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授受嚴苛
g,更新快,無彈窗,!

雖然不知太清宗發生了什麼變故,南風卻根據天德子和眾人的舉止猜到太清宗的太玄真經已經失傳,他成了世上唯一知道太清宗太玄真經的人.

短暫的狂喜過後,眾人陷入了長時間的沉默.

南風低頭站立,心中忐忑萬分,而今這些人已經猜到天元子將太玄真經傳給了他,之所以沉默是在思考該如何處置他以及他所掌握的太玄真經.

事已至此,擔心成了多余,人為刀俎我為魚肉,在這些紫氣真人面前,他如同樹下蚍蜉,車前螻蟻,不管對方想怎麼處置他,他都無力抗拒.

不過有一點是他能做的,那就是不開口.在不確定這些人真的像他們所說的那樣是天元子的朋友之前,絕不把太玄真經口述給他們.

良久過後,天德子開口,"天成師弟,你帶南風去前院吃些茶水點心."

天成子聞聲起身,帶了南風來到前院,前院的正房里有點心和水果,但南風此時的心思根本就不在這上面,只是自桌旁坐著,並不取用那桌上的點心.

"南風,天元師弟有沒有跟你說過太清宗的情況?"天成子坐在南風左側.

南風搖了搖頭,天德子把他支開,自然是為了眾人方便討論,而眾人討論的無疑是怎麼處置他.

"你不是愚笨之人,想必已經猜到原委,"天成子說到此處歎了口氣,轉而又道,"太清宗授徒嚴苛,只有掌教弟子才能得授九部真經,其他掌教親傳弟子只能得授除太玄真經之外的八部真經."

南風點了點頭,天成子說的這些天元子曾經跟他說過.

天成子又道,"被授嚴苛,授者亦嚴苛,在太清宗,只有掌教和掌教親傳弟子才能收徒,而掌教親傳弟子再授弟子,也只能傳授六部真經,居山洞淵二經只能自身修習,卻不可傳授他人.太清宗道人數千,得授居山洞淵二經者不過幾十人,而得授太玄真經者只有一人."

南風再度點頭,天成子說的不甚通俗,略顯深奧,說白了就是掌教收了幾個徒弟,其中一個可以修煉九部真經,這個徒弟就是下一任掌教.而其他的那些徒弟則只能修煉八部真經,新掌教繼任之後,他們就是掌教的助手,負責幫助掌教教授門人道法,但他們的弟子沒有資格練習高深法術,最玄妙的法術永遠掌握在以掌教為中心的少數人的手里.

天成子提壺為南風倒了杯茶,推到南風面前,"萬事皆有利弊,這教規亦是如此,此法雖然可保師門法術秘不外泄,卻也有很大弊端,那就是倘若掌教與掌教弟子盡遇不測,太玄真經就會失傳."

南風又點了點頭,他早就猜到天元子的師父,也就是自己的師公已經遇害了,雖然詳細內情無從揣度,但有一點他能確定,那就是天元子對此事一定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這也是他失去雙目的原因.

"天元師弟是先師最小的徒弟,也是先師選定的掌教弟子,但中途生出變故,天元師弟自毀雙目離山遠行,下山之前他將太玄真經傳給了眾議選定的接任之人,但那接任之人不久之前突然暴斃,此時那鎮宗絕學太玄真經只有你一人知曉了."天成子說道.

南風沒有接話,自天成子的話語中他能梳理出兩個重點,一是天元子的眼睛是自己挖掉的,還有就是新的接班人也死掉了.

天成子和聲說道,"雖不知諸位師兄作何計較,但你要相信我們與天元師弟情同手足,絕不是陷害他的那些人."

南風聞言歪頭看向天成子,天成子貌似感覺自己說的太多,歎氣過後沒有再說話.

南風收回視線,再度低頭,他只想到太清宗內部可能並不是一團和氣,卻沒想到斗爭會如此激烈,甚至有人敢陷害掌教弟子.

整件事情究竟有什麼隱情他猜不到,對方也不會跟他說,他現在最擔心的是對方會怎麼處置自己,他是來送天書的,如果事情順利,他此時已經把龜甲交給玄真真人離開太清山了,但現在問題複雜了,天書和太玄真經是完全不同的兩件東西,天書他看不懂,退一步說就算他能看懂並修煉了,那也是他的機緣造化,對太清宗沒有直接的影響.

但太玄真經不一樣,太玄真經是太清宗的鎮宗絕學,他就不應該知道,但現在他知道了,而且眾人還知道他知道了,如果繼任者還活著,這些人再怎麼仁善,也會立刻殺掉他,以確保鎮宗絕學不會外泄.但現在繼任者死掉了,眾人就不能殺他.

既然不能殺他,就只能設法處理,處理方法也不難猜,要麼幫助他接任太清掌教,要麼讓他說出太玄真經,讓新的繼任者修煉,以天德子為首的眾人此時討論的應該也是這個問題.

就在此時,有人自後院走來,喊二人回去.

南風站起身跟著天成子走向後院,他不知道對方會怎麼處置他,但他卻知道如果對方不讓他說出太玄真經,就是要幫助他當掌教,如果對方讓他說出太玄真經,就是要殺他,因為一旦新的繼任者得到了太玄真經,他就失去了存在的價值,變成了太清宗的威脅.

回到後院正房時,南風抬頭看了眾人臉色,還好,眾人臉色並不難看.

在他站定之後,天德子離座站起,走到南風面前,"南風,左手給我."

事發突然,南風沒時間反應,只得伸出手去.

天德子握住了南風的左手手腕,垂眉閉目,久久不語.

此時南風已經反應了過來,對方很可能在試探他是否適合修行法術.

天德子用了什麼方法南風並不知道,而他體內也沒有異樣的感覺,片刻過後,天德子松開了他的左手,轉身回座.

眾人此時的視線都集中在天德子身上,但天德子落座之後眉頭微皺,並未說話.

見天德子不說話,天啟子站了起來,如法炮制的抓住了南風的左手,但他抓握的時間很短,很快就松開了手,"師弟怎會選他?"

眾人聞言盡皆皺眉,二人的神情說明南風的資質並不令他們滿意.

天德子平靜的說道,"天元師弟既然做此安排,定是因為他品性純良……"

"品性純良有甚用處?這是參天悟道,修身煉法,又不是怡養心性,做那善人."天啟子打斷了天德子的話.

眾人貌似已經習慣了天啟子的急躁,也可能是感覺天啟子說的確有道理,天啟子言罷,竟無人反駁他.

天德子擺手說道,"若品性卑劣,便是學得法術又有何用?"

眾人沒有回應,天德子說的是最淺顯的道理,誰都懂得,但這世上並不缺好人,缺的是有能力的好人.

天德子又道,"天元師弟將師門重寶托付此子,不會不加考察.旁事不論,單說此子耗時三月,孤身一人,千里跋涉來到此處,試問哪個孩童能夠做到?"

天德子言罷,眾人盡皆點頭,天德子說的是不爭的事實,一日兩日或許還有人能走下來,一走就是三個多月,別說一個半大孩子,就是大人也很難堅持下來.

天德子環視眾人,目光所及,在座眾人皆以左手輕叩座椅扶手,只有那天啟子不曾做出這般動作,長歎過後離座起身,向外走去.

"師弟."天德子喚他.

"我去尋些補氣之物,這蔫瓜資質平平,若是任他自行吐納,怕是七老八十也不得晉身居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