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道佛同行
g,更新快,無彈窗,!

由于隔得遠,南風下意識的先看衣著,隨後入眼的是那反光的光頭,最後看的才是相貌.

實則在看那和尚長相之前,南風就已經根據聲音猜到那和尚是誰,看相貌不過是加以確認.不出他所料,那僧人正是他當年自長安失散的幾位結拜兄弟之一,事發之後做了和尚的胖子.

胖子的樣子沒什麼變化,變化大的是他的體態,不但躥了高,還開了粗,此時又高又壯.身上披著一件破舊的灰布袈裟,身後背著一個很大的包袱,一個大肚缽盂抓在左手,右手沖他連連揮擺.

自他鄉遇到舊人,南風喜上心頭,揮手回應,"胖子."

胖子貌似不太喜歡自己舊時稱謂,聞聲歪頭撇嘴,不過臉上的笑容一直在,揮舞的右手也不曾放下來.

不多時,渡船靠岸,胖子自船頭跳上岸邊,沖著南風就是一拳,"哈哈哈哈,沒想到啊,沒想到."

胖子此時身高過七尺,怕是沒有兩百也有一百八十多斤,這一拳很有力道,打的南風踉蹌後退,但南風不曾生氣,上前兩步,沖著胖子的大肚子就是一巴掌,"肥佬,好肥佬."

中原三國的語言是有些許差別的,梁國保留了秦漢時候漢人的口音和發音,肥佬略帶笑謔和鄙視,但胖子沒聽懂,只當"肥啦"來聽,他此時比南風高出半頭,又伸手去抓南風頭上的道髻,"哎呀呀,你還真當了牛鼻子道士呀."

南風從來就不是吃虧的主兒,抬手去摸胖子光頭,"好一個禿驢."

"好你個牛鼻子,敢罵佛爺?"胖子抓著南風的道髻往上提.

"死禿驢,快放開你家道爺!"南風連拍胖子光頭.

此時渡船已經靠岸,渡江之人紛紛上岸,途經二人身側無不好奇側目,道士和和尚分屬不同教派,表面上相安無事,暗地里多有不合,似二人這般親近耍鬧極為少見.

胖子雖然提著南風的道髻卻不曾用力,但南風拍他的腦袋卻是真拍,兩巴掌下去胖子就受不住了,先放了手,"沒輕沒重,我腦門定然紅了."

"我還可以讓它紫."南風笑著又補了一巴掌.

胖子受不了南風,怕他再打,急退兩步,"阿彌陀佛,阿彌陀佛,早就聽說道人多有狠辣俗心,傳言不虛呀."

"無量天尊,無量天尊,早就聽說和尚好吃懶做,傳言不虛呀."南風又追上去拍胖子的肚皮.

"一邊去,一邊去,不與你耍鬧."胖子沒南風'驍勇’,也沒南風善辯,只得認輸罷戰.

此時自南岸等候的眾人已經開始登船,南風顧不得與胖子敘舊,急切問道,"胖子,你到南國干嘛?"

"游方行走,體察俗世百態,磨練向佛之心."胖子說道.

南風聞言哈哈一笑,"你從哪里學來這兩句雅文,還游方行走,你是被人攆出來了吧.走走走,和尚在南國不受待見,隨我回北國去吧."

"啊?"胖子瞠目咧嘴,"有多不受待見?"

"很不受待見,別去了,跟我回北國去."南風伸手拖拉胖子.

"我剛來呀."胖子不願走.

胖子很重,他不願走,南風也拖不動,眼見艄公催促,便先行登船,"你到底走不走?"

"我如果跟你走,到時候你回山了,我咋辦哪?"胖子猶豫不決.

"我也是下山游方的,不回山上去了,快來."南風再度招手.

胖子一聽,面露喜色,大步沖上船頭,"你也被人攆出來了呀?"

胖子無甚心機,一個也字證實了南風的猜測,南風大笑,"你還真是被人攆出來的呀?"

"胡說."胖子心虛歪頭.

擺渡多有禁忌,高聲喧嘩便是其中之一,艄公制止過後,二人壓低了聲音,坐在船頭小聲說話,說的無非是失散之後各自的經曆.

胖子先說,他拜入佛門之事南風早就知曉,當年跟天元子前往城西墳場的途中還見到了他,事後胖子跟著那一干眾人去了一個名為龍空寺的寺廟,龍空寺位于魏國西南,離長安有一千多里,由于行腳辛苦且多有清規戒律,那一干眾人沒等走到地頭兒就跑了大半,連胖子在內共有十幾個人趕到了龍空寺.

龍空寺是個小寺廟,不像三清各宗有朝廷的補貼供養,香火也不甚旺,廟里的生活很是清苦,平日里除了念經參禪就是耕種勞作,還要經常下山化緣,如此這般過了三個月,那十幾個人跑的一個不剩,不對,確切的說是跑的就剩一個.龍門寺有一門工夫,名為般若神功,胖子垂涎神功,咬牙堅持了下來.

胖子入門之後被分到了膳堂,實則人家收他也就是想讓他當那伙夫,這也遂了他的心意,煮飯熬粥很是盡心勤力.佛門有過午不食的規矩,也就是一天只吃一頓飯,胖子飯量很大,又正值長身體的時候,一頓飯肯定吃不飽,吃不飽就偷著加餐,後來被發現受到了訓誡,便不敢偷著做飯了,只在早上那一餐暴飲暴食.

後來又受到了訓誡,僧人每餐糧米都有一定限額,他多吃,旁人便不夠分量.

為了保證重量,胖子偷吃之後便往粥里加水,用他自己的話說是'粥飯做的稀了些’,眼看著粥里的谷米越來越少,其他僧人不樂意了,他又受到了長老的訓斥.

屢教不改是很煩人的,長老有心將胖子調往別處,但他什麼都不會做,留在膳堂還能做些工作,去了別處就只能白吃米糧.

哪怕經常偷食,寺廟里的生活仍然很是清苦,七尺腸子閑著五尺半,挨餓是常有的事情,但胖子頗有毅力,咬緊牙關堅持了下來.

他是堅持住了,但龍空寺堅持不住了,佛門慈悲寬容,也不能把他逐出門派,于是就讓他"游方行走,體察俗世百態,磨練向佛之心."

"我跟著師父去了梁國,做了道士,我不太喜歡山上的生活,便離開師門下山游曆."南風說道.

"完啦?"胖子瞠目瞪眼,擺渡時他一直在說,上岸之後走出了五里他也一直在說,前後說了半個時辰.輪到南風說了,一句話就完了.

"完啦."南風點了點頭.太清宗若想殺他滅口,最好的辦法就是在他渡江時暗中做手腳,能安全渡江,說明徹底安全了.

"你還沒說你是怎麼被攆出來的呢."胖子最想聽的是這個.

"我沒有被攆出來,我是主動離開的,我隨時可以回去."南風也沒有撒謊,他的確隨時可以回去,但前提是他有膽子回去.

"那你誆我你不回山上去了?"胖子不滿的盯著南風.

"我可以回去,但我不想回去,以後你就跟著我,我去哪兒你就去哪兒."南風說道.

"我比你大,為什麼不是你跟著我?"胖子不想吃虧,七人結拜,他是老三,南風是老六.

"我能管你溫飽."南風壞笑.

胖子半信半疑,上下打量南風.

南風打開包袱,拿了幾張米餅遞給胖子,"我身上有錢,很是不少,吃個幾年總是不難."

胖子沒接那幾張米餅,而是歪頭看天,"未時了,不能吃齋了."

南風也沒硬塞,縮手回來,"不吃拉倒."

"多吃不成,少吃點總不打緊."胖子把米餅全搶了過去.

"給,這些銀錢給你."南風自懷中摸出一些碎銀子和銅錢,他跟胖子是兄弟,不是主仆,說笑是可以的,總不能讓胖子覺得他以銀錢壓人.

胖子正想吃餅,見狀放下米餅搖了搖頭,"阿彌陀佛,不成的,我持不捉金錢戒,不能拿錢."

"不要拉倒."南風想要收回銀錢.

胖子見他真的收了回去,很是不舍,急忙抓了過去,"多捉不成,少捉點總不打緊."

"你這樣兒的也當不了和尚,還俗吧."南風說道,和尚與道士同行總令行人駐足旁觀,他是不會還俗的,得攛掇胖子還俗.

"那可不成."胖子正色搖頭.

"為何?"南風問道.

胖子將米餅連同化緣的大肚缽盂一同塞進包袱,留了一張大口咬嚼,"我一心向佛,不能半途而廢."

"說實話."南風皺眉大皺.

"師父說了,人如草木,終有一死,我可不想死了之後下地獄,我得找人罩著.我當不得道士,神仙自然不會管我,我只能找佛祖罩著."胖子說道.

"當和尚不能娶老婆,你可得想好."南風繼續攛掇.

"多娶不成,少娶幾個總不打緊."胖子很是無恥.

眼見南風要取笑他,胖子急忙岔開了話題,"咱們現在去哪兒?"

南風聞言愣住了,對呀,現在去哪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