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二八妙齡
g,更新快,無彈窗,!

雖然不敢睜眼,南風卻根據對方指尖傳來的滑膩猜到此人是個女的,女的是女的,但是不是人就難說了,這荒山野嶺的,哪里來的女人?

那只手自臉頰略作停留,隨即向下游走,此番摸的是他的胸膛.

南風仍未睜眼,近在咫尺,他能聞到對方身上的脂粉氣息,除了脂粉氣息,還有淡淡的藥物氣息.

摸過胸膛,那手繼續向下,經胸至腹,停留腰間,竟在解他腰繩.

要害遇襲,南風再也按捺不住,騰然起身,縱身跳躍.

窩棚上面的樹枝很是蓬松,南風一躍之下離地八尺,穿破棚頂,攀著樹枝上了身後的那棵大樹.

那人沒想到一直靜臥的南風會突然躍起,被嚇了一跳,驚訝坐倒,"呀."

南風自樹上循聲望去,只見坐在窩棚前面的是個妙齡少女,此人年紀不大,不過二八光景,大他一兩歲,穿著一身破破爛爛的花袍,鵝蛋臉,杏眼,櫻唇,小巧鼻子,頭發隨意自頭頂挽了個髻,左右臉頰各自垂下一綹兒,雙耳掛有奇形耳墜,細看之下乃是紅色的蛇形.

那花袍少女起身抬頭,看著樹上的南風,由于先前受到了驚嚇,臉上就有驚魂未定的神情.

那少女看南風的時候,南風也在看她,他最先看的是臉,這少女五官俊美,面色潤紅,很是美麗.看罷了臉,又看衣服,細看之下才發現那少女穿的並不是破爛的花袍,而是一件青衣,那青衣外面縫有諸多大小不一的口袋,乍一看就似打了很多補丁.

"你是什麼人?"南風問道,不知為何,他的直覺告訴他這個少女是人,而不是妖精或者鬼魅.

那少女此時已經定下心神,臉上浮現出了挑釁和放肆的神情,歪頭笑道,"你猜."

"深更半夜的,你想干嘛?"南風高聲問道.

"你再猜."少女露齒而笑,很是放肆.

"我猜你想勾引我."南風撇嘴歪頭.

"猜對了,"少女沖他勾了勾手指,"快下來,讓姐姐勾引一番."

南風沒有接話,少女這話他也沒法兒接.

"快些下來,與我成就好事."少女再度勾手.

"你誰呀?"南風自然不會下去.

"放心好了,我不是鬼魂,也不是妖怪,快下來,我不會害你."少女柔聲引誘.

南風剛想接話,一瞥之下發現不遠處的林中倒斃了一群山豬,其中有幾只沒死透,還在抽搐蹬腿兒.

"那些山豬都是你殺的?"南風指著那群山豬問道.

"是呀,它們不聽話,我就毒死了它們,你聽不聽話呢?"少女笑著威脅.

"你會用毒?"南風眉頭大皺.

"不但會,還很會,實話也不瞞你,你已經中毒了,再過片刻就要毒發身亡,快下來,讓姐姐親近一番,順便幫你把毒解了."少女沖南風再度招手.

"鬼才信你."南風歪頭.

見南風始終不肯下地,那少女急了,伸手指他,"你下不下來?"

"不下."南風答道.

"再不下來,我上去抓你."少女又道.

南風冷哼了一聲,沒有答話.

那少女不再多說,提氣輕身,縱身躍向南風所在樹枝.

眼見少女真要抓他,南風急忙跳到別處,堪堪躲開了少女的抓拿.

使用身法就需要調動靈氣,靈氣一動,就會有氣色發出,只一個回合二人就摸清了對方的底細,南風是洞神修為,為淡紅靈氣.而那女孩是升玄修為,為深紅靈氣.

那少女上樹之後尾隨追趕,南風自樹上跳躍閃避,他修為低于對方,身法的速度和距離都不如對方,兩個起落就被那少女抓住足踝拽了下去.

那少女將南風拖回地面,趁他撲倒之際跨騎而上,將南風壓住,又將南風雙手反擰背後,"跑啊,接著跑啊."

南風吃痛動怒,罵道,"日你娘,快放開老子!"

"我如此美貌,多少人想下聘娶我,今日便宜了你,你竟不從?"少女雙手用力,反擰上推.

這少女雖然嘴上說的輕薄,下手卻狠辣非常,南風只感覺雙肩劇痛錐心,幾乎暈死過去.但他甚是硬氣,只是叫罵,並不求饒.

罵人對南風來說是家常便飯,罵的花哨,罵的難聽,那少女氣急之下以膝蓋輔助左手將他雙手壓在背後,騰出右手,自後面抽打南風後腦,"再罵,再罵,讓你罵,打死你,打死你."

這少女下手很重,讓南風想到了靈研子當日用藤條打他,心中氣怒,罵的更加難聽.

接連十幾掌,打的南風頭暈耳鳴,但他並未停止叫罵.

少女見南風罵的粗鄙,以左手揪住他的頭發,右手一送一托,將他下顎給卸了下來.

在少女抓他頭發之際,南風趁機掙脫了少女膝蓋的頂壓,抽回了雙手,在對方卸掉他下巴的同時反手掄出一拳,正中少女左眼.

這一拳力道甚大,少女尖叫退後,南風匆忙爬起,想叫罵卻發現下巴不得張合,氣怒之下疾沖上前,趁對方捂眼之際揮拳打向對方右眼.

那少女急忙分了右手出來,護住了自己的右眼.

南風胡亂打了幾拳,那少女失了先機,竟然不得還手.

眼見無法擊中對方右眼,南風急中生智,雙手齊伸,抓向少女前胸.

"啊."要害遇襲,少女下意識的垂手來護.

南風趁機沖著對方右眼就是一拳,那少女痛叫一聲,捂眼後退.

南風唯恐對方沖他下毒,一擊得手,立刻跑到窩棚前抓了長刀和包袱轉身就跑.

跑過幾步,又調頭回來,將那包核桃也一並帶走.

跑出百十丈,回頭張望,發現那少女並未追來,而是雙手捂眼,蹲在原處.

南風停了下來,藏身樹後探頭遠眺,他先前那兩拳很是用力,說不定已將對方雙眼打瞎,那少女若是瞎了,定然走不出這片叢林.

那少女蹲了片刻,直身站起,伸出雙手摸索向前,到得一棵核桃樹下,扶樹哭泣.

南風于心不忍,想要高喊問話,但張嘴之後發出的只是含混的聲音,下巴不得張合就沒辦法說話.

南風也練過武功,懂得一些複位療傷的方法,便試著將脫臼的下巴複位,幾番嘗試終于將顎骨送了回去,"喂,你瞎了沒有?"

那少女聞聲看向南風所在方向,但她並未答話,只是痛哭.

由于隔得較遠,南風便看不真切,向回挪了一段距離方才看到對方的兩個眼眶盡皆烏青,腫脹的很是厲害.

"你看不見了嗎?"南風又問.

少女仍不答話,蹲身樹下,抱臂痛哭.

"你這是咎由自取,你哭吧,我走了."南風擔心有詐,就先行詐她.

那少女仍不答話.

"不會真瞎了吧?"南風愕然咧嘴,他先前急于報複,下手沒有輕重,看那少女神情,怕是真的把她打瞎了.

少女聞言哭的更加厲害,聲淚俱下,不似假裝.

南風又往回挪了一段距離,自那少女五丈外停了下來,"喂,你說話呀,要不要緊呀?"

"不要你管."少女哭道.

南風聞言更加憂心,緩緩前挪,"我來幫你檢查傷勢,你千萬別下毒."

"我若要毒你,你早就死了."少女說道.

四丈,三丈,兩丈,一丈,距那少女一丈遠近之時,少女陡然起身,雙手前揚.

南風見勢不好,轉身就跑,那少女自後面提氣追趕.

跑出幾步,南風忽然感覺周圍陡然一亮,急顧左右,卻不見光源.

"哈哈哈哈,燒死你."身後傳來了少女的笑聲.

南風聞聲回頭,卻驚訝的發現自己後背有火光閃動,衣服竟然著火了.

此時熱氣已經傳至皮肉,南風急忙扔下包袱,將著火的衣服脫了下來,好在發現及時,不曾燒壞皮肉.

就在南風如釋重負之際,少女閃身上前,不由分說,接連兩拳,打的也是南風雙眼.

南風中計受傷,又想罵人,尚未開口,卻聽得遠處傳來了呼喊聲,"阿娟,阿娟."

"糟了,師娘尋來了."少女驚慌的將尚在燃燒的袍子踩滅,轉而拉住南風急切說道,"先前是我不對,我道歉與你,眼下我大難臨頭,你要幫我."

"怎麼幫?"南風愕然.

"只說你我一見鍾情,已有夫妻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