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新官上任
g,更新快,無彈窗,!

即將上任,胖子很是緊張,途中一直問東問西,但南風此前也沒接觸過官家,知道的也很有限,也說不出甚麼.

由于不知道盂縣的情況和官場規矩,南風便無法推測赴任之後會遇到什麼情況,不了解情況自然無法提前想好對策,不過有一點他是曉得的,正所謂新官上任三把火,二人初來乍到,縣衙的一干官吏必然欺生,只要有人敢觸黴頭,立刻借機立威,絕不能被那些人弱了氣勢.

二人曉行夜宿,四天之後趕到了盂縣地界,此時是傍晚時分,街上有百姓乘涼,南風便湊過去與那些百姓攀談,這盂縣共有十九個鎮子,每個鎮子又有十到二十幾個村子,此處位于西魏的西南邊陲,百姓多以耕種過活,由于北面和西面靠山,南面靠水,便有部分百姓靠漁獵為生.

這里土地還算肥沃,谷物也不少出,但百姓生活的很是清苦,究其根源與天災無關,都是人禍,一是苛捐雜稅繁重,二是官家索取盤剝,三是山賊土匪劫掠.

進入盂縣地界是當日傍晚,趕到盂縣縣城是次日傍晚,縣城方圓不到十里,不算很大卻也不是很小,由于地處邊陲,城池四周都築有城牆.

本來城門還沒關,眼見二人到來,看守城門的官兵便慢悠悠的推掩城門,南風高聲呼喊,守門的官兵停止關門,等二人到來.

守城的官兵共有四人,都拿著兵戈長矛,其中一人慵懶的沖二人說道,"你們來遲了,城門要關了,明日再來."

南風懂得人情世故,知道官兵此舉乃是勒索錢財,便自懷中拿了銀子出來,遞送之前出言問道,"當真過了關門的時辰?"

"早就過了."那年紀較大的官兵隨口說道.

南風抬手示意胖子不要說話,轉而遞了銀子過去,那官兵接了,擺手放行.

南風牽馬進城,進城之後將胖子扶下馬來,轉身沖剛才接他銀兩的官兵走去.

那幾個官兵不明所以,皺眉相望.

南風走到眾人面前,自懷中拿了官冊出來,手指胖子沖眾人說道,"這位是新上任的盂縣縣長季大人."

那幾個守城官兵並不驚恐,沖遠處的胖子抬了抬手,"見過大人."

先前拿錢的官兵抬手北指,"往北直走,就是縣衙."言罷,小聲嘀咕,"又來一個."

"你叫什麼?"南風沖那拿錢的官兵問道.

那官兵並不答話,而是瞅了南風一眼,然後心不甘情不願的自懷里拿出了那塊兒碎銀,隨手遞給南風.

南風接過銀子,趁勢扭了那官兵的胳膊,將他踹倒在地.

那官兵大怒,叫罵著想要爬起,南風走過去又是一腳,將他再度踏倒,左腳一搓一挑,將那長矛拿在手里,沖著那官兵的大腿就紮了下去.

他此番是用了全力的,長矛直接洞穿了官兵的大腿,沒土兩尺.

另外三人本想前來幫忙,聽得慘叫,瞬時嚇的連連後退.

南風環視三人,言語平靜,"看守城門瀆職失責,明知過了時辰還放人進城,此人定是山賊內鬼,先留他性命,等季大人過了堂,再斬首示眾."

三人明知道南風是趁機立威,也無計可施,誰讓自己有錯在前,被人抓了把柄在手.

南風指著其中一個官兵,"你去縣衙喊人前來接迎季大人,天黑之前不到,便是看我家大人不起."

此時那被戳了大腿的官兵仍在慘叫,那三人不敢違逆南風吩咐,轉身就要跑走.

"去一個,另外兩個留下."南風喊住了那兩個想溜的官兵.

那兩個官兵只能留在原處,也不敢過去救那呼喊之人,膽怯低頭,忐忑驚慌.

"過了關門的時辰,你們竟不關門,如此瀆職,牢獄之災是免不了的."南風冷聲說道.

那兩個官兵一聽,嚇的撲通跪倒,連聲告饒.

"季大人在這里,我只是皇妃派來保護他的武人."南風指著走過來的胖子,他此舉乃是扯虎皮做大旗,皇上的妃子多了去了,誰能去查季忠林是不是跟哪個皇妃是八杆子打不著的親戚.

那兩個官兵聞言急忙轉了方向,去沖胖子求饒,胖子也知道南風此舉乃是幫他立威,亦不寬容,干咳了兩聲,"這是小事兒,由師爺做主."

二人一聽,又過來求南風,南風隨口問道,"縣衙都有哪些在冊官員?官差又有多少?"

那個子較矮的官兵口齒伶俐,連忙急奏快報,這盂縣有縣丞一人,主內,督辦文書,稅賦,民生等事宜.有縣尉一人,主外,掌城防,牢獄,治安諸事.這兩人是縣長的左膀右臂,除此之外還有書吏,令史,主事,知印,堂吏,勾押,都頭,公人,典庫等一干官差,共計一百多人,這些都是直轄,算上各鄉鎮的鄉正公人,數量超過三百.

那受傷官兵的慘叫驚動了附近的百姓,大量百姓聚在遠處,看著城門里的南風等人.

那矮個子官兵說完,南風再沒有發問,而是與胖子並肩站立,等縣衙眾人來接.

一等不來,二等還不來,一直等到天黑,也不見有人出來接迎,連先前跑去報信的官兵也沒回來.

"咋辦?"胖子束手無策.

"上馬,去縣衙."南風抬手北指,先前他已經把話說的很明白了,天黑之前不來就是看不起季大人,看這架勢,眾人是擺明了想給他們來個下馬威.

胖子上馬,南風牽馬前行,到得縣衙已是掌燈時分,出示了官冊,門房放二人進入.

縣衙前面有偌大廣場,縣衙大門前面五丈處有一磚砌擋牆,縣衙大門為兩折對開,台階三層,大門左側有牛皮大鼓.

整個縣衙為三進套院,一進是大堂,左右是官差辦差的廂房,二進是議事所在,後院是縣官內宅.

此時縣衙大院一片漆黑,除了看門的門房,縣衙里一個人也沒有.

"這鬧的是哪一出兒?"胖子哭笑不得.

"閉門羹,下馬威."南風撇嘴冷笑,外地前來赴任的官吏經常會受到本方常駐衙役的擠兌,說的直白一點就是欺生.

"是不是出事兒了?"胖子做賊心虛.

南風搖了搖頭,"不會,就是要挫我們威風."

"現在怎麼辦?"胖子求計.

南風想了想,出言問道,"你是想盡快解決還是想緩和處理?"

"你說呢?"胖子沒什麼主意.

南風沒有答話,快步走向正北大堂,此時大堂的門是開著的,他徑直進了大堂,來到縣官升堂問案的官台,木台上有個黃布包裹,打開之後里面是個官印.

南風拿了官印,又隨手拎了根威棍,出來之後拉上胖子,沿途打聽縣丞住處,一路尋往,來到縣丞所住院落踹門而入.

有下人前來阻攔,被南風一腳踹倒,此時正堂里坐著兩個中年男子,聽到院內有異動,離座出門,查看究竟.

"你是何人?"其中一個錦衣男子高聲喝問.

南風也不答話,推開二人大步進屋,進屋之後高示官印,沖外面的胖子喊道,"季大人,失竊的官印找到了!"

此時不但那兩個中年男子是懵的,連胖子也是懵的,愕然之下便沒有接話.

"誰是此間主人?"南風高聲問道.

"這是本官的宅院,你是何人?"錦衣男子高聲喝問.

南風也不答話,上前一步揮舞威棍將那錦衣男子打倒,"偷竊官印,罪大當誅."

這一棍打的是頭,直接將那錦衣男子打的倒地抽搐.

南風轉頭看向一旁被嚇呆了的中年男子,"你是何人?"

"小的王中蘇,乃本縣稅吏."那中年男子嚇的渾身哆嗦.

南風點了點頭,指著院內的胖子,"這位是新上任的季大人,你本在這里,這官印是我帶來的,還是原來就在這房中?"

那稅吏已經明白發生了什麼事情,他們的確想挫挫新官兒的銳氣,以便日後剝削權力,圖財求利,卻萬萬沒想到這新上任的縣官帶了個如此凶狠的扈從.

"嗯?"南風瞪眼.

稅吏嚇的打了個激靈,撲通跪倒,"回大人,官印是自房中搜出來的."

"嗯."南風點了點頭,扔了威棍轉身向南走去,"大人,我看此人多有忠心,可當大任,這縣丞一職可否由他接任?"

"這是小事兒,你看著辦."胖子隨口應聲.

"王縣丞,召集各部差官急往縣衙,季大人要升堂問案."南風拉著胖子轉身出門.

"初來乍到,就得罪了這麼些人,怕是以後的日子不會好過."胖子憂心忡忡.

南風冷哼,"不怕得罪我的人,我也不怕得罪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