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一觸即發
g,更新快,無彈窗,!

南風拉馬套車,連夜回返,到得賢清鎮,將那盛有辰風子二人授箓事物的包袱給了嚴風子,借口要往別處去,不回麒麟鎮,撇下嚴風子連夜回返.『81中 文Ω『Δ 網

雖然生出變故的可能性很小,但他還是不放心,正如蒼雪子所說,此地不宜久留,得回去拉上胖子,盡快離開,走的越遠越好.

來時走了三四天,回去只用了不到兩日,第三日中午時分回到麒麟鎮,將馬車停在客棧門前,剛跳下馬車就現客棧里坐了一群江湖中人.

這群江湖中人當有數十人,整個前廳的座椅都被他們給占了,為免節外生枝,南風便沒有自前門進去,而是牽著馬想要繞到後門去.

剛邁步,客棧里就傳來了一聲呼喊,"他就是我的夫君!"

南風感覺耳熟,便轉頭看了一眼,一看之下瞬時驚出了一身冷汗,說話的不是旁人,正是先前逼婚的諸葛嬋娟,諸葛嬋娟坐在東北角落,與她同桌的還有一對老年夫婦和幾個老年男子.

諸葛嬋娟的這聲呼喊將眾人的注意力盡皆吸引到了他的身上,此時客棧里的數十位江湖中人都在皺眉看他,眼神多有不善.

南風急中生智,只當諸葛嬋娟喊的不是他,也不說話,環顧左右之後拉馬前行.

"你給我站住."諸葛嬋娟疾沖而出,揪著南風的脖領將他拖進了客棧.

"你做什麼呀?"南風試圖反抗.

"跑啊,接著跑啊,"諸葛嬋娟反手給了他一巴掌,然後將他拽到了東北角落的那張桌子旁邊,沖其中一個老年男子說道,"他就是我的夫君,我們已經有了夫妻之實."

那老年男子身形挺拔,臉大肩寬,身穿對襟漢服,年紀當在五十到七十歲之間,須皆白,臉上卻並無皺紋,聽得諸葛嬋娟言語,表情有些尷尬,但尷尬一閃即逝,笑道,"阿娟,莫胡鬧,快放了人家."

"唉,子不教父之過,這徒不肖亦是師之過,徒兒胡鬧,讓李掌門和諸位英雄見笑了."另外一個老年男子無奈搖頭.

這說話之人南風認得,正是諸葛嬋娟的師父,北藥王,王仲.

南風並不認識那大臉老者,但王仲如此一說,他立刻想到一人,西魏武林龍頭老大,李朝宗.

"哪里,哪里,藥王言重了."大臉老者說話之時瞟了諸葛嬋娟的師娘一眼,那老婦匆匆移走視線,表情甚是尷尬.

"那少年,你可認得這位姑娘?"大臉老者笑問南風.

南風歪頭看向諸葛嬋娟,那大臉老者先前看諸葛嬋娟的師娘乃是為了通過她的神色來確認諸葛嬋娟有沒有胡亂指認,而對方的神情已經讓他知道諸葛嬋娟不是胡亂拉過一人前來填坑,此番相問,無非是為了再度確認.而他歪頭看向諸葛嬋娟,乃是為了爭取少許思考時間.

見南風看她,諸葛嬋娟撇嘴瞪眼,"敢說不認識我,毒的你老娘都不認得你."

"這是咋回事兒啊,你們是什麼人哪?"南風沒有否認也沒有承認.

南風話音剛落,就有捧臭腳的高聲呵斥,"不長眼的東西,見了紫光閣的李掌門和藥王夫婦還敢直身站立?"

"哦,那我趴著."南風真的趴到了地上.

那呵斥之人沒想到南風竟然真的趴下了,如此一來反倒沒法兒料理了.

"沒骨氣的東西,給我站起來."諸葛嬋娟上前踹了南風一腳,又揪著脖領子把他拽了起來.

"少年,你可認得這位姑娘?"李朝宗笑問.

南風看的真切,李朝宗雖然在笑,但鼻翼抖動,怒意很明顯,確切的說是警告之意很明顯,他若敢說認識,後果就會非常嚴重.

順利授箓令南風心情甚好,原本興沖沖的要回來跟胖子會合,順便顯擺顯擺,誰想到一回來就遇到這等事情.愣了一愣方才接話,"我若說我不認識她,她就要毒我."

"莫要胡亂拉人搪塞,快放手,讓他走了."諸葛嬋娟的師娘在旁邊話.

"哈哈哈哈,真是女兒心性,"李朝宗擺了擺手,轉而端起酒杯,沖一干眾人說道,"有勞諸位千里奔波,李某好生愧疚,來,敬諸位一杯,聊表謝意."

眾人轟然應是,端杯回應,隨後收回視線,與同桌之人說笑飲酒.

李朝宗此舉順利轉移了眾人的注意,也無人再看諸葛嬋娟和南風,諸葛嬋娟心中氣堵,便反手又給了南風一巴掌,"你這孬種,怕了不成?"

"你抓我過來不過片刻工夫,已經打了我兩巴掌,踢了我一腳,我豈能不怕?"南風說道,這里是東魏地界,而李朝宗是西魏武林龍頭,他本不該來這里,看這架勢,他到這里也是沖著虎皮天蟬來的,而且不是他自己要用,而是幫助藥王王仲.

"阿娟,這少年不過十五六歲,見到這一干武林高手,豈能不餒,他本無辜,快放他去了吧,莫要嚇到他."李朝宗笑道.

李朝宗這話是沖諸葛嬋娟說的,但說話之時看的是南風,眼神之中既有贊許又有恐嚇,無言之意是算你小子識相,你敢說認識她就是自尋死路.

諸葛嬋娟並不看那李朝宗,而是放軟了語氣,沖南風問道,"我若不打你,你便不怕?"

南風沒有立刻答話,平心而論諸葛嬋娟並不是他喜歡的類型,確切的說不是他想討來做老婆的類型,但諸葛嬋娟豪放率直,干脆果斷,不扭捏不矯情,他最喜歡跟這種人做朋友.

若是換做別的事情,他直接就承認了,但此事不比尋常,得罪李朝宗固然不好,卻也不至于嚇的尿褲子,他沒想好承認還是不承認乃是因為一旦承認,諸葛嬋娟就成了他的老婆.

"一干英豪自這里吃酒,無端的擾了雅興,還不快滾."一旁的另外一個老者沉聲說道,實則這些人都是老江湖,早就看出諸葛嬋娟不是胡亂抓人擋災,他們只是在裝糊塗.

"阿娟,放手吧,就當師娘求你."老婦搖了搖諸葛嬋娟的肩膀.

諸葛嬋娟聞聲閉眼,她自然聽出師娘是一語雙關,歎氣過後松開了南風的衣領.

南風也不多待,邁步向前.

"你當真不認識我?"身後傳來了諸葛嬋娟的聲音.

若是諸葛嬋娟還是那副大嗓門,南風也不會接話,但諸葛嬋娟的語氣哀怨而絕望,令他心中驟起波瀾,陡然止步.

雖然店里的眾人看似都在吆三喝四的喝酒,實則他們都在密切關注事態展,眼見南風停了下來,說話聲瞬時減少了七成,只剩下幾個沒話找話的人在故意說話,撐著場面.

"你別逼我娶你,我就說實話."南風說道.

"想找死?"離南風較近的一個中年漢子陰聲威脅.

"行,我不逼你."諸葛嬋娟一口答應.

"我認識你,你還親過我."南風正色說道.

店內氣氛本如雷云罩頂,南風的這句話如同響雷驚天,南風言罷,店內鴉雀無聲,此時極重貞潔婦道,親過等同睡過.

"我就知道不會看走眼,是個爺們."諸葛嬋娟跑過來給了他一拳.

南風咧嘴苦笑,當爺們是要付出代價的.

就在此時,外面街道上開始噼里啪啦的掉東西,掉的不是雨點,而是人,清一色的道人,都帶著兵器,由于人數眾多,落地如同落雨,聲音既密又急.

在一干道人落地的同時,店內也傳出了一聲怒吼,"娘的,他們還真敢過來,兄弟們,抄家伙!"

"燕飛雪那鳥人如此不識時務,龍云子就是他們的下場."又有人叫喊.

聽得眾人叫喊,南風隱約猜到生了什麼事情,虎皮天蟬極有可能讓李朝宗給搶走了,當成聘禮給了王仲,這李朝宗雖是江湖中人,修為卻不低于一干紫氣真人,早在數年之前就打敗了尚未坐床的玉清掌教弟子龍云子,這次來到東魏怕是搶奪虎皮天蟬只是緣由之一,主要目的應該是挑戰上清宗,以求揚名立萬,震懾四方,若不是存有此念,得手之後也不會滯留不去.

"只怕她不來,來了就好."李朝宗面色陰沉.

眼見大事不妙,南風有心開溜,就在他猶豫要不要拉著諸葛嬋娟一起開溜之際,門外傳來了女人的聲音,"老賊登門尋釁,欺我上清無人,將這客棧圍了,盡數殲滅,一個也不許走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