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血戰搏殺
g,更新快,無彈窗,!

李朝宗一方有四十多人,燕飛雪一方的道人有五十多個,在人數上占據了優勢,參戰雙方皆是紫氣高手,動手之後到處都是濃淡不一的紫色氣息.

不得已,南風只能將自經絡里游走的靈氣撤回氣海,以此濾掉這諸多紫氣.

以燕飛雪為首的上清道人在動手之前排兵布陣已經完成,動手之後他們理應占據先機,但結果卻並不是這樣,一干西魏武人自客棧沖出之後並不是隨意捉對厮殺,而是急顧左右,挑選對手,有些本在西側的武人卻急沖向東,敵住了那里的道人.

"讓我看看,讓我看看."胖子湊過來搶走了一個窗眼.

在燕飛雪和李朝宗過招的同時,其他武人和道人也已經走過一個回合,雖然只是一個回合,卻已經有了嚴重死傷,死傷的多為上清道人.

眼見道人多有負傷跌落,胖子很感疑惑,"咦,咋回事兒?"

"他們用了暗器."南風低聲說道,那一干道人見對方到來,紛紛拉開了架勢,但很多武人並不正面進招,而是揚手發出了暗器,暗器缺乏光明坦蕩,為正道中人所不齒,上清道人沒想到對方會使用暗器,防范不及,多有中招.

"那幾股綠煙兒又是啥?"胖子又問.

"毒藥."南風將胖子往右推了推,這家伙腦袋大,占了大半個窗戶.

"這也行啊?"胖子說道.

南風沒有接話,西魏武人並不是隨意挑選對手,而是尋找之前定下的目標,這表明李朝宗等人准備充分,他們事先將上清宗諸多紫氣真人的情況摸得一清二楚,由誰出手應對最為合適也已經提前做出了安排.

道人的兵器多為長劍,那些持拿長劍的道人多被使用銅锏和戒尺的武人敵住,無刃的銅锏和戒尺正是長劍的克星,交鋒之後,武人極力搶攻,招招不離道人手中長劍,片刻過後便有數名道人閃避不及被砸斷長劍.

除了長劍,拂塵亦是道門常用兵器,拂塵走的是短鞭的抽掃和判官筆的點穴路子,迎戰他們的武人所用兵器多為分水刺和短劍短刀,貼身搶攻,拂塵不得甩出便無法發揮威能.

那些折損了兵器的道人還可以憑借拳腳功夫與對方搏殺,但那些中毒了的道人則危急萬分,氣息不暢,步伐不穩.

那些中毒的道人皆遭到三名以上武人的圍攻,多中拳腳,多受創傷,隨時都有殞命之虞.

"他們怎麼不殺那幾個道士?"胖子疑惑的問道.

胖子口中的他們指的是那些圍攻中毒道士的武人,與胖子的看熱鬧不同,南風是看門道,"他們是拿那些道人作餌,目的是殺傷那些馳援而來的道人."

"真卑鄙呀."胖子感歎.

"的確陰險."南風點了點頭,西魏武人進退有度,分工明確,這需要進行大量的前期准備,由此可見李朝宗這次是有備而來,擺明了想要將上清宗一網打盡.

打架就會有死傷,場中不時有人被刀劍殺傷,鮮血自咽喉噴出,手掌齊腕被斬,兵器貫胸而過,鮮血飛濺,殘肢跌落,悲號頻傳,觸目驚心.

眼見己方落于下風,燕飛雪急忙高喊下令,"揚長避短,遙攻震斃."

下令的同時難免分神,李朝宗欺身而上,聳肩送臂,右掌直取燕飛雪胸腹.

燕飛雪身邊有兩名輔弼護衛,其中一人見勢不好,急忙閃身橫移,擋在了燕飛雪身前.

李朝宗這一掌飽含靈氣,那人的護體靈氣被瞬間震散,中掌之後吐血倒飛,急墜直下.

眼見麾下重傷瀕死,燕飛雪氣怒非常,厲叫一聲現出兵刃,此人所用兵刃並非長劍,亦非拂塵,而是兩把閃亮耀眼的白色羽扇.

兵器亮出,燕飛雪斜身翻騰,雙扇作刀,急攻李朝宗.

李朝宗側身橫移,避開了燕飛雪的凜冽攻勢,與此同時雙手互抄,待得雙手自衣袖抽出,雙手亦套上了一雙金色手套.

"道人用了法術?"胖子好奇的問道,他觀戰沒有固定人選,哪兒打的熱鬧他就看哪兒.

南風不曉得胖子指的是哪一處戰團,便沒有接話,李朝宗所戴手套為青金顏色,甚是柔軟,想必是金鐵攙和熔造,徒手抵擋燕飛雪的白色羽扇激起火星連串.

幾個回合之後,燕飛雪改斜身為直身,雙臂平伸,疾速旋轉,如帶翼陀螺一般疾攻李朝宗.

李朝宗不得應對,只能急墜閃避.

南風又看向別處,燕飛雪下令之後,一干上清道人改變了打法,極力與對手保持距離,盡量以體內靈氣遙攻傷敵.

道人的武功技藝不似江湖武人那般花哨多變,但武人也有自身的弊端,受練氣法門所限,他們的靈氣修為普遍要低于上清道人,到得居山紫氣之後,靈氣便可破體而出,遙攻傷敵,此時上清道人用的便是這種方法,不與對方纏斗,也不與對方比巧,只與對方比拼靈氣.

西魏武人有心與道人近身相搏,每每嘗試突破近身,在突破之時多有中掌受傷者,若被擊中要害,護體靈氣便有被擊散之虞,無有靈氣護體,一掌足以斃命.

雖是捉對厮殺,雙方卻並沒有四處散開,始終處在以李朝宗和燕飛雪為中心的方圓兩里之內,厮殺爭斗多在空中進行,除了落地借力時踏碎的屋頂和踩爛的簷頭,鎮上的建築暫無嚴重破壞.

戰團一多,胖子就不知道該看哪處了,左觀右望之後開始計數雙方人數,"你不是說武人肯定死傷慘重嗎?怎麼是道士死的多?"

"等著看."南風隨口說道,正確的方法固然可以彌補自身缺陷,但靈氣的優劣早晚都會顯現,靈氣是修行中人的本錢,打到最後,還是要拼本錢的多少.

又過了幾個回合,該用的毒也用了,該扔的暗器也扔了,武人的優勢開始減弱,道人逐漸扳回了劣勢,但使用靈氣遙攻也有個很大的缺陷,那就是靈氣會大量耗費,一旦靈氣耗盡,就成了板上魚肉

"快用道術啊,跟他們打個什麼勁哪."胖子替那些道人著急,他雖是個無有立場的和尚,但南風是個道士,愛屋及烏,他也希望上清宗能占上風.

"別嚷嚷."南風皺眉制止,實則那些道人一直在嘗試使用法術,但對方極力強攻,他們根本沒有機會捏訣作法或是念咒用符.

對于場中的混戰,南風更關心諸葛嬋娟的安危,自上空不曾發現諸葛嬋娟,便自地上尋找,此時藥王夫婦並沒有親自上陣,而是滯留地面,為那些受傷退下的西魏武人止血療傷,諸葛嬋娟正自旁邊協助幫襯.

常言道術有專攻,王仲治傷精准果斷,無比嫻熟,雙臂揮抬,五指連動,眨眼之間就能敷藥止血.換刀上鉗,穿針引線,片刻工夫就能續骨接筋.

眼見王仲夫婦不曾親自上陣,南風暗暗松了口氣,雙方分屬不同陣營,王仲為西魏受傷的武人療傷亦無可厚非,即便上清宗最終占了上風,想必也不會為難他們三人.

李朝宗自然知道己方劣勢何在,故此他才一味強攻,以求盡快拿下燕飛雪,只要他拿住了燕飛雪,戰事立刻就能終止.

此時燕飛雪的兩名輔弼護衛已經一死一傷,燕飛雪自身也有傷在身,一口靈氣耗盡,落下借力之時被李朝宗抓到機會,凌空飛踹,直中下腹.

一擊得手,李朝宗怎肯罷手,踢飛那前來攔截之人,右拳再出,將收回白扇正在捏訣的燕飛雪砸飛了出去.

燕飛雪連遭重創,氣息不穩,元神動蕩,厲叫一聲現出了異類本相,是一只體形巨大的碧眼白鸞.

唳叫之後,白鸞振翅飛高,堪堪躲過了李朝宗的剛猛補招.

"哪里走?!"李朝宗提氣高喊,與此同時雙臂急震,一雙巨大的紅羽巨翅自其背後急展而現,雙翼鼓風,騰云高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