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五大奇藥
g,更新快,無彈窗,!

南風聞言心中一凜,真是龍齒天蠶.

"龍齒天蠶是什麼?"南風問道,他所吞服的是天啟子帶回的天蠶粉,並沒有見過天蠶真容,更不知道它有何用處.

"一種極為罕見的異蟲."諸葛嬋娟拿過南風手里的那把刀,自前面揮砍開路,"快些走,別讓師父久等."

南風對諸葛嬋娟的回答並不滿意,又問道,"龍齒天蠶有什麼用?"

"龍齒天蠶乃上古五大奇藥之一,神異非常,能脫胎換骨,起死回生."諸葛嬋娟說道.

"這東西長什麼樣兒?"南風繼續追問.

諸葛嬋娟只當南風好奇,未作他想,說道,"龍齒天蠶乃祖龍遠親,棲生東海,體長八尺,粗若童臂,青身碧眼……"

"等等等等,"南風打斷了諸葛嬋娟的話頭,"你親眼見過這東西?"

"對呀,昨夜還見到過."諸葛嬋娟說道.

"八尺有這麼長啊."南風伸展雙臂.

"那物不是俗胎凡種,活著的時候能夠隨意變化大小,我見到的這只就是這麼大."諸葛嬋娟說道.

南風點了點頭,他此前服下的粉末是裝在一個小瓷瓶里的,若是活物有八尺長短,怕是一口米缸都裝不下.

諸葛嬋娟沒有再接上文,而是問了個南風臉紅的問題,"你有過夢遺不曾?"

見南風咧嘴不答,諸葛嬋娟又問了一遍.

雖不知道諸葛嬋娟為何有此一問,南風仍然搖了搖頭.

諸葛嬋娟停了下來,歪頭思慮,想了片刻自身上一處口袋里摸出一個竹筒,拔掉木塞,自里面倒出一條黃色的蠕蟲,那蟲子有中指粗細,一寸多長,長的好生惡心.

"吃了它."諸葛嬋娟將蟲子托在掌心,遞向南風.

南風皺眉看著那惡心的肥蟲,"這是什麼玩意兒?"

諸葛嬋娟再度遞送,"糊塗蟲,吃了它就能掩蓋你純陽之氣,若是不然,師父就會發現你還是童子之身."

"這麼惡心,打死我都不吃."南風連連擺手.

諸葛嬋娟看了看南風,又看了看手里的蟲子,也沒有勉強南風吃它,收起那蟲子,又歪頭沉吟,短暫的思慮之後雙手連動,等到動作停止,手里已經多了幾樣東西,左手是兩顆很小的藥丸,一紅一黑.右手是少許紅色粉末,還有一小塊白色的東西,也不知是白骨還是白石.

諸葛嬋娟的動作異常快速,南風甚至不曾看清這幾樣東西她是自哪個口袋里掏出來的.

"喏,把它們吃了,也能掩蓋."諸葛嬋娟將左手東西倒進右手,以右手遞給南風.

"什麼東西呀?"南風不敢吃.

"放心吧,沒毒."諸葛嬋娟瞅了他一眼,"看你那德行,我要毒你,你現在都涼尸了."

南風想了想,感覺諸葛嬋娟說的確是實情,便接過那些東西,仰頭吃了.

"給,"諸葛嬋娟遞過一只小巧水袋,"送送."

"你動作如此快速,不當偷兒實在屈才."南風壓根兒就沒看清她自哪兒拿出的水袋.

"動作不快怎麼下毒?難不成把對手綁了撬牙灌藥?"諸葛嬋娟笑道.

南風點了點頭,諸葛嬋娟說的有道理,下毒的關鍵不是毒藥是不是猛烈,而是能不能做到不露形色,下毒高手都是在舉手投足之間給對手下毒的,對方中了毒還不知道是怎麼中毒的.

"你今年多大了?"南風走在諸葛嬋娟後面.

"十七,你呢?"諸葛嬋娟反問.

"十五,你們住在哪兒啊?"南風答問.

"就在山坡東面."諸葛嬋娟抬刀東指.

"我來吧."南風想要代替諸葛嬋娟,開路這種粗活兒不該女人干.

"哈哈,這麼快就開始心疼我啦,"諸葛嬋娟甚是得意,"我比你大,還是我來吧,以後你就跟著我,我會保護你."

"我還用你保護?"南風撇嘴.

"就你那三腳貓的功夫,如果我不保護你,你能不能活到年關都難說."諸葛嬋娟笑道.

"沒你保護,我也活了十幾年.對了,你說龍齒天蠶能脫胎換骨,還能起死回生,究竟是怎麼脫胎換骨,怎麼起死回生?"南風問道,他服食龍齒天蠶已經兩年了,卻並未察覺自身有什麼異常變化.

諸葛嬋娟隨口說道,"吞服過龍齒天蠶的人若是受傷瀕死,藥力就會起效于彌留之際,如果之前吞服的是雄蠶,就可脫胎換骨.若是之前吞服的是雌蠶,就能起死回生."

南風聞言恍然大悟,怪不得他吞服龍齒天蠶至今沒有任何變化,原來藥力起效還需要一定的條件,得快死了的時候才起作用.

"這東西還分公母啊?"南風問道.

"當然啦,什麼東西不分公母?"諸葛嬋娟壞笑.

諸葛嬋娟說的曖昧,南風聽的皺眉,諸葛嬋娟利用他退婚是真,諸葛嬋娟潑辣放肆也是真.

"起死回生我懂,脫胎換骨是什麼意思?若是天賦不好,活過來之後就能提升天賦?"南風又問.

"應該是吧,"諸葛嬋娟說的並不肯定,"不過那也得能活過來才行,龍齒天蠶只在彌留之際起效,公蠶只能脫胎換骨,不能起死回生,若是順勢死了,要那天賦也沒用了."

"龍齒天蠶怎麼區分公母?"南風追問.

"公的會叫,母的不會."諸葛嬋娟說道.

"如果是死的,怎麼區分?"南風繼續追問.

諸葛嬋娟聞聲止步,轉身看向南風,"你為何對龍齒天蠶如此上心?"

"我天賦不高,要是龍齒天蠶真能提升天賦,以後我也抓只來吃."南風沒說實話.

諸葛嬋娟擺了擺手,"你又不修道,要那麼高的天賦做什麼,我天賦也不高,但我會用毒,誰都得怕著我,成親之後我教你用毒,保你橫行無忌."

"你怎麼知道我不修道?"南風暗自心道,但這話他只能在心里說,不能明言.

"快到了,見了師父你少說話,看我眼色."諸葛嬋娟叮囑.

南風應了一聲,又問道,"你們抓的這只是公的還是母的?"

"母的,師父師娘有個獨子,前些年比武被人打死了,師父做了冰棺凍住了他的肉身,然後四處尋找天蠶,這東西現在已經很少了,這只怕是最後一只了."諸葛嬋娟將長刀還給南風,拉著他翻過山脊,往東行走.

南風本來還想問關于天蠶的細節,但諸葛嬋娟已經起疑,他便不能再問,于是轉移了話題,"你說龍齒天蠶是上古五大奇藥之一,剩下那些是什麼?"

"虎皮天蟬,鳳眼天蜂,龜背天牛,還有玄黃天露."諸葛嬋娟如數家珍,"龍齒天蠶可起死回生,脫胎換骨.虎皮天蟬可強壯身軀,大力開山.鳳眼天蜂可催生雙翼,翱翔云霄.龜背天牛可抵禦外力,刀槍不入.那玄黃天露最為神異,為五大奇藥之首,若是有緣喝到,便可長生不老."

"吃了天蜂就能長出翅膀?"南風大感好奇,諸葛嬋娟所說的這五種奇藥好像與青龍白虎朱雀玄武中玄黃有關.

"想必是能,我師父是這麼說的."諸葛嬋娟說道.

"龜背天牛真能刀槍不入?"南風又問,若是此物真有此等神效,胖子若是學不到八部金身,就設法抓個天牛給他吃吃.

"就算能,你也找不到了,早就滅絕了."諸葛嬋娟抬手前指,"馬上到了,別說話了."

南風循著諸葛嬋娟所指向前望去,只見下方是一處山坳,山坳呈八字形,在八字形正中有一處圓形土山,土山四周有著濃重的霧氣,定睛細看,土山南面有一處圓形深潭,霧氣自水潭生出,隨風蔓延,環繞土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