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佛祖舍利
g,更新快,無彈窗,!

南風伸手將胖子拉回座位,"佛光寺在宿州,離這里有七八百里."

"早走早到,走吧,走吧."胖子又站了起來.

"急什麼呀,要走也得明天,這都入更了."南風皺眉搖頭.

"店錢付過了嗎?"胖子追問.

"付過了,付過了."南風又將胖子拉回了座位.

胖子沒心思吃喝,扒了幾口飯,跑去問了伙計先前那伙人的住處,然後沽了一壺酒,跑到後院與人家攀交探話去了.

南風無奈搖頭,那群江湖武人是些不入流的鏢客,說話不一定有准兒,退一步講,即便他們所說的那門功夫真的存在,也必然不是人人能學的.

將壺里的酒喝光,南風回到住處躺臥休息,此時已經是秋末冬初,天氣寒冷,外面北風呼嘯,房中不但燒有火炕,還放有火盆.

二更時分,胖子回來了,之前的亢奮和急不可耐被沮喪和垂頭喪氣所取代,進門之後也不吭聲,將袈裟甩到一旁,扯過被子躺了下去,然後是一聲長歎.

"怎麼了,沒那門功夫?"南風問道.

胖子本以為南風睡了,聽他說話知道他還沒睡著,轉身看向南風,"功夫倒是有,但那八部金身是佛光寺的鎮寺絕學,只傳住持和方丈,別的和尚學不得,去了也是白去."

"不出所料."南風早就猜到會是這種情況,不同門派都有自己的鎮派絕學,這些鎮派絕學是這些門派的安身立命之本,一旦外泄,該門派就有滅派落威之虞,就像太清宗的太玄真經一樣,都是小范圍傳承,別說外人了,就算本寺的高手也不見得能夠得傳研習.

"唉."胖子歎了口氣.

南風沒有接話,將被子蓋好,閉上了眼睛.

"唉."胖子又歎了口氣.

南風還是沒有接話,天下好東西多了,誰都想要,但人得有自知之明,胖子資質不好,就算前往佛光寺掛單,也不會被住持方丈看上,這八部金身怕是學不成了.

"唉."胖子再度歎氣.

南風無奈開口,"別想了,早點睡吧."

"八部金身是中土佛門四大神功之一,練成之後有八部天龍護身,刀槍不入,水火不侵,最適合我不過了."胖子說完又是一聲歎息.

南風沒有立刻接話,胖子雖然長的人高馬大,卻不喜歡與人爭斗,這八部金身的確很適合他.

"唉."胖子心中郁悶,接連歎氣.

"你再歎氣我踢你下去."南風不勝其煩.

眼見擾了南風休息,胖子便強忍著不再歎氣,但他心中不快,很是郁悶,躺在炕上不停的喘粗氣.

"你真想學那功夫?"南風問道.

"你有什麼好法子?"胖子急切追問,七人之中以南風點子最多,當初在長安時很多他們認為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南風都設法做到了.

南風沒有回答胖子問話,而是反問道,"那佛光寺有多少僧眾?住持是誰?"

"有五百多個比丘,住持是元空大師."胖子答道.

南風點了點頭,佛教雖然傳入中土時間不長,但信徒眾多,住廟僧侶的總數怕是已經超過了以三清宗為首的玄門道人,不過佛教門派比較分散,不似三清各宗那般集中,少則三五人,多則數十人,似佛光寺這種常住僧侶達到五百人的寺廟算是很大的寺院了.

"你說的元空大師是何修為?"南風又問.

"這個我倒不曾問過."胖子搖頭說道.

"早些睡吧,明天早些上路,趕去宿州."南風重新躺倒,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胖子早晚都要學門功夫,但凡好東西,主人看的都嚴,爭的人也多,不能因為爭的人多就畏縮退卻,得迎難而上,成不成的總得試上一試.

"去了也是白去."胖子再度搖頭,得知八部金身是佛光寺的鎮寺絕學,他雖然戀戀不舍卻也不敢心存奢望.

"去看看再說,活人總不能讓尿憋死."南風說道.

胖子一聽大喜過望,"你有啥法子?快說說."

"目前還沒有,去了再說."南風翻了個身,不再與胖子說話.

次日清晨,旭日未升,寒霜不消,胖子便拉了南風趕早上路,路上也不多說話,只是悶頭走.

胖子比南風高出不少,大步疾行,南風跟的有些吃力,便運轉靈氣用上了身法,所謂身法不過是行氣加速,也無甚步法技巧.

二人目前在西魏和東魏交界地帶,由于多有戰事,邊界鄉村不多,次日中午二人方才發現一處小鎮,自小鎮打尖之後背著干糧繼續北上,五日之後終于到得宿州.

宿州是東魏地界,乃邊關重鎮,城高河寬,多駐士兵,過關之時可疑人員多會遭到盤查,不過二人年紀不大,不似探馬細作,守城士兵便不曾為難二人.

隨後二人一路打聽,北行兩日,終于到得宿州州府,那佛光寺便建于州城北面的山上,自北門出去,走半柱香就到.

由于佛光寺離州城不過三四里的距離,當日午後胖子便跑過去拜佛進香,道士是不進寺廟的,在胖子去佛光寺的時候,南風自城里轉了一圈兒,這里是宿州的州府所在地,雖然比不上長安,卻也是很大的城池,不過這里的百姓過的很是清苦,由于地處邊關,連年征戰,導致糧食奇貴,布料緊缺,城中已然禁酒,商鋪里也無甚貨物,街道上的行人多無綿衣禦寒,面上亦多掛饑色.

由于是州府所在,官兵巡視較嚴,城中還算安甯.

傍晚時分南風回到客棧,發現胖子已經回來了,正蹲在火盆前烤火.

"我還以為你今晚會在那里掛單."南風拍打著身上的雪花,外面下雪了,雪不是很大,但風大,很冷.

"他們不容我掛單."胖子說道.

"為什麼?"南風問道.

"寺里缺米少糧,沒有粥飯供給外來僧人."胖子說道.

南風點了點頭,蹲到胖子對面烤火,"把佛光寺的情況跟我說說,越詳細越好."

胖子一邊烤火一邊講述,那佛光寺是東魏幾個大寺之一,僧侶很多,名頭也大,之所以叫佛光寺是因為寺里供奉著佛祖的一顆舍利子,這顆舍利子是骨頭舍利,在暗處會發光,佛光寺由此得名.

寺廟建在北山的山腳下,尋常僧人都住在山腳的僧舍里.在山腰有一座舍利塔,也就是供奉舍利子的地方,以舍利塔為中心,周圍建造了一處別院,名為佛光禪院,寺內高僧多在禪院清修.

由于供奉了佛祖舍利,佛光寺在佛教信徒之中享有很高聲譽,多有僧侶慕名前來,以求得到舍利子的庇佑和開示,參悟到高深佛法.

佛光寺不歡迎外來和尚掛單,糧米不夠只是原因之一,主要原因是這里人數太多,僧房已經住不下了.

"別說這些,說那八部金身,你可曾打聽到什麼?"南風打斷了胖子的話頭.

"雖然沒讓我掛單,知客僧卻帶我去大殿上了香,也跟我講說了舍利子的一些神跡,據他所說八部金身並不是從西域傳來的,而是一位前輩大師在參拜舍利子的時候受到了佛祖的開示而創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