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一舉兩得
g,更新快,無彈窗,!

說話聲自正北傳來,眾人聞聲上望,只見現任掌教天鳴子正陪著朝廷欽差自高處台階緩步而下.

"真人聞聲辨性,慧眼識人,不愧是仙家中人."前來觀禮的官員大拍馬屁.

南風皺眉低頭,這家伙真是不放過任何給自己臉上貼金的機會,還兩里之外就聽了個真切,天鳴子離他所在位置不過百步,哪來的兩里.

"福生無量天尊."天罡子等人沖天鳴子行禮.道人見禮時宣唱天尊法號也不相同,居山以上修為的紫氣真人宣唱福生無量天尊,不曾到得居山修為的道人,唱的是無量天尊.

"不是廟堂法台,不需多禮,免了,免了."天鳴子擺了擺手.

天啟子禮畢歪頭"掌教師弟,凡事都有個先來後到,這小子我已經定下了,你來晚啦."

天啟子說的客氣,但用詞很是強硬,根本不是商議的口吻.

天鳴子聞言干笑了兩聲,他想必是想利用干笑的工夫急思如何接話,可能不曾想好對詞,干笑過後又干笑了兩聲.

一旁的天罡子笑著接話,"天啟師兄所言不差,凡事都有個先來後到,我最先定下此人,諸位有耳共聞,有目共睹,掌教師弟,天啟師兄,你們可不能奪人所愛呀."

天鳴子時至此刻仍然沒有想好如何接話,只得繼續干笑.

一旁的欽差官員最善迎風拍馬,急忙出言為他化解尷尬,"早就聽聞真人生性灑脫,平易近人,未曾想接任掌教之後仍是這般善予親和."

天鳴子得了台階,面色好看了許多,微笑接話,"二位都是師兄,可不能以大欺小."

至此,三人都堅持要收南風為徒,誰也沒有退讓之心.

南風皺眉低頭,急切思慮,他屬于好了傷疤也不忘疼的那種人,跟靈研子吵架只是報複她先前的辣手毆打和今天的出言羞辱,壓根兒沒想到會引出這麼一出兒,而今三人都要收他,這可如何是好.

當務之急是要確定這三人為什麼要搶著收他,是真的欣賞他,還是他的來曆已經泄露.

急思過後,南風感覺後一種可能性不大,他先前與靈研子爭吵是不可預料的,由此可以判斷出天罡子收他入門不過是臨時起意.

當日天德子等人找他過去問詢的時候,天罡子並不在場,而身為下和殿輔事的天成子卻在場,這說明天罡子並不是天德子一派的.

也正因為天罡子與天德子立場不同,天啟子才會出來搶人,天德子等人自然不會讓他拜入外人的門下.

至于天鳴子,不過是根攪屎棍子,偶遇此事,心血來潮,想要顯擺掌教威風.

三人都不松口退步,也有各自的原因,眼下初試過關的生員都在,朝廷欽差也在,天罡子是最先發話的,現在退縮就會墮了名頭.

而天啟子不退步,是因為知道他的來曆,他是唯一知曉太玄真經的人,是眾人暫定要輔佐的掌教,若是拜了對手為師就前功盡棄了.當然,這其中可能也有天啟子個人的好惡,天啟子是個不怕事兒的主,他先前的言行有可能正對他的脾氣.

天鳴子沒事兒找事兒,插了這一腳,但他身為太清宗掌教,話已經說出去了,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兒,連個徒弟都收不到,臉上自然掛不住.

三位真人爭奪徒弟,這時候帶路的道人自然不能帶著生員離開,三人各自表態之後,便沒人接話,一旦冷場,氣氛立刻變的異樣.

此時有資格說話緩和氣氛的只有天成子和那朝廷欽差,但天成子是天德子一派,此時不管說什麼都不對.而那朝廷欽差終究是個外人,也不宜干涉太清宗內部事務.

最終還是天罡子先說話,"哈哈,我們在這里爭搶不休,還不知事主是何心意,那少年,我們師兄弟三人,你要跟哪個呀?"

南風聞聲看向天罡子,天罡子清了清嗓子,半開玩笑的說道,"貧道所習六合神拳頗有火候,五雷大法亦有造詣,你若得授,他日行走江湖,降妖伏魔,當無阻礙."

"哈哈哈,師弟,休要自誇,"天啟子亦是真話假說,"那少年,聽仔細,貧道紫氣加身,授箓洞淵,封太極督功南北諸院院事,天職二品,靈符所至,敕令五部天兵!"

南風看了看天罡子,又看了看天啟子,這二人表面上是開玩笑,實際上已經暗中杠上了.

"好啦,好啦,二位師兄,莫要笑鬧了,"天鳴子來到眾人近前,笑看南風,"少年,你可知道太清宗只有掌教親傳弟子才能習練高玄道法?"

眼見氣氛越來越糟,南風撲通跪倒,"身為俗務殿雜役,頂撞靈研道長已是不對,三位真人不曾責罰于我,已經是法外開恩,我怎敢再奢望其他,二位真人肯收我入門,已是我莫大的造化,掌教真人再開金口,我更是惶恐非常,但我出身乞丐,無有修養,也不懂規矩,敢請三位真人考驗觀察,日後若我能改掉惡習,學到規矩,再行收錄也是不遲."

南風言罷,眾人盡皆點頭,南風如此一說,天鳴子有了台階可下,天罡子亦有面子,而天啟子最擔心的事情也沒有發生.

那欽差不失時機再拍馬屁,"真人執掌太清正行顯效,門人弟子無不懂事明理."

天鳴子微笑點頭,伸手扶起了南風,轉而沖靈研子說道,"同門為友,以和為貴."

靈研子彎身應是.

天鳴子又沖天啟子和天罡子點了點頭,這才反背雙手,與欽差下山去了.

帶路的年輕道人帶領眾人繼續爬那台階,天成子自一旁訓責靈研子.

"你叫什麼名字?"天罡子笑問.

南風尚未答話,天啟子便自旁邊搶過了話頭,"你就別問了,這家伙脾氣甚大,與你不合,留給我吧."

天罡子貌似與天啟子關系也不是很壞,笑了笑,邁步先行,"我可不曾答應."

天啟子環視左右,拉著南風走向西側小徑.

"真人,你要帶我去哪兒啊?"南風問道.

天啟子沒有答話,繼續拉著南風往西走.

"我還得去中威殿呢."南風說道.

"去那作甚,不考上一考,你還難受不成?"天啟子心情很好,臉上有笑.

紫氣真人都有自己的住處,西行幾百步就是天啟子的住處,與天德子的別院不同,天啟子的住處很簡陋,只有三間木屋和一間茅房,連個院子都沒有.

天啟子拉著南風來到木屋近前,本想進屋,想了想又拉著南風來到樹下石桌前,自石墩上坐了下來.

"如此這般,當真是最好的結果了."天啟子指著對面的石墩示意南風坐下說話.

南風沒有落座,而是疑惑的看著天啟子,他不明白天啟子這句話指的什麼.

"你已有師承,本不可再拜師長.但眼下若無師父便不得入門,而我們若是收你,又會亂了輩分,這本是一個死結,現在這一死結解開了,"天啟子壓低了聲音,"這樣最好不過,日後我助你修行,前去看你,旁人亦不會起疑,只當我與他們二人置氣,甚好,甚好,當真是一舉兩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