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兩國邊界
g,更新快,無彈窗,!

這時候金銀兌換銅錢的鋪子很少,只有國都和州郡大城里才有,像這種小縣城是沒有錢櫃的,要想將金子兌成銅錢,就必須用它買東西,讓商家找零.

有了前車之鑒,南風就沒有急于動手,先在城里轉了一圈兒,然後出城將鋪蓋藏好,空手進城.

這時候金豆子很罕見,擔心惹出麻煩,南風就將一顆金豆子用石頭砸扁,緊緊的攥在手里.

尋常小店是找不開金子的,必須找大一點的店鋪.

還得有合理的理由,不能再被人昧掉.

前前後後仔細想過,南風想到了一個辦法.

城里最熱鬧的街道有座酒樓,中午食客最多的時候,南風自北面跑向酒樓,一邊跑一邊喊,"造化了,造化了,我有金子啦."

他的叫喊引起了路人的注意,南風在眾人的注視之下跑進了酒樓,沖櫃台舉起了右拳,"店主,給我來幾個包子,我有金子."

店主疑惑的看著他,但南風並沒有急于伸手,他在等看熱鬧的人跟上來.

等眾人湊到了門口,南風轉身沖眾人說道,"這是好心人給我的,你們別想賴走."

此時眾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他的右手,由于他握著拳,別人就不知道金子是什麼形狀.不知道什麼形狀自然不能汙蔑他偷盜.

不見眾人接話,南風才將手里的金子遞給了店主,"店主,我要買包子."

是不是金子,店主一眼就能看出來,店主接過金子看了一眼,提起小秤稱重,由于有很多人圍觀,店主把小秤提的很高,示于眾人沒有克扣他份量.

秤完重,開始給南風拾包子,包子不大,南風要了三十個.

"這麼多你吃得完嗎?"店主問道.

"不妨事,我們人多,再給我一壺酒,二叔三叔愛喝酒."南風說道.

店主給他拿了酒,又包了包子,南風拿著找零的銀兩和銅錢,離開了酒樓,向南側街頭跑去,一邊跑一邊喊著,"二叔,三叔."

他跑的很快,很快甩脫了眾人,到得另外一條街道,南風停止叫喊,用最快的速度出了城,帶上自己的東西快步向南.

確定沒人追來,南風才打開紙包,拿了包子來吃,他餓了好久,一口氣吞了十幾個,還想吃,但忍住了,餓太久不能吃太多.

吃過包子,生出了力氣,南風快步向前,天黑之前趕到了下一處鎮子,用一個銅錢住了柴房,其實兩個銅錢就能住火炕,但他沒住,一是伙計不願他住,二者他自己也不敢住,火炕是通炕,他怕別人搶他東西.

之前急于離開,沒來得及買鞋子,走的急,腳掌磨破了,南風自衣服上割下布條,自腳上纏了幾道,又套上了那雙破鞋.

吃過幾個包子,南風自黑暗中數著對方找他的錢,金豆子雖然小,卻很壓秤,足足一兩,店主沒坑他也沒給他高價,折了銀子十一兩,現在他手里還有十兩銀子和一些銅錢.

有了錢,南風開始盤算換身行頭,由于長時間不曾洗澡,身上和頭上都生了虱子,咬的著實難受.

但仔細想過之後,他打消了這個念頭,他現在沒能力保護自己,別人不搶他只是因為不屑下手,如果他穿的很乾淨,就可能招人算計.

即便這樣,他還是不放心,沒有把銀兩放進懷里,而是塞進了包袱里的骨頭里,只留了銅錢在懷里.

之所以留一點兒在懷里,是擔心遇到窮瘋了的,萬一什麼都搶不到,就有可能殺他泄憤.

次日清晨,南風早早起身悄然上路,冬天總是下雪,這幾天沒下雪,得趕快趕路.

他雖然不跟別人交談,卻能聽到別人的交談,時間一長也聽到一些線索,魏國武道領袖之一林震東失蹤了,有人猜測他已經死了.還有一件事情就是另一位武道領袖李朝宗與護國真人龍云子比武獲勝,龍云子品行卑劣,交出的天書殘卷竟然是假的,李朝宗大怒,撇開龍云子,直接率領武道中人問責玉清宗.

除了這兩件事,還有一些瑣事,此時北方有兩個魏國,南方還有個梁國,這三國經常打架,不是你打我,就是我打他,再不然就是他打你,總之就是一個不對付.

這些消息對南風來說毫無用處,他在意的是另外一個消息,往南八百里有條很大的河,過了河就到了梁國地界,由于兩國正在交戰,河上沒有渡船,要想去南國只能自冰上過去.

再有半個月就是三九,得趕在最冷的時候趕到河邊,踏冰過河.如果天氣轉暖,冰上就沒法兒走人了.

半個月,八百里,一天得走五十多里.

算出一天要走的路程,南風不敢懈怠,天不亮就動身,走到伸手不見五指才停下來.

由于他隱藏的好,沒誰會為難一個帶著尸骨的叫花子,夜宿野外的時候盡量找破屋,找不到就多找柴草,把篝火燒旺,黑暗之中瘆人的怪叫經常聽到,綠幽幽的眼睛也不時看到,但它們都怕火,只要篝火不滅,它們就不敢過來.

有時路上也會遇到逃荒的乞丐,離江邊還有五百里時,南風遇到了一個老者,老者雖然衣衫襤褸卻談吐不凡,南風自他的言談之中得知,此時北方的兩個魏國都是胡人建立的國家,而南方的梁國才是漢人的國家,漢人在北方地位很低,所以有很多北方的漢人逃亡南方.

這個老者是認字兒的,南風有心與他同行,但這老者走不快,擔心錯過了過河的時機,南風只能給他留下一點銀兩,然後獨身上路.

這一路上攔路行搶的不知道遇到多少,被翻了多少次南風已經數不清了,挨了多少打他也記不得了,生氣在所難免,委屈也無可奈何,天元子雖然給他留下了巨大的寶藏,卻沒有給他開啟寶庫的鑰匙.

半月之後,南風終于趕到了河邊,但令他沒想到的是河邊駐有軍隊,軍隊在通向河邊的各處要道設卡,嚴密盤查過往行人.

但凡所說理由不被采信,就會被擋在關卡之外,南風也被擋了下來,他所說的主人客死他鄉,他帶著尸骨回歸故里不被采信.

後來同樣的理由被采信了,因為南風學著別人的樣子,塞了銀子給那負責盤查士兵.

趕到河邊時是中午時分,河邊聚集了很多人,但沒人過河.

河道寬有五六里,南風往冰面上扔了塊石頭,發現冰面凍的很硬,完全可以走人.

"大叔,你們在等什麼?"南風沖一旁的中年人詢問原因.

中年男子歪頭看了他一眼,"天黑."

"為什麼要等天黑?"南風追問,河邊上至少聚集了幾百人,卻沒有一個人上冰.

"等不及你可以先走."中年男子瞅了他一眼.

南風沒弄清原委,也不敢輕易上冰,便找了處干燥的沙灘坐了下來,拿出干糧來吃.

那中年男子貌似很是饑餓,見南風吃干糧,便想過來討要,但先前言語不善,此時便不好意思張口.

南風吃的是窩頭,見他欲言又止,便主動掰了一半給他.

那男子接過窩頭,狼吞虎咽,"這河中多有水怪,此時正潛伏冰下伺機食人,白日踏冰會被它們發現,只能等到夜里……"