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收徒大典
g,更新快,無彈窗,!

一行人走的唉聲歎氣,只有南風例外,他走在隊尾,哈欠連天,昨夜睡的太晚,不曾睡足.

"這帽子跟牛屎一般,你們還戴它干嘛?"南風扯下了前面雜役的帽子.

"莫玩鬧,"雜役轉身搶過帽子扣回頭上,"落選之後我們還要搬拿桌椅板凳,也省得再跑一趟."

"南風,你怎得如此輕松,是不是暗中找過天成法師,得到了消息卻不說與我們?"孔一鳴問道.

南風打了個哈欠,"胡說八道."

"還不承認,他們都見到了,前段時間你在山下與天成法師說話."孔一鳴撇嘴說道.

"他那是問我靈研子有沒有再來尋釁打我."南風隨口敷衍.

"天成法師為何對你如此關心?"孔一鳴疑惑追問.

"若那靈研子打的是你,他也會關心你."南風說道.

"不對,"孔一鳴連連搖頭,"定是你暗中行賄,與他攀了交情."

眾人與南風朝夕相處,他喜歡請客,喜歡送禮一事大家都曉得,孔一鳴一說,眾人紛紛應和,要南風分享三問題目.

"我當真不曉得,我若知道三問題目,便是阿黃生的."南風賭咒發誓.

阿黃是俗務殿的看門狗,他如此一說,眾人也就信了,只當他心大,對是否入門並不在意.

卯時三刻,眾人來到山下,雖然離大典開始還有半個時辰,山下已經擠滿了人,陪送生員的那些人都被攆到了山門之外,大量參考生員聚集在廣場上,人頭攢動,摩肩擦踵.

一干律察殿的道人在場中維持秩序,知客道人則帶著下和殿的一些義工給那些參考生員分發號牌.由于人數太多,廣場上異常喧鬧,便是對面而立,說話也要高聲才能聽得清.

人群中的靈喜子發現了眾人,自遠處擠了過來,將手中木牌分發眾人,"怎麼才來?!"

"不是還有半個時辰嗎."南風接過了靈喜子遞過來的木牌,木牌有巴掌大小,為長方形,正面刻著陰陽太極,後面刻有一串文字.

就在南風低頭看那文字的時候,孔一鳴問道,"道長,為何我們的號牌與他人顏色不同?"

"生員太多,號牌不夠,這些是臨時篆刻的,拿好號牌,列隊站好."靈喜子向東擠去.

到得南風身側,靈喜子扯了一把正在低頭看字的南風,沖他使了個眼色.

人多,南風也不方便說話,只能沖靈喜子笑了笑.

"南風,號牌換給我."孔一鳴伸手索要.

"我不給你,你是不是要打我?"南風橫了孔一鳴一眼.

孔一鳴見南風語氣不善,急忙服軟,"我哪敢打你,當日是你打了我,你看我頭上這道疤,便是你用板凳打的,你若真沒有私下尋人攀交,就把號牌換與我吧."

"這玩意兒沒什麼用的."南風瞅了孔一鳴一眼,將木牌遞了過去.

孔一鳴連聲道謝,換過木牌,緊張的握在手里.

南風對孔一鳴此舉很是不滿,但他也不怪孔一鳴,孔一鳴家道清貧,能否拜入山門直接決定了他的前程和家人的命運,也不怪他如此緊張.

看過手里的號牌,南風暗暗皺眉,'壹萬伍仟叁佰肆拾柒’,一萬五千多人,怪不得號牌不夠分.

由于人數太多,幾乎無處立足,俗務殿的雜役和下和殿的道士開始拆除廣場東西兩側的木屋,騰出位置讓生員入場.

入試的生員有男有女,男的占了七成,女的較少,想要拜入山門的男子以窮人居多,多是為了學身武藝,謀個前程.而想要入道的女子則多為富家千金,她們入道是為了接受道家氛圍的熏陶,養出一身從容優雅的氣度,他日嫁到夫家,待人接物也有分寸尺度,若夫婿跋扈,也能加以懲戒.

實則入道的這些人動機並不單純,而太清宗也知道這些人入道不是為了參天悟道,濟世救苦,所以這些人哪怕被選中也只是普通弟子,最高只能授箓大洞法師,接觸不到頂級的玄妙法術.

太清宗的這種作法既接人世地氣,又保持了道家的孤傲清高,幾千年的傳承,所有規矩都經過無數次的推敲,詳盡而周全.

即便拆除了兩側木屋,場中仍然顯得異常擁擠,知客道人只能率人將那些生員的扈從和家人繼續向外驅趕,這些人堵塞了進山的道路,朝廷派來觀禮的那些官員被擋在了外面,只能舍棄轎輦,自人群中塞擠進來,一個個官服不整,官帽歪斜.

辰時臨近,太清宗外支門派觀禮眾人開始入場,他們的坐席本來設在法台下首的左右兩側,由于生員太多,原本設立的座椅昨日換成了板凳,今天連板凳也沒有了,只能站著.

即便是站著,他們也比廣場上的生員要好上太多,至少不用挨擠受累.

隨後是禮樂殿的一干禮樂道人入場,這些人男女各半,帶著各種道家樂器,分居法台左右.

接著是掌教親傳弟子和朝廷欽差登上法台,今日是重要場合,眾人穿的都是莊重法袍,紫氣真人身穿大紫法袍,雙袖紋龍,前胸太極,後背八卦,手捧青絲拂塵.

掌教親傳弟子之中沒有晉身紫氣的不多,天成子和另外二人身為掌教親傳弟子,雖然不曾晉身居山紫氣,也要登上法台,他們穿的是深藍法袍,雙袖紋虎,陰陽太極與紫袍無異,亦捧如意拂塵.

紫氣真人登台,呈反八字落座,,南風自遠處觀望,暗暗腹誹上任掌教收徒太多,單是親傳弟子就收了幾十個,這麼多人聚在一起,誰也不是善茬兒,不內訌才怪.

不過轉念一想,太清宗這麼大,親傳弟子收少了也不行,等到教授普通弟子的時候人就不夠用了,就這樣,一個紫氣真人平均也得教授一百多個徒弟,可不輕松.

"誒,那兩個坐在前面的老道士是誰?"南風碰了碰身旁的孔一鳴.

"不認識."孔一鳴搖頭說道.

曹猛在山上住了七八年,見多識廣,"那是玄清真人和玄淨真人,太清山就屬他們輩分最高."

南風聞言凝神遠眺,那兩個老道年紀都在八十歲以上,須發皆白,登台落座之後垂眉閉目,無有表情.

辰時馬上就到,律察殿的一干道士想要制止眾人喧嘩,連喊肅靜,但肅了半天也沒靜下來.

眼瞅著時間就要到了,法台上傳來了一聲震天怒吼,"肅靜!"

這聲肅靜不但振聾發聵,還撼人心神,場下生員應聲暈倒者不下數十人,吼聲過後,場中鴉雀無聲.

南風定睛望去,只見發聲的不是旁人,正是矮個子天啟子.

天啟子鎮住場面,重新落座,周圍一干紫氣真人被他嚇了一跳,皺眉斜視面露不滿者不在少數,但坐在最前的兩位老道未動聲色.

場中安靜下來之後,一名紫氣老道離座起身,環視台下,語發高聲,"合奏九天云音,恭請掌教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