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漸露端倪
g,更新快,無彈窗,!

看罷文簙上的朱批文字,南風愣住了,這上面寫的正是他的情況,但他並不認識上清宗前任掌教.

見南風抬頭,中年道人伸手拿那文簙,"可曾想起什麼?"

"等等等等,容我再看一眼."南風再度低頭看那文簙上的文字,這些文字以朱砂寫就,除了道士作醮畫符,平常時候不管是道人還是讀書人,都不得以朱砂書寫文字,但有兩類人例外,一是皇帝,二是三宗掌教,他們會以朱砂書寫,下達聖旨或法旨,由于書寫內容多為批示,故名朱批.

文簙上的文字以朱砂書寫,說明的確出自上清掌教之手,那朱批字跡既有規矩方圓,又得遒勁清峻,看那字跡,想必是出自老年男子之手.

此外,這些文字在書寫之時皆有連筆,唯獨到了最後太玄二字出現了停頓,在"太"字上方還滴有朱砂紅點,這便說明此人在決定他授箓品階之時有過猶豫.

片刻過後,南風收回視線,將文簙還與中年道人,"敢問真人,貴宗前任掌教是哪位真人?"

中年道人接過文簙,轉身前去放置,"乃先師劍霜真人."

南風眉頭再皺,那中年道人以先師來稱呼劍霜真人,說明劍霜真人已經死了,也可能得道飛升了,總之是不在了,此人既然是中年道人的師父,年紀應該很大了,但他卻並不記得曾經與哪個老年道人有過交集.

見到南風這般神情,那中年道人亦知道他對此事一無所知,便沒有繼續追問,"你的來曆已被他人知曉,留在山上多有不便,你且下山去,西南五里外有片荒廢菜園,那里有破屋一處,你去那里等候,授箓過後,我會帶了法印等物前去尋你."

由于變故出現的太過突然,南風一時之間不得回神,聞言只是含混的應了一聲.

"此時不便長談,你且去了."中年道人又道.

南風再度點頭.

"對了,貧道俗家姓蔣,道號蒼雪."中年道人言罷,抬高了聲調,"來呀,將這滿口胡言的孺子攆將出去."

門外等候的二人聞聲進門,蒼雪子沖他們擺了擺手,示意二人將南風逐出.

一人開門,另外一人將南風推了出去.

孔一鳴並未走遠,眼見二人押著南風離開,以為他倒黴落井,便跟了上來,說那嘲諷言語.

南風被他說的心煩,止步轉身,伸手指他,"品德乃為人之本,你品德低劣,便是修上一百年也脫不掉那一身的賤氣."

"你罵哪個?"孔一鳴沖過來想要打他.

那兩個道人一個攔住了孔一鳴,另外一個推著南風向前,一路押送,將他攆了出去.

出得通道,南風轉身回望,只見那兩個道人正在與知客道人說話,不用問,定是在責怪知客道人把關不嚴,讓他混了進去.

南風前往林中換回衣服,套了馬,趕著車,往西南方向行走.

這條山路荒廢已久,走不多遠馬車便不得通行,南風無奈,只能重新卸馬,留下馬車,牽馬前行.

走出四五里,前方果然出現了一處荒廢菜地,菜地里長滿了齊膝高的雜草,在雜草叢中有兩間破舊房屋,由于無人修葺,屋頂已經塌陷,只剩下幾面雜石壘砌的牆壁.

選青草多處拴了馬,南風來到破屋近前,清出一片落腳之處,靠著牆壁坐了下來.

下山之後他一直在猜想此事緣由,此事看似毫無頭緒,卻也並非無跡可尋,首先,他能夠確定自己並不認識那個劍霜真人,退一步說,即便他之前遇到過劍霜真人,並與對方有過交集,其交集也不值得劍霜真人如此厚待于他.

要知道太玄乃一品大箓,曆來只授掌教弟子,這麼大的恩惠,不是一面之緣能換來的,即便他救過劍霜真人的性命,也換不來這一品太玄.

排除了之前有過交集的可能,就只剩下另外一種可能,那就是劍霜真人決定授他太玄符箓乃是受他人之托.

此人不但與他有重大交集,還與劍霜真人很是要好,不是,單是要好還不足以讓劍霜真人如此破例,此人與劍霜真人的關系應該極為親近,亦或者此人位高權重,可以授命劍霜真人.

與他有重大交集的人並不多,思前想後,有能力就中斡旋的只有兩個,一是尋找大眼睛的黃奇善,黃奇善乃羅酆六天百司總判,位列天仙.他若與劍霜真人交好,想必有能力讓劍霜真人破例從權.

不過這種可能性並不大,因為他與黃奇善沒有很深的交情,對方有這麼做的能力,卻沒有這麼做的理由,說白了就是二人之間的交情不足以讓黃奇善這麼做.

除了黃奇善,還有一個人,那就是他的師娘,也就是那位穿著白衣常服,不知姓名的年輕女子.

師父死後,師娘愛屋及烏,一直暗中保護他,臨走之時還現身與他道別,當時他體諒師娘心苦,婉轉的安慰過她,此外,師娘也知道他一心想為師父討回公道,既然他有為師父報仇之心,師娘極有可能在離開之前助他一臂之力.

不過此事也有疑點,黃奇善是有能力卻無理由,而師娘則是有理由而無能力,當日師娘一直暗中保護師父,隨後又藏身太清,暗中保護于他.保護師父的時候,師娘不敢太過靠近,由此導致了師父被林震東逼的散功克敵.保護他的時候,師娘又可以藏身太清,在必要的時候暗中提醒.

由此可見,師娘修為很高卻未臻化境.

以師娘的修為,是不足以讓劍霜真人破例從權的,一來她無法命令劍霜真人,二來,她能做到的事情劍霜真人也能做到,劍霜真人不太可能欠她人情.

仔細想來,黃奇善和師娘都有可能,但可能性卻都不大,除了二人,還有一種可能,那就是上界仙人授意劍霜真人授箓于他,不過這一念頭在浮現的瞬間就被他否定了,原因很簡單,上界仙人不但能查到他的祖籍,還能查到他的生辰八字,如果是他們授意,文簙上就不會出現諸多的"不詳".

排除了仙人的同時,黃奇善也被排除了,黃奇善也是仙人,他若有心尋查,亦能知道他的出身來曆.

如此一來,就只剩下了師娘還有可能.

劍霜真人的年紀已經很大了,此人身為上清掌教,一定非常沉穩,若是之前拒絕了對方的請求,壓根兒就不會提筆.若是之前答應過對方,同意給他加授太玄,在書寫時就會一蹴而就,既然已經答應了人家,不寫也不行了,也沒什麼值得猶豫的.

但文簙的關鍵位置有一滴朱砂,這表明劍霜真人提筆之後猶豫了,他為何猶豫?

老年人之所以沉穩,是因為他們比年輕人前瞻的更遠,想的更多,一旦確定了利弊,做出了決定便不會再猶豫,但劍霜真人在書寫的時候的確猶豫了,這表明中途出現了新的變數,故此他才需要重新斟酌.

劍霜真人是在書寫的過程中出現猶豫的,也就是說變數是在他書寫的過程中突然出現的,仔細想來,劍霜真人在書寫的時候,身旁很可能有人,而且是非常親近的人,親近到此等大事都不需避諱.

劍霜真人之前應該是答應了此人幫他授箓的要求,提筆之後那人才提出要為他加授太玄,而一品太玄不比尋常,故此劍霜真人才會猶豫,不過猶豫過後還是答應了對方的要求.

倘若為他求情之人真是師娘,那師娘一定與劍霜真人非常親近,根據師娘的年紀來判斷,極有可能是劍霜真人的親傳弟子.

但掌教的親傳弟子有很多,尋常的親傳弟子還不足以向師父提出這樣的要求,因為授箓太玄事關重大,會對本宗的下任掌教產生很大的影響甚至是威脅.

要想讓劍霜真人答應為一個外人授箓太玄,師娘在劍霜真人心中的分量必須比親傳弟子更重,劍霜真人才有可能答應她的要求.

倘若真是這般,師娘的身份就不難猜度了,她是上清宗的掌教弟子.

至少曾經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