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附身于人
g,更新快,無彈窗,!

佛經本就隱晦深奧,胖子又不精通文字,看的很是辛苦,最終還是忍不住向南風求教,"南風,你看這是個什麼字?"

南風睜眼看向胖子,胖子咧嘴討好,南風將視線移向經書,"陲."

"菩提薩陲是啥意思?"胖子趁機追問.

"菩薩給你三錘."南風惡意曲解,言罷,再度閉上了眼睛,他先前已經確定了以後的目標以及要實現這個目標所需采用的方法,但這還不夠,還需要前瞻可能出現的問題.

這也是天元子的三句忠告之一,上路之前要想好目標,想好路徑,還要前瞻這條路上可能會出現的阻礙.

對于那些不可預測的阻礙,可以不必去想.前瞻僅限于可能發生的那些,此時他能想到的最大的阻礙就是自己的敵人.

以玄字輩二老為首的太清宗眾人在他離山之後並沒有追捕加害于他,這可不是因為對方心慈手軟,而是在對方看來,他的存在對對方構不成威脅,倘若對方察覺他進步神速,亦或是名頭太盛,就有可能在他修道有成之前加害于他.

要想避免這種情況的發生,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在這十二年內韜光養晦,不露崢嶸,名聲越小越好,認識自己的人越少越好.

但在這十二年內,他不可能什麼都不做,倘若所做的某一件事情被世人知曉並稱道傳揚,就會暴露自己的行蹤和實力,要想不被太清宗注意,唯一的辦法就是改名,實則最好的方法就是似天元子那般改頭換面,但他不會天元子的那種法術,只能退而求其次,改掉自己的名字,即便所做的事情傳揚出去,外人也不知道是他所為.

想及此處,南風睜眼看向胖子,"胖子,我想過了,總喊你胖子也不妥當,換個稱呼吧."

胖子此時正撓著光頭苦思經文,聞聲歪頭,"換啥?"

南風不願使用陌生名號,想過之後出言說道,"以後你喊我老六,我喊你老三,如何?"

胖子皺眉側目,咂摸名號,"老三?老三好像不太好聽."

"比胖子禿驢好聽."南風笑道.

"好吧,聽你的."胖子點頭同意,老三雖然不是很好聽,好孬也是個稱呼,比那嘲笑人的胖子和罵人的禿驢強多了.

"就這麼定了,以後別喊我名字,免得讓仇家找過來."南風翻身坐起,挪到炕邊,下地穿鞋,出門撒尿.

結拜之時,胖子排行老三,南風排行老六,這樣的稱呼二人喊起來都不覺得拗口,也不感覺別扭.此時很多鄉下人都是以排行為名,老三老六這樣的名字用的很多.

"該吃飯了."胖子放下經書沖解手回來的南風說道.

"走,吃飯去."南風剛進門又轉了出去.

此時太陽已經下山,到了晚飯的飯點兒,客棧里有兩桌食客,客棧里有什麼吃食並不是固定的,這要看獵戶和漁夫以及菜農當天送了什麼過來,這時候是初春時節,魚肉不多,菜蔬為主.

二人要了米粥火燒,又要了豆干和咸菜,由于晚上要推研經文,南風便沒有要酒.

連二人在內,客棧里一共有三桌食客,其中一桌是三個壯年男子,武人打扮,桌上菜蔬很是豐盛,但他們好像無心吃酒,也很少夾菜.

另外一桌是一老一少,老的年紀當有六七十,身穿黑衣,身形瘦長,面無表情.小的不過五六歲光景,是個女孩兒,眼睛很大,紮著兩根小辮兒,所穿衣物很是寬大,不太合身,此時正在低頭吃面.

那三個壯年男子無心吃喝,不時歪頭以眼角余光觀察坐在角落里的一老一少,偶爾還會交換眼神.

另外一桌的黑衣老者貌似不曾察覺那三人正在偷看他們,只是頻頻為那女孩兒夾菜,讓那女孩兒多吃一些,吃飽一點.

胖子不似南風這般細心,不曾察覺到氣氛的異樣,就著咸菜米粥,大口吃著火燒.

"老六,你也吃啊."胖子抬手擦去鼻尖上的熱汗.

南風點了點頭,張嘴咬了一口火燒.

"阿伯,我要喝水."那小女孩兒抬頭沖那黑衣老者說道.

那黑衣老者提壺倒水,眼見倒出的茶水無有熱氣,隨手潑掉,起身走向大廳中央的茶爐拎拿熱水.

南風和胖子就坐在茶爐旁邊,眼見老者向自己走來,南風下意識的歪頭看了一眼,這一看可不得了,瞬時嚇出了一身冷汗.

那黑衣老者走到茶爐旁,拎了茶壺,轉身回去.

南風又看了一眼,沒錯,此人只用腳尖走路,腳掌腳跟全不著地,只有被鬼附身的人才會這樣走路.

就在南風偷偷打量那黑衣老者之際,另外一桌的三名食客同時離座,兩人擋在了黑衣老者先前所坐位子的前方,另外一人沖到了女孩兒近前,"小姐,你可是姓元?"

女孩兒歪頭答話,"是啊,阿叔,你是阿爹派來的嗎?"

女孩兒言罷,那問話之人立刻將其抱起,"是的,二小姐,莫害怕,我們會護你周全."

"放下她."那黑衣老者語氣很是陰冷.

懷抱女孩兒之人沖另外二人高聲下令,"這妖人好生大膽,竟敢擄搶將軍千金,拿了,帶回去交由將軍發落."

擋在桌前的二人聞聲同時前沖,十步距離閃身即至,自左右兩側同時搶攻.

眼見二人攻來,那黑衣老者並未與之搏斗,而是腳尖著地,貼著地面向後滑出七尺.

二人一擊不中,弓步前沖,緊隨而至,重拳再出,分襲黑衣老者前胸下腹.

"阿叔,阿伯不是壞人,你們不要傷他."女孩兒急切制止.

此時那二人正在搶攻,並未因那女孩制止而收招停手.

眼見二人步步緊逼,黑衣老者再度閃避,還是貼地後移,二人二擊不中.

"我無心傷人,不要逼我."黑衣老者將手中茶壺放于身旁空桌.

"客官,客官,小本生意,糊口不易,莫要打壞了桌椅."店主蹲在櫃台後面急切求情.

那二人不是庸手,出招極快,但他們的兩度進攻皆被對方躲開,二人顏面掛不住,呼喝一聲,三度搶攻,到得黑衣老者近前,急停旋身,起腳反踹.

這一次黑衣老者不曾閃躲,待那二人雙腿近身方才雙手齊出,豎起五指分襲二人腳掌.

那二人速度雖快,卻要慢于這黑衣老者,反踹而出的右腳同時受創,悶哼一聲,踉蹌退後.

胖子唯恐受到牽連,叼著火燒,端著飯碗和菜碟退到了櫃台之前,南風也起身跟了過去.

胖子將飯碗菜碟放于櫃台,取下了嘴里的火燒,"老六,他用的是什麼功夫?"

南風搖了搖頭,這黑衣老者出招之時指尖有黑氣縈繞,所用技藝很可能不是功夫,想必是妖法一流.

黑衣老者一擊得手卻並未追擊,垂手開口,"放下她."

那二人腳掌皆被洞穿,面目扭曲,痛苦非常,後退幾步止住退勢,其中一人沖抱著女孩兒的男子說道,"師兄,這妖人好生厲害,我們攔住他,你帶元小姐先走!"

那人聞聲,抱著女孩兒沖向後廚,那黑衣老者後發先至,立于後廚門口,擋住了那人去路.

受傷的二人沖上前去,試圖阻攔那黑衣老者,為同伴爭取時間.

那抱著女孩兒的男子改變路徑,沖向大門.

但他同樣未能順利沖出,黑衣老者甩脫二人,閃身站到了大門正中,"你帶她回去,只會害她送命,把她交給我."

那男子懷抱女孩兒,難得出招,而受傷的二人大量失血,此時已經面無人色,已無再戰之力.

就在那男子無計可施之際,客棧對方的屋頂落下一年輕道人,那人身穿青布道袍,背有三尺長劍,一柄馬尾拂塵抓在左手.

年輕道人自屋頂踩踏借力,向客棧疾沖而至,一張黃色符紙附于右掌掌心,"誅滅妖邪,浩蕩乾坤,元皇大道君急急如律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