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乘風化龍
g,更新快,無彈窗,!

二人帶著刀劍包袱,一路小跑,沿途尋找避雨之處,沒等二人找到廢屋破廟,大雨已然傾盆而下.

二人無奈,只得自路旁樹下避雨,但此時乃是初春時節,樹木有枝無葉,也擋不得雨,眼見不成,二人只得冒雨前行.

"南風,你看."胖子手指東南山林.

"說了別喊我名字."南風循著胖子所指向東望去,只見離此處不遠的山野之中隱約有火光傳出.既有火光,自有避雨之處.

"等等."南風伸手拉住了想要改道的胖子,有火光,也表明那里有避雨之人,貿然前往,很可能遭遇危險.

"都快淋透了,還等啥呀."胖子急欲前往.

南風想了想,松手與胖子一起向那火光跑去,此時他不再是孤身一身,有了胖子陪伴,膽氣略壯.

那傳來火光之處離二人不過幾百步,跑到中途,南風看清了那火光出處,那是一座搭建于河邊的草棚,四面無牆,草棚西側生有篝火,草棚中央擺著香案法台,三個中年道人站在草棚南側,望著南面那條自西向東流淌的大河.

胖子跑在前面,跑出老遠不見南風跟來,轉身回顧,"走啊,怎麼不走了?"

"回來."南風沖胖子招手.

胖子皺眉咂舌,看了看不遠處的草棚,又看了看南風,重重歎氣,轉身跑回,"又怎麼啦?"

"草棚正中設有法台,那三人身穿法袍,想必是要起醮作法."南風說道,道人作法最忌外人打擾,二人就算跑了過去,也很可能被那三個道人給轟出來.

"做甚麼法?"胖子疑惑的看著那三個站在草棚邊緣的道人,此時其中一個道人聞聲轉頭看向二人,但他並未說話,看了二人一眼便回頭看向南面河水.

南風沒有答話,由于離那草棚還有一段距離,他看不清法台上的香爐里插著幾支香,但那香爐之上有煙氣縹緲,不問可知是燃有香燭.

"還是不要去了,咱們走吧."胖子說道,此時大雨下的很疾,伴有閃電雷鳴,此前不久又起了風,二人站在野外空地遭受風吹雨打,著實辛苦.

南風點了點頭,轉身向東跑去,胖子抹了把臉,拎著包袱跟在後頭.

奔跑之時,南風歪頭看向南側河流,那是一條很寬的河流,當是魏梁之間那條大江的分支,河寬當有幾十丈,兩側河道陡峭險峻,皆為懸崖石壁.

跑出百十步,前方出現了幾棵沙柳,南風率先跑了過去,自樹下蹲了下來.

胖子隨後趕到,蹲到了他的旁側,手指草棚方向,"那幾個是哪一派的道士?"

南風沒有答話,三清各宗的道袍是有些許差別的,但那三人穿的並不是尋常道袍,而是紅藍相間的紋龍法衣,三宗作法的法衣都是相同的,他便無法分辨那三人所屬宗派,不過這里是玉清地界,作法的三人很可能歸屬玉清宗.

"他們要作甚麼?"胖子自包袱里扯出破舊袈裟,抖開罩住了自己和南風.

"那河中可能藏有水妖,三人興許是要作法降它."南風猜測.

"降妖?那敢情好,等著瞅瞅."胖子很是好奇,他一直在龍空寺做飯,見識淺薄,從未親眼見過妖怪.

南風探手入懷,摸了摸藏在懷中的龜甲,那張鹿皮不是俗物,神異的緊,可阻水隔濕,先前藏在野外長達一年之久也不曾受潮腐壞.

二人蹲下不久,一道響雷自遠處炸響,三個道人聞聲盡皆仰頭上望,那三人看到了什麼南風不得而知,但他不得夜視,只能看到上空烏云密閉,烏黑濃厚的烏云之中,有白色電光忽隱忽現.

"妖怪到底藏在哪兒?他們看天干嘛?"胖子很是疑惑.

南風尚未答話,草棚南側的河道里就傳出了一聲巨大的水聲,那聲音如同重物落水,濺起的水浪高達數丈.

站在草棚邊緣的三人,聽得河中水聲,立刻轉身回到法台前,一人持拿木棍敲擊法台右側的銅磬,一人拿起法台左側的木魚快速敲擊,中間一人左手搖晃銅鈴,右手執筆,自法台上的快速書寫,不問可知是在書寫符咒.

草棚里的三人唱誦經文,各行其是.南側的河水之中水浪翻湧,水花飛濺.上空烏云之中悶雷滾滾,白電隱現.

"好像不是降妖."南風微微皺眉.

"是不是在超度?"胖子問道.

南風搖了搖頭,和尚和道士都會超度,但超度的對象通常是陰魂亡靈,而河中明顯是體形巨大的活物.

就在二人低聲交談之際,河中傳出了奇怪的叫聲,那聲音與雄雞初次啼鳴有些相似,嘶嘶吐氣卻不得響亮發聲.

聲音傳來的同時,一條巨大的黑影陡然出水,黑影出水之後自水面上翻騰借力,引頸蜿蜒,向著高空疾升而去.

"哇,好大一條蛇!"胖子語帶顫音,那條巨大的黑影長達數丈,足有一抱粗細,腦袋有籮筐大小,通體漆黑,當是一條修行多年的黑色巨蟒.

那巨蟒自草棚旁邊扶搖升空,草棚內的三人並未出手阻攔,而是急敲法器,高聲誦經,二人自一里之外都能聽到那三人急切而含混的誦經之聲.

那巨蟒升空之後並未落回水面,而是蜿蜒蛇身,快速攀升,眨眼之間離地已有十幾丈.

就在此時,烏云之中出現了一道刺眼的白色電光,與白色電光同時出現的還有震耳駭人的巨響雷鳴,"轟隆!"

雷電的目標明顯是那快速升空的黑色巨蟒,巨響的同時,偌大的白色電光擊中了巨蟒的頭頸部位,本來快速攀升的巨蟒凌空之勢瞬時受阻,悲鳴一聲疾速墜落.

察覺到上空的異常,那敲打木魚和敲擊銅磬的道人倉促的放下手中法器,閃身出得草棚,眼見巨蟒急墜而下,二人同時踏地升空,凌空出掌,將那黑色巨蟒南送數丈,如此一來那巨蟒便沒有墜于硬地,而是落入了幽深的河水.

黑色巨蟒雖受天雷重創,卻不曾受傷萎靡,入水之中再發厲叫,那厲叫有三分怒氣七分不甘,其所發聲音與先前一樣,有聲卻不得響亮.

"師弟,莫要焦急!"其中一名道人高聲呼喊.

"南風,你聽到沒有!"胖子愕然瞪眼.

南風沒有答話,胖子歪頭看他的時候,河中的黑色巨蟒再度出水,蜿蜒蛇身,乘風借雨,昂首飛天.

草棚里搖鈴的那個道人歪頭所見,右腕疾速,快速書寫,半瞬之後扔下符筆,抓起法台上的一件器物快速摁壓,不問可知是在為書寫好的符咒加蓋法印.

由于情勢危急,那書寫符咒的道人連法印都不曾放下就急閃而出,屈膝踏地,陡然拔高,後發先至,手中的幾張符紙隔空飛出,盡貼蟒身.

就在符紙貼于蟒身的同時,烏云之中再響驚雷,白色的電光隨即閃現,再襲巨蟒.

雷電擊中巨蟒的瞬間,巨蟒周身湧現金光,得那金光庇護,雷電不曾傷及于它,巨蟒趁機拔高,大有沖破烏云,飛上云霄之勢.

說時遲,那時快,就在巨蟒即將進入烏云之際,烏云之中再現雷電,刺眼的電光擊中了巨蟒中段蛇身.

那巨蟒雖不曾殞命,卻受創甚重,不得自如蜿蜒,自空中翻騰掙紮,搖搖欲墜.

眼見巨蟒情勢危急,另外兩名道人同時踏地升空,升空之後抖身變化,化作兩條四爪青龍,探爪攀云,疾速升高,到得巨蟒身前,分抓頭尾,破云相送.

得兩條青龍助力,那黑色巨蟒得以沖破烏云,升入云霄.

既入云霄,黑蟒立刻隨風變化,頭上生角,頜下垂須,龍爪腹生,身形暴漲,片刻之後蛇鱗褪去,龍鱗再生,引頸龍吟,聲震四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