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七品知縣
g,更新快,無彈窗,!

那些大漢有識字的,便拿了文帖來看,看罷,制止眾人再打那矮胖男子,指著那矮胖男子說道,"只當你這官冊是真的,起來,帶我們取拿銀錢."

此時紅樓**並不違規犯禁,但官差**又是另外一回事,圍觀眾人便指點嘲笑那人,那矮胖男子羞愧難當,以袖遮面,沖出人群向東急走.

"盂縣離此甚遠,便是上任也管我們不到,你們跟了去,多詐他些銀兩."那大漢將文帖給了另外一人.

後者答應下來,拿了文帖,又帶了一人,快步跟上了前面的矮胖男子.

"散了吧,散了吧."大漢揮手驅散了圍觀百姓.

"盂縣離龍空寺有多遠?"南風沖胖子問道.

"你說啥?"胖子早已被那些坦胸露乳的姑娘亂了心神,沒聽到南風的問話.

南風又問了一遍,胖子答道,"沒多遠,同在一郡,龍空寺在駒縣,駒縣東面就是盂縣."

"在這里等我."南風轉身向東走去.

此時那兩個大漢正押著那倒黴的矮胖男子向東行走,那矮胖男子是讀書人,雖然干了齷齪事,卻終究有些斯文,行走之時連聲向那二人告饒,只道莫要讓仆從知曉此事,只說失手打壞了器皿,要照價賠償.

那二人只為求財,便應了他,又問他住在哪里,那人答曰'來福客棧.’

此時官場甚是**,只要有錢便可捐官來做,這矮胖男子行止不端,尋花褻妓,想必那官也是花錢買來的.

南風跟了他們,乃是動了心思,想要劫了這矮胖男子的差事,若是能做了官差,便可過的舒坦些,最主要的是李朝宗做夢也不會想到他會隱于官場,混跡市井乃是中隱,隱于廟堂就是大隱了.

那二人押著矮胖男子走了幾條街,到了來福客棧,那客棧也不很大,不似有錢人住的地方.

三人自正門進去,南風縱身躍起,趴著屋脊,看那矮胖男子進屋拿錢.

矮胖男子還帶了個小厮在身邊,矮胖男子扯謊,要了錢財出來,給那兩個大漢,但後者要白銀五十兩,矮胖男子拿不出,連聲告饒.

此事終究瞞不住,那小厮還是知道了矮胖男子乃褻妓惹事,便連聲埋怨那矮胖男子,只道老爺是賣了田地才籌齊了貢獻,得了這官職,怪矮胖男子不懂事.

小厮又跪下沖那兩個大漢求情,只道二人路上走了一個多月,盤纏已經耗盡,只剩下了這十兩銀子,再也拿不出錢來.

那二人哪有同情之心,也不罷休,只是逼那二人拿錢.

矮胖男子無奈,便將隨身佩玉扯了下來,那二人還不罷休,欺他是個官身,又做了不光彩的事情,被他們抓了把柄在手里.

鬧到最後,那主仆二人也拿不出錢來,兩個大漢嫌少,便沒有將官冊給他,讓他們籌銀五十里,再去花樓贖回.

待二人離開,南風自房頂跳下,他是乞丐出身,早會偷竊,此番有了靈氣修為,更是快速迅捷,輕易便偷了文帖在手.

自無人處打開一看,那矮胖男子名為季忠林,此番補的是盂縣縣長.

這文帖又叫官冊,一式兩份,一份留在朝廷,一份交予官員,以為官員上任的信物,官冊上面有名字,轄地,官階以及赴任時限,並無年齡,長相,籍貫.

眼下的官階主要沿襲了秦漢官制,共分九階十八等,一品,從一品,二品,從二品.大縣的長官喊做縣令,小縣的長官喊做縣長,縣令是七品,縣長是從七品,下面還有八品鄉正,從八品的鄉約,以及九品里正,從九品的保長.

得了官冊,南風並未急于回返,赴任之前得設法去了後顧之憂,以免那倒黴的縣官兒死纏爛打,到處告狀.

聽那縣長的仆從所說,二人來此赴任走了一個多月,一天最少也走個四五十里,一個月下來就是一千多里,由此可見那季忠林的老家在千里之外.

這季忠林哪怕不是個好官兒,也罪不至死,殺人滅口是不成的,可是除了殺人滅口,南風眼下也想不出什麼好的計策,斟酌過後又回了那二人居住的客棧.

此時主仆二人正坐在房中商議對策,遠在他鄉,自然無處籌錢.就這般去討要,對方也定然不給.按照朝廷律令,官員褻妓是要戴罪受罰的,因尋歡而丟了官冊,亦無法自本縣縣衙求得幫助.

那仆人很是忠誠,想到孤身回鄉再籌銀兩,但二人現在身無分文,回程之人無有盤纏,滯留之人不得食宿,再者,一來一回得兩個月,也過了赴任日期.

二人束手無策,百般愁惱,苦思良久最終議定,明日厚著臉皮去求那花樓主事開恩,先寫下欠債字據,將官冊拿了,等赴任之後籌了銀兩再來還債.

聽到這里,南風便沒有再聽,縱身下房,回那花樓尋找胖子.

花樓對面有很多商鋪,晚上都豎板關門,胖子坐在屋簷下,歪頭看著花樓的姑娘迎來送往,由于是夏天,穿的都少,很有看頭.

"好看不?"南風坐到了胖子旁邊.

胖子轉頭看了南風一眼,咧嘴一笑,"你干嘛去了?"

南風沒答話,而是伸手去抓胖子的頭發,這家伙之前是個光頭,近段時間東奔西走,沒有刮頭去發,頭發已經長了三四寸,勉強能夠挽紮.

"干嘛?"胖子抬手去撥.

"想不想當官兒?"南風問道.

"當官兒?"胖子疑惑歪頭,由于南風問的很突然,他自然想到之前發生的事情,"你偷了人家的官冊?!"

"小點聲兒."南風點頭.

胖子也對那官冊很感興趣,"快拿出來我瞅瞅,看看是啥官兒."

"七品縣官兒."南風拍了拍胸脯,示意官冊在懷里.

"啊?不行不行,太大了,我做不得,還是你來吧."胖子連連擺手,縣官雖說不大,卻也不小了,一縣之內生殺予奪,掌管民生稅賦,還要過堂斷案.

"我太過瘦弱,不像官家,"南風搖了搖頭,"你來做官,我做你的師爺,暗中輔佐你."

"你當官,我做師爺."胖子有些發憷.

"你這樣兒的當師爺誰要啊?"南風上下打量胖子.

胖子也知道自己做不得師爺,便說道,"還是算了,你將官冊還了人家吧,咱們尋個安靜住處好生修行."

南風要了搖頭,"咱們是外鄉人,待的時間久了,就會有本方無賴尋釁欺辱,還是做官好,沒誰會疑心我們,也能長久居留."

胖子內心深處還是想過過官癮的,又有南風在背後撐腰,便肯了,但他也有顧慮,"若是正主兒尋了去,咱們豈不露餡穿幫?"

"此事我來處置,不用你管."南風說道.

胖子點了點頭,又將視線移向了對面的花樓.

"你最好別動歪心,若是失了童子之身,那八部金身怕是再難練到登峰造極."南風半規勸半恐嚇.

"此話當真?"胖子半信半疑.

南風正色點頭,其實他也只是嚇唬胖子,那八部金身到現在還沒全部譯完,也不知道修行有何禁忌,不過童子身練功會事半功倍,這倒是真的.

聽南風這般說,胖子便失了興致,直身站起,"不早了,吃過東西尋處睡覺."

郡城規模比較大,晚上也有夜攤,二人自夜攤喝了粥,也去了來福客棧.

胖子始終保持了看經書的習慣,南風也沒有立刻休息,盤膝打坐,吐納練氣,三更過後方才先後睡下.

由于不急著趕路,南風便沒有早起,睡到辰時方才起身,與胖子去了花樓所在街道,那季忠林主仆二人早已來到,但花樓上午並不開門,主仆二人自近處坐著,落魄狼狽.

二人吃過午飯回來,季忠林主仆仍在原地坐著,胖子于心不忍,便想送吃食給他們.

南風阻止胖子發那善心,時候不到,不宜露面.

午後,花樓開門,季忠林前去求情,卻被那一干壯漢轟了出來,季忠林的官冊被他們弄丟了,季忠林拿不出錢財,他們正好有了不還的借口.

不得求回官冊,季忠林主仆只能怏怏而回.

南風帶著胖子去了布料店,扯了布料給胖子縫制新衣,馬上就要上任做縣太爺了,得穿的光鮮些.

傍晚時分,二人回到客棧,此時正是吃晚飯的時候,但季忠林主仆並沒有出來吃飯,南風故意自前廳滯留等候,等到二更時分,那忠仆出來賒了兩個餅.

主仆二人走投無路,次日又去了花樓,但對方丟了他的官冊,拿甚麼還他,最終二人又被攆了出來.

山窮水盡,舉目無親,到得夜晚,那仆人開始哭泣.

南風感覺時候到了,便去敲門,詢問哭泣緣由,季忠林也顧不得羞恥,將褻妓被訛一事說了出來,病急亂投醫,請南風幫忙要回官冊.

南風作為難狀,說那花樓有官家做靠山,想索回官冊怕是萬不能夠,又說他一堂兄在本方很有勢力,有心捐官卻不得門徑,若季忠林願意,可將這差事轉給他,可得一些銀錢,之後再由其堂兄前去花樓討要.

季忠林自然不願意,但無計可施也只得同意,開價八佰兩.

南風言之回去商議,隨後便沒了動靜,季忠林要價太高,這里很是偏僻,捐個縣官怕是五百兩都用不到.

次日,季忠林主動來尋,降到了四百兩,南風外出轉了一圈兒,回來之後推說沒有這些銀錢.

人窮志短,斷頓的滋味並不好受,最終季忠林主動降到了二百兩,南風同意了,拿了金銀出來,由季忠林寫下了字據.

倒黴的季忠林死中得活,既歡喜又悲傷,拿了錢財與仆人連夜上路,狼狽回鄉.

次日清晨,胖子穿了新衣,束了發,騎上南風為其買的高頭大馬,由南風牽著,興高采烈的往盂縣上任去了……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