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魚目混珠
g,更新快,無彈窗,!

"你這幾年沒干別的,光忙著得罪人去了."胖子搖頭苦笑.

"快把湯喝了,上路."南風起身結賬.

走官道是非少,山賊搶匪也少,走的也快,每日都能走出一百多里,半月之後二人離幽州已不過八百里.

離幽州越近,二人越不抱希望,打尖之時客棧酒肆里多有江湖中人和道門中人談論虎皮天蟬,聽眾人的零碎言語,好似那虎皮天蟬的棲身之處也不是秘密,就在麒麟山陰坡的峽谷里.

那虎皮天蟬極為神異,不但江湖中人和道門中人皆有占擁之心,連朝廷也有心染指,東魏的護國真人燕飛雪也有過問參與.

到得此時二人已經打消了獲取天蟬之心,下月月初各路人馬將齊聚麒麟山,過去看看熱鬧,開開眼界也好.

此外,上清祖庭位于薊州,離幽州不遠,屆時可以順路過去探探情況.

由于對虎皮天蟬不抱希望,南風的注意力就轉移到了與上清宗有關的事情上,上清宗與玉清和太清相比,最大的區別就是上清宗人多,祖庭弟子過萬,加上旁支門派,總數超過兩萬人,是玉清和太清道人的總和.

上清宗有大量的異類弟子,有些旁支甚至整個門派都是異類,上清宗好似也不是一團和氣,異類弟子和人類弟子之間存在很激烈的沖突.

能夠聽到的只有這些浮在表面上的事情,還有就是上清宗與太清和玉清的十字輩分不同,他們是八字輩分,分別為,霧露霜雪風雨雷電,眼下傳到了風字輩,但風字輩此時修為尚淺,不成氣候,雪字輩風頭正勁,護國真人燕飛雪就是雪字輩,此人是個坤道,而且是個禽屬異類.

除了佛光寺,東魏還有一處大型寺廟,名為護國寺,護國寺是一處皇家寺院,鎮寺絕學普渡慈航亦是中土佛教四大神功之一.

胖子的僧袍一直沒扔,南風讓他穿上了,這麼做是為了打聽護國寺的位置.

"你又想偷普渡慈航?"胖子也不傻,知道南風不會沒來由的讓他打聽護國寺的位置.

"天蟬是沒希望了,咱們不能白跑一趟."南風說道.

"你還真是賊不走空啊."胖子咧嘴皺眉.

"你不想學?"南風反問.

二人此時正在大路上行走,等對面的路人過去,胖子搖頭說道,"別偷了,偷一次還不打緊,總偷怎麼成啊,再說了,貪多嚼不爛,我也學不了那麼多啊."

"先別說死,看看再說."南風擺了擺手.

"說定了,不偷了,你敢去,我就在門口吆喝."胖子難得嚴肅.

"行啊,聽你的,"南風也沒有勉強他,"那我不管你了,我得干我自己的事兒."

胖子連連點頭,他的志向是當一個佛門高僧,死了之後能有個好去處,總是偷東西肯定做不成佛門高僧,成佛門敗類倒有可能.

隨後幾天南風開始留心打聽上清宗的情況,一打聽看到了希望,由于上清宗道人眾多,授箓便不似玉清和太清那般嚴苛,很多旁支門派的弟子授箓,只是由門派將授箓弟子的名冊送到祖庭,由祖庭加蓋法印,上表天庭就完成了授箓,並不需要弟子親自到場.

此外,由于上清宗有很多異類弟子,這些異類弟子在入門之前就已經有了高低不等的道行,故此在授箓時也並不遵循逐級升授,是可以越級授箓的,最高可授箓洞淵,也就是二品.

發現了希望,南風就開始摸底細查,路上不時會遇到一些零散道人,與對方攀交,請對方吃酒,然後趁機探聽授箓細節,幾個游方道人所說的情況基本一致,上清授箓甚是寬松,每年兩次,九月九為正授,也就是正統授箓,六月六還有一次補授,顧名思義,就是補充授箓.授箓自上清祖庭舉行,祖庭弟子需要參與儀式,而旁支門派的弟子並不需要親自到場,只需遞送名冊.

上清宗授箓雖然寬松,卻並不草率,授箓只是具備了請神做法的資格,並不表示此人就具備了請神作法的能力,能否請動神靈,還得看自身的靈氣修為是否達到了相應標准,若是修為不足,便是授箓洞淵也無甚作用.

機會是有了,但如何行事還需推敲,眼下有兩條路可以選擇,一是拜入某一處旁支門派,這樣做的好處是非常穩妥,不會出現意外.但也有弊端,一旦進入某個門派,就必須逐級升授,修為不到,門派的主事之人是不會越級報稟的.

還有一個辦法就是弄虛作假,不進入任何門派,篡改其中一個門派的報稟名單,此前天啟子等人曾與他說過,一旦授箓,即便日後被逐出師門,失去的也只是道籍而並非天職,授箓依然有效,天職也依然存在.

如此一來,即便日後被察覺並除名,授箓品階也可以繼續保留.

但這麼做也有利弊,有利的一面是快速迅捷,不受約束,一撮而就,實施難度也不高,成功的可能性很大.但弊端就是一旦授箓,就確定身份了,以後哪怕升授,也只能授上清箓.

他是天元子的徒弟,理應繼承師父衣缽,他最大的夢想是為師父報仇正名,潛意識里也想過接掌太清宗,一旦自上清宗授箓,日後必然不得返回太清,而上清宗也並不承認他的存在,如此一來就成了孤魂野鬼,永遠也沒有正統身份.

猶豫難斷之時,南風再度想起了天元子的教誨,不能猶豫蹉跎,要快速斟酌利弊,事情看似糾結,實則很是簡單,不授箓就無法作法,不作法就沒辦法尋找龜甲天書,找不到龜甲天書就沒希望為天元子報仇,想要為天元子報仇,就必須授箓,而授箓只能授上清箓.

授吧,沒辦法,只能授.

心中有了計較,南風就開始打聽上清旁支有哪些,實則也不用打聽,路上所見到的宮觀幾乎全是上清宗的旁支門派,他需要做的就是從中找出一個,摸清內情,行那杜鵑竊巢之事.

還有二十來天就是今年的補授,不是每一處宮觀都有補充授箓的道人,要想魚目混珠,得找那些不大不小的門派,太大的管理森嚴,不易作假.太小的沒有授箓道人,無法作假.

鼻子下面有嘴,可以打聽,路上不時可以碰到行腳道人,照例攀交,還請吃酒,言之有心入道,卻不知何處可投,本方道人自然知道本方情況,便說了幾處供他參考.

南風拿不定主意,便不曾立刻去投,而是繼續北上,前往幽州.

離幽州近了,沿途的道人和武人更多了,南風又尋落單的道人求教,有人給他指了處道觀,這道觀名為元天宮,位于麒麟鎮,有道士百余人,練氣法門和武功套路還算上乘.

南風沒想到幽州真有一處麒麟鎮,聞聽之後欣喜異常,暗道天助我也,那麒麟鎮位于麒麟山下,不日之後麒麟山將會群雄云集,但眾人的目標都是虎皮天蟬,元天宮的道人乃是地主,他們自然不會坐視外人得到天蟬,屆時他們的心思都在虎皮天蟬上,正好方便他趁機取事.

但是有一條,只是不曉得元天宮今年有沒有補授之人,只要有補授之人,元天宮就會前往祖庭遞送名錄,哪怕遞送的是洞神箓,也可以設法加上一個較高的品階.

打定主意,南風便加快了速度,日夜兼程,急赴幽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