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掌教弟子
g,更新快,無彈窗,!

"他若隨著你說,便不會落選了."曹猛看著已經走遠的孔一鳴.

"聰明的不怕,傻的不怕,就怕這種自作聰明的."南風深深呼吸,平息心中怒氣.

由于二人離開了隊列,便有律察殿的道人過來攆二人回去.

此時三處通道剩下的備考生員已經不多,半柱香之後,下和殿的三問初考結束,三處彙總,公布通過初選生員名單.

下和殿主事天罡子通過的人數最多,有一百二十,天聯子和天成子各選六十,共計二百四十.

南風自然榜上有名,但令他沒想到的是曹猛不在名單之中,一直念到最後一個也沒有曹猛的名字.

"怎麼會這樣?"南風大感意外.

"可能是我命中無福,做不得道士."曹猛很是沮喪.

"你別著急,等會兒我找機會過去給你問問."南風出言安慰.

"莫去,莫去,"曹猛連連擺手,"我已然落榜,莫要再拖累了你,你快去集合,我回住處收拾東西."

此時那些通過初試的生員已經在山下集合,准備上山參加中威殿的六考複試,但南風沒急著過去,天成子是明眼人,明知他想帶上曹猛卻不給他面子,這讓他很是不快,便站立原地,不曾去山下集合.

通過初試的生員即將列隊完成,南風仍然沒有過去,始終拉著曹猛站在原處.此時那些落選之人已經開始離場,場中剩下的人不多,曹猛幾次勸他,但南風並不松手,也不過去集合.

就在知客道人清點人數,要帶人上山之際,一名年輕道人自遠處匆匆走來,到得二人近前,沖曹猛低聲說道,"恭喜道友,賀喜道友,天成法師見你秉性良善,意志堅韌,有心收你為徒,免試入門,你可願意?"

曹猛愣住了,瞪著大眼看南風.

南風大喜,"問你願不願意."

"你說我願不願意?"曹猛還是懵的.

見他糊塗,南風便代他答複,"多謝道長,他願意."

"隨我來吧."年輕道人沖曹猛招了招手.

曹猛看了看南風,又看了看那年輕道人,沒動.

南風急忙推他,"快跟著去,我也過去集合."

"那成,我去了哈."曹猛直到此刻也沒完全反應過來,頂著一頭霧水跟那年輕道人去了.

此時清點人數已近尾聲,南風跑過去出示號牌,站在了最後.

清點了人數,下和殿主事天罡子上前說話,大致意思就是恭喜眾人通過初試,然後就是祝願眾人能通過複試拜入山門,還有就是即便不能通過複試,太清宗也會認定眾人為皈依居士,可以向朝廷各部舉薦,為眾人謀工求差.

天罡子說話之時,天成子和天聯子就站在左右,南風看天成子的時候,天成子恰好也在看他,不過天成子並沒有與之遞送眼神,而是瞅了他一眼,移視別處.

南風自然知道天成子為什麼瞅他,他先前拉著曹猛不讓曹猛走,自己也不去集合,無疑是在報複天成子,無言之意就是"你明知道我想找個伴兒,你還把他刷下去,那成,我也不去了."

天成子是無奈之下才親自收下曹猛的,什麼秉性良善,意志堅韌不過是說詞,說白了就是給他個面子.

可能是急著回去休息,天罡子也沒說幾句,講完之後,有人引著眾人拾階上山.

南風走在最後,行走之時歪頭東望,此時天成子正在跟曹猛說話,曹猛心神不定,渾渾噩噩,天成子眉頭大皺,連連歎氣.

見到這一情形,南風又開始同情天成子了,平心而論曹猛可能真不適合當道士,八試不中,估計太清宗開宗立派至今還沒出現過這種情況,如此蠢鈍的一個奇葩讓天成子給收了,也別指望他揚名立萬了,日後不墮了師父名聲,天成子就算燒了高香了.

曹猛一瞥之下看到了南風,抬手跟他打招呼,天成子大怒,撥下了他的手,拉到一旁,沉聲訓斥.

南風低頭上山,並沒有給予曹猛回應,天成子應該早就看出他想帶上曹猛,之所以不准,乃是因為曹猛是個八試不中的名人,太清宗很多人都認識他,平日里也多拿他來說笑,跟曹猛走得太近,很容易引起他人的注意.

而天成子收下曹猛除了賣他面子,主要還是為了將這個名人自他身邊弄走,只剩下他自己,複試便可暗中運作,不露形跡.

這條石階大路南風是頭一次走,此前他走的一直是小路,走在前面的那些生員此時大多面帶喜色,初試的壓力最大,幾乎是千里挑一,但複試壓力就小很多了,二選一,頂多三選一,入門的希望很大.

與眾人的歡喜不同,南風心頭很是沉重,太清山暗流湧動,前任掌教遇害,天元子被逐,原本選定的繼任者暴斃,玄真師叔祖的死,所有這些都說明太清宗內斗異常慘烈,若不是為了追查真凶,還天元子一個清白,他早就逃離這種複雜危險的環境了.

不過世間也並非只有這些煩心事,總會有一些令人高興的事情,身穿青衫白裙的鄭嫻竟然也通過了初試,就走在前面不遠處.

南風不怕事也不怯場,喜歡就上去打招呼,鄭嫻也很隨和,並沒有拒人以千里之外,與南風問答交談.

上行不遠,路旁傳來了一聲冷哼,南風聞聲歪頭,只見幾個年輕道姑站在路旁,其中一個就是當日打過他的靈研子.

"登徒子終是登徒子."靈研子再度冷哼.

靈研子聲音不小,不少生員都聽到了,鄭嫻驚詫轉頭,疑惑的看向南風.

若是沒有鄭嫻的在旁邊,南風一定會對靈研子破口大罵,但他此時擔心給鄭嫻留下壞印象,便沒有理睬靈研子,低頭上階,並不接話.

"不知羞恥."靈研子又是一句.

南風忍不住了,確切的說是不想忍了,就算他不開口,鄭嫻也會認為他是個壞人了,喜歡還沒發芽,就讓靈研子這個不知哪兒來的驢蹄子給踩壞了.

"靈研子,你這個破爛貨為什麼罵我?"南風憤怒卻不曾失去理智,"我本是俗務殿雜役,前往下和殿傾倒馬桶是我的職事,進門之前我也敲過門,是你同意我進去的,我哪知道你衣衫不整,此事罪不在我,你追到西山打的我頭破血流也就罷了,今日又攔路罵我,你今天把話給我說清楚,你憑什麼罵我?"

靈研子沒想到南風會在大庭廣眾之下破口翻臉,而且他罵人之時也並不是胡亂罵的,而是清楚的陳述了事實,把整件事情的責任全推到了她的頭上,此前不曾想到這些,事發突然竟不知如何還口.

"那生員,何事喧嘩?"帶路的道人回身問道.

此時所有生員,包括走在前面的天罡子等人也都回過了頭,南風遇事不慌,沒有回答帶路道人的問話,而是趁勢追擊,"當日你痛毆于我,單是刺藤就打斷三根,打的我遍體鱗傷還不罷休,又用青石打的我頭破血流,幾乎暴尸荒野,事後我不曾上報乃是因為你是太清宗授箓道姑,而我只是俗務殿雜役,尊卑有別.但你欺人太甚,我低頭趕路,你攔路罵我,今日我管不了那麼許多了,便是被你們狹私報複攆下山去,也要向你討個公道.你說,你為什麼罵我是登徒子,我都干了什麼不知羞辱的事情?"

靈研子哪會想到事情會鬧成這般地步,面對著南風急切而連貫的追問,只能無力辯解,"我何曾打斷三根刺藤."

南風聞言暗暗歡喜,他是故意多說的,靈研子爭辯的同時也把打他的事情坐實了,"不是三根便是兩根,我不相信太清宗沒有公理,只因我不願受辱就拒我于複試之外,你說,我剛才所說可有虛假之處?"

吵架是叫花子的基本功,南風從小就會吵架爭理,靈研子哪是他的對手,本以為是個軟柿子,抓到手里才發現是個大刺猬,扔也不是抓也不是,"我那被褥里的菜花蛇是不是你放的,那茶壺里是不是你倒了尿進去?"

此言一出,眾人哄堂大笑.

南風勇敢承認,"對,是我干的!但菜花蛇沒毒,尿也毒不死人,不像你,打人往死里打."

眼見二人吵架,領路的道人急忙跑回來制止,與此同時一些道人也聽到聲音,自各處走過來查看究竟.

"靈研子,還不退下!"天成子自下面趕了過來.

"是."靈研子滿臉通紅,低頭後退.

"此等場合,如此逾禮,成何體統?"天成子面色很是難看.

"師弟莫要責怪後輩,這少年頗有骨氣,免他複試,記我名下."天罡子的聲音自上方傳來.

"哈哈哈哈,天罡師弟,這少年對我脾氣,把他讓與我!"天啟子自西側小徑邁步而出.

"二位師兄莫要爭搶,我自兩里之外聽的真真切切,三名掌教弟子,算他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