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江湖險惡
g,更新快,無彈窗,!

三日之後,二人到得幽州地界.

幽州自古以來就是兵家重地,城池甚大,城牆也高,城中居民超過十萬,商鋪林立,行人擦肩,熱鬧非常.

二人自城中客棧落腳打尖,順便打聽路徑.

幽州北行八十里就是護國寺的所在,向西六十里就是麒麟鎮.

此時虎皮天蟬即將出世的消息已經世人皆知,城中彙集了大量江湖中人,其中道士占了五成,綠**人占了五成.

由于走得急,此時離六月還有十多天,南風便舊事重提,"你可想好,普渡慈航可比那般若神功厲害,你若想學,咱們就去護國寺轉轉."

"不學,不學."胖子連連搖頭.

"當真不學?"南風確認.

"厲害功夫哪個不想學,但咱們總是偷竊,怕是佛祖會記過怪罪."胖子咧嘴說道.

南風也沒有勉強胖子,"吃飯吧,吃完飯去麒麟鎮."

二人在幽州城里吃了午飯,午後動身,西行前往麒麟鎮.

西行不遠,前方路上出現了不少官兵,官兵設置路障攔住了西行去路,對過往行人進行嚴密盤查.

"哪里去?"官兵問道,同樣的話可能說過好多次,那喊話的士兵聲音之中透著疲乏.

"麒麟鎮."南風說道.

"禁行,回去吧."官兵擺手驅趕.

來時的路上南風曾經聽到風聲,東魏的護國真人燕飛雪也有插手虎皮天蟬,這些官兵在此設卡擋路,想必是受她差遣,不過這些官兵也攔不住厲害角色,只能攔些看熱鬧的.

"我們就住在麒麟鎮."南風說道.

"你這語調分明不是本方……"

"我是元天宮的道人,剛游曆回來."南風說的底氣十足,越是撒謊,底氣越要充足,眼神越不能飄忽.

此時道人的地位是很高的,那士兵懶得深究,也不願得罪人,便擺了擺手,讓他們過去.

另外一個士兵自一旁問道,"那和尚,你要去哪里?"

先前問話的士兵沖那人說道,"算了,放他們進去吧,兩個半大孩子,能做得了甚麼?"

二人順利通過,繼續西行.

行走之時,南風不時左右張望,官兵雖然攔住了道路,卻封不住兩側山野,西行之時不時可見各色氣息自道路兩側的山野之中疾馳而過,氣色紅藍者居多,紫氣只見到一道.

走出幾十里,一個彪形大漢自後面追上,呼喝著攔住了二人.

"帶水了不曾?"大漢高聲問道.

南風沒有答話,胖子搖了搖頭.

"他娘的,啞巴啦."大漢見南風眼中無有怯意,感覺落了威風,揚手給了南風一記耳光.

這人下手之時掌上灌了靈氣,南風步履踉蹌,險些跌倒.

"你怎麼打人呢?"胖子上來理論.

"打你怎地?娘的,把吃的拿出來."大漢掄起右掌,將胖子打倒在地.

南風能夠看到此人氣色,此人為藍色靈氣,高他三階,打是絕對打不過的,只能與他干糧,免得惹他怒了,害了二人性命.

南風自胖子的包袱里拿出了干糧,那大漢又搶走了胖子放在包袱里的零碎銀錢,胖子不舍財,追著討要,被他一腳踹倒.

這一腳力度甚大,胖子面色慘白,好久都不曾順過氣來.

早年南風孤身前往太清宗的時候,類似的事情遇到過好多次,沒想到此時還會遇到這等事情,雖然心中憤恨,卻也無可奈何.

"這漢子眼角有道疤,以後練好功夫,定然尋他報仇."胖子手捂下腹,由南風攙著走.

南風沒有接話,行走江湖靠的是修為,王法管不住江湖中人,有些人也不會跟你講道理,誰厲害誰就是大爺,誰弱小誰就是孫子,受欺負還算輕的,連死活都在別人一念之間.

也正因為江湖險惡,他才會不擇手段的幫胖子尋求絕技,以求安身立命,誰都知道偷東西不對,但不偷怎麼辦?

胖子行腳的時間沒有南風長,受了欺負,氣憤難平,一直在咒那搶劫之人.

類似的事情南風遇到的比胖子多,修為不夠,挨打受氣是家常便飯,受了欺辱,連還手都不敢,那些江湖匪類凶殘的緊,說殺就殺,說砍就砍.

行走江湖,靠的是武功修為,心智尚在其次,哪怕心思聰慧,活的也很是狼狽,沒有功夫,只能去偷.打不過人家,挨了打都不敢還手.

"你身上還有錢嗎?"胖子問道.

"有,不用擔心."南風答道.

趕到麒麟鎮時已是半夜三更,令南風沒想到的是麒麟鎮並沒有太多的江湖中人,唯一的一家客棧還有大半的房間是空的.

細想過後,南風明白了其中原委,麒麟鎮現在是風暴的漩渦,若是自這里現身,便會暴露行蹤,那些垂涎虎皮天蟬的江湖中人大多隱于暗處.

此時是不宜夜間行動的,住下之後南風並沒有外出,而是躺臥休息.下半夜,胖子肚痛難忍,他只能爬起來出去請大夫.

送走大夫,又借了罐子開始熬藥,草藥皆有氣味,客棧里的其他客人也是江湖中人,厭惡氣息,便高聲責罵,南風只能將那藥罐挪到街上燒煮.

藥熬好,天也亮了,胖子留在客棧休息,南風打聽到了元天宮的所在,獨身前去.

元天宮就在麒麟山的陽麓,離後山還有二十幾里,元天宮建于兩百年前,規模自然比不得三清祖庭,元天宮只是一處兩進院落,大殿位于前院,後院是道人住的地方,南風來到的時候一干道人正聚在大殿操行早課.

此前他曾經打聽過元天宮的情況,據那行腳的道士所說,這元天宮里有百余道人,但此時聚在大殿里的只有一些老弱病殘,人數也不多,只有二三十.

早課結束之後,道人開伙,吃飯之前,六七個道人自飯堂抬著飯桶向北去了後山.

見此情形,南風心里有數了,元天宮的道人大部分都去了後山,已經開始自虎皮天蟬藏身之處嚴密守護了.

眼下最重要的是確定元天宮今年有無增補授箓之人,要弄清楚這一點,就必須與道觀里的道人進行接觸.

太陽升起之後,南風自正門進了元天宮,知客道人是一名老眼昏花的老道,帶著南風參觀行走,香客是不能去後院的,只在前院轉了轉.

與胖子的人高馬大不同,南風個子不高,老道見他年紀小,便不甚防他,這里平時可能少有外人,上香之後老道便與他自門房喝水說話.

老道說的多是元天宮曆史和道教典故,南風也不敢直接問道觀里道人的情況,只能旁敲側擊,回轉圈繞的引他主動敘說.

授箓最大的作用就是作法,要將話題引到授箓上,就必須表現出對神鬼的好奇,而這也正是世人最喜歡聆聽和詢問的,那老道也並沒有多心,很快說到了授箓,但他並沒有詳說授箓細節.

南風有心詢問道觀里誰的法術最厲害,但此時不比平常,若是問出這個問題,對方很可能會認為他是來打探情況的.

就在南風暗自犯愁之際,外面又來了幾個香客,老道便出去招呼他們.

老道剛走,一個小道童進來了,拎著水壺,前來送水.

南風沒有拐彎,佯裝與老道談話余興不減,直接問道,"小道長,今年貴宮有人授箓沒有?"

"有啊,師父說了,下個月給我報稟授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