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祖師有靈
g,更新快,無彈窗,!

南風愕然瞠目,"去上玄殿做什麼?"

"有人要見你."道士說道.

眼見南風還想問,孫職事拉著他走向一旁的水槽,"莫要多問,趕快把手洗了,跟靈康法師走."

南風自水槽洗了手,自衣服上擦了擦,邁步跟上了已經走向東門的靈康子.

孫職事自後面追了上來,把一頂帽子扣在了南風的頭上,南風不喜歡戴帽子,熟了之後就沒戴過.

這頂帽子不是南風的,有點大,遮眼,南風把帽子往後扶了扶,跟著靈康子出了東門.

東門有通往陽坡的山路,這條路南風趕車走過好多次,半柱香就能去到陽坡,他得趁機想想上玄殿的人找他干什麼.

他剛想出言發問,靈康子先開了口,"你最近可做過什麼壞事?"

南風尚未回答,靈康子就搖頭否定了自己的問題,"不對,便是做了壞事,也該由律察殿處置才是."

靈康子一說,南風心里有數了,靈康子也是糊塗的.

既然靈康子不明原委,他就只能自己猜測,上玄殿是紫氣真人居住生活的場所,那里的人他連見都沒見過,根本就不會發生交集,對方找他只能是為了之前的事情,要麼是他杜撰的那個口信,要麼就跟天元子有關.

他當初杜撰的'東城客棧有條黑狗’也並非信口開河,當日天元子帶著他自那個客棧里找到了一片龜甲,太清宗如果根據他的口信派人去到那里,一定會發現一些蛛絲馬跡,他們能夠根據現場留下的線索查出店主一家是被龍云子授意官府殺掉的,加上龍云子那段時間正打著天書的旗號在開玉清法會,太清宗就會猜到藏在客棧里的是天書,而且天書已經被龍云子給拿走了.

如此一來,黑鍋就讓倒黴的龍云子給背了,他就撇清了,太清宗的人會認為他的口信無誤,只是己方去晚了,東西被別人拿走了.

如果真是因為這件事情,上玄殿的人這次喊他過去就是詢問一些細節,很容易就能糊弄過去.

他最擔心的是另外一種可能,如果上玄殿的人找他過去是為了追問天元子的事情,那就危險了,因為他跟天成子說的是只見過天元子一面,而事實上他跟天元子相處了半個多月,雖然多數時候天元子都坐在車里,但住店打尖時二人是在一起的,萬一太清宗的人發現了這一點,就知道他之前撒了謊.

想到此處,南風開始緊張,如果真是第二種情況,那就不好處理了,很難將這個謊撒圓了.

就在南風急思對策時,靈康子再度開口,"南風,你認不認得天啟真人?"

"見過一面."南風答道,天啟子就是當日斬殺水怪的那個矮個子道人.

"他找你做什麼?"靈康子也很疑惑.

"不知道啊."南風隨口敷衍.

一個紫氣真人不會無緣無故的召見一個雜役,此事令靈康子很是好奇,隨後又問了些在哪里見過,以及南風的出身來曆等問題,南風既要敷衍靈康子,又要想辦法圓謊,一心二用,直到來到目的地,也沒想出應對之策.

這里並不是上玄殿的議事殿堂,而是一處位于陽坡偏東位置的獨立院落.二人到來的時候,天成子就站在門口.

"靈康,你先回去,此事不要對他人說起."天成子沖靈康子交代.

"是,師叔."靈康子躬身應是,轉身離去.

"你隨我來."天成子邁步先行.

南風跟著天成子進了門,他此時非常緊張,無心旁顧院內事物,天成子的語氣和表情都很嚴肅,這說明他們接下來很可能會對他進行嚴厲的審問和盤查.

這處院落也有前後院,穿過弄堂來到後院,天成子推開了正屋的房門,南風抬頭看去,只見房間里坐了很多人,至少也有八九個,老道居多,還有幾個中年道人.

"進去."天成子說道.

南風忐忑邁步,低頭進屋.

身後傳來了關門的聲音,"我去門外守著."

"天成師弟,你也留下."其中一個老道沉聲說道.

天成子應聲進門,轉身關上了房門.

房間正北有一張供桌,桌上擺著香爐等物,北牆上掛著太清祖師的畫像,桌子兩側有兩個座位,此時這兩個座位都是空的,房內的眾人都坐在供桌南面左右兩側的座椅上.

天成子自末位坐下,其他人估計都是居山以上修為的紫氣真人,只有他不是.

南風低頭站在門口,緊張之下額頭見汗,甚至忘了沖眾人行禮.

房中很安靜,靜的怕人,很長一段時間沒人說話,南風也不敢抬頭,不知眾人都是什麼表情.

最終還是有人開了口,"我有幾個問題要問你,你當如實回答."

南風微微抬頭,發現說話的正是先前見過的天啟子.

"好."南風緊張點頭.

"你認不認識天元子?"天啟子問道.

南風沒有立刻答話,緊張之下他腦子反應變慢,他在想該怎麼回答.

"說."天啟子抬高了聲調.

南風嚇了一個激靈,"認識."

說完南風就後悔了,第一句就露餡了,他先前說的是只跟瞎子見過一面,而天啟子問的是天元子,他說認識就說明來到這里之前就知道瞎子是誰.

"你是如何遇到天元師弟的,又是如何與他分開的,如實說來."天啟子沉聲問道.

南風沒有回答,在場的每一個人都比他聰明,就算是編造謊言,對方也能識破,與其撒謊還不如干脆不說.

見他不說話,天啟子又催了一遍,但南風還是沒有說話.

天啟子的脾氣很暴躁,問了兩遍不見南風答話,很是憤怒,"你以為不說話我就奈何你不得?"

"稍安勿躁."坐在左側上首的老道沖天啟子抬了抬手.

老道又沖南風和聲說道,"孩子,我們不會傷害你,此番找你過來,只是為了問你一些事情,這些事情對我們很是重要."

南風抬頭看了那老道一眼,雖然對方長的慈眉善目,稱呼又親切,但他並不信任對方,林震東當初對他也很好,還給他雞腿吃,但像好人的人不一定就是好人.

"天元師弟是不是已經不在了?"老道問道.

"不知道."這次南風回答的很痛快,不過這份痛快明擺著就是我知道但我不會告訴你.

老道歎了口氣,"便是你不說,我們也能猜到,天元師弟已經自岐坪山散功駕鶴了."

南風抬頭看向那說話的老道,他不知道天元子散功的地方叫什麼名字,但老道所說的散功卻是對的.

老道又道,"我們已經知道你一直跟著天元師弟,他散功時,你在不在附近?"

南風此時已經克服了內心的恐懼,這一路上他好幾次都差點兒見了閻王,也沒什麼好怕的了,"我認識天元真人,他散功時我也在附近,林震東想要你們太清宗的經文,天元真人眼睛瞎了,打不過他,只能散功跟他同歸于盡"

"真是這狗賊!"天啟子氣急離座,"乘人之危,何其卑鄙,便是死了也不解氣,我這就動身,盡誅青龍余孽."

"天啟子,慎怒."老道沉聲說道.

天啟子深深呼吸,重新落座.

"孩子,你千里迢迢趕到太清山尋找玄真真人,究竟所為何事?"老道又問.

南風歪頭一旁,並不答話.

"真是個悶種蔫瓜,你倒是說呀."天啟子催促.

"師弟,你再這般就攆你出去."右側一個老年道姑橫了天啟子一眼.

"我正想出去透透氣."天啟子離座起身,開門出去,"我出去散散心,這幾日莫要尋我."

老道聞言眉頭大皺,沖座位靠南的一人使了個眼色,"攔下他,他要去江北闖禍."

那人隨即離座,追了出去.

"你們是什麼人,想干什麼?"南風主動發問,事情已經露餡了,也沒什麼好怕的了.

老道不曾猶豫,立刻接口介紹,"貧道天德子,這位是天驕真人,這位是天非真人,這位是天庚真人,這位是天相真人,這位是天興真人,這位是天馳真人,這位是天成法師,出去的兩位是天啟真人和天墨真人,我們任職七殿,皆有俗職."

南風沒想到對方會回答的這麼詳實,愣了片刻出言問道,"你們究竟想干什麼?"

天德子貌似是這群人的頭領,他沒有回答南風的問題,而是出言說道,"我們是天元師弟的師兄和師姐,也是他的朋友."

南風沒有接話,天德子說的應該是真話,天啟子得知是林震東害死了天元子,其憤怒絕不是裝出來的.但天書太過重要,他不敢輕易相信別人.

"你實話說與我們,天元師弟讓你前來尋找玄真師叔,是來送那口信,還是讓你前來學藝?"另外一個道人問道.

由于老道先前介紹的太快,南風記不住那麼多道號,但對方的問題讓他非常意外,對方為什麼會認為天元子會派他前來學藝.

就在此時,天墨子把天啟子勸了回來,天啟子性子急,"我們也別與他兜圈子了,我且問你,天元師弟有沒有把九部經文傳授給你?"

"什麼?"南風愣住了.

南風雖然聰明,但他終究還是年幼,做不到喜怒不形于色,他的表情被眾人看出了端倪,所有人都流露出了歡喜神情.

"切莫高興太早,天元師弟極重門規,怕是不會破例,"天德子起身離座,走到南風近前,"孩子,你會不會太玄真經?"

南風仍然沒有答話,他搞不懂對方為什麼對龜甲天書只字不提,反倒對太玄真經如此在意.

眾人見多識廣,心明眼亮,南風的表情仍然沒能逃過他們的觀察,驚喜之余甚至有人喜極而泣.

天德子長出了一口氣,如釋重負,"祖師有靈,不絕太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