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山中鬼宅
g,更新快,無彈窗,!

二人聞聲面面相覷,這笑聲詭異尖利,不似出自活人之口.

對視之後,胖子沖北方努了努嘴.

南風皺眉歪頭,沒有言語.

"去呀."胖子又努嘴.

"你怎麼不去?"南風撇嘴,那女子的笑聲實在陰森,他此時只感覺頭皮發炸.

"我怕鬼."胖子倒是實誠.

"你怎麼知道我不怕?"南風問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與那兩個武人也無甚交情,還是不要去了.

"你是道士."胖子說道.

"你還是和尚呢."南風坐了下來.

胖子先前也只是擠兌他,並不想真的激他過去,見他坐下,問道,"這火是點還是不點啊?"

南風沒有立刻接話,點火會暴露二人行蹤,不點火周圍就一片漆黑,也不安全.

斟酌過後,南風自胖子手里拿過火撚子,吹著之後引燃了柴草.

待得篝火燒起,又拿了著火的樹枝四處放火.

胖子也起身幫忙,二人很快點燃了周圍的雜草,夜晚有風,是南風,向北吹,山火向北燒.

此時放火燒山是死罪,但沒被人抓到現行就不怕,眼下自身安全最要緊,顧不得山中草木了.

山火一旦燒起,火勢越來愈大,南風拉著胖子躲在暗處,借著火光向北眺望.

"那里是不是一個宅子?"胖子伸手北指.

南風沒有答話,借著火光可以看到前方山坡上有一處很大的宅子,那宅子很是老舊,不似當下的建築風格,當為前朝舊物.

不知為何,南風總覺得那宅子有些怪異,但究竟哪里怪異他也說不上來.

"這荒山野嶺的,怎麼會有個大宅子?"胖子很是疑惑.

"那宅子有古怪,別靠近."南風說道,他此時離那山腰的宅子不過三里遠近,能夠看到那宅子高大的外牆和飛簷門樓,還有那兩扇緊閉的木頭大門.

"我也沒想靠近啊."胖子說道.

山火一直向北蔓延,隨著火光的北移,南風終于發現了問題的所在,那處宅子只有黑白兩種顏色,沒有任何雜色,這便說明那是一處並不存在的宅院,是由鬼氣幻化而成的.

鬼氣幻化的事物都會有黑氣發出,但黑氣在黑夜之中不易辨察.

"那是一處鬼宅."南風說道,

"我也沒以為它是人宅啊."有火光壯膽,胖子便不害怕,拿了一個火燒,掰開遞給南風一半.

南風伸手接了,卻沒有急于咬嚼.

山火繼續向北蔓延,在離那宅子半里遠近時火勢忽然減弱,又過了片刻,山火竟然滅了.

二人再度面面相覷,隨後不約而同的轉身想跑.

一轉身,二人同時驚呼後退,二人身後站著兩個年輕女子,這兩個女子先前就站在二人身後,一轉身,正與那兩個女子對臉.

胖子受驚不小,想要念經卻語無倫次,"阿彌陀佛,如來佛祖,觀音菩薩,玉皇大帝……"

"玉皇大帝是我們道家的."南風雖然吃驚卻不似胖子那般震驚,他能夜視,而眼前的這兩個女子樣貌並不恐怖,恰恰相反,她們長的很是俊俏,身形婀娜,紗衣素裹.

"先借來用用,還站著干啥,快動手啊."胖子緊靠南風.

"不急,不急."南風強作鎮定,其實他哪是不急,他壓根兒就不會抓鬼.

南風和胖子說話的時候,那兩個年輕女子一直拈著衣襟,沖二人吃吃的笑.

"呔,你們是什麼人?"胖子色厲內荏.

那兩個年輕女子對視一眼,又笑.

"她們不是人."南風沉聲說道,這兩個年輕女子氣息有異,所穿衣裳也只有黑白二色,鬼魂化人,只能幻出黑白,幻不出其他顏色.

"那我們是什麼?"其中一人邁步上前.

南風並未退後,而是側身歪頭,一臉輕蔑,"人為陽,鬼屬陰,人間不是你們該來的地方,早些走了,若敢放肆,我就挖了你們的墳塋,暴了你們的尸骨."

那女鬼聞言面色大變,衣袖一揮,一股陰冷之氣急襲而至,"好大的口氣,讓我秤秤你的斤兩."

那陰氣無形有質,南風反應不及,受了個正著,跌撞後退,險些摔倒.

胖子見對方動了手,高喊前沖,想要幫忙.

那女鬼衣袖再揮,胖子無有靈氣修為,更加耐受不住,哎呀一聲,倒飛而出,跌于五步之外.

南風雖然不會法術,卻會武功,穩住身形之後墊步躍起,凌空踢踹.

那女鬼站立未動,任憑南風的右腳穿身而過,隨後轉身抬腿,將南風踹了出去.

南風站立不住,撲倒在地.

女鬼得手之後並未追擊,而是歪身嘲笑,"還以為你們有多深的道行,就這點三腳貓的功夫?"

胖子爬起之後過去拖拉南風,"你打不過人家,還敢那麼牛?"

"我哪知道嚇不住它們."南風站立起身,抓過胖子的包袱急切尋找.

胖子唯恐那兩個女鬼趁機來襲,便擋在南風前面,回頭問道,"你找啥啊?"

"那個法印呢?"南風問道.

"什麼法印?"胖子問道.

"尼姑庵帶出來那個."南風說道,他此前曾在尼姑庵發現一枚太清道人的法印,法印乃天授之物,有驅邪避鬼之效.

"在包里,哎呀,過來了,咋辦?"胖子急問.

"童子尿是陽溺,鬼怕這個,先撒泡尿頂著."南風急切尋找,胖子的包袱里滿是雜物,那枚法印體積不大,不易尋找.

天色黑暗,胖子見不到女鬼樣貌,看不到便往難看了想,見對方走來,情急之下扯開腰繩亮出了兵器.

那女鬼本欲上前,見胖子脫了褲子,便止步歪頭,笑謔看他.

另外一個女鬼也在笑,亦是嘲笑.

"看你人高馬大,還以為是個人物,不曾想卻是錯看了你."那動手的女鬼邁步上前.

"你倒是尿啊."南風催促.

"你尿個給我看看."胖子驚慌之下竟然尿不出來.

"姐姐,帶他們回去,莫要讓山主久等."不曾出手的那個女鬼在後面說道.

後者聞聲點頭,右手伸出,掌心憑空多出一卷繩索,自扯一端,拋出另外一端前去捆縛胖子.

胖子不得夜視,看不到魂氣凝變的繩索,繩索一到立刻就被捆住.他腰繩已解,失去了雙手的抓縛,褲子瞬時堆在了足踝.

眼見胖子被擒,南風顧不得多想,咬破舌尖,沖著捆縛胖子的繩索吐出一口血唾,舌尖血亦是純陽之物,血唾噴至,魂氣變化的繩索瞬時消散.

"快跑."南風高聲喊道.

胖子此時正在提褲子,剛把褲子提上,另外一個女鬼拋出的繩索已經近身,又把他捆了個正著.

南風見狀再度吐出血唾,將那繩索化掉.

此時那年紀較大的女鬼再度沖至,南風已無唾沫可吐,便自包袱里胡亂抓了件東西扔了出去,"看法寶."

那兩個女鬼聞言急忙側身閃避,未曾想南風所說的法寶竟然只是個半截火燒.

南風扔出火燒,拉著胖子就跑.

胖子一邊跑一邊捆紮腰繩,腰繩尚未捆好,兩根黑色繩索便自二人身後急追而來,將二人捆了個結實.

那兩個女鬼一扯一帶,把二人拽了回去.隨即離地升空,提著二人向北漂移.

"你這道士當的真窩囊啊."胖子唉聲歎氣.

"你這和尚當的不窩囊."南風也很是沮喪,道士和尚都是抓鬼的,此番竟然被鬼抓了.

"快想想辦法啊."胖子叫道.

"你怎麼不想?"南風無計可施,自由的時候都打不過人家,此番被捆的跟個粽子一樣,如何與人家打斗.

"住口,"提著南風的那個女鬼陰聲訓斥,"放火燒山,好大的膽子,且看山主如何發落你們."

"你家山主是誰呀?"胖子歪頭上望.

那兩個女鬼不曾答話,倒是北方的那處鬼宅又傳來了詭異的笑聲,"嘻嘻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