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太陰元君
g,更新快,無彈窗,!

人的眼睛各不相同,但大致可以分為兩類,一類是好看的,一類是不好看的.眼睛好不好看與大小無關,有些人眼睛很大,卻很難看,有些人眼睛很小,卻很有眼緣.

女子好看的眼型無非是丹鳳,杏眼,鹿眼這幾種,這幾種眼型並不罕見,但這女娃的眼睛長的比較特殊,是大大的杏眼,卻有著丹鳳眼的媚長眼角.

正因為這種眼型很少見,南風才會想起另外一個有著這種眼型的人,此人不是旁人,正是與他同住破廟的大眼睛.

"莫要藏掖,但說無妨."古稀老道催促,似南風這般欲言又止,很容易讓對方產生誤解.

"她很像我的一個朋友."南風端詳著那個女娃,由于想到了大眼睛,端詳之時就有意無意的拿大眼睛與這女娃對照,一經對照,竟發現這女娃的眼睛,鼻子都與大眼睛很是相像.

眾人聞言皆不以為意,天下這麼大,有長的相似的人也不稀奇.

隱身之人歎氣開口,"唉,此事關系重大,急切之下心境不平,亂了方寸,失了尺度,先前多有冒犯,還請諸位真人大度釋懷."

眾人聞言如釋重負,此人這般說,表明他已經相信了南風的話.

"福生無量天尊."以古稀老道為首的道人稽首還禮.

"凌云法師,黃某錯怪你了."隱身之人又道.

"無量天尊,慚愧,慚愧."凌云子稽首,除了如釋重負,他的臉上還有洗清冤情的激動,人是他帶回來的,未曾想此舉險些為師門召來莫大災禍.

"等等,等等,"南風手指女娃急切開口,"她真的很像我那個朋友."

此時玉清宗已經洗去嫌疑,已無再說必要,花甲老道接話道,"世間多有面容相似之人,你認識的皆是俗人,怕不是上仙所尋."

"我說的那個人很可能就是你們要找的人!"南風抬高了聲調,這個隱身之人尋找轉世的仙人明顯是為了保護她,必須將此事告訴對方,因為此時除了保護之人,還有加害之人也在尋找那轉世的仙人.

由于之前為玉清宗作證洗清了嫌疑,眾人對他心存感激,並不怪他多嘴,但眾人也不信他所說.

那隱身之人可能抱了死馬當做活馬醫的念頭,出言問道,"你所說之人是誰,家在何處?"

南風沒有立刻答話,不久之前白衣女子現身與他道別,臨走之時曾經說過他們七人之中有上人蟄伏,而眼下這隱身之人尋找的也正是轉世的仙人,再加上大眼睛與這元二小姐長相多有相似,幾乎可以斷定大眼睛就是對方尋找之人,他之所以猶豫,是沒想好該怎麼跟眾人解釋,如果提及白衣女子,就可能暴露自己的身份.

但對方在等他說話,他也不能不說,思慮的同時出言說道,"我說的那人是個聾啞孤兒."

"此人多大年紀?"隱身之人沉聲問道.

雖是沉聲說話,眾人卻都聽出了他在強抑心中激動,紛紛將視線移向南風,等他說話.

"她比我大一歲,今年十五."南風說道.

"九年?"隱身之人自言自語,言罷,急切追問,"你為何說那女子便是我等所尋之人,有何根據?"

"她與這個小女娃很像啊,越看越像."南風說道,他無法提及白衣女子,只能尋找別的理由,實則大眼睛是瓜子臉,這女娃是圓臉,二人只是眼睛鼻子有些相像,談不上酷似.

"此人現在何處?"隱身之人恢複了先前的沉穩.

南風搖了搖頭,"不知道,此前她跟我一起住在長安西城的土地廟里,兩年前走散了."

"我去去就回."隱身之人說道.

"我們早就不住在那里了,那里什麼都沒有."南風說道.

"只要曾經住過,就有跡可循."隱身之人答道.

此人說完就沒了動靜,房門也不曾打開,也不知道是不是已經去了.

由于嫌疑已經洗清,眾人心情大好,幾個老道自桌旁的木椅上坐下,那中年道姑帶著小女孩兒走到火盆邊取暖,凌云子則走過來向南風道謝,隨後向南風介紹房中眾人,玉清宗也是十字輩分,卻與太清宗泛字不同,玉清宗的十字輩份可前後置用,分別為"周行見白鶴,煙云隱真功."

鶴字輩的前輩要麼駕鶴要麼飛升,眼下煙字輩是玉清最大的輩分,古稀老道道號煙霄子,花甲老道道號煙平子,另外兩個老道分別為煙旭子和煙昊子.

那中年道姑道號丹云子,乃赤陽宮坤院輔事.凌云子亦任職赤陽宮,亦是輔事,但他管轄乾院.

簡略介紹之後,凌云子又問了南風的一些情況,得知他無處可去,便過去與煙霄子等人商議,想留南風在玉清山學藝,煙霄子和煙平子早有此意,凌云子提起,他們自無不允.

在凌云子與煙霄子等人說話之時,南風想的是乾院和坤院之事,早就聽說玉清宗規矩多,今日才知道傳言不虛,這里男女修道是分開的,以後怕是沒機會接觸到鄭嫻那般的美女道友了.

不多時,房門被人推開,等到眾人聞聲轉頭,房門已經被人關上了.

房門開關也不見人,不問可知是那隱身之人去而複返,開關房門只是告訴眾人他回來了.

"那少年,你叫什麼名字?"隱身之人問道.

"我也是個孤兒,沒有名字,他們都喊我老六,也有喊看廟的,還有人喊小花子,喊什麼的都有."南風給自己留出了後路,若是日後有人知道他叫南風,他也可以回環解釋.

"你與那女子是何關系?"隱身之人又問.

此語一出,眾人都知道隱身之人的探查有了結果,南風所說之人就是他要尋找之人,不然他不會追問這些.

"我們七人一直住在破廟,相依為命,闖禍前夜燒香結義,她是我的五姐."南風說道.

那隱身之人也並未避諱煙霄子等人,開始追問與大眼睛有關的細節,得知大眼睛走散之時與呂平川和莫離在一起,又追問呂平川和莫離的志向和可能會去的地方.

眾人也是懂事之人,隱身之人不曾避諱他們,他們卻識趣退走,中年道姑帶著小女孩離開,煙霄子等人則去了東廂,自那里等待.

冬天天短,申時不過天就黑了,夜幕降臨之後,隱藏之人現身出現,是一個樣貌凶煞的男子,此人年紀當在五十歲上下,身穿藍袍,頭戴紅冠,個子不高,略顯肥胖,面青眼紅,絡腮胡須.

此人雖然長相粗陋,卻是個細心之人,發問之時左手持拿文簙,右手執筆,南風答一句他就寫上幾筆,連續書寫,也不蘸墨.

那凶煞男子所持文簙樣式古拙,甚是厚重,觀其厚度當有千頁以上,南風離他很近,能看到文簙泛黃的紙張,卻看不到紙上的字跡.

由于凶煞男子的目的是尋找大眼睛,故此對他與大眼睛離散之後的事情並不關心,對方既然不問,南風自然不會主動講說.

"你可知道自己姓氏?何時生人?"凶煞男子問道.

南風搖了搖頭.

"那便不能與你尋找雙親宗族."凶煞男子合上文簙,將其夾在左腋之下,那寫字的毛筆則置于右耳之上.

"多謝仙人."南風真心道謝.

凶煞男子擺了擺手,"既然已經欠下了人情,便不怕多欠一些,我知會他們留你在玉清修行,元君之事莫要與他人說起."

南風聞言急忙再度道謝.

凶煞男子沖他點了點頭,轉身向房門走去.

"敢問仙人,我五姐是什麼元君?"南風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元君是修行中人對女仙的稱呼,但仙分五品,差距甚大.

凶煞男子並不告之,而是隨口說道,"你既與元君結義,理當眷顧于你,若遇危難,可焚香九支喚我名號,若是冤禍枉災,我自會前去救你."

話音未落,人已穿門而出.

煙霄子等人一直自東廂敞門等候,見那凶煞男子出現,紛紛出來與他說話.

南風本來還想追出去問那凶煞男子叫什麼,聽得他與眾人說話,便沒有出去,留在房中聽得那人與煙霄子等人說話.

此人也沒有多余言語,寥寥幾句便消失無蹤.

雖是寥寥數語,卻令得煙霄子等人心情大好,那句"日後玉清若有符咒召請,陰司自當先到先決."甚有份量.

南風自屋里聽的真切,他關心的不是作法時神仙先去哪一家,而是此人竟然能夠代表陰司,這就說明此人在陰間有著很高的地位,怪不得玉清宗對他心存忌憚.

此外,自此人的語氣之中不難看出,大眼睛轉世之前應該是他的上司,這個凶煞男子最少也是個地仙,如此推斷,大眼睛此前當是天仙品級.

此人消失之後,幾位老道退去,凌云子喚出南風,帶他前往赤陽宮.

"法師,剛才那人是誰呀?"南風問道.

南風的出現化解了凌云子的橫禍,為他正了名,故此凌云子對他甚感親近,便低聲告之,"此人名為黃奇善,乃羅酆六天百司總判."

南風不曾聽說過此人,便追問,"此人是何仙階?"

"此人雖然身在地府,卻位列天仙."凌云子隨口說道.

南風聞言大感驚詫,"天仙?天仙為什麼不能白日現身?"

"陰間官吏白日現身會有氣息顯露,他不願讓別人知道."凌云子帶著南風緩步向西,"天黑路滑,小心腳下積雪."

"我五姐是什麼仙階?"南風又問.

"他雖不曾言明,但據我猜測他所尋找的當是太陰元君,太陰元君乃九天大羅,你幾世行善?竟有此等造化,得以與她結義."凌云子感歎.

"大羅金仙?"南風愕然瞠目.

"你與仙道之事為何如此熟稔?"凌云子疑惑發問.

"我一直想拜師修行,去過幾處道觀,他們皆不要我."南風急忙搪塞.

凌云子點了點頭,"這也是你的造化,若是他們收你,今日你也不能拜入玉清了."

南風連聲應是,再不敢多問,跟在凌云子身後,前往西山赤陽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