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一品太玄
g,更新快,無彈窗,!

眼下能夠想到的只有這麼多,至于真相是不是這樣,只能留待蒼雪子來到,屆時可以向他求證.81 中 Δ文』 網

早上走得急,不曾吃過早飯,南風有些餓了,來時以為上清宗能管吃管住,也沒有帶上干糧,自周圍找過一圈兒,只尋了幾株葵菜.

初夏六月,野外能尋到的食物很少,但葵菜生吃苦,難以下咽.

除非萬般無奈,只要有一絲可能,南風都不會虐待自己,便扔了葵菜,向西尋去.

西行不遠,野地里飛出一只野雉,是土黃色,短尾,母的.

野雉飛出之處有片很高的茅草,鑽進去,現一窩綠皮雞蛋.

對著太陽照了照,還沒有成胎犯渾,便拿走十幾只,留下七八個,給人家當種.

雞蛋在此時是好東西,但總不能生吃,眼下離上清宗很近,也不能隨便生火,回頭看了看菜地的破屋和拴在野地里的馬匹,南風繼續向西行去,有馬在那兒,即便蒼雪子尋來,也知道他就在附近.

行出四五里,前方出現了一處拱形土丘,站在土丘上可以看到菜地附近的情況.

夏天南風多,今日也是南風,南風便自土丘西面挖了個坑,將雞蛋埋了,再尋來柴草,焚燒其上.

他尋的都是干透的野草和枯枝,受風之後火勢很旺,並無煙塵.

埋在土里的東西很難被燒熟,半個時辰之後南風才將雞蛋挖了出來,吃了幾個,剩下的那些揣在了懷里.

本想回菜園,想了想又沒有回去,此時離正式授箓還有兩日,沒必要自那里蹲守,他與蒼雪子初次見面,並不了解此人,不能將自己的安全寄于一個自己並不了解的人,還是留在此處,若是出現變故也有機會逃走.

夏天天長,酉時天還不黑,南風百無聊賴,倚靠土丘,撚草磨時.

到得晚上,多有蚊蟲,無處去,只能忍了.

次日,無事.

第三日,亦無事.

由于上清宗位于遠處山坳,他所在位置便看不到上清宗的情況,不過明日就是補授之期,此時上清宗山門之前定然停滿了馬車.

晚上蚊子多,叮的難以入睡,南風照例拿著蒿草揮舞驅趕,二更時分,遠處出現了幾道紫色氣息,氣息共有五道,兩正三淡.

南風此時已經晉身高玄,可以看到十里之外的氣息,那幾道氣息此時離他所在區域當有十五里.

擔心被對方現,南風便躥進了草叢,自草叢中抬頭上望,不多時,上空出現了幾道人影,定睛細看,這幾人穿的都是上清道袍,兩女三男,兩個紫氣修為的男女飛掠在前,剩下的兩男一女緊隨其後.

五人自上空疾掠而過,先後落于上清宗區域.

這幾個紫氣道人想必是外出回返的上清道人,也可能是事情辦的不甚順利,貌似都陰著臉.

紫氣道人已經可以獨當一面,很少結伴同行,此番五人為伍,定是干甚大事去了.

由于眾人飛掠甚疾,他便不曾看清眾人樣貌,不過掠在前面的二人,那男子始終落後那女子幾尺,且那紫氣女子氣色略帶黑灰,表明此人乃異類成人,若是所猜不差,那女子當是上清現任掌教,東魏護國真人燕飛雪.

早先他就聽說虎皮天蟬一事燕飛雪也有參與,今日又是六月初五,想必虎皮天蟬的爭奪已塵埃落定,觀那五人陰郁神情,貌似那虎皮天蟬並未得手.

若是馬到成功,眾人哪怕不曾喜出望外,至少也是如釋重負,這一個個哭喪著臉,不消問,那虎皮天蟬定然讓人家給搶走了.

天地玄黃,陰陽乾坤,萬事皆有陰陽兩面,人心亦是,南風此時甚是舒朗,幸虧之前不曾謀劃參與,連燕飛雪等人都鎩羽而歸,他若伸手,怕是連性命都保不住.

不過轉念之後,南風心境又變了,與其花落別家,還不如讓燕飛雪搶來呢,旁的不說,至少也是自己人,確切的說是明日才能成為自己人,眼下還不是.

人都是這樣,吃誰的飯端誰的碗就對誰好,南風早就打定主意,若是真能在上清宗授箓,日後一定要善待上清眾人.

眼下他最喜歡的是上清宗.太清宗是師父的門派,雖為奸人竊據,卻終究有幾分香火情分,最不喜歡的就是玉清宗,完全不在一個調兒上.

片刻過後,南風又開始為自己擔心,燕飛雪眼下心情不好,會不會影響他的授箓?

不過細想下來,這種可能性也不是很大,此事有兩種可能,一是燕飛雪之前知情,若是事先知情,心情好壞都不影響授箓于他.二是此事乃前任掌教私下授意蒼雪子,外人並不知情,甚至燕飛雪本人也不知情,若是這種情況,蒼雪子也不會將此事主動告知燕飛雪.

前日蒼雪子是自暗格里取出那本名錄的,這就表明那本名錄已經不用了,此時用的是新的名錄.為他授箓的事宜寫在舊名錄最後,由此可見為他授箓一事生在劍霜真人掌位末期,將此事交代下去,劍霜真人可能就駕鶴或是飛升了.

由于事情較為複雜,蚊蟲叮咬又影響思考,南風便暫停思慮,起身自附近踱了幾圈,隨後坐回原處重新想過.

由于事情生在劍霜真人離位前夕,此事便可能關系到了下任掌教的歸屬,現任掌教燕飛雙乃劍霜真人的弟子,但此人可能並不是最初定下的掌教弟子,而是師娘主動讓位給她的.

也有另外一種可能,那就是劍霜真人無法讓師娘繼位,有心對師娘做出補償,便詢問師娘有何心願,而師娘則說要授箓于他.

但所有的一切都只是猜測,猜測是沒有任何意義的,不想也罷.

次日中午,南風回到了菜園,上午上清區域有道樂傳來,又有香煙升起,表明上清宗已經開壇授箓.

在太清宗的時候他曾經學過書寫符咒,動身之前已寫下幾張,這是一張最簡單的祈福符咒,沒有具體用途,唯一的作用就是確定他的授箓品階,只要拿到法印,加蓋焚燒,他的一品太玄符箓就能徹底確定.

等待是忐忑的,甚至到了坐立不安的地步,此事太過重要,只要授箓完成,他就可以和胖子回佛光寺,挖出八重寶函,尋一處安全所在潛心修行,至于天賦不高,如何提升修為,那是後話,眼下不需多想,也無心去想.

南風是午時回到菜園的,一直等到傍晚時分蒼雪子也不曾到來.

著急自然難免,但仔細想來,蒼雪子可能主管授箓事宜,今日補授,他定然忙碌,眼下可能脫不開身.

等到入更,蒼雪子還沒來.

南風成了熱鍋上的螞蟻,有心推想各種可能,但雜念叢生,難得心靜.

到得四更天,遠處出現了一道身影,細看之下正是蒼雪子,蒼雪子步行前來,手里提著一個包袱.

眼見蒼雪子來到,南風急忙迎了上去,"有勞真人."

蒼雪子點了點頭,將包袱遞給南風,"此地不宜久留,早些離去."

聽蒼雪子語氣,南風就知道授箓已經完成,急忙接過包袱,連聲道謝.

蒼雪子也不答話,轉身急走.

南風本來還想就師娘一事向蒼雪子求證,但蒼雪子明顯不想多待,即便有心詢問,也不便開口,只能目送蒼雪子離開.

待蒼雪子走遠,南風急忙解開了包袱,最先入眼的是兩根紅色芴板,芴板下面是兩本經書,皆是高玄真經,辰風子二人授的是洞神箓,授箓之後按例應該授予高玄真經.

再下面是法印,法印有三個,兩木一玉,大小相仿,南風直接拿起那白玉法印,反觀,字跡太多,不得看清.

拿出事先備好的朱砂印泥,蘸上印泥,為事先寫好的符咒加蓋法印,拿出火撚吹燃焚燒.

待得焚燒完畢,又拿出一張,重新加蓋,仔細端詳,只見法印為:太極九天神霄雷霆院主事.

此為一品太玄所對應的天職官階,成了!

收拾包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