一聽立刻喜笑顏開,自懷中拿出一個小木匣,打開之後遞給南風,里面裝的是一株成形的西山老參,看那大小品相,便是沒有千年也有八百年.

南風笑納,又多與糧米一百石,也不怪胡縣令不見兔子不撒鷹,這老參價值不菲,若是不得收獲,也的確不舍得送人.

按照官場慣例,中午是要宴請胡縣令的,但他眼下有要事要處理,便實話實說,告訴胡縣令青槐鄉發生了怪事,要前去處理,中午怕是不能設宴接待了.

胡縣令大老遠的趕來又不是為了蹭頓午飯,聞言急忙起身告辭,臨走之時還不忘請南風和胖子去駒縣做客.

送走胡縣令,南風將人參送給胖子,人參補氣效果最好,在眾多補氣藥草里還算不那麼難吃的.

胖子詢問來處,南風如實告知.

"你越搞越大,早晚是要出事的."胖子不無擔憂,二人眼下修行的條件和環境非常優越,若是出了事,丟了官,便要顛沛流離,忍饑受凍了.

"若不應他,你就不怕他奏本參你?"南風反問.

胖子想了想,感覺南風說的有道理,也就不吭聲了.

隨後南風又將青槐鄉一事簡略告訴了胖子,胖子嚷著要去看熱鬧,南風不同意,這事兒太危險了,不能讓胖子摻和.

但胖子不同意,非要去,南風也只能帶上他.

午時,一行人動身上路,胖子是縣官,近處坐轎,遠行坐車.除了胖子的馬車,還有一輛不帶蓬兒的,上面坐著一個和尚和一個道士.

和尚年紀不大,穿了一身破袈裟,三十出頭,法號悟真.道士是個老道,七十多了,穿的也挺寒酸,肺好像不好,一直咳嗽.

縣尉騎馬,南風雖然也會騎馬卻也只是粗通,不是很有技巧,騎的久了顛的胯疼,便跑到後面的那輛馬車上與道士和尚同坐.

二人都帶了行頭,見南風上車,便將各自行頭挪了挪,給他騰了位置.

南風問了二人來處,便向二人告罪,言之主政在此,一直忙于政事,疏了對出家人的照顧,言罷,又吩咐張忠,回去之後給二人所在寺院道觀各送十石糧米,布匹三卷.

張忠應了,其實他並不分管這些,之所以應了是因為他知道南風此舉是故意說給那二人聽的.

南風也的確是這種想法,俗話說強將不差餓兵,不給人家好處,人家怎會盡心辦事.

這大冷的天,二人被拖出來辦公差,本來都是一肚子怨氣,聽南風這般說,滿腹牢騷頓時變成了滿心歡喜,出家人也是人,是人就有喜怒哀樂,能徹底免俗也就不叫人了.

攀談過後,南風知道這悟真和尚擅長攝招度亡,說白了就是比較精通抓鬼.而那老道竟然不是玉清道人,而是授箓太清,屬于太清遠枝,此人擅長窺真見本,驅邪降妖.

三清各宗的勢力分布也並不是完全遵循國界,只是在大概的某片區域,以盂縣為例,此時屬于西魏疆土,但此前並不屬于西魏,而在西魏等國確定邊界之前,三清各宗就已經存在了,故此,在西魏疆土出現太清門派也很正常.

這老道道號天木,與天元子同輩,但此人卻只授了個洞神箓,在這窮鄉僻壤的,能授箓已經算高人了,很多道人連傳度都不曾有,都是些自修瞎悟的野道.

南風有心看那二人的家什行頭,二人雖不十分樂意,卻也只能讓他看,天木子拿了張可分拆的木桌,這是開壇必備的法案,除此之外還有法旗,鈴鐺,磬鑼,小鼓,朱砂,雄黃,白磷,香燭等一干法壇用物.

與天木老道的諸多行頭不同,悟真和尚的行頭較少,有木魚,念珠,缽盂,黃傘等五六件,

在南風看悟真行頭之時,天木老道的眼中多有鄙夷,佛教是外邦教派,進入中土之後借鑒了大量道家科儀器物,這木魚念珠本來都是道士用的.

道士和尚之間的關鍵是很微妙的,道士看不起和尚,和尚也瞧不上道士,但二者的教義都有道德仁義,故此平日里雙方見到,表面上還是很和氣很友善的.

悟真和尚雖然年紀不大,卻很是沉穩,一路上垂眉閉目,少有言語,便是說話也多是不沾俗氣的高尚言辭.天木老道的話也不多,此人很是明睿也很是尖刻,只要說話,多是針對悟真,十句有九句是拆台揭丑,搞的悟真好生尷尬.

眼見再說下去二人可能要打起來,南風便不敢再與二人多說了,跑回去騎馬,跟縣尉張忠走在一處.

青槐鄉離縣城有六十多里,為了能早些去到,眾人行的就快,坐車騎馬的還好,只是苦了那十幾個步行的兵卒,下雪路滑不甚好走,還得扛著兵戈長矛.

冬天天黑的早,下雪黑的更早,申時不過天就黑了,好在地上有雪,馬夫勉強可以看見路徑.

一路辛苦,二更時分眾人終于到得青槐鄉.

鄉和鎮是差不多大的,這里也有處鎮子,也有辦公之所,只是沒有縣衙那般大,名為公所.

先前報信之人已經先行策馬回返,鄉正等人知道知縣大人要來,一直在公所等候,眾人一到,立刻上前接迎,拜見過後便領著眾人前去吃飯下榻.

吃過飯,安頓下來,天木老道提出要見見那幸存之人,鄉正便派人引著眾人前往那人所在村莊,南風胖子,天木悟真,再加上一個縣尉張忠,兵卒沒有跟過去.

青槐鄉在盂縣西北,事發的村落又在青槐鄉的西北,三面環山,是個不折不扣的山村.

眾人來到時已是下半夜,那死里逃生的是個年輕人,由于之前受了驚訝,又染了風寒,此時已經病倒,正躺在床上發著高燒,滿口胡話.

見到這人,南風心中不無愧疚,若不是他發下尋藥告示誘以重賞,這些村民也不會冒險進山尋找藥草.

悟真伸手摸了摸那年輕人的前額,轉而皺眉後退,"阿彌陀佛,此人之前受過陰氣侵染,那黑石溝當有鬼魅藏匿."

天木歪頭看了悟真一眼,上前號了號脈,又翻了翻年輕人的眼皮,"脈象急亂,眼白昏黃,此人先前曾接觸過劇毒妖物."

悟真擅長捉鬼,卻並不表示他不會捉妖.天木擅長捉妖,卻並不表示他不會捉鬼.二人各執一端,辯論不休.

"啥意思,到底是鬼還是妖怪?"胖子疑惑追問.

"鬼魅無疑."悟真和尚說的很是肯定.

"必是妖怪."天木老道正色說道.

南風抬手示意二人不要爭論,轉而上前檢視那人,他對法術不甚精通,卻也不是一竅不通,檢視過後發現這幸存的年輕人氣息很弱,脈象也亂,雖然沒被妖鬼附身,卻的確受到過異常氣息侵染.

"到底是什麼?"胖子湊了過來.

"不清楚,得去黑石溝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