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漫天火雨
g,更新快,無彈窗,!

"怎麼了?"南風也想探頭張望.

"天上在往下掉火."胖子甚是驚恐,拖著南風急欲逃走.

南風有靈氣在身,下盤沉穩,胖子拖他不動,情急之下將他攔腰抓起,夾在腋下,驚慌下樓.

剛剛沖到樓下,漫天火焰便急墜而下,其中一團烈火恰好落在門前,擋住了二人去路.

從天而降的火焰炙熱非常,胖子耐受不住,只得退回房中.

"快放我下來."南風急切叫喊,被胖子夾在腋下,視物別扭而恍惚.

胖子急顧左右,"完了,完了,怎麼也沒個後門兒."

話音剛落,樓上便傳來瓦片碎裂的聲音,煙霧隨之湧下.

"屋頂也燒著了,"胖子連連後退,"你忍著點兒,我沖出去."

"別往外沖,去廚房."南風自胖子腋下掙脫出來,拉著胖子向廚房跑去,此時家家戶戶都有蓄水水缸,北方少雨,水缸都大.

到得廚房,胖子並未發現退路,"不成,這里也沒門兒,咋辦?"

南風沒理胖子,徑直跑向牆角水缸,掀開了蓋子,"快跳進去."

"萬一水缸被燒熱了咋辦?"胖子猶豫.

二人說話的工夫,又有幾團火焰從天而降,二人所在木樓多處著火,困在火場當中,呼吸不暢,炙熱難當.

"快來,啰嗦甚麼."南風高聲催促.

眼見別無他法,胖子只能跑過來蹲進了水缸,水缸里本來只有半缸水,胖子進來之後水缸瞬時盈滿,但胖子個頭太大,蹲下之後還露了腦袋在上面,缸蓋扁平,蓋不上.

此時屋內濃煙彌漫,已經不得清晰視物,南風深吸一口氣,翻出水缸,跑到灶前將那鐵鍋揭了,端回來倒扣當蓋.

"好險."胖子心有余悸.

南風也是後怕不已,此前聽人說某人被燒死了,他還會疑惑那被燒死之人為什麼不沖出去,今日身臨其境才發現大火一旦燒起來是非常恐怖的,連熏帶烤,在這種情況下受困之人很難保持冷靜,一旦慌神,用不了多久就會被熏暈燒死.

"這火是他倆誰放的?"胖子問道,先前燕飛雪和李朝宗飛向高空,緊隨其後天上就有火雨降下,這火雨自然是二人斗法所致.

"應該不是燕飛雪."南風說道,這麒麟鎮是東魏地界,燕飛雪身為東魏的護國真人,想必不會在自己的地盤兒施展這種法術,更何況這下面還有她的同門.

"燕飛雪就是那白鳥?"胖子隨口問道.

"對,她是上清宗掌教,也是東魏的護國真人."南風說道,這水缸雖然不小,奈何胖子太過高大,他被擠在一角,好生難受.

"不是燕飛雪,就是那個長了翅膀的鳥人."胖子掬水抹了把臉.

南風眉頭緊皺,不曾答話,李朝宗只是一個厲害的武人,按理說他不應該會法術,而且先前降下的火雨顯然不在武功范疇,李朝宗一個武人,怎能催生火雨?

"屋頂如果被燒塌了,會不會把咱們壓在下面?"胖子對這種狹小密閉的黑暗空間很是恐懼.

"會."南風並不安撫.

胖子撇了撇嘴,他也知道南風在故意嚇他,躲在這里應該是安全的,至少到現在為止水缸里的水還是涼的,一時半會兒還燒不開.

隨後一段時間二人都沒有說話,胖子透過水缸和鐵鍋的縫隙歪頭看著外面的一片赤紅,而南風則趁機思慮這火雨究竟是怎樣一回事.

李朝宗和燕飛雪都在天上,他們的一干下屬都在地下,只想分出勝負,不管下屬死活這種事情燕飛雪怕是做不出來,不過李朝宗能,所謂江湖中人,說好聽點是武道中人,說難聽點兒就是綠林草莽,這些人大多帶有濃重匪氣,李朝宗此行的目的就是挑戰燕飛雪,別人的死活他並不放在心上,由此可見火雨極有可能是李朝宗所為.

此事看似毫無頭緒,實則亦有跡可循,李朝宗之所以能夠催生雙翼,無疑是吞服了鳳眼天蜂所致,上古五大奇藥分別為龍齒天蠶,虎皮天蟬,鳳眼天蜂,龜背天牛和玄黃天露,這五種奇藥對應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和中天玄黃,那鳳眼天蜂與朱雀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朱雀乃火屬神獸,先前那場火雨很可能與李朝宗吞服了鳳眼天蜂有關.

在這種時候,想靜下心是很難的,很快南風的思緒就被不停撩水的胖子給打斷了.

"干嘛?"南風阻止胖子往鐵鍋上撩水.

"鍋燒熱了."胖子伸手上指,他在黑暗之中看不清事物,一伸手戳上了鐵鍋,"哎呀."

"別管它."南風也洗了把臉.

"這事兒鬧的,我說走,你非留下看熱鬧,這下好了,馬也跑了,咱也被困住了."胖子嘟囔.

"剛才是誰說當真熱鬧,好生過癮的?"南風反問.

胖子支吾了兩聲岔開了話題,"對了,那潑辣大妞你咋認識的?"

"在回來找你的路上."南風隨口說道,此時外面除了木器燃燒的聲音,遠處還有慘叫和呼喊聲,上清宗在動手之前雖然高喊清場,鎮上的人貌似並沒有走遠,城門失火,已經殃及池魚了.

"那大妞長的挺好看的."胖子笑道.

不提諸葛嬋娟還好,一提諸葛嬋娟南風就開始頭疼,上清宗來到之前他已經把李朝宗給得罪了,還不是一般的得罪,是徹底得罪了,燕飛雪如果能把李朝宗能殺了,那還好說,萬一李朝宗這次打贏了,他就真的要倒大黴了.

先不說李朝宗會不會親自追殺他,就李朝宗手下那群嘍啰就夠他喝一壺的,那些西魏的武林中人先前都看到了他的樣子,這些人事後都可能沖他下手,把他咔擦了就是討好李朝宗最好的方法.

"唉."南風歎了口氣.

"咋啦?"胖子問道.

"我麻煩大了."南風說道.

"沒事兒,虱子多了不咬人."胖子安慰.

"唉."南風又歎了口氣,如果只是單純的壞了西魏武林龍頭老大的美事兒也就罷了,關鍵這龍頭老大還是呂平川的師父,呂平川如果知道了此事,怕是以後也做不得兄弟了.

"到底咋啦?"胖子追問.

這些事情胖子早晚也會知道,南風便沒有瞞他,簡略告之.

"這個,這個,這個……"胖子支吾了半天也沒個下文.

"真別扭."南風說道.

"是挺別扭,我看你也不是很喜歡那大妞,你要是不想要,就便宜那老頭兒算了."胖子說的小心翼翼.

胖子說出這番言語也在南風意料之中,眾人早年一起住在土地廟,雖說情同家人,卻也有著微妙的親疏,那時他跟長樂和大眼睛很親近,而胖子和呂平川的關系比較好.

見南風不吭聲,胖子以為他不樂意,急忙改口,"那李朝宗也是,都一把年紀了,還惦記人家大姑娘,老夫少妻,也不怕戴了綠帽子."

外面的大火越燒越旺,缸里的水倒還不熱,但鐵鍋被火烤的炙熱難當,二人窩在缸里,既熱且悶,很快耐受不住了.

"屋頂想必已經燒穿了,我帶你跳出去."南風沖胖子說道.

"再等等,我才七分熟."胖子額頭密布汗珠.

南風深深吸氣,以濕了的衣袖頂開鐵鍋,周圍仍然濃煙密布,南風顧不得多想,帶著胖子縱身躍起,到得空中視線驟然開闊,呼吸瞬時通暢.

此時鎮上仍是火海一片,由于胖子非常沉重,南風拖帶的很是吃力,勉強移動幾丈,落于東面街道.

街道上多有鄉人救火,眾人忙于救火,並未注意他們.

南風拉著胖子急行向南,此時除了救火的鄉人,那一干道人和西魏武人已經不見了蹤影,天氣晴朗,天上無云,亦不見李朝宗和燕飛雪二人.

途經一處巷口,南風發現了一道熟悉的身影,不是旁人,正是諸葛嬋娟.

諸葛嬋娟自西向東穿行巷口,南風拉了胖子藏身一家店鋪屋簷,諸葛嬋娟不曾看到他們,急切的向東去了.

"她是不是在找你?"胖子問道.

南風點了點頭,拉著胖子穿過巷口,進入另外一條小巷.

"你不跟人家打聲招呼?"胖子又道.

"我哪敢哪?"南風言罷,忽然發現周圍驟然變暗,仰頭上望,只見天上毫無征兆的出現了兩團烏云,一團已經到得鎮子上空,另外一團仍在西南方向向此處快速飄移.

烏云罩頂,雨點隨即落下.

不見風雷,只有云雨,此乃蛟龍之屬的降雨特征.

細端詳,果不其然,那烏云之中隱約可見龍鱗閃現,龍身蜿蜒.

"這雨下的蹊蹺."胖子仰頭上望.

"應該是上清宗的道人降雨救火,別看了,快走吧."南風拉著胖子快步疾行.

出得鎮子,南風也不敢走大路,只挑小路走.

"那兩撥人都跑哪兒去了?"胖子頻頻回望,大雨降下,鎮上的大火已被澆滅,只剩殘煙.

"別管了,快走吧."南風催促.

"去哪兒?"胖子問道.

"還能去哪兒,去佛光寺把你的東西拿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