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兩只天蠶
g,更新快,無彈窗,!

看罷前方景物,南風收回了視線,"你師父在哪兒呢?"

諸葛嬋娟邁步前行,"就在前面."

沒走多遠,前面出現了一處低矮的窩棚,窩棚里有簡單的鋪蓋,但里面沒人.

"人呢?"南風問道.

諸葛嬋娟抬頭看天,"三更了,師父師娘應該在龍潭附近,咱們別過去,在這里等."

"那個圓形的水潭就是你所說的龍潭?"南風舉目遠眺,由于水潭周圍有霧氣縈繞,景物顯得很是恍惚.

諸葛嬋娟點了點頭,"那水潭是一處直通東海的海眼,到了冬天天蠶會經水道回東海過冬,往年這個時候它早已走了,今年師父發現了它,以禦米浸桑令它上癮難舍,這才滯留至今."

南風尚未接話,諸葛嬋娟再度說道,"天氣越冷,天蠶反應越是遲鈍,師父和師娘打算今晚捉它,眼下正是緊要關頭,莫要大聲喧嘩,以免驚走了它."

南風剛想接話,諸葛嬋娟又道,"若是一切順利,我們不日就要離開,李朝宗眼下就在長安等待,我們一出山他就要下聘定親."

南風本想問李朝宗多大年紀,但諸葛嬋娟好似壓根兒就沒准備他接口,緊接著又道,"李朝宗有六房妻妾,聽說都是絕色人物,我雖然長的不丑,與那些以色侍人的女子相比還是不如,李朝宗娶我只是為了與師父結親攀交,並非真的對我鍾意,你大可放心,便是知道你娶了我,他也不會殺你泄憤."

"我得罪的人里他算最不厲害呀."南風笑道,太清玉清是華夏正統宗教,根深蒂固,影響深遠,威震四方,高手如云,李朝宗只是綠林人物,與太清玉清不在一個層面.

"你都得罪了誰?"諸葛嬋娟問道.

南風沒有立刻答話,他在想要不要把玉清和太清之事告訴諸葛嬋娟,此事有利有弊,有利的一面是有可能嚇退諸葛嬋娟,不利的一面是一旦說實話就會暴露自己.

斟酌過後,南風笑著搖了搖頭,諸葛嬋娟身上匪氣很重,天不怕地不怕,怕是嚇不走她.

"說啊,我看看是哪個門派?"諸葛嬋娟出言催促.

"你師父很厲害嗎?"南風岔開了話題,若是尋常人物,李朝宗也不會與之攀交.

諸葛嬋娟面有得色,"我師父乃當今岐黃第一聖手,姓王,名仲,人稱北藥王,因為喜怒無常,飄忽善惡,又被人稱為活無常."

南風這幾年多在山中修行,少涉江湖之事,也不曾聽過這個名號,便問道,"還有個南藥王嗎?"

"那是我師父的師弟,但他不得通靈,跟師父差了老遠."諸葛嬋娟說完鑽進了窩棚.

南風回頭,只見諸葛嬋娟拿了條毯子出來,出來之後用力一抖,抖的塵土飛揚,"來,披上,真夠冷的."

南風皺眉看著諸葛嬋娟,他很少得到別人的照顧,諸葛嬋娟的舉動令他很不適應.

"干嘛,嫌髒啊?"諸葛嬋娟瞪眼.

南風急忙道謝,接過毯子披在了身上.

諸葛嬋娟一屁股坐到南風旁邊,將毯子扯過一半兒,"給我點兒呀,對了,剛才把你袍子燒了,等出去給你做身新的."

在遇到諸葛嬋娟之前,南風與女人交往不多,似這種貼肩而坐從未有過,諸葛嬋娟身上雖然藥味很重,卻也有少女氣息,也不知是喜歡還是忐忑,是慌亂還是排斥,總之令南風很是緊張.

"看我干嘛?"諸葛嬋娟歪頭問道.

南風急忙收回視線看向遠處,"你剛才說你師父能通靈?"

"我師父兼職陰差,可以往來陰間,很厲害吧."諸葛嬋娟更加得意.

南風恍然大悟,江湖中人與道士有諸多不同,但最大的不同就是道士有天職在身,可以請神禦鬼,而江湖中人沒有這種能力,王仲是岐黃聖手,毒術和醫術其實是互通的,他可以救人自然也可以殺人,再加上此人兼職陰差,那就更了不得了,在是非黑白之間總會有灰色地帶,灰色地帶是黑還是白,完全由人情決定,舉例說事,本該三更死,王仲說個情,死在了三更尾.若是得罪了他,暗地發壞,就可能死在三更初.

"我也想過了,能在這里遇到你也算是緣分,"諸葛嬋娟看著遠處,"你在正確的時間出現在了正確的地方,還挺對我眼緣,選不如撞,就你了,你大可放心,我不會卸磨殺驢,師父師娘回來我就求他們同意我們的婚事."

"你還是殺吧."南風哭笑不得.

諸葛嬋娟本來還在茫然出神,聽得南風這話態度陡然轉變,橫眉怒視,"你還真是屬驢的,牽著不走打著倒退,你以為我嫁不出去是吧?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長的跟個三寸釘一樣,還沒我高,你當你是呂布潘安啊?"

南風沒想到諸葛嬋娟說翻臉就翻臉,也可能是諸葛嬋娟很是真誠,他雖然受了諷刺卻並不想反諷,"哪止三寸,怎麼也有幾十寸,再說了,我還小,個子還會長."

"少給我廢話,直說吧,你願不願意?"諸葛嬋娟板起了面孔.

"小聲點兒,你師父師娘還在抓天蠶呢,嚇跑了天蠶可了不得."南風顧左右而言他.

"你願不願意?"諸葛嬋娟瞪眼追問.

"容我想想."南風先行緩兵.

平心而論,諸葛嬋娟還是不錯的,長的好看,真誠大方,對他也好,但不知為何南風對諸葛嬋娟卻並沒有很強烈的感覺,可能是諸葛嬋娟出現的太早,他還沒有准備好.也可能是諸葛嬋娟不是他喜歡的類型,要說不是他喜歡的類型也不貼切,因為此前他從未想過自己以後要討個什麼樣的老婆.又可能是諸葛嬋娟出現的太過突然,二人之間推進的太快,還不曾互相了解.

"喂,想好沒有?"諸葛嬋娟催促.

"那個,你平時……"南風欲言又止,第一次見面諸葛嬋娟就想與他同床,且不管諸葛嬋娟的動機是什麼,都有輕浮之嫌,他想確認一下諸葛嬋娟平日是不是這麼隨便,說到一半就沒了下文,乃是因為想到諸葛嬋娟還是處子之身,若是平日輕浮放蕩,也不會保住童貞.

"說呀."諸葛嬋娟又催.

"你的性子能不能別這麼急?"南風無奈歎氣.

"不能,快說,敢說不願意,馬上毒死你."諸葛嬋娟恐嚇.

南風最討厭要挾恐嚇,本來還在猶豫,此番反倒拿定了主意,"你這麼凶,我不喜歡."

"你說什麼?再說一遍!"諸葛嬋娟抬高了聲調.

南風尚未答話,東方忽然傳來了噗通之聲.

南風循聲望去,只見那水潭上方的霧氣出現了異動,由于有霧氣遮擋,看不到具體情況,不過根據先前傳來的聲音來看,當是有重物落水.

就在二人緊張張望之際,水潭區域又傳來了一聲悶響,那聲音如同婦人用棒槌敲打曬干的綿被.

"老太婆,守住了,莫要讓它逃回去."老年男子的聲音.

"啰嗦什麼,快拿下它."老嫗的聲音.

在二人呼喊之時,水潭周圍的霧氣之中出現了一條奇異的蛇形動物,此物自然是那龍齒天蠶,此時天蠶的頭尾皆在霧氣的遮擋之中,看不真切,只見青色軀干,此物很是像蠶,只是極為龐大.

那天蠶急于逃回水潭,幾次嘗試都被老嫗攔住,眼見不得入水,只得轉身逃往別處.

"哪兒去了?"老嫗的聲音.

"想必是縮了身軀藏在暗處,快用五行靈盤尋它."說話的自然是那藥王王仲.

短暫的安靜之後,遠處傳來了老嫗的驚叫,"怎麼有兩條?"

不等王仲答話,老嫗的高喊再度傳來,"阿娟."

"師娘,我在."諸葛嬋娟高聲回應.

"周圍可見天蠶?"老嫗喊道.

諸葛嬋娟急顧左右,"沒有."

"王老二,咱兒子造化了,竟有一對天蠶."老嫗喜不自勝.

"先抓眼前這只."王仲喊道.

"正北三丈."老嫗又喊.

"在這兒,快來幫忙."王仲的聲音里透著歡喜.

"阿娟,來守住龍潭."老嫗高呼.

諸葛嬋娟答應一聲,提氣躍起,前往幫忙.

諸葛嬋娟一走,南風轉身就跑,那老嫗可能帶有尋找龍齒天蠶的家什,他曾經服用過龍齒天蠶,龍齒天蠶的藥性自然會在他身上有所存留,對方無疑把他當成了天蠶,聽那老嫗的語氣,貌似是想抓到這一公一母給她那死鬼兒子,得趕緊跑,留在這里搞不好會被砍頭放血.

那師徒三人此時正在合力捕捉那只倒黴的龍齒天蠶,南風催動靈氣,亡命狂奔,到得三十里後收斂靈氣,改變方向,向東奔逃.

由于不知道對方手里名為五行靈盤的東西能窺探多遠,南風便不敢松懈,自三更跑到四更,自四更跑到五更,天亮之後還不敢松氣,一直跑到辰時實在跑不動了,恰好山腳下有處山洞,扔了石頭進去,不見異動,這才藏身其中,如釋重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