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會合圖謀
g,更新快,無彈窗,!

由于沒有睡意,南風便結了賬,又沽了一壺酒,趁著夜色離開客棧去往宿州.8 『Δ1 中文 網

施出身法,天亮之前便趕出了百十里,略作休息,再度上路,一天下來,跑出三百多里,這已是他的極限,渾身酸痛,丹田氣海徹底掏空.

兩日之後,南風趕到了宿州,自城里買了個葫蘆,打上香油,去佛光寺尋胖子.

他的衣服非常破舊,但還有比他更破的,去佛光寺上香的大部分是窮苦百姓,也不知道是去求什麼,實則不管是神仙還是菩薩,都不會無端給予,上香許願除了得個心安,求個希望,也無甚作用.

你去上香許願,菩薩讓你如願,事後你再拿了香燭去答謝還願,如此一來,菩薩豈不成了受賄徇私,拿人好處?

到得山門,南風停了下來,按照教規,道士是不能進寺廟的,但他不曾授箓,也沒有穿著道袍,進了也沒什麼大礙,用胖子的話說就是'少進幾次總不妨事.’

就在南風想要拾階而上之時,胖子竟然出來了,腋下夾著鋪蓋,被幾個僧人推搡著攆了出來.

一年多不見,胖子又長高了,已近八尺,也更胖了,幾個僧人推搡的很是吃力,胖子不想走,一直在好言相求,但那幾個僧人並不理會.

胖子無意回頭,見到南風站在台下,瞬時換了副嘴臉,"甚麼寺廟,如此欺辱外來僧人,一群小人,佛爺不屑與你們為伍."

言罷,轉身沖南風跑來,"哈哈哈,想煞我也."

"人才呀,又被攆出來了?"南風想笑卻沒笑出來,因為他忽然想到自己也是被攆出來的.

"胡說甚麼,這佛光寺不是善處,佛爺住的煩了."胖子伸手抓住了南風的衣領,一用力竟然單手把他提了起來,"你咋就不長個兒呢?"

南風尚未答話,山門處的僧人開口反駁,"可惡的正德,休要胡言,佛光寺乃清淨之地,佛門八戒你多有違破,怎能留你?"

山門內外多有香客,聽到爭吵紛紛駐足,胖子臉上掛不住,高聲喊道,"你血口噴人,再敢胡說八道,佛爺撕了你的嘴."

"你且來撕!"那群僧人並不懼怕胖子.

"你們以多欺少,都是小人,君子報仇十年不晚,你們給我等著."胖子怯了.

"你能給我放下來嗎?"南風歪頭看向胖子.

胖子這才想起還抓了南風在手里,聞言急忙將他放下,借著與他敘舊說話掩飾自己不敢上前打人的尷尬.

"看來我來的正是時候."南風笑道.

"是啊是啊,我正愁無處尋你,你竟來了."胖子也很高興.

"走吧,找地兒說話去."南風轉身先行,這里人多眼雜,不宜多說.

胖子將鋪蓋背在肩上,跟在南風後面,兒時二人的身高雖有差距,卻不似現在這般明顯,胖子身高異于常人,著實高大,南風只到他的肩膀.

回城途中,胖子一直在講說自己在此處受到的不公平待遇,說來說去無非是自己辛苦勞作,佛光寺卻不管飽.

此時有些寺廟是有田產的,佛光寺就屬此類,這些土地僧人一般自己不耕種,都租給農人,有時也會留下一部分,胖子來此不久就被派去種地了,也沒撈著學習經文.

臨走之前南風曾留下不少金錢給胖子,問起胖子為什麼不用金錢購買米糧,胖子閃爍其詞,但他心機不深,沒說幾句就被南風問出了實情,佛光寺戒律森嚴,嚴禁僧人私出化緣,夏秋時節地里還有東西可吃,到了冬春就沒有了,胖子受不住餓,便偷著跑出去幾次,結果被好事之人給告了,胖子不敢光明正大的購買米糧,又受不了過午不食的規矩,餓的難受就難免干些偷雞摸狗的事情,按照胖子的說法,他偷雞摸狗都是留下了錢的,但對方仍然循著痕跡找上門來,有個一兩次之後,佛光寺就煩了,于是就有了剛才的一幕.

"葫蘆里是什麼?"胖子指著南風拎在手里的葫蘆.

"香油."南風說道.

"給我喝幾口."胖子伸手討要.

"不至于吧?"南風皺眉歪頭.

"什麼不至于,東魏怕是沒有比宿州更窮的地方了,你把我撇在這里,自己去玉清宗好吃好喝,好不仗義."胖子伸手抓那葫蘆.

"別鬧了,喝油會拉肚子的,"南風歪身避開,自包袱里拿了那壺酒出來,"這個給你."

胖子接過,拔掉木塞,"哇,哪兒來的."

"我在外地帶回來的."南風隨口說道.

"你呀你,你去享福,把我留在這里受苦."胖子喝了口酒,砸吧嘴,很享受.

"你是只見賊吃肉,沒見賊挨打."南風苦笑搖頭,胖子在這里雖然過的清苦,卻安全的很,而他過的提心吊膽,如履薄冰.

宿州是禁酒的,胖子也不舍得多喝,喝過一口就將酒壺塞進了懷里,他人高馬大,僧袍又寬,揣了個酒壺也不甚明顯.

胖子饑餓,南風就帶他進城吃飯,吃的是包子,拳頭大小,胖子一口氣吃了十幾個,南風看的目瞪口呆.

胖子見南風神情有異,便停止咀嚼,問道,"錢不夠嗎?"

"夠了."南風點頭.

"那再來幾個."胖子沖店主吆喝.

"以前怎麼沒現你這麼能吃?"南風問道.

"知道我為啥把干的分給你們,自己喝湯嗎?喝湯好孬能混個水飽,"胖子嘴里有食物,說話含混,"小時候我就沒吃飽過."

"對了,我遇到大哥了."南風說道.

"大哥?大哥現在在哪兒?"胖子停止咀嚼.

"在長安,他學了武藝,現在在大司馬手下當差."南風說道,實則除了呂平川,他還知道大眼睛的事情,但此事關系重大,他不准備告知胖子.

當年在長安,呂平川對胖子還是很照顧的,得知呂平川謀了好差事,胖子真心為他高興,但隨後就開始念叨南風和呂平川都會武藝,而他什麼都不會.

"這里不是說話的地方,快些吃,吃完找地方住下,好生謀劃."南風說道.

此前二人曾經合謀過八部金身一事,故此胖子知道南風要跟他謀什麼,將手里的包子吃完,剩下的兩個揣進懷里,跟著南風找地方落腳.

南風沒有住店,而是自偏僻位置租了個小院兒,此事難度極大,耗時必定漫長,單獨居住,行事較為方便.

古人認為單數為陽,雙數為陰,陽宅都是單數,尋常農家只有三間房子,家境好一點的有兩間廂房,這個小院就是三間正兩間廂.

房子里什麼都沒有,當真是家徒四壁,但好孬還有鍋灶和土炕,簡單清掃之後,二人安頓了下來.

"將佛光寺的情況告訴我."南風說道.

胖子此時正抓著酒壺聞嗅酒氣,聞言點了點頭,剛想說話,南風又道,"你當日前往掛單,是與人好處還是用了名帖?"

"我給那知客僧送錢啦,"胖子說道,言罷,一副悔恨莫及的神情,"我忘了這茬兒,那家伙推我出門,我應該吆喝出來,讓他跟我一起倒黴."

"別,那是小人之舉,"南風擺了擺手,"說吧,不要漏掉細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