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青衣道人
g,更新快,無彈窗,!

"水怪?什麼水怪?"南風疑惑追問.

"水怪藏在冰下,沒人見過."吃了南風的窩頭,那中年男子就想回報點什麼,"龍蛇到了冬天都會蟄伏,不應該藏在冰下食人作惡,我猜那水怪應該是某種大魚,白天它們能看到我們在冰上行走,一旦看到人影,就會撞破冰面,將人拖下水去."

"除了這里,別的地方也有水怪?"南風問道.

中年男子搖了搖頭,"這里最多,上游和下游較少,但那里水勢湍急,浮冰很薄,不堪踩踏,要過河只能走這片區域."

南風點了點頭,轉而又問,"晚上過河它們就不會攻擊咱們?"

"它們一直藏在水下,即便晚上過河也不安全,但它們晚上視物不清,拖人下水不似白天那麼有准頭."中年男子說道.

南風沒有再問,正如中年男子所說,就算晚上過河也不安全,說白了還是得靠運氣.

吃完窩頭,南風向下游走去,自下游找了處避風的土坡蜷縮休息,之前的一段時間他趕路趕的非常辛苦,在過河之前得抓緊時間休息一下.

傍晚時分,南風醒了,翻身坐起,環顧左右,發現河邊聚集了很多人,這些人大多背著鋪蓋,隨身物品也拿在手里,只等天黑之後就要踏冰過河.

南風沒有往人多的地方去,又往下游走了走,那些人紮堆兒是為了萬一出事兒彼此也好有個照應,但在這種情況下,一旦出事兒,誰也幫不上忙,與其聚在一起,倒不如獨自一人,這樣目標也會小一點.

與他抱著同樣心理的也大有人在,不過他們都沒有南風那麼靠近下游,而南風之所以敢靠近水流湍急的薄冰區域,是因為他瘦,體重很輕.

選擇薄冰區域過河有利有弊,弊端是冰面有破裂的危險,好處是水怪不會在水流湍急的地方停留,他能這麼果斷的做出決定,要得益于天元子臨終的教誨,任何事情都有利弊兩面,不能貪婪的奢求好事兒都占著,只要利大于弊就可以去做.

上冰之前,南風又自腦海里將可能出現的情況都想了一遍,該用什麼方式行進,是走還是跑?如果打滑摔倒怎麼辦?如果冰面出現裂縫怎麼辦?

夜幕降臨之後,有人試探著踏上了冰面,一旦開了頭,後面的人立刻跟了上去,南風也沒有在岸邊觀望,背著鋪蓋踏上了冰面.

南風用的是小跑,冰面寬有五六里,走太慢了,但跑太快的話容易滑倒,小跑最合適.

小跑的同時,南風歪頭看向上游的人群,過河的人群嘈雜混亂,很多人失足摔倒,後面的人躲閃不及撞到他們也會摔倒,不過場面雖然混亂,卻沒有人落進冰窟.

很快,聚集在河邊的人全部踏上了冰面,此時南風所在位置比較靠前,他也一直保持著靠前的位置,遠離人群,縮小目標是最明智的.

雖然數百人都踏上了冰面,卻沒有一人受到水怪的攻擊,就在南風以為水怪不在這片水域時,卻忽然發現上游靠近北面河岸的冰面開始塌陷,多處塌陷,連點成片.

"糟了,水怪要斷眾人後路."南風駭然大驚.

這時候天已經很黑了,光線不明,水怪無法具體攻擊某個目標,所以它們采用了另外一種進攻方式,斷後路,連鍋端.

單純斷後路是沒用的,還得把前進的路也擋住,如此一來,所有上冰的人都成了甕中之鱉.

察覺到危險,南風加快了速度,水怪阻斷後路之後就會自前方攔住去路,在此之前必須離開中間這片區域.

但令他沒有想到的是,冰面下的水怪遠比他想象的要多,阻斷後路和攔住去路是同時進行的,在後面的諸多冰窟連接成片的同時,前方也出現了同樣的情況.

水怪阻攔眾人前進的冰縫離南岸很近,南風急切估算,發現在冰面徹底裂開之前,根本不可能沖過去.

冰面上的其他人也發現了這一情況,人群開始慌亂,前後亂跑,忽左忽右.

南風也慌了,但他沒有像其他人那樣在冰面上打轉,而是繼續往前跑,不管是往前跑還是往後跑,都有活下來的可能,但是在冰面上亂轉就必死無疑了.

兩群水怪自東向西將冰面豁出兩條長長的裂縫之後,又開始自上游和下游橫行穿鑿,由于南風所在位置非常靠下,下游的這道橫向裂縫就沒能將他囊括其中,而是自他西側十幾步外向北裂去.

由于距離較近,南風看到了水怪的樣子,水怪頂撞冰面時露出了黑灰色的腦殼,與魚頭很相似,卻比魚頭要大很多,單是露在外面的腦殼就有磨盤大小.

南風強行壓下心中恐懼,膽戰心驚的往前跑.

渾然一體的冰面被切開之後,中間區域的冰面開始搖擺傾斜,由于面積很大,傾斜速度很慢,起初眾人還能勉強站立,但隨著傾斜幅度的增大,冰面上的人開始滑倒落水.

水下的水怪似乎嫌落水之人太少,開始沖頂被切開的浮冰,水怪數量很多,冰面在遭到頂撞之後很快四分五裂,眾人紛紛落水,呼喊聲,慘叫聲,連聲一片,瘆人驚心.

南風不敢回頭,他怕自己看了那副情景之後會腿腳發軟.

等到大汗淋漓的踏上南岸沙灘之後,南風才敢轉身回頭,雖然光線昏暗,仍能看到寬達數里的河水已被鮮血染紅,落水行人和大量雜物漂浮其中,很多體型異常龐大的圓頭黑魚自水中翻滾起浪,肆意撕咬,貪婪吞噬.

看了幾眼之後,南風移走視線不再看那血腥景象,環視左右,發現到達南岸的人連他在內不過七八個,剩下的那些人全部落水.

南風很想幫助那些人,但他什麼都做不了,只能轉身離開.

還未爬上南岸沙丘,一道青色身影自南向北疾飛而過,南風歪頭回望,只見一個身穿青布道袍的道士正自空中向那水怪作祟的水域疾飛而去.

人未到,背後長劍已經出鞘,凌空出劍,遙攻下方正在噬人的圓頭黑魚.

這個道人所用長劍離水中黑魚很遠,長劍本身並沒有觸及黑魚,但長劍前端發出了很長的劍形氣息,這劍形氣息呈淡紫色,劍氣雖然淡薄卻無比鋒利,氣息所至,那巨大的黑魚瞬時身首異處.

在殺掉一條黑魚之後,青衣道人左手下探,隔空自水中抓起一人,反手將其扔上了下游的冰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