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少年心性
g,更新快,無彈窗,!

靈研子雖然比南風大上幾歲,但她個子不高,體態輕盈,南風背的並不吃力,逃命關頭,更有使不完的力氣,背著靈研子一口氣跑出四五里,到得樹林邊緣,回頭不見采花賊跟來,南風暗暗松了口氣,歪頭說話,"喂,你沒事兒吧?"

靈研子先前一直不曾開口,此時聽得南風發問,方才低聲說道,"放我下來."

南風環視左右,找了處無草平地,蹲身放下了靈研子.

靈研子穴道被封,不得站立,萎靡倒地.

南風沒敢回頭,他先前背著靈研子奔跑,能感覺到靈研子的褲裙再度滑落,她腰繩被采花賊扯斷了,褲裙穿不住,此時若是回頭,一定又會看到什麼他又想看又不敢看的東西.

由于不曾回頭,南風便不知道靈研子是什麼表情,他只能聽到靈研子急促的喘氣聲.

"這個……這個……我都是為了救你,你可不能恩將仇報."南風擔心靈研子以怨報德.

"我知道,謝謝你."身後傳來了靈研子的聲音.

一聽靈研子肯道謝,南風心頭陡然一輕,看了看身上的道袍,又撩起道袍看了看自己的中衣,都不行,沒刀剪,撕不開.

無奈之下只得解下了自己的腰繩.

"你干什麼?"靈研子疑惑發問.

南風沒有答話,將腰繩展開,自中間一扯為二,自己捆上一根,另一根拿在手里,反手遞送,"給你腰繩."

靈研子沒有答話,也沒有承接.

等了片刻不見靈研子來拿,南風才想起靈研子此時不得移動,無奈發問,"怎麼辦?"

短暫的沉默過後,靈研子低聲說道,"我動彈不得,你幫我捆上吧."

"這可是你讓我幫忙的,我轉身了哈."南風緩慢轉身.

"閉上眼睛."靈研子終究還是害羞.

南風聞聲閉眼,摸索著幫靈研子提上褲裙,穿上並捆緊了腰繩.

南風不是個聽話的主兒,若是換做尋常時候,靈研子讓他閉眼,他一定會趁機亂摸以為報複,但此時情勢危急,他便沒有趁機揩油,不過一些碰觸還是有的,他能感受到靈研子某些部位的溫膩軟滑.

此前單是遠觀就令他熱血上湧,此刻親手觸摸更令他血脈僨張,好在鼻子被那采花賊踹破了,如若不然此刻定然鼻血橫流.

幫靈研子捆上腰繩,南風睜開了眼睛,又伸手幫她把衣扣系好,在他做這些的時候靈研子一直閉著眼睛,眼見靈研子始終閉眼,南風有些後悔,先前不該聽話閉眼的,應該趁機多看幾眼,定然十分好看.

但此時已經幫人把褲裙提上了,總不能再拉下來,可惜,當真可惜.

系好布扣之後,南風坐到了一旁,"現在怎麼辦?"

靈研子睜眼看向南風,沒有立刻答話.

南風此時才得空閑檢查自己的傷勢,鼻子比臉高,首當其沖,受傷最為嚴重,不敢碰,一碰就錐心的痛,搞不好鼻骨被那家伙踹斷了.嘴也被踢了個正著,吐出兩口帶血的唾沫,以舌感知,發現上唇內側被咯出一道很大的橫向傷口,左上一顆磨牙也在亂晃,用手一搖,竟然掉了.

"問你話呢,現在怎麼辦?"南風皺眉打量著手里的牙齒,他已經過了換牙的年紀,牙掉了就不能再長了,為了救這個當初打破自己腦袋的家伙,竟然貼上了一顆牙.

"容我想上一想."靈研子應聲.

南風把那掉落的牙齒示于靈研子,"看看,看看,你這人情欠大了."

"謝謝你,先前是我對你不起."靈研子面有愧色.

"算你有點良心."眼見靈研子領情,南風也就釋然了,滿嘴有幾十顆牙齒,掉的又不是門牙,只要不是故意咧嘴,旁人也看不到.

"那人點了你什麼穴道,能不能設法解開?"南風問道.

靈研子沒有答話.

"不成,這里也不安全,我還是背你去鎮上吧,那里有咱們的人."南風又道.

"這般模樣,怎能見人?"靈研子說道.

"這有什麼啊,你又不是沒穿衣服,來來來,我好人做到底,再背你一程."南風伸手想要拖拉靈研子.

"我正在行氣沖穴,不要動我."靈研子出言制止

南風一聽,急忙收手,"得多久?"

靈研子又沒答話.

在鎮子西邊有個水塘,南風有心過去洗去臉上血汙,又不放心把靈研子自己留在這里,而靈研子正在沖穴,也不能隨意移動,他便只能自一旁坐著干等.

等待期間,南風再度伸手檢查鼻子,仍是一碰就痛,忍著痛摸了摸,感覺鼻子沒塌,鼻骨斷沒斷不知道,反正是沒塌,沒塌就好,塌了就毀容了.

確定鼻子沒什麼大礙,南風又去看那正在行氣的靈研子,傳說中了春毒的女子都會面紅耳赤,呼吸粗重,還會扭動腰身,發出霪聲浪語,但靈研子並不是那般情形,閉著眼睛,面色如常,呼吸也不曾粗重,完全看不出有中毒的跡象,也不知是那毒藥不曾起效,還是那毒藥與尋常的春毒藥效不同.

"我可讓你害慘了,我是偷著跑出來的,現在搞成這個樣子,回去一定會受責罰,"南風忍不住埋怨,"咱可事先說好,你得給我作證,我這是見義勇為,到時候你如果翻臉不認賬,我可就倒黴了."

靈研子沒有答話.

南風歎了口氣,以手撐地,想要起身,卻發現自己的右手被人抓住了.

一回頭,發現抓住自己右手的不是旁人,正是靈研子,靈研子仍然躺在地上,雙目緊閉,眉頭微皺,左手抓著他的右手.

"你要干嘛?"南風大為緊張,靈研子的手臂能夠活動說明她被封的穴道已經解開,但這家伙先前中了春毒,搞不好是想拿他來解毒,喜歡看是不假,但干別的他還真沒想過.

靈研子不曾說話,但也沒有松手.

南風既忐忑又緊張,沒話找話,"人家都說英雄救美之後,若是英雄長的英俊,那美女就會說無以為報,願意以身相許.若那英雄長的難看,美女便會說來世當牛做馬,報答恩情,這個,呵呵,是吧."

靈研子聞聲睜眼,直視南風.

南風尷尬干笑,靈研子眼神定靜,並不迷離.

"你別盯著我,我現在肯定不是什麼好模樣."南風以左手摸臉,臉上全是干了的血漬,嘴唇也腫的老高,狼狽非常.

良久過後,靈研子移動了視線,松手起身,"我體內火氣虛旺,需以涼心定神藥物克之,你在此處等我,我去去就回."

"好,你快點兒回來哈."南風伸手西指,示意那個死了的小道姑還在林中躺著.

靈研子點了點頭,提氣輕身,東行進鎮.

在靈研子尋藥解毒的這段時間,南風去了趟水潭,洗去了手上和臉上的血汙,那顆掉了的牙齒也沒舍得扔,洗淨收好,身體發膚受之父母,不能輕拋,這是千百年的規矩,掉了也得留著,死了好帶進棺材.

回到原地又等了片刻,靈研子回來了,二人一起趕到事發地點,那可憐的小道姑還躺在原處,胸前一灘血,早就斷了氣,死不瞑目,眼睛還睜著.

"我在這兒守著,你回去叫人."南風說道.

靈研子拭淚起身,搖了搖頭,"你私自下山,不宜牽扯其中,你先回去,我隨後回山通報此事."

"也好."南風點頭同意,天德子等人曾經叮囑過他,韜光養晦,莫生是非.他一直記在心里,此前逃課玩耍完全符合自己的身份,他被三位真人同時看中,又是乞兒出身,若是規規矩矩的坐在課堂聽經,反倒顯得虛假造作,所謂低調,乃是行事不曾超越本分,與虛偽的裝孫子是兩碼事.

今天這件事情還是不要牽扯進來了,別的不說,一通盤查審問是免不了的,實在煩人.

南風先行,他跑得慢,剛剛回山靈研子就回來了,隨後一干律察殿的道人行色匆匆的與她一同下山.

有人見他鼻青臉腫,便詢問緣由,南風只說失足摔倒,他也沒去找道醫,而是去了俗務殿,那里有赤腳大夫,捏了幾把給他鼻骨正了回去,牙沒辦法安上,嘴唇也能自行消腫.

嘴唇腫的跟個豬嘴一樣,自然不得聽經上課,吃飯也不能去飯堂,只能去俗務殿蹭,此時已是冬初,早晚功課之時光線不明,他便低頭參加,即便明知不會被攆下山去,也不能搞的太過離譜.

閉門養傷,不得自由,甚是無聊,不過南風也沒閑著,養傷的這段時間他一直在自學參悟洞神真經,但參悟的過程並不順利,因為太清宗的九部真經他都知道,參悟之時遇到疑問,就會不由自主的向高深經文求解,說是參悟洞神真經,實則很多領悟都得自高階經文.

午後無人之時,他曾尋機去過天啟子的住處,門上的馬尾還在,天啟子沒有回來過.

五日之後,嘴唇消腫,南風開始聽經上課,天冷了,他懶得往外跑了.

未曾授箓的道人與授箓道人操行早課不在一處,南風這幾天一直沒看到靈研子,也不知先前之事如何處置,那采花賊有沒有被抓到.

第六日晚間,南風正自房中參悟經文,門外傳來了敲門聲.

南風起身開門,發現靈研子站在門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