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無妄結仇
g,更新快,無彈窗,!

南風目送呂平川離去,自山前到東山拐角有三里路程,馬車走了半柱香,呂平川專心護衛馬車,並未回頭.

呂平川有了這般際遇,南風真心為他高興,結義之時呂平川曾經說過自己的家世,呂平川的父親名叫呂正乾,此人在世之時是大理寺的官員,可能是受到了父親的熏陶,呂平川從小的志向就是做官,而今他不但學到了功夫,還在大司馬府中當差,大司馬乃朝廷大員,正一品階,掌天下軍事,位極人臣.呂平川跟了他,平步青云指日可待.

為呂平川高興的同時,南風心中也有疑慮,按照呂平川所說,事發之後他們避禍深山,莫離年紀還小,在山里居住,呂平川和大眼睛不應該讓他落單兒,退一步說,即便莫離落單,又怎會那麼巧,恰好被人遇到並拐走.

一對中年夫婦,于深秋時節去深山做什麼,這時候可不太平,二人進山也不怕遇到山賊.去便去了,還駕著馬車,拿著點心.

仔細想來,此事有諸多疑點,那對夫婦極有可能是呂平川找來收養莫離的.

按照呂平川的性情,這種可能很大,如果真是這樣,呂平川將莫離送人應該有兩方面的原因,一是不忍心莫離跟著他們受苦,眾人自長安都是饑一頓飽一頓,再隱居深山,生活會更加艱難.再者,呂平川早有拜師學藝謀取功名之心,莫離跟著他會是個拖累.

不管出于哪種動機,呂平川將莫離送人都是正確的,當年的他沒有能力照顧莫離,莫離跟著他會非常辛苦.

呂平川與莫離一直很是親近,故此才會在拜師之前為莫離找好歸宿,但大眼睛與他的關系就沒有那般親近,呂平川拜了李朝宗為師,實則是為了自己的前程而撇下了大眼睛.

此事雖然略顯薄情,卻也無法指責呂平川不仁,不仁是有能力有義務幫助別人卻袖手旁觀,而當年的呂平川並不具備這樣的能力,他是有苦衷和難處的.

馬車消失之後,南風歎了口氣,轉身回山,莫離被人收養,溫飽總是不愁.但大眼睛是個啞巴,又聽不到聲音,孤身一人漂泊在外,可想而知會何其艱難.

半年之前黃奇善還在尋找她,這就說明眾人離散之後的一年半時間大眼睛是沒有得到她舊友的照顧的,此時他只能期盼黃奇善等人能在大眼睛的敵人找到她之前找到大眼睛,屆時大眼睛便不會過的太過辛苦.

此前眾人並不知道大眼睛的姓名,現在他也不知道,但他知道了大眼睛是太陰元君轉世,還有就是她托生元家,乃皇室宗親.

元家遭到滅門之禍是在兩年之前,此前他們是有能力尋找大眼睛的,若是寒門失了子女,可能尋之不到,但元家是皇室宗親,大眼睛的父親又是大將軍,大眼睛一直在長安,又不是住在荒野深山,尋找難度並不大,他們若是有心尋找,一定能找到.由此可以看出,當年是他們主動丟棄大眼睛的.

而今元家已遭滅門,當年發生了什麼事情已無從追尋,但元家絕不會因為大眼睛天生聾啞就拋棄她,這不至于,最大的可能是大眼睛出生之時有驚人瑞兆,元家不明其要,誤以為妖.

回到赤陽宮,恰逢一干授箓道友歡喜回返,眼見南風低頭走來,便有人止步與他說話,善意開導,好聲鼓勵.

高傲之人並不一定品德不好,謙和之人也並不一定就是君子,大部分玉清道友的品格都是好的,南風在他們眼中屬于弱者,幫助和照顧他的人占了多數.

但也有欺負他的,岩隱子就是其一,岩隱子比南風大三歲,乃龍云子首徒,去年秋天,前任掌教駕鶴,龍云子升座,自赤陽宮選出十二位乾坤道士前往太清宗參加三清法會,岩隱子脫穎而出,得龍云子收錄,加授太玄.

既授太玄,便是日後的掌教,赤陽宮的一些道人便有心巴結,以他為首,組成群體.岩隱子有心儀之人,也在赤陽宮,是那坤殿的憐隱子,二人私下交往,多有狎昵.

由于門規森嚴,花前月下便不甚便利,但私通書信甚是頻繁,此前多有鷹犬存心巴結請纓送信,但玉清宗也有類似于太清宗律察殿的存在,幾次都將送信之人抓了個正著,他們無法嚴厲處置岩隱子,便加重懲罰送信跑腿之人,以破壞門規為由將他們送到後山面壁,前後已送去了五六個,而今再也無人敢為岩隱子跑腿兒.

少年思春,岩隱子憋忍不住,想要傳書約請卻找不到送信之人,尋過一圈兒,找上了老實的南風.

令他沒想到的是南風只是看似老實,骨子里卻甚是強硬,一口回絕了他的要求.

岩隱子見他不去,便按捺性子好言相求,但南風還是不去.

軟的不成,只能來硬的,幾番威逼,南風仍不就范.如此一來就結下了仇怨,挖苦嘲諷自不必說,推推搡搡也常有之,不久之前還授意他人于比武切磋之際毆打南風.

"這般蠢鈍,他日只會敗我玉清名聲."岩隱子自遠處走來,身後跟著幾個趨炎附勢之人.

眼見他們到來,安慰南風之人匆匆離去.

南風也想走,卻被一名鷹犬跑在前面,展臂攔下.

岩隱子反背雙手,趾高氣昂的踱了過來,"你可知道此番授箓為何無你?"

南風沒有答話,岩隱子雖是掌教弟子,眼下卻無有實權,根本沒有能力左右授箓一事,如此發問不過是虛張聲勢,吹牛擂鼓罷了.

見南風眼神之中多有不屑,岩隱子甚是惱火,伸手去戳南風左臉,"這麼快就消腫了呀."

南風抬手去撥岩隱子手臂,但岩隱子反應迅捷,搶先收回右手,轉頭沖身邊鷹犬笑道,"你這厮好沒輕重,對待同門豈能下此狠手,記住了,下次莫要再打他左臉."

"曉得,曉得."那鷹犬賠笑點頭.

南風憤恨的瞅了那鷹犬一眼,此人就是上次與他對陣之人,職事已經鳴鑼,此人還出了一拳.

岩隱子見他憤怒,心中得意,又看向攔著南風那人,"以後莫要再碰簽筒,以免壞了公平."

"哈哈哈哈."那人大笑應是.

南風轉身欲行,那人再度攔住,南風走不得,便伸手想要推開那人,但他技不如人,剛剛伸手,手肘內側便挨了一拳.

那人惡人先告狀,高聲呼和,"六隱子,你敢毆打同門?"

南風本不想多生是非,奈何對方得寸進尺,此番真是按捺不住,氣急喊道,"岩隱子,你們欺人太甚,我就不去坤殿幫你送信,你想見憐隱子,自己親自去叫,別害我受罰."

由于南風聲音很大,多有道人聽到聲音,自各處近觀遠瞻.

岩隱子是掌教弟子,平日行事雖然多有跋扈,卻沒人敢正面頂撞,他壓根兒沒想到南風會喊出這麼一句,人多眼雜,好生尷尬.

品德不好之人並不一定愚蠢,岩隱子反應極為迅速,高聲說道,"你如此詆毀于我,可有證據?"

南風聞聲啞口,此事雖然眾人皆知,他卻並沒有真憑實據.

眼見南風不答話,岩隱子又道,"你不得授箓,心情低落,胡言亂語,我也不怪罪于你,你當記住,勤能補拙,只要刻苦努力,修道並不困難."

岩隱子的一番話讓南風甚是反胃,是怎樣一個人,能顛倒黑白,如此虛假.

岩隱子扭轉了局勢,占了上風,甚是得意,帶了幾個鷹犬,自眾人的注視之下慢步去了.

南風留在原地,受著眾人異樣的打量和觀望.

回房之後南風心境久久難平,不曾授箓已經讓他很是郁悶,而今又受了岩隱子的羞辱,他實在咽不下這口氣.

忍氣吞聲不是他的風格,有仇不報非君子,得設法報複岩隱子才得爽快,但他打不過人家,又沒有確鑿的證據.

想來想去,要想解氣只有一個辦法,在岩隱子與憐隱子幽會時,捉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