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偶遇侏儒
g,更新快,無彈窗,!

"好,"胖子快走幾步跟上南風,"對了,你的事情辦的咋樣了?"

"什麼事情?"南風隨口反問.

"你不是跟麒麟鎮的道士去上清宗了嗎."胖子說道.

南風這才明白胖子說的是授箓一事,回來之後也沒來得及跟胖子說,他本來還想炫耀一下,但經過了之前的變故,便有些意興闌珊,"還行."

胖子有心事,不再說話,只是悶頭趕路,南風攪了李朝宗的好事,而李朝宗又是呂平川的師父,日後兄弟相見,怕是心中會多有疙瘩,再也不能似之前那般親近了.

南風想的也是此事,玉清宗和太清宗全得罪了,李朝宗也得罪了,西魏和梁國都不是安全所在,而東魏也不安全,蒼雪子在與他法印時曾催他離開,由此可見授箓一事燕飛雪並不知情,若是燕飛雪知道蒼雪子暗中為他授箓太玄,不知會作何反應.

行出三五里,南風停了下來.

"咋啦?"胖子也停了下來.

南風拉著胖子躲進了路旁樹林,藏身灌木叢中,"他們回來了."

"誰?"胖子抻著脖子向西張望.

"應該是上清眾人."南風說道,西方十幾里外有大量紫色氣息正在向東移動,其中有紫中帶黑的異類氣息,想必是燕飛雪等人.

不多時,一群道人疾掠而至,果不其然,正是先前與西魏武人厮殺的上清道人,人數當有二十幾個,燕飛雪亦在其中,此時已重幻人身,但精神萎靡,由兩人攜扶,托帶前行.

托帶著燕飛雪的兩個道人亦是異類,其中一個南風感覺很是眼熟,細看之下方才想起那道人乃當年自江邊作法助黑龍渡劫的兩個道人之一.

此人之前並不在場,想必是開戰之後才與同門趕了過來.

"李朝宗那伙人被打跑了."胖子目送疾掠東去的上清眾人.

南風點了點頭,這里位于麒麟鎮西南,上清眾人經此回返,說明他們此前是追趕逃逸的西魏武人去了.

"也不知道李朝宗死了沒有."胖子又道.

南風不曾言語,他也希望李朝宗被燕飛雪殺掉,但這種可能性不大,李朝宗與藥王王仲為伍,除非被打的斷氣挺尸,單是受傷,王仲肯定有辦法醫好他.

待得上清眾人遠去,二人自藏身之處出來,繼續趕路,此次北上幽州有得有失,虎皮天蟬雖然沒拿到,卻解決了授箓難題,既授太玄,就是真正的道人了,只要掌握了相應的法術,擁有了相應的修為,就能夠請神作法,修行仍然不易,卻也沒有天塹鴻溝了.

由于走的是小路,天黑之前二人便沒有尋到住處,只好露宿野外.

胖子生火烘烤衣物,南風自近處搜尋,試圖尋找可食之物,尋之無果回到原處,自懷里摸出兩枚雞蛋,這是他之前在上清山下撿到的,吃了一些,還剩下兩枚.

胖子此時正拿了一捆蒿草在燒,山中多有蚊蟲,蒿草可以驅蚊.

南風將雞蛋遞給胖子,剛想說話,遠處忽然傳來男子聲音,"喂,你們兩個,過來."

二人聞聲起身,歪頭看向東北,只見來時的路上出現了一道低矮的黑影,那黑影高不過四尺,移動之時左右搖擺.

"什麼東西?"胖子甚是緊張,他在夜里看不清東西,只能看到自遠處行來的黑影甚是奇怪.

"是人."南風的緊張比胖子尤甚,他可以暗夜視物,能夠看清那說話之人的樣貌,那人是個頭大腿短的侏儒,其中一只眼睛覆著紗布,左腿可能受了傷,拄著一根木棍,步履蹣跚,這個侏儒他認得,是西魏武人之一.

那侏儒見他們站立不動,又吼了一嗓子,"磨蹭甚麼?快來抬我."

南風將雞蛋塞給胖子,又自懷中摸出銀兩遞了過去,"分頭走,到咱們之前養貓的地方等我."

"咋啦?"胖子不解的問道,他知道南風說的是哪兒,但他不明白南風為什麼要讓他分頭走.

"這人認識我,定會抓我前去邀功."南風轉身竄進了路北叢林.

剛剛跑出十幾丈,便感覺頭痛欲裂,站立不穩,踉蹌撲倒.

"想跑?"那侏儒揚起手中木棍,將隨後趕來的胖子也撂倒在地.

胖子皮糙肉厚,比較抗打,撐臂站起,喝問侏儒,"你是什麼人,你想干什麼?"

"連邱爺都不認得?"那侏儒又給了胖子一棍,這一棍打的是後背.

胖子吃痛,急了,想要發狠拼命,南風急忙喊住了他,"莫動手."

胖子聽得南風呼喊,便不曾動手,走過去扶起了他.

"你,背了邱爺走."侏儒用棍子指著胖子.

直到現在胖子也沒看清那侏儒的樣子,那侏儒嗓子又尖,夜晚聽來甚是嚇人,胖子哪敢過去背他.

眼見胖子站立不動,那侏儒又給了他一棍,侏儒個子矮,拄的棍子也短,打的是胖子的屁股.

胖子吃痛發急,沖那侏儒就是一腳,但那侏儒雖然矮小,且身上有傷,速度卻快,閃身避開,沖著胖子的小腿又是一棍.

胖子捂腿蹦跳,侏儒又打一棍,此番打的是胖子的左腿,胖子站立不穩,跌倒在地.

"別打了,我背你."南風沖上前去,攔住了侏儒.

"背了不甚舒坦,你去尋塊木板,抬我行走."侏儒說道.

"哪兒來這麼個三寸釘?"胖子氣急怒罵.

侏儒最忌諱別人笑他,胖子的話令他很是動怒,又抽打了胖子幾棍,夏天穿衣本來就少,侏儒又專挑痛處打,打的胖子上躥下跳,痛叫連連.

在侏儒擊打胖子之際,南風轉身就跑,他此前之所以要和胖子分頭走,乃是因為這侏儒認得他,那侏儒是李朝宗一黨,眼下侏儒雖然沒說甚麼,心里怕是早已生出拿他邀功的想法,胖子不是侏儒的目標,只是被他殃及.他並不指望自己能逃掉,只希望能把胖子撇出來.

南風跑的不可謂不快,但他卻快不過侏儒,沒跑多遠又被侏儒攔下.

此時胖子若是往相反的方向跑,侏儒或許還會兼顧不暇,但胖子見他挨打,抓了石頭在手里沖過來想要援救,這下倒好,也被侏儒拿住了.

"你嫌人家抓的少?"南風苦笑.

"是啊."胖子苦中作樂.

"啰嗦什麼,"侏儒用棍子指著胖子,"你,去尋木板回來,與他抬我走."

"這荒山野嶺的,你讓我去哪兒找木板?"胖子撇嘴.

"那就做張擔架,快去."侏儒又用棍子抽打胖子.

"他看不清東西,還是我去吧."南風說道.

侏儒眼珠一轉,點頭同意,"好,你去."

南風也沒有走遠,只在近處折了幾根粗壯樹枝,脫了衣服,四角捆縛,做了一副擔架.

做擔架的時候,南風想的是如何脫身,白日里他見過這侏儒與道人爭斗,此人乃居山修為,武功不甚厲害,擅長的是暗器,不過就算這侏儒受了傷,修為仍在,面對著居山紫氣,逃走絕無可能.

侏儒不過六七十斤,二人抬了也不吃力,侏儒也不說要去哪里,只是逼著二人連夜趕路.

除了催促,侏儒並不與二人多話,對諸葛嬋娟一事也只字不提.

趕路之時南風也多有疑惑,此時爭斗已經結束,侏儒受傷落單,他的當務之急是隱藏行蹤,保住性命,但侏儒好像很著急的要趕去某個地方.

西魏武人在開戰之前,想必已經定下了事後會合之處,這侏儒應該是去某處與眾人會合.

若是那地方離的很遠,侏儒也不急于一時,侏儒如此急切的驅趕他們,說明只要他們加快速度,就能在短時間內趕到那里.

若是被侏儒帶去了那里,可就凶多吉少了,不能坐以待斃,得想辦法逃走.

不過侏儒雖然瘸了,還能單腿兒蹦跶,短距離內不可能快過這小矮子,想自侏儒的眼皮底子逃走是絕無可能的.

想要逃走只有一個辦法可行,那就是設法殺了這個侏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