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隱身之人
g,更新快,無彈窗,!

爭執的結果是想進來的一方被守門的一方拒之門外,由于昨夜受了苦,暖過來之後南風便昏昏睡去,一覺醒來是下午未時.

除了他自己,房中無有旁人,房門是關的,外面北風呼嘯,有雪花自門縫擠進房中,遇熱化水,濕了門內尺許地面.

趁著無人打擾,南風靜心思慮,玉清宗和太清宗都出現了內訌的情況,實在過于巧合.但他只是感覺巧合,卻無從推斷背後真相.

此事只能暫且放到一旁,那兩個老道帶他回來是為了讓他作證,證明此處的女孩正是凌云子當日帶走的那個,若是事情真是這樣,他便可以實話實說.若是此處的女孩並非凌云子帶走的那個,那該如何處之.

如果真的出現了這種情況,那就只能是凌云子中途調包,是說真話還是作偽證,得看誰是正義的一方.

剛剛打定主意,大門就被人推開,隨即是數人的腳步聲.

不多時,房間的門也被人推開了,南風此前已經閉上了眼睛,聽到推門的聲音再度睜開眼睛,最先進屋的是四個神色凝重的老道,花甲和古稀兩個老道也在其中.

跟在他們後面的是一個年輕道人,此人他認識,正是當日自客棧里見到的凌云子.

凌云子的身後是一個中年道姑,道姑的手里拉著一個小女孩,時隔一年,這小女孩長高了少許,不過模樣還是先前模樣,變化不大.

道姑帶著女孩進來之後,凌云子走回去關上了房門.

在眾人進屋之時,南風已經起身下地,等到眾人站定,便拱手向眾人行禮,只是行禮,不曾說話.

花甲和古稀兩位老道沖他點了點頭.

南風所在房間房門朝南,東北是火炕,西北是書架,火炕和書架占了房間半邊區域,南面區域的正中放著一張木桌,木桌四周有四把木椅.

四位老道站在木桌的東面,面朝東,上首是古稀老道,其右手邊是花甲老道,花甲老道的右側還有兩位他不認識的老道.

中年道姑拉著小女孩站在四人前面,凌云子關門之後站到了房門西側.

古稀老道清了清嗓子,沉聲沖站在炕前的南風說道,"少年,報上你的姓名來曆."

"我本是長安城里的乞兒,與幾個結拜兄弟住在西城土地廟,我無有姓名,只因排行第六,他們都喊我老六."南風答道.

"去年冬春交替之時,你可曾去過江北虎林鎮?"古稀老道又問.

"這個問題您之前問過了呀."南風很是疑惑.

"回答便是."古稀老道說道.

雖然心中存疑,南風也只能出言回答,"我們兄弟幾個在長安城闖了禍,四散躲難,我和老三輾轉四處,去年初春我們就在江北虎林鎮."

"你可曾認得他?"古稀老道手指凌云子.

南風聞言歪頭看向凌云子,凌云子直身站立,面無表情,並不與他對視.

"見過."南風點了點頭.

"將當日所見詳細說出,不得有絲毫遺漏."古稀老道說道.

南風低頭回憶了片刻,轉而抬頭說道,"我和老三是在前一天去到虎林鎮的,本來沒想住店,後來扯了布做衣服,便住進了客棧,我穿的這身衣服就是在虎林鎮做的,我們在等衣服的時候還在虎林鎮的鐵匠鋪打了一把刀,第二天的傍晚,我們到前廳吃飯,我記得吃的是火燒."

說到此處,南風歪頭看向古稀老道,他說的極為瑣碎,怕眾人嫌他啰嗦.

"莫要看我,實話實說."古稀老道沉聲說道.

"好,好."南風點了點頭,繼續說道,"我們去到前廳的時候那里已經有兩桌食客了,一桌是三個武人,還有一桌是一老一少,年紀大的是個黑衣老者,年紀小的就是這個女娃,過去一年,她長高了一些,但變化不大.那個黑衣老者對她關懷備至,一直給她夾菜.後來,那三個武人其中一個,走過來問她是不是姓元,她說是,還問那人是不是她爹派來的."

說到此處,南風沖那女娃說道,"小妹妹,我說的對不對?"

"大哥哥,我記得你,你的和尚朋友很貪吃,怕阿叔和阿伯打架掀了桌子,躲開的時候還端了粥碗呢."女娃雖然年幼卻口齒清晰.

眼見女娃證實了他的話,南風便沒有繼續講述,轉頭看向古稀老道,"兩位讓我過來證明這女娃就是這位道長帶走的那個,我已經確定了,就是她."

古稀老道點了點頭,"繼續詳述."

"你看,她也認識我,還用接著往下說嗎?"南風問道.

古稀老道沒有答話.

"你不是說有誰誤會了這位道長嗎?等他來了,我再詳細說給他們聽."南風說道.

"我已經到了."聲音平靜而陰冷.

聲音是個中年男子的聲音,聲音飄忽,難尋本源,南風聞聲環顧左右,並未發現說話之人.

"詳說後事."古稀老道說道.

此時南風已經反應過來,先前眾人進門的時候,已經有人跟了進來,怪不得眾人都站在西側,原來是讓位此人,此人定是個厲害人物,不但能夠隱藏身形,連氣息都能隱藏.

"那武人問明了女娃的姓氏,就想帶她逃走,卻被那黑衣老者攔住,另外兩個武人上來幫忙,也打不過那黑衣老者,最後就是這位道長出現了,他自外面沖了進來,手上拿著一張符……"

"那黑衣人用的是甚麼兵器?"隱身之人問道.

"兵器?他沒用兵器,用的是手,這樣,這樣."南風伸出雙手加以模仿.

隱身之人嗯了一聲.

南風見他不再發問,便繼續講說,"那三個武人認識這個法師,喊他道號,凌云法師拿了符咒去降那黑衣老者,炸碎了黑衣老者前胸衣物,隨後又讓那老者束手就擒,那老者受了傷,不得逃走,便向凌云法師敘說原委,說這女娃不是常人,還說她的身份已經泄露,有妖精要殺她,他帶走女娃是為了保護她."

說到此處,南風略作停頓,轉而繼續說道,"我擔心知道太多會惹禍上身,便拉著三哥去了後院,沒過多久就聽到前廳有桌椅碎裂的聲音,等了片刻不見動靜,我們就出去查看究竟,只見到連掌櫃在內的所有人都躺在地上不知死活,我們唯恐吃上官司,就連夜走了."

南風說完,眾人臉上都有如釋重負的神情,南風說的條理清楚,亦有細節,對方應該會信.

長時間的沉默之後,隱身之人冷聲發問,"你們在長安犯了何事?"

"老四病了,大姐去幫他抓藥,大夫欺負大姐,老四就去把那大夫殺了."南風如實說道,對方此問只是為了確定他不是玉清宗臨時找來作偽證的,與他本人沒甚麼關系.

"這女孩當日是何衣著?"隱身之人再問.

南風想了想,搖頭說道,"這個我真的不記得了,我只記得她穿的衣服好像很大,不太合身."

"你還記得什麼細節?"隱身之人追問.

南風再度回憶,又想起了一個細節"這女娃要喝水,那黑衣老者去拿水壺,走路之時腳尖著地,民間都說被鬼附身的人才會用腳尖走路,我就懷疑他被鬼附身,凌云法師趕到之後我才知道他真的是鬼."

"莫要胡言."花甲老道急忙阻止.

那隱身之人倒不曾生氣,而是繼續問道,"還有何細節?"

南風記憶力算是很好的了,但事情終究過去了一年,事發之時他也不曾想到有朝一日會有人要求他回憶講述,便不曾刻意留心,眼下實在想不到有價值的細節,苦思之後終于想起一事,手指女孩出言說道,"那武人問了她的姓氏之後,說了句二小姐我帶你走."

此言一出,眾人無不錯愕.

南風看向凌云子,"道長,你還記得嗎?不對,他喊這話的時候你還沒來."言罷,又看向那小女孩,"小妹妹,你還記得嗎?"

"記得什麼呀?"小女孩歪頭看他.

"當日,抱你走的人是不是喊你二小姐?"南風說道.

小女孩搖了搖頭,她今年不過六歲,去年才五歲,胖子端著飯碗邊躲邊吃在她看來很是有趣,所以才會記得,別的便記不清楚了.

"若這少年不曾聽錯,元將軍還有一個女兒!"凌云子甚是興奮.

小女孩不樂意了,歪頭撇嘴,"我阿爹只有我一個女兒."

隨後是長時間的沉默,本來南風的講述已經證明了凌云子帶回的就是這個女孩,但他最後所說的這一細節反倒令事情變的撲朔迷離.

良久過後,隱身之人再度開口,"你確定此女就是凌云子當日帶走之人?"

"確定."南風連連點頭.

"為何如此肯定?"隱身之人問道.

"我記得她的樣子啊,"南風伸手指著那女孩,"她的眼睛很大,眼角很細,很……"

南風話到此處戛然而止.

"為何言之不盡?"古稀老道問道.

南風沒有答話,細看下來,這個小女孩很像他的一個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