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決勝千里
g,更新快,無彈窗,!

若是得手,出來之後便往西走,此時步伐就要偏重,正北有個老僧,此人較為肥胖,要模仿他,帶了重物,也只能模仿他.81中文網

但此人住在正北木樓,要想往西走就得有合理的理由,這時貓就會派上用場,貓是認識他的,到時候貓會叫,而他則要出聲音驅趕,聲音要模仿那肥胖老僧,但他不知道那老僧是怎樣的語調.

若是一切順利,就可以假裝驅趕野貓,向西進入塔林.

一旦進入塔林,就要往西北方向移動,借著塔林的掩護,自正西和西北兩處木樓僧人的視線死角進入樹林,進入樹林之後繼續往西北方向移動,那里有一棵大樹位于圍牆東面,可以借著大樹的掩護翻牆而過.

到得此時仍不算大功告成,還得設法藏匿八重寶函,八重寶函很是沉重,帶著它逃走多有不便,只能將它暫時藏匿在安全區域,等事後再來挖取.

藏匿寶函的地方需要尋找,藏匿之後的逃走路線也得確定,不能留下蛛絲馬跡,不然會被對方循跡追蹤.

藏匿地點的選擇很費心力,若是舍利子失竊,佛光寺會有兩種可能,一是密不外傳,僅限高層知曉,封鎖消息的同時暗中追查.還有一種可能就是公之于眾,舉全寺之力進行尋找.

若是後一種情況,藏匿地點就要非常謹慎,因為對方可能猜到竊賊會因為八重寶函太重而將它就近掩埋.佛光寺有五六百僧人,可以輕易尋遍周圍這幾處山峰,埋的稍有破綻,就會被他們現.好不容易偷出來,又被人找回去,那就背時到極點了.

但是將八重寶函帶走也不太可能,此物太重,帶了肯定會影響度,自茅房邁步開始算起,半刻之後就會有人途經石塔前往茅房,屆時就會現舍利子失竊,也就是說他要在這半刻鍾之內盜走舍利子並逃走,時間太短,根本不可能帶走,還得埋.

最終南風選定了一處掩埋地點,西山有一條鄉人偷薪走出來的小路,掩埋地點就在小路中央.

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但要想做到安全,還要注重細節,直接挖坑埋了會留下新土痕跡,得選石板一塊,上覆兩寸泥土,泥土上要有雜草附著,一旦得手,掀開石板將八重寶函藏匿其下,然後放下石板,石板上的雜草就是最好的掩護.

選石板,挖坑,覆土,移栽雜草,僅這一個環節就用去了南風三天時間,之後還要等待石板上的雜草長大.同時還要防止在掀開石板時泥土和雜草會脫落,還要以樹皮擰細,穿過雜草茅根將泥土和雜草與石板緊密連接.

選好了藏匿地點,南風又開始准備逃走路線,一旦現舍利子失竊,寺廟內眾人立刻就會通過行竊手法判斷出偷走舍利子的人沒有很高的靈氣修為,他們極有可能自各處設卡盤查,故此,在動手之前,應該將胖子先行遣走,讓他自遠處等待,事成之後快離開,與胖子會合.

逃走路線很難選擇,由于丟的是命根子,佛光寺勢必會玩命的尋找,他在逃走時難免會留下踩踏痕跡,若是他們現樹上有斷裂的樹枝,怕是會根據樹上的痕跡判斷出他的靈氣修為,由此縮小尋找范圍.

觀察過周圍地形之後,南風決定鋌而走險,走水路,此處西南有一條江河,流向正東,那條江河水流湍急,隨流而下可以快離開.

決定走水路,南風就沿著河流向東勘察了兩百里,他得確保前方水道沒有懸崖,不摸底細就跳進水里,萬一有個巨大的瀑布就後悔莫及了.

水道的流經區域也決定了與胖子在哪兒會合,向東兩百里有一處名為顯郊的鎮子,那里可以作為會合地點.

到了這里還不算完,南風還進了鎮子,確定鎮子里有一處客棧,這才原路回返,凡事都要做好最壞的打算,胖子曾在佛光寺掛單,又曾被佛光寺驅逐,他是可疑對象之一,若是佛光寺打聽過後知道他們曾在宿州住過,又在事之後不見了,就會極力追蹤二人.

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只要佛光寺用心尋找,別說兩百里了,就算跑出兩千里都能被他們找到,一旦被找到,他們要有不在場的證據,要想有不在場的證據,就必須與胖子一起離開宿州,步行前往顯郊鎮住店,住店時最好做一件引人注意的事情,讓那里的人知道他是和胖子一起住店的.

隨後可以假裝生病,用被子做一個假人,讓胖子伺候湯藥,讓伙計朦朧見到,如此一來,就能證明這幾日他在顯郊,而且是臥病在床.

到此仍不算完,逃走時跳進水里不能用靈氣禦寒,得讓自己受染風寒,屆時追蹤之人若是趕到,就看不出破綻了.

確定了計劃,南風一遍又一遍的推敲,模仿左腳拖地僧人的腳步用了半個月,但令他苦惱的是他在西山,雖然能看到佛光禪院,卻無法聽到那肥胖僧人說話,聽不到他說話自然就無法模仿.

苦思之下,南風終于想到了辦法,親身前往佛光寺,捐了十兩銀子的香油錢,雖說眾生平等,但捐錢多的信徒能被獲邀前往齋堂吃一頓齋飯,當日獲邀吃齋的有五個人,吃飯的地點在齋堂旁邊的房間,那里是接待居士的地方,南風坐在靠外的位置,將窗紙戳破,留心觀察,等到那肥胖僧人路過時,起身推開了房門,"不小心"碰到了那肥胖僧人,終于聽到後者說了句"南無阿彌陀佛."

隨後南風沒有再與任何人交談,離開寺廟之後自無人處靜心琢磨,將語調的特點牢牢記住,努力模仿,以求亂真.

萬事俱備,只欠東風.

何為東風,確定舍利子的位置就是東風,很多寺廟都有地宮,重要事物往往藏在地宮,動手之前得確認舍利子是放在石塔內部,還是放在石塔下面.

但要想確定這一點,就必須等僧人打開那道朱漆大門,舍利子是聖物,也不輕易示人,胖子所說的臘月初八是佛祖證道之日,可能只有到了那一天大門才有開啟的可能.

但此時是四月初,離臘月還有八個月,到了那時山中草木就落葉了,也無處藏身了.

既然無法求證,就只能推斷估算,地宮都是藏東西的,石塔這麼明顯,便沒有藏的必要,石塔下有地宮的可能性不大.

石塔內部有機關的可能性也不大,這些高僧就是最強有力的保護,連他們都保不住舍利子,多幾個機關也是白搭.

思慮過後,南風認為實際已經成熟,可以動手.

在動手之前,南風又將細節推敲了一遍,忽然想起正北山中還有一處鍾樓,那里居高臨下,能夠看到佛光禪院里的情況.

想及此處,南風暗暗後怕,細節決定成敗,幸虧動手之前想到了這一點.

但觀察過後,他沒有了顧慮,此時山中草木已經吐綠,自鍾樓里看不到禪院里的情況.

即便決定動手,南風仍然等了三天,這是為了讓母貓產崽.

三日之後,萬事俱備,南風與胖子離開蘇州,前往顯郊.

去到顯郊,投店,要想引人注意很簡單,"撿"到二兩銀子,交給店主尋找"失主",然後咳嗽幾聲.

投店之後暗中離開,趕回佛光寺.

抱貓翻牆,經小路到茅房,自茅房拖腳走到石塔.

打開銅鎖,去二層拎上黃布包裹的八重寶函,出來向西,放下貓,貓叫,向西驅趕.

進入塔林,不用靈氣,憑借體力翻牆而過,與貓道別,向西移動.

掀開石板,藏好寶函,奔至江邊.

縱身入水,隨流而下,回到顯郊,臥病在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