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獨行深山
g,更新快,無彈窗,!

桑葉算不得稀奇,但此時已是秋冬時節,除了常青松柏,山中樹木早已經霜落葉,桑樹亦不例外.┡Ω81中文 網此時想尋那綠色桑葉,只能往溫暖的南方去.

先前那人乃淡紫居山修為,可日行千里,亦有能力自南方背回桑葉,但蠶繭算不得稀罕物,各地皆有售賣,千里迢迢尋找並背回桑葉,恐怕不是為了養蠶.

不過桑葉苦澀,別的動物也不愛吃它,再者,若是喂養別的動物,也沒必要專挑桑葉.

若是換做別的樹葉,南風也不會多想,他對桑葉如此上心是因為他曾經服食過龍齒天蠶,那是天啟子為他尋得,據天啟子所說龍齒天蠶早已絕種,那瓶由龍齒天蠶研磨的藥粉得自西魏皇宮,乃世上僅存的一瓶.當日他曾經追問龍齒天蠶的用處,但天啟子並沒有告訴他.

剛才過去那人已晉身居山,尋常事物也不值得他大駕辛苦,往來奔波.

此人背的是桑葉,自然是用來養蠶,但養蠶多在春夏,此時已是秋冬,不管是家蠶還是野蠶都不得存活,能夠在這等寒冷天氣下存活的,定是奇異種類.

種種跡象令南風聯想到了自己服下的那瓶龍齒天蠶,雖然天啟子曾經說過龍齒天蠶已經滅絕,但天啟子也說過龍齒天蠶滅絕于八十年前,離現今並不遙遠,有少量幸存也未可知.

由于龍齒天蠶極為少見,便無人知道它的來曆,此物有何用處也無人知曉,若是那人背了桑葉真是喂養龍齒天蠶,他便可以趁機問個究竟,釋解心中疑惑.

想及此處,南風便歪頭東望,此時那道淡紫靈氣仍在快東進,幾個起落之後消失于崇山密林.

南風本來還在猶豫是繼續往東還是調頭回去,此番便不猶豫了,扔掉手里桑葉,邁步東進.

走了幾步,南風又停了下來,往東就是一望無際的太乙山,他修為不高,孤身一人行走深山會很是危險,遇到那背著桑葉之人的可能性也不大,對方喂養的是不是龍齒天蠶也很難說,為了一件不確定的事情就去以身涉險,究竟值不值得?

站立片刻,南風轉身走了回來,但他並沒有走遠,而是回到原處將飄落于地面的桑葉盡數撿起,仔細打量,這幾片桑葉肥厚鮮嫩,明顯是經過挑選的,葉柄都是自尾部掐斷,由此可見對方在采摘之時是一片一片挑選的,而不是大把薅抓的.

這一現令南風確定了自己之前的猜測,對方喂養的極有可能是龍齒天蠶,即便不是龍齒天蠶,也定然是某種奇異的蠶蟲.

還是往東走吧,萬一碰上了,也有機會問個明白.

打定主意,南風便不再猶豫,往東已無明顯路徑,只有疑似小路,他便沿著小路大步向前.進山自然危險,但自大路上行走也同樣危險,沒有自保之力不管在哪兒都不安全.

想到龍齒天蠶,南風又想到了天啟子,除了師父天元子,天啟子是對他最好的一個人,但此時天啟子音訊全無,生死未卜,當日天鳴子等人曾在天啟子房中放置藥瓶,以此誤導他,讓他以為天啟子回來過,這便說明天啟子的失蹤與天鳴子等人有關,仔細想來天啟子有兩種遭遇,一是被他們殺害了,還有一種可能就是被他們囚禁了,不管是哪種情況,他都必須重回太清宗,如果天啟子還活著,就得救他出來,如果天啟子已經被他們殺害了,就得為他報仇.天啟子對他有恩,不能白受他人恩情.

由于之前不曾住店打尖,進山之時便沒有帶上干糧,好在山中多有木薯山藥和霜打風干的果干,也不愁吃食.

此時除了南面的梁國,兩個魏國的百姓都很是貧苦,食不果腹,青黃不接的情況時有生,戰亂是禍根,打仗就要抽丁當兵,土地無人耕種,糧食自然就少.

在這種情況下,卻很少有人舉家遷移避禍山林,原因有三,一是官府嚴查脫籍游民.二是很多山林都是皇家獵場,別說隱居其中了,就算砍樹打獵都要受到懲處.還有第三個原因,荒野深山多有虎豹豺狼噬人,多有毒蟲鼠蟻害命,這是百姓不敢避禍山林的主要原因.

此處多有物產,這便說明平日無人到來,山中物產越豐富,有猛獸毒蟲蟄伏的可能性就越大.

除了通過物產,還有一種方法也能間接判斷附近有無猛獸毒蟲,那就是看土鼠野兔等小動物的數量以及被驚動之後的反應,若是跑的不快,跑的不遠,便說明平時生活的比較安逸,危險較少.若是一旦受驚,立刻炸毛,那就得打起精神了.

觀察過後,南風打起了五分精神.

進入深山之後,覆蓋著雜草的山路也徹底消失了,南風只能揮刀開路,此前他一直帶著一把劍,比較之下感覺還是刀比較實用,劍雖然兩面開刃卻不好用力,不如刀來的干脆.

前行的同時南風也在細想前瞻,萬一遇到了人,對方會問他為何進山,總得有個合理的理由,細想下來也只有實話實說才能解釋自己為何孤身進山,只說自己得罪了玉清宗,被攆下山來,唯恐遭到追殺才避之深山,也只有這樣才能解釋自己擁有洞神修為.

想罷細節,南風開始念誦經文,念的是洞神真經,念的很大聲,此舉有兩個用意,一是可以讓林中野獸知道他的到來,盡早避開,免得等他走近,忽然躥出嚇他一跳.再者,若是先前凌空而過的那人就在附近,高聲念經也可以顯示自己的坦蕩,以免對方誤以為他別有用心.

中午時分,遇到一群狼,一大一小帶著幾只崽子,自十丈外與南風對峙片刻,公狼率領家人離開,它們也不傻,知道評估對手的實力,南風雖然長的不是很高,卻已經算是個大人了,最重要的是他手里拿著一把明晃晃的刀.

下午申時,南風自小溪旁現了一張蛇蛻,蛇蛻保存的很是完整,看那蛇蛻就知道那蛇有水桶粗細,當有十幾步長,不過此時即將下雪,天氣寒冷,蛇蟒已然蟄伏,這為他趕路提供了不少便利,若是夏天趕路,不但有蛇蟒,還有蚊蟲.

眼見太陽就要下山,南風開始斟酌如何過夜,自樹上可以躲避猛獸,但睡在樹上太冷了,還是住在地面,點了篝火比較舒坦.

走出不遠,南風現了幾株野核桃,果實成熟,掉了一地.

這可是好東西,外面很少見到,即便有,也很是昂貴,得兩個銅錢才買得一個.

南風停了下來,砍下樹枝自樹下搭了個窩棚,實則搭箭窩棚很簡單,兩面堆上一些樹枝,上面架上幾根粗壯的木棍,再覆以樹枝.這樣的窩棚不耐久,四面透風,也不避雨,但湊合一夜總是可以的,好過挨那霜打.

點上篝火,南風坐在篝火旁邊剝那核桃,核桃外面裹著一層厚皮,得剝了去.

正剝著,忽然聽得南面傳來了哼哼之聲,抬頭望去,只見一群山豬自不遠處徘徊,看那樣子是想來拱吃核桃,卻怕光不敢靠近.

見是山豬,南風便收回視線,繼續剝那核桃,這東西多油香濃,與那風干了的果干同吃,香甜對味.

那群山豬見南風不甚凶狠,便壯著膽子慢慢靠近,自外圍拱吃核桃.

南風也不驅趕,核桃很多,他無法全部帶走,自己不需要這麼多,分它們一些也無妨.

有膽子大的山豬逐漸靠近,那把刀就在南風身側,南風有把握躍起殺之,但他並未那麼做,山豬是認為他不會傷害它們才敢靠近的,利用別人對自己的信任去傷害別人是不對的,哪怕對方是一頭豬.

獨處有助于思考,換做平時,南風也不會多想,但此時他卻往深處想了想,他不殺山豬確實是因為仁慈,但根本原因是他不餓,若是他快餓死了,他會毫不猶豫的殺掉山豬,哪里還會想什麼對不對,玉清和太清為門下道人提供富足的生活是非常正確的,人只有做到衣食無憂才有能安下心參悟天道,若是餓的前胸貼後背,別說靜心悟道了,為了找吃的可能連基本的道德仁義都會拋之腦後.

二更時分,南風將剝好的核桃搬進窩棚,又自附近搜集了一些干草塞進窩棚充當褥子,將刀放在自己觸手可及的地方,為篝火添了柴草開始睡覺.

那群山豬他也不曾攆走,山豬自附近徘徊,若是有野獸靠近,它們會驚慌逃走,這是一群不要工錢的更夫.

即將睡著之時,有小更夫哼哼著湊了過來,想要偷他剝好的核桃,南風呼喝著將它攆走,躺下再睡.

不知過了多久,南風朦朧的感覺到有東西在他附近,以為又是山豬前來偷吃,剛想擺手驅趕,卻突然感覺到有人在摸他的臉.

心中一凜,瞬時醒轉,但他卻沒有立刻睜眼,因為他不知道自己睜眼之後會看到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